• 第五章 军训初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0本章字数:3103字

    侯靖安:“……”

    他现在唯有用沉默来应对。要不然这话让他怎么接?小鲜肉一词对于他来说倒也形象得很,只不过他也不好意思接话茬。

    矜持是种美德。

    “我……我失言了……我不那个意思……”夏宁干巴巴的解释着,但是显而易见,毫无说服力。

    看着她一张小脸便得通红侯靖安就觉得有趣,他以前倒是不会有这种恶趣味,只是近来不知怎么了,每每看到夏宁,总是变得不一样了。

    但是让一个女孩子尴尬这不是一个绅士该有的,虽说他不是一个绅士,但是这也不妨碍他伪装成一个绅士。

    侯靖安:“快点吃吧!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到时间了。”

    夏宁这才反应过来,她看了看手上的腕表,的确如此啊!她得抓紧时间了,说毕竟是第一天,她可不想扬名立万。

    两人没用几分钟就解决了,速度虽快,倒也不显得狼狈。吃完之后他们急匆匆的赶往了体育场,但是体育场和他们所在二号食堂距离有点远,到他们到的时候还是迟到了!

    每个人都规规矩矩的站在自己方队中,他们倒是沐浴着众人好奇的目光在寻找着自己班的方队。

    侯靖安倒是习惯了,还能像个没事儿的人似的找队伍。但是夏宁可就没那么淡定了,她总感觉那些目光犹如刀片,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她不习惯……

    夏宁又带上了自己的那张假面,冷漠,孤独……

    但是她耳尖上那一抹通红还是出卖了她。

    侯靖安:“别紧张……我看到了我们学院。”

    他的声音不大,也就是两个人的距离很近才听得清。他这是刻意的压低了他自己的声音,很显然,他注意到了夏宁的情绪。

    他的声音恍如一阵清风徐来,吹散了夏宁些许的不安。

    刘以何也在班里找了好几遍都没看到夏宁的影子,他就有些着急了,心里十分后悔。

    他今天应该先放下手头上的事情去接夏宁的,夏宁第一次来,又没有朋友,这一个人要是迷路了该怎么办?

    正当他决定去找夏宁的时候就看到了侯靖安和夏宁。

    “夏夏,这里!”他不敢太大声,压着声音,大步的走向了他们。

    在人群中,夏宁猛然的听到了一个让她心安的声音,没过一会儿刘以何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夏宁这会儿更加紧张了,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刘以何是她的班导。她这开学第一天就迟到了,简直太丢脸了,也不知道以何哥哥会不会觉得她很丢脸……

    “以何哥哥,对不起……”夏宁一时间有点局促不安,额头上都冒出了许多的汗。她下意识的和侯靖安拉开了距离,她不想让她的以何哥哥有一丁点的误会。

    她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她的以何哥哥会不会觉得她太懒散了?

    看到夏宁这样,刘以何更觉得愧疚了。他觉得是他自己的疏忽,要是他去接她的话,也就不会迟到了,更何况小小的女孩儿还跟他说对不起。

    其实她哪里有做错什么,都是因为他自己考虑不周。

    “夏夏,是我不好,今天应该去接你的。先不说这么多了,现在领导开始训话了,我带你们去班上的队伍。”

    刘以何看过班上同学的资料,他自然也知道侯靖安也是他们班上的。看到他和夏宁一起过来也不知道是偶然碰上还是相约一起,这两个人又是什么关系?

    刘以何心里也有些想法,但是现在都不是最重要的,他们不能一直站在这里谈话,还是先去自己班上的队伍里面吧!

    有了刘以何的带领,侯靖安和夏宁很顺利的到达了她们队伍,因为来得晚也就没按顺序排,两人直接站在了最后。

    “就是她,装得真清纯,今天就来这一出,真是人不可貌相。那时候说的一派义正言辞的,我还真当她是个角呢!不过现在也知道她是个什么下三滥的货色了,这不,她不就是去勾搭那个了嘛!”

    这个声音并不陌生,夏宁一下子就分辨出来了,是她的室友陶斯伶。那她嘴里那个“她”和“那个”指的是谁她可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不就是她和侯靖安吗?但是夏宁并不打算和她争执什么,先不说现在的场合不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夏宁并不擅长吵架。

    “斯伶,别说了,在开会呢!”

