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舆论四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0本章字数:3014字

    下午军训的时候刘以何一开始并没有出现,夏宁和侯靖安之间的气氛也比较诡异,几乎不搭理,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对方。

    本来许多女生因为上午的事情把侯靖安和夏宁组成了一个小群体。但是现在看着他们之间的气氛,根本不像恋人,这可把那群女生高兴坏了!

    如果侯靖安跟夏宁纯粹只是同乡之情的话,那她们也还是有机会的。虽说班上的男女比例是均衡的,但是高质量的帅哥仍是稀罕货,而且就单凭侯靖安那一张脸和周身的气度,放眼整个学校也算是拔尖儿的。

    “夏夏,给,果奶。”刘以何递给夏宁一品她最爱喝的果奶。

    下午下训的时候,刘以何匆匆赶了过来,他今天下午都没有到看夏宁他们班,好像是有事情在忙吧!

    夏宁虽然也有些失落刚刚刘以何没有一直都在这里,但是她就是小孩儿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刚刚还是一脸的不乐意,被这一果奶就给打败了,最主要的还是这个送果奶的人。

    “嗯,谢谢以何哥哥。”

    “我们之间不需要谢谢,怪生疏的。我好伤心啊!夏夏都把我当别人了!”

    刘以何和夏宁并肩走着,他现在故作一脸忧伤,就差点没西子捧心了。

    “以何哥哥,你快得了吧,别再耍宝了。晚上还有活动呢,去吃晚饭呢!”夏宁早就把刚刚的那一点不快活给赶出去了。

    “我早就知道如此,早早就在外面定了个位置。我们出去吃吧,你最近都瘦了好多,我带你去吃点好吃的补回来。”

    “……”夏宁有些无言以对。

    她看了看自己的脸,还有腰上的那点小赘肉,这哪里是瘦,分明是比高三胖了两三斤!

    军训的日子基本也就是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没有什么新意,夏宁唯一的期待就是刘以何,但是自打第一周过去之后,刘以何几乎也都不陪他们军训了。他还有他自己的课业需要完成,所以抽不出那么多时间。

    夏宁之前问过一次,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始末。所以她也不失望,但是刘以何的出现还是值得她期待的。

    侯靖安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但是他对女性好像是天生排斥。不,也不应该是这么说,应该是对花痴女天生排斥,他不进班群,大家也没有他的QQ号或者是微信号,就连个手机号都没有。

    哪怕是军训到时候去问他,他都会毫无情面的拒绝,说是如果有事的话,只要他班上找他就可以了,无事就不要去打扰他。

    可能是正是青春荷尔蒙分泌过剩的时期,他越是这样不搭理,越是让女生疯狂。这样高冷的男生,正好激起了女生那种越得不到就越疯狂的心理。

    他越不搭理,越高冷,你就觉得他越珍贵。哪怕侯靖安让无数想要搭讪的女生铩羽而归,但是他的热度一直高涨不下,隐隐也还有一些入选校草的架势。

    “侯同学,这是我刚刚多买的一瓶水,希望你不要嫌弃。”

    这又有一个女生鼓起勇气向她一座冰山进攻了……

    侯靖安:“很抱歉,我从来不喝来路不明的水。”

    夏宁目睹了这一切,其实刚刚在那个女生刚开口的时候,夏宁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了。在最初的时候,她以为侯靖安也应该是像刘以何那般温暖的男生,对待女孩子总是温声细语的。

    但是这段时间下来,完全打破了她以往的认知。侯靖安并不好相处,他不喜欢别人对着他犯花痴,也不喜欢跟异性过多接触,他也仅仅是只跟他身边的那几个男孩子说过话。

    “侯同学……”但是那个女生好像是有备而来,她并不打算就此放弃。

    “我已经有水了。”侯靖安直接从夏宁的身旁拿走了一瓶水,“你可以走了。”

    那个女生的脸色自然是不好看的,她之前也是听过不少人都说侯靖安和夏宁两个人的关系匪浅,第一次集会的时候又是同时间迟到。

    但是,他们平时都是在一个排里面训练的,夏宁和侯靖安根本就不像是恋人,就连老同学都应该不是,他们之间的气息是陌生的,就是偶尔才会搭上几句话,平时几乎都是不怎么说话的。

    但是就现在的情况看来,侯靖安和夏宁似乎还真是有那么点事。

    那个女孩脸上也挂不住,本来主动给一个男孩子送水都需要勇气,更何况现在还是侯靖安在用夏宁拒绝她。

    她什么也不说掉头就走,现在正是午休的时候,大家都各自报团在说话。对于这种情况,他们已经见多不怪了,尤其是男孩子,曾经还有几个人在感叹,侯靖安未免也太不知好歹了,要是一个两个长得不好看也就算了……

    可是居然有别的系的系花来给他小子献殷勤,他也选择视而不见,果断拒绝,难道这小子是个弯的?

