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跌入他的怀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1本章字数:3175字

    夏宁他们军训是半个月,现在已经过去一周了,因为有个军训风采大赛,所以他们的军训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只不过这参赛的队伍只能有一支,大慨只有四十来个人,经过商讨以后总教官决定沿袭以往的方法,从各个排队里面挑选出精英在集中训练,再运用淘汰制度,形成一个精英队伍。

    这天上午,总教官和一群教官在各个方队里面穿梭,是在选人进入精英队。

    夏宁他们队伍刚刚经历过了军姿半小时和一些平常的基本动作训练,在总教官来到他们队伍的时候,他们仍在站着军姿。

    这次挑选的那支精英队,不光光是对训练动作的标准度高,而且在身形身高上几乎都有要求,最好还是颜值高一些,毕竟代表整个院校。

    夏宁在周教官和总教官说话的时候,她就感觉到肚子一阵阵的刺痛,夏宁一瞬间就嘴唇发白,整个面色也好不到哪里去,额头上冒着冷汗,背后也在发凉……

    一看是这个症状,夏宁自己就清楚了不能再清楚,她这是要来大姨妈的前奏。因为她之前发过一次高烧,还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无奈高烧久久不下,医生便给她用了激素退烧。

    这烧总算是退了下去,但是随之而来的副作用就是她提前来了姨妈。因为并不是正常的生理成熟才造成的状况,所以她每一次月经期就像渡劫一般,非得痛的死去活来……

    这以前在家的时候还好,夏妈妈专门从老中医那里抓了药,在夏宁快要来的时候就煎水服用,这样可以缓解疼痛。但是现在在学校,吃中药又不方便,夏宁也就没往那方面想,所以现在无论有多痛,她自己都得受着。

    夏宁的状况很明显她身边的几个女生都看到了。但是这个时候她们没有助人为乐的心理,因为刘以何和侯靖安对她的区别对待,让她们对夏宁颇有言辞。

    这个时候自然不会伸手帮她一把,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夏宁对这事也不抱希望,因为她知道人世冷暖,人情薄凉。

    随着一股热流,夏宁就知道大事不好了,腹中更是一阵绞痛。这些日子军训下来,她体力也消耗了不少,有时候又因为嫌弃人多没去吃饭,这次也有些体力不支。

    夏宁本来想打个报告,让自己休息的,但是都还没来得及等她有什么动作,她就陷入了一阵眩晕之中,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意料之外,夏宁并没有跌倒在硬邦邦的地面上,而是坠入了一个清新宽阔的怀抱。

    在夏宁晕倒的那一瞬间,侯靖安就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了她。

    就在这之前,侯靖安因为是在夏宁的背后并没有看到她的这些变化,直至看到了夏宁裤子上的那一抹暗色,他才知晓夏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啊——”

    不知道是哪些女生发出了尖叫,反正整个人群都骚动了起来。

    周教官很恼火,他刚刚才向总教官夸奖了自己的队伍,这马上就现了原形,不就是在打他的脸嘛!

    “怎么了?叫什么叫?有没有一点纪律性。”周教官大吼一声。

    一瞬间整个人群全部都安静下来了,谁也不说话,更没有人提夏宁的事情。

    “报告!”侯靖安直接抱着夏宁走出了人群,来到了周教官面前打报告。

    “她怎么了?”看到出来的两个人,周教官眉头都快打结了。

    关于这次精英队的选拔,夏宁和侯靖安可都是他刚刚推荐的种子选手。并不是因为他们训练多么刻苦,或者是多么优秀。相反的,他们顶多只是踏实,做得挑不出什么错,也不见得有多好,纯粹只是因为颜值高。但是经过现在这么一出,估计也会就没戏了……

    “因为生理期。夏宁同学刚刚晕倒了。”说到这里,侯靖安那往常不变的冰山脸也爬上了一抹绯色,还是有些不太好意思。

    周教官看到夏宁的脸色白得吓人,额头又还在不断的冒出冷汗,他也知道现在大事不妙,就要侯靖安送她去医务室。但是因为是新生,他也不太放心,就怕这两个人找不到,他也就把自己班的队伍交给了其他的教官,他领着侯靖安和夏宁去了医务室。

    “这还有一段距离,要不你换我来抱着她。”

    周教官说这话也不是无地放矢,从军训场地到这医务室怎么说也有一二十分钟的距离。夏宁再轻,那也是一个成年人的体重,一米六几个子怎么说也得有九十多斤吧!侯靖安也只是一个少年郎,所以他才会有这句话的。

