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卫生棉战役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1本章字数:3215字

    侯靖安十分烦躁,他现在的处境实在是太尴尬了,导购阿姨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他也压力山大,可偏偏这个时候手机又响起来了……

    他掏出手机一看,是一个本地号码,但是属于陌生来电。

    会是谁呢?侯靖安十分好奇,但是一直犹豫不决,这陌生来电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直到铃声停止,侯靖安也没有按下接通键……

    但是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并没有打算放弃,这刚刚才停下来,这会儿又打进来了。

    这一次,侯靖安没有再徘徊,直接接通了电话。

    侯靖安:“喂,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你好,请问你是侯靖安同学吗?我是刘以何。”电话那边的刘以何听上去语气比较焦急。

    侯靖安十分诧异,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给自己打电话,又是哪里来的自己的号码呢?

    侯靖安:“我是,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刘以何:“我刚刚接到你们教官的电话说是夏夏晕倒了,我刚刚在忙事情,现在刚忙完。我想问一下你们在哪里,我过来看一下。”

    侯靖安这时候得心情也十分的奇妙,他猜想刘以何应该是看了自己的资料,才会有号码的。夏宁对于刘以何的心思,应该不算隐秘吧!那,刘以何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呢?

    “她没事,只是因为在生理期,她体力不足才会晕倒。我现在在超市,夏宁同学在医务室102病房。”

    刘以何总算是把他那颗悬着的心给放下来了。他这才刚刚下课,就突然接到周教官的电话,说是他们班的夏宁同学晕倒了,天知道,那一瞬间,他是有多么的担心。

    “好的,谢谢你。”刘以何发自内心的感谢,如果没有侯靖安,他不敢现象夏宁接下来会怎样。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夏宁并不合群。

    不过,有一点他很好奇,夏宁还在医院,那侯靖安为什么会离开?

    “侯同学,请问你去超市是有什么事情吗?”

    下意识的,刘以何问出来了。

    侯靖安这会儿更尴尬了,这种事情,他实在是是难以启齿……

    过了分把钟刘以何还是没听见电话那头的回答,他还以为是那边信号不好,再一次问他还在吗,听得到他说话吗?

    侯靖安也被刘以何闹得没有了脾气,他现在已经无力吐槽了!反正是他自己问的,他自己一个人尴尬不如两个人一起尴尬……

    “咳”侯靖安清了清嗓子,“听到了。夏宁同学生理期但是没有提前做准备,如今弄脏了,医务室的医生要我来买卫生棉。”

    侯靖安以为刘以何也会和他刚刚那样尴尬,心里有些恶趣味的愉快!

    哪知,现实与他的意料截然相反……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拜托你了!夏夏的生理期刚开始量大,她身子骨弱,你在买一包女生红糖喝一斤红枣。”

    刘以何对于这件事情早已习以为常,以前五六年纪的时候他还帮夏宁洗过弄脏了的裤子,后来夏宁到了初中,死活不让他洗了他才就此作罢。但是那个丫头的生理期他都记得以前都会提前通知她的,这次怎么怎么突然提前了一周,看来他得找个时间带着夏夏去检查一下了。

    侯靖安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刘以何怎么说得这么云淡风轻,而且连量都清楚,他们,到底是怎样的状态?

    夏宁真的是一个人的暗恋吗?

    不过,这些都不是要紧的,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得先把买哪一种卫生棉给解决了。

    “那个……班导……我……我没经验……不知道买……买哪一款……”

    刘以何瞬间明白了,他习以为常了是因为一直照顾着夏夏,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的男孩子都清楚。

    “真的麻烦你了,我替夏夏感谢有你这个朋友。”

    刘以何自然是先客套了一番,然后接着说道:“你现在到了卖卫生棉的区域吗?”

    侯靖安:“嗯,我在这里。”

    刘以何:“你问一下导购阿姨买一包淘淘氧棉的425毫米超长夜用和一包日用,你说一下她就知道了。”

    侯靖安:“……”

    侯靖安再一次风中凌乱了,是他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吗?刘以何一个大男人对于女孩子用的东西未免太清楚了吧,还425毫米,这也太那啥了吧!

    简直有些变态……

    又是久久没听到回答,刘以何这一次但是没有再天真的认为是侯靖安的信号不好了,他觉得侯靖安肯定是难为情了。

    刘以何:“侯同学,还在吗?那个为难你了,真的是不好意思,要不算了吧,我这过去给夏夏买。”

    侯靖安拒绝了,“没事,我已经到这里了,我买吧!没有事情的话我挂了。”

    刘以何又是一番感谢,随后两人就挂了电话。说句实在的,侯靖安并不喜欢刘以何以夏宁的自己人自居。他这样掏心掏肺的对夏宁好,但是却没有给她一个准确的态度,更像是朦胧模糊的暧昧,这样的感情,才是伤害吧?

