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他的念念不忘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1本章字数:3106字

    侯靖安回来的时候夏宁还在昏睡着,除了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盆子和一方帕子,就是不见刘以何的踪影。

    他把东西放桌子上之后,原本打算去看一下还需要吊几瓶药水的时候突然发现夏宁整个人都清爽了很多,应该是有人给她擦过了吧?

    难道说,刘以何来过了?但是他现在又去了哪里呢?

    就是他思考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床上有动静。他连忙去看了一下,原来是夏宁醒了过来。

    “你还好吧,是要喝点什么吗?”侯靖安扶她起来坐在病床上。

    “我……”这一发声,夏宁就发现自己的嗓子因为太长时间没喝水,已经沙哑了,“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在这里?”

    侯靖安接了一杯温水放在她手上,不紧不慢的说道:“先喝点水吧!你晕过去了,是我和教官送你来医务室的,你别担心,等吊完药水你就可以回去了。”

    夏宁这才想起来,她感受到了下身一股热流,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她的脸就像是煮熟了大虾一般,一瞬间就红了起来……

    “那个……我……我……”

    夏宁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倒是侯靖安弄懂了她在表达什么。

    “那个……我买来了,就在桌子上那个黑色袋子里。还有一包女生红糖和红枣,你要不先换上,我去给你冲红糖水……”

    说完侯靖安就跟逃似的的离开了,搞得后面跟有人在追着他一样。

    夏宁的脑子也停止了运作,只有“买回来了”四个大字在不断地盘旋。

    天呐,这回她真的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夏宁起来了,正准备去卫生间换上的时候忽然发现她现在这还在吊着药水呢,她一个人不方便把这个拿着跑。

    她就这样一直苦恼着,直到侯靖安端着一杯红糖水起来她还是站在床前,一脸苦恼……

    “怎么了,处理好了吗?”侯靖安把装有红糖水的杯子放到桌子上而后问道。

    “没……”夏宁的脸上又爬上了两朵红云,“这个吊瓶我不太好拿,所以不太方便……”

    侯靖安看了一下,知道也的确如此,索信就帮她一把。

    “你去吧!我就在外面,我帮你拿吊瓶。”

    夏宁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她也不扭捏,因为这的确是目前看上去最好的方法了。难道要一直僵持着不换吗?估计没过一会儿她真的会血流成河。

    “那麻烦你了了!”夏宁很是感激。

    侯靖安在夏宁进了厕所之后就一直拿着吊瓶架子拉着门并且背对着门等在门口,直到听到里面有冲水的声音他才放开。

    夏宁刚从卫生间出来,刘以何就推门而入。凭心而论,当他看到侯靖安在夏宁身后照顾她的时候,心里猛的一阵子跟针扎似的难受。

    在他看来,好像有人代替了他的的位置,夏夏好像也不再需要他了……

    “咦,以何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夏宁看到门口的刘以何心里十分雀跃,便控制不住的想要往刘以何那边走去。

    “别过来,这才刚刚醒,快去躺着。”刘以何可宝贝夏宁了,自然不会让她多走几步。

    夏宁听到这里就跟吃了蜜似的,就算侯靖安在这里,她也不打算遮掩,反正他都知道,又何必去做那些徒劳无益的功夫呢!

    夏宁在病床上躺好之后刘以何就自然而然的接手了照顾夏宁的事情。他半搂着让夏宁坐靠在病床上,又怕她不舒服,在她身后又多码了个枕头。

    侯靖安在一旁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若有所思。之前他一直以为夏宁是单相思,但是现在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他又有点不太敢肯定了!

    刘以何对夏宁关心事无微不至的,就连那杯红糖水都因为太甜了不合夏宁的口味而换掉了,他熟知夏宁的一切……

    这样看来,他就真的对夏宁没有感情吗?侯靖安也说不清楚,但是放在他身上是不可能的。对待自己的亲妹妹都没几个哥哥能够做到这样的,更何况还不是亲生的呢!

    “我刚刚去把医药费结了,手续也办好了,我给你打了一个请假条河病例说明,等会儿我交给周教官去。剩下的军训你也就不要去了,反正也只是一个形式而已,你就好好休息,我有空就带你出去转转。还有侯同学,我也给你请了一天假,谢谢你帮忙照顾夏夏,等会儿一起出去吃个饭吧!我几个朋友在学校外面定了位子。”

    刘以何也给侯靖安倒了一杯水,便开始唠叨了。

    “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客气,班导还是叫我名字吧!大家都是同学。我就不去了,想早点回家休息。”

    侯靖安委婉的拒绝了吃饭,跟不熟的人吃饭他不习惯。

    “别客气了,一起去吧,现在是用餐高峰期,你也要吃饭吧,吃完再回去。今天真的得好好谢谢你,你帮了夏夏这么大的一个忙,别再推辞了!”