    “没事,不重。”侯靖安并没有把夏宁交给周教官,可能是出于两人战友情谊,侯靖安知道夏宁平时不喜欢陌生人接触她,这个时候,他也自然不会把夏宁交给周教官。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他抱着还是有一点压力的。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弱了,是不是应该寻个机会,好好去练一下健身。

    “那成,快要到了。”周教官也不坚持,其实,这些他也是应该注意的。

    在他们来学校训练之前,组织上就三令五申的时候过不能和女学生发生暧昧关系。因为之前就有不少的新闻报道过教官和高校女学生产生暧昧关系,这种风气并不好,容易给军人抹黑。所以他们也得格外注意。

    来到医务室之后,一个中年的女医生给夏宁挂上了点滴,说是止疼的。但是因为夏宁一直都没有醒过来,周教官还有那么多学生需要他去训练呢,所以,他就把侯靖安给留了下来,让他在这里好好照顾夏宁,今天训练他就不用去了,他会给他打好假条的。

    侯靖安也乐得个清闲,在他看来,军训完全是没必要的。像个傻子似的站在那里,不是向左转就是向右转,还有踢正步什么的,实在是太傻了。

    “你是这姑娘的男朋友?”刚换好点滴得中年女医生问了一句。

    侯靖安有一些尴尬,他连忙否认说道:“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那个医生哪里吃他这一套,在她看来这两个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看上去颜值相当,那绝对是妥妥儿的有戏。

    再说了,有谁会送一个非亲非故并且没有任何关系的异性来医务室,还寸步不离的照顾着。

    就算两个人不是恋人关系,那也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反正也只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那个医生一脸我都懂的表情,着实是让侯靖安有些无奈,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是徒劳无力的。后面就干脆不解释了,让她误会去吧!反正你说什么都抵不过她自己的猜想。

    医生看到侯靖安不说话,保持沉默了,她心里更加判定这两人关系匪浅。

    “小伙子,这姑娘长得真不错,真俊俏,你艳福不浅。不过你也不差,男才女貌。”

    侯靖安:“……”

    他还能说什么呢?什么话都让她一个人说完呢!

    医生:“这姑娘体虚宫寒,想必这也是老毛病了。现在还没醒呢,但是依旧是血流成河,你去给她买包小天使还有一包女生红糖补血。”

    侯靖安一年懵逼,这个医生说的话,他怎么有些听不懂……

    看到侯靖安那充满疑惑的眼神,医生就知道估计他没听懂。

    她无奈,这看上去不错的小伙子不会有直男癌吧!但是吐槽归吐槽,她还是仔仔细细的给他解说了一遍——

    “她现在需要一包卫生棉,你去超市给她买来。应该没过一会儿她就会醒过来了,你在买一包女生红糖,生理期的时候用这个冲水喝不错。”

    轰——

    侯靖安感觉自己的脑子一瞬间轰踏了。这,是他以前都没有经验,他不会买,这个该怎么办?

    “我……那个……那个……”他说话也难得有些结结巴巴,他感觉整个脑子都混乱得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

    “看不出来啊,挺不错的一个小伙子,居然也有直男癌,你知不知道,现在流行暖男的标配。买个卫生棉怎么了?这刚好可以提现出你的心细如发呀,这姑娘要知道了肯定感动的不得了,没准就成了你女朋友了呢!”

    侯靖安得俊脸僵了僵,他怎么越发觉得这个医生不靠谱儿!

    但是她说得也没有错,他刚刚就看到夏宁的裤子有了血色,这会儿肯定更多了吧!她现在又不清醒,也只有自己去给她买了,就当时还她之前给自己挡桃花的人情吧!

    侯靖安尽管万分不愿,但还是不得不来到了超市。

    一进超市,他很迷茫,他以前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个方面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选。他一直以为只要随便买一包就好了,哪里知道还有这么多花里胡哨的。

    先不说各种品牌,还有什么日用的,夜用的,护翼的,超长的……更奇葩的是还有各种香味的……这都是导购刚刚给他介绍的。

    这要他怎么选,侯靖安在一瞬间是崩溃的。他是后悔了,刚刚不应该看到夏宁那么虚弱就心软,应该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再退一步说,那个医生也是个女的,对于这些东西她肯定也准备的有,她会不会是故意在整蛊自己呢?

    侯靖安细思极恐,他越发觉得自己陷入了医生的圈套!

    就在他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选的时候,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有人给他打电话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