    这回说话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女孩子,她大慨只有一米五几的个子。她是陶斯伶新认识的朋友,来自江南,叫张曼曼,两个人都没有老乡所以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朋友。

    她之所以这么说也并不是维护夏宁,之前她和陶斯伶出去的时候两个人还凑在一起嘲讽夏宁来着的,这时候只是纯粹的不想惹事儿才会劝说陶斯伶的。

    夏宁也就当做狗吠了,就左耳朵进又耳朵出吧!这十几年来,这样的话,她听了不计其数,甚至有些比这更难听的都有。别人爱说就让她说去吧,反正自己又不会少块肉,只要不涉及她的底线……

    你可以一而再,但是不能再而三,她是不擅长吵架,但是她会打架。

    还有,她也有脑子,一些手段也许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但是对付这些女孩子是够了。在这个世界上,傻白甜是活不下去的,只要她不去主动害人,别人说她心机深沉又何妨?

    大会结束之后各个院里面的领导就带着自己的学生回到了学院再开个小会,顺便让各个班都认识一下他们的教官。

    美术学院的人数本来就不多,这一期的新生一共才两三百人,所以就是一个专业一个教官。

    夏宁和侯靖安的专业分了两个班一共才四十个人,男女比例呢,各占一半,还比较均衡,他们就组成了四连二排。

    “大家好,我姓周,以后大家都叫我一声周教官。我来自本市的特警教导大队。希望在接下来军训的日子里,能和大家友好相处。”说完他还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

    周教官年龄应该是二十出头,但是一身迷彩服皮肤和小麦色的肤色硬生生的把他拉大了好几岁,感觉他都是快要奔三的人了!

    “周教官好——”一群学生齐齐问好,就连夏宁也开了口。

    周教官:“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你们军训的开始,下面我说几点,如果有身体不舒服的要打报告,不要硬撑。如果纯粹只是意志不坚定,吃不了苦,坚持不了的你再坚持坚持,如果没有意外情况不准迟到。都听清楚了吗?”

    四连二排的学生齐声回答道“知道了!”可能是因为第一天,还有着一股子新鲜劲儿,声音也格外的大。

    周教官显然很满意,他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错!那接下来我们今天上午的任务比较轻松,首先站军姿半个小时,然后我和你们班导的带领之下展开‘破冰行动’,让大家都互相熟悉一下。下面,有特殊情况的打报告。”

    一时间学生们都叽叽喳喳的讨论开了,还时不时冒出来两声嬉笑。

    这看得周教官眉头直打结……

    周教官直接大喝一声:“都给我安静!”

    他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粗犷的味道,很有杀伤力,人群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看着安静下来的学生,他又继续说:“我要你们讨论了吗?你们还有没有点组织纪律了?不就是让你们报告个事情吗?有什么好讨论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你们有必要去问别人吗?你们能不能像第二排和第三排的排尾学习学习,人家有像你们这样叽叽喳喳了吗?”

    恰不巧,周教官说得那两个人就是夏宁和侯靖安……

    他们四十个人被分成了五排,一二排全是女生,四五排全是男生,三排按照男女各一半排的。按照身高算,夏宁排在了第二排末尾,侯靖安第三排末尾。

    很显然,这回夏宁又碍着某些人的了!

    “切”陶斯伶显然很不屑,还翻了一下白眼,她身旁的张曼曼也是一副德行。

    陶斯伶:“就她会卖乖讨巧,刚刚还不知道是谁迟到了!现在装什么好学生呀,大家都讨论了,她偏偏要做个例外。她这安的是什么心,难道大家都不清楚吗?”

    张曼曼冷笑几声,但是有教官在她们也不敢太放肆。

    “咱们就是太实诚了,不像她那样心思缜密。”

    她们两个在咬着耳朵,又因为站在第三排,夏宁没有听到。不过就算她听到了也会当作没听到的,她不会和自己过不去,只要不是太难看,她基本都是忽视。

    最后只有两个女生因为生理期而站在一旁休息,其余人都在一旁站起来军姿。周教官也强调了站军姿的要领,又还在队伍里调整了一遍。

    刘以何有没有离开,就一直正在队伍一旁,他时不时地朝夏宁所在的地方望过去,也许别人不会多想什么,但是夏宁却可以清晰地感受到。

    她心里窃喜,她的以何哥哥一直都在陪伴着她……

    不自觉的,他身后的侯靖安也也没有错过这道注视的目光。

    尤其是刚开始他们迟到的时候,夏宁叫的是以何哥哥。侯靖安又联想到上一次在报名大厅的事情,他们之间,应该有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