    刘以何是想要替夏宁还了人情,就怕一来二往的夏宁欠下他的人情债,那可就麻烦了。

    夏宁也在一旁帮腔,让侯靖安一起去。最重要的是因为夏宁以前从没见过刘以何的朋友,这突然要一起吃饭,她心里也有点发毛。

    更何况,她对刘以何还有不纯的心思呢!她跟侯靖安也有过不少接触,有个熟人给自己作伴还是不错的。

    “好吧!”侯靖安盛情难却,殊不知,这一次却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那就这么定了,我先带夏夏回宿舍换身衣服,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刘以何虽然这么问,但是还真不打算带他去。虽说学生公寓是男女混合居住,但是并没有合住啊!刘以何不希望除了自己以外谁还能堂而皇之的进入夏夏的宿舍。

    他以为侯靖安有眼力劲儿,但这也只是他以为……

    “嗯,一起去吧!”侯靖安就这么愉快的答应了。

    其实他也没想过这么多,就只是单纯的不知道吃饭的地方而已,也不想像个傻孩子一样在校门口等,那对跌份啊!

    夏宁也没觉得有什么,反正都是要一起去吃饭的呢!

    蠢蠢的两只没发现刘以何的脸色已经黑了不止一个度……

    刘以何抑郁了,他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但是这话也是自己说出来的,他还能怎么办,也只能脸上笑嘻嘻,心里M-M-P了。

    刘以何一贯的穿衣风格,在短袖外面罩一件衬衫。他刚刚也看到了夏宁裤子上的那一抹暗色,也知道是什么,他便脱了自己的衬衫系在了夏宁的腰间帮她挡住。

    夏宁心里一暖,果然,她的以何哥哥还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

    但愿,这样的氛围能够一直停留在这一刻。

    到了宿舍门口之后,刘以何先停了下来,而后转身对夏宁说:“夏夏,你先进去换衣服,我们在门口等你。”

    夏宁有些不太明白,宿舍里面有卫生间,她可以去卫生间换,这有什么冲突吗?不过,刘以何说的话她一向都比较听的。

    “侯靖安,我们在外面等着你不介意吧!”

    侯靖安不可置否的“嗯”了一声,难道是他想多了?为什么他总觉得刘以何对他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敌意呢?

    但是他想要细细揣摩,刘以何又没有任何表示了,这真是让人头疼。侯靖安干脆不想了,他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好了——”

    夏宁拉开门走了出来。

    门口的两个大男人眼里闪过一抹惊艳之色。

    一直以来,刘以何都知道夏宁长得漂亮,但可能是看着她长大的,所以对于她的容貌刘以何一直都没有一个具体的认知。

    如今看她一袭砖红色的复古长裙,脸上略施粉黛,一双盈盈秋水剪瞳,嫣红的菱唇,小巧的瓜子脸,总之两个字——惊艳!

    侯靖安也没见过她这么打扮,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夏宁清秀有余,艳丽不足,现在看来是自己没见过罢了。

    美人有千姿百态,像夏宁这样不定性可以展现各种风格的还是比较少。尤其是美人在骨不在皮,夏宁就应该是那种天生一副美人骨的那种吧!

    夏宁看到了刘以何眼里的惊艳,她心里十分满足。女为悦己者容,她这样精心装点自己,也是如此。

    “我的夏夏长大了,吾家有女初长成啊!真漂亮,到时候肯定是一家有女百家求!”

    因为专业原因,刘以何说话一直比较文艺。

    夏宁听到这话的时候,脸上都快要挂不住了,刘以何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她并不是他求娶的对象。

    侯靖安没有错过她脸色的变化,这个时候,他自然也知道夏宁此时此刻的心情,他也有些心有不忍,他们都是一路人……

    “走吧,去吃饭吧!”侯靖安直接越过夏宁与刘以何并肩走着,他给夏宁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做自我修复。

    来到学校门口的一品居,刘以何带着夏宁和侯靖安走进去了一个叫做蝶恋花的包厢。

    刚进包厢,侯靖安就见到了一个他一直以来都念念不忘那个人,为了她,他来到了这所学校……

    不可否认,一直以来她都是他的心头那抹白月光,眉间的那颗朱砂痣。

    这一次的相见,他和她,是否会能有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