    刘以何那边挂了电话就连忙赶去了医务室。

    侯靖安在货架子旁边踌躇了许久,最后还是叫来了导购阿姨拿了刘以何跟他说的那两种。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到,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干脆利落。

    买好了卫生棉之后侯靖安又买了女生红糖和红枣,在结账的时候,他又遭遇了尴尬——

    “你这小伙子真不错,生得俊俏又会心疼人,是给你女朋友买的吧?啧啧啧,哪个女孩子遇上你真是有福气啊!”

    收银的也是一位阿姨。

    这个超市开在学校,现在又是上课时间,整个大一新生又都在训练,所以人流量比较少,阿姨也有时间来八卦。

    侯靖安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呢?他也只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笑。

    反正她们都已经认定了那些,多说无益,反倒是那些个阿姨还以为他是害羞了,肯定又没完没了的。

    刘以何这边马不停蹄的赶到医务室,推门而入便看见夏宁她一张苍白的小脸,顿时心疼得要命。

    他不知道夏宁有没有醒过来,但是现在她似乎很不舒服,眉头紧皱着,头发都湿了差不多了,全都紧巴巴的挨着她的额头。

    “你是哪位?”

    刚刚的那位医生这回本来是想来看侯靖安有没有回来,却不想到推门而入,看到这样的一幕。

    刘以何也不知道到哪里弄来一个盆子和一块帕子,正在细细的为夏宁梳洗着。

    刘以何看到医生来了,他把夏宁的手指全部擦干净之后,又为她盖好空调被,做完这些,他才回答医生的话。

    “这是我的妹妹,今天我在上课,突然听到说她晕倒了,这才过来。”

    医生恍然大悟,这个男孩子应该是个妹控吧!刚刚眼里流露出来的深情完全不亚于一个爱人……

    “哦,原来如此!那你们家里人应该注意一下,她身子骨应该是老毛病了。而且她的宫寒和子宫壁薄弱,这个更应该早些注意,要不然等到以后结婚了,肯定会有一大堆麻烦事。”

    听到刘以何说是家人,医生也就把刚刚检查到的结果全部说了出来。

    刘以何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以前老中医调理的时候他不是说过只要按照他的方式来调理以后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吗?

    “是会影响以后的生育功能吗?”刘以何踟蹰了半天还是把这句话问出了口。

    医生这时候也严肃了起来,一本正经的说道:“也不能这么说,或多或少会有一点影响吧!如果调理的好的话不会有什么大毛病,但是一直不注意的话,以后肯定会不容易受孕,就算是怀孕了,也可能是流产体质。所以平时更加注意你要是适量的增加活动,还有少吃一些寒性食物,还有些滋补的药材应该多喝一些,食疗也是可以的。”

    刘以何把这些都记到了心上,以前那个老中医开的药方,他现在也还记得。还有一些搭配起来用的食材。

    他立马问医生要了纸笔,把那些药方都给默写了出来,还和医生探讨了一下这些可不可以。

    “小伙子,你是学中医的?”

    医生看到那张药方的时候十分诧异,这是一种很典型的中药方子,而且用药十分独到。要不是她以前本专业就是学中医的,这会儿肯定看不明白呢!

    “我不是,我是学汉语言专业的。这是以前一位老中医给夏夏开的药方,这么些年来,都是按照这个方子来调理。在生理期前面几天就开始喝药,这样在生理期的时候就和旁人无异,不会产生剧烈的腹痛。”

    “哇!”医生发出了一声感叹,“你这个哥哥当得也太好了,就连妹妹这些方面你都照顾到了。唉,都可惜是别人家的哥哥,我家那小子天天和他妹妹打架,他要是能够有你一半好,那我就可以省不少心咯!”

    刘以何笑笑不说话,但是他嘴角的那抹笑容带了丝丝苦涩,旁人根本不会察觉……

    刘以何和医生又闲话了两句,医生挤眉弄眼的说刚刚是一个小伙子送这个姑娘来的,现在去买东西去了,没准还会是他的妹夫呢!

    “不会的,他们就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刘以何想也不想就直接回答了。

    “那可不一定,都是少男少女。青春荷尔蒙分泌的时候,肯定会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刘以何直觉不喜欢听到这些,最后敷衍了两句便打发她走了。

    医生也没往别处想,只是替侯靖安感到追女友路漫漫其修远兮,有这么一个妹控的大舅子,也知也不知道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