    但是侯靖安跟他们又不熟,这种话他们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只能扎堆的一起八卦一下,排解一下他们心里的那种羡慕之情。

    “你刚刚是不是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利用了我。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夏宁面色很不好看,她无端就被卷进了一个漩涡,而且是风暴中心,谁心里能够好受?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这种事情,络绎不绝,实在是令人烦恼。”

    “但是我之后肯定会很不好过。你的一个人情,划不来。”

    侯靖安不可置否的笑了一下,“是啊!但是就算没这件事情,你也不会好过。这些天你都没有看出来吗?不,我觉得你已经看出来了,她们似乎都把你隔离在外,尤其是那个叫陶斯伶的女孩儿,这里头,她可功不可没。”

    “那又如何?”夏宁并不觉得这是件大事,而且她很清晰地感知到了。只是她觉得这与她无关,所以也就不在乎。

    “那只是她们的意见,嘴长在她们身上,我控制不住。她们爱说就说去吧,反正我没有任何损失。不是我在乎的,又何必去关心。”

    侯靖安听到这个回答并不意外,他一早就知道夏宁不会庸人自扰。

    “这不就结了,既然早就有了这样的结果。刚刚的举动对于你而言也就没有多大的意义了。我更加清楚,你对我是怎样的心思。你不会像她们那样,你的心里住了一个人,除了他之外,你是看不到别人的,我也一样。所以,帮我一把,就当我欠你个人情,如何?”

    对于自己被戳破心思,夏宁早就习惯了。侯靖安向来说话都不拐弯抹角。而且侯靖安之前也帮过她几次,这一次就当是自己还他个人情了吧!

    这边倒是风平浪静了,但是其他的地方去就像是炸开了锅似的,都在叽叽喳喳地讨论个不停。

    “你说什么?佩佩,你确定吗?但是我看着怎么不像,侯同学和夏宁压根儿就没多说过几句话,我一直站在夏宁旁边怎么可能不知道!”

    “刚刚的确是这样的,我给他送水,他说他不喝来路不明的水,我本来还想说的,但是他直接就从夏宁那里拿了一瓶水拒绝了我。”

    这个佩佩就是刚刚给侯靖安送水的那个女孩子。她一回来,就跟她玩的好的几个姐妹把这些事情说了,尤其是侯靖安和夏宁。

    “怎么会是这样啊!那个夏宁我看也就一般般啦,长得挺清秀的,但是没什么看点,清汤寡水的,她肯定就只有个B吧!也不知道侯靖安喜欢她什么?”

    “这你就不知道了,不都说丑人多作怪吗?他姿色不行,但是能力可以呀!勾引人的手段倒是层出不穷……”

    “对对对,就是这个理儿,难道你们没有发觉我们的班导对她不一样吗?这一个两个都跟被她灌了迷魂汤似的。”

    ……

    诸如此类的不绝于耳,夏宁面色有些不快,别人这样当时候她的面在说她,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反正现在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们要是在背后说,自己听不见为净。但是她们这未免也太有恃无恐了,她还没死呢,都不知道把声音压小一点嘛。

    “侯靖安——”夏宁知道现在根本就不能去和那一大群女生解释,反正在她们心里,自己就已经是个祸害了,你说再多她都不会听进去,又何必去浪费那个精神呢!

    但是,侯靖安这个祸害也不能放过,这不能背锅的只有她一个呀!

    “咳咳咳”侯靖安也挺尴尬的,但是,现在的局面,他也控制不住,干脆不搭理就好了。

    “别搭理她们,等到她们说得无趣了的时候。自然就不会说了。”侯靖安本来想安慰的,这话一出口,听着怎么不对味,所以连忙峰回路转,“那个,抱歉啊!”

    夏宁也无可奈何,事到如今,除了当做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如果真的上去跟她们一个一个的去理论解释,那才是最蠢的办法。

    “算了,事已至此,记得欠我一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