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人设崩塌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1本章字数:3336字

    侯靖安这时候也不懂徐娅的那些小心思,他只是十分担心她的伤势。

    “我带你去医务室去看看吧!”侯靖安说完就要去扶徐娅。

    刘以何刚刚也知道了徐娅和侯靖安以前就认识,关系还不错,这会儿也没多加阻拦,他等会儿还要送夏夏回去呢,侯靖安来得刚刚好。

    但是徐娅可不乐意了,她这就是故意扭的,要是没能让刘以何送她回去,她这伤不就白受了吗?

    “靖安,不用了,你也是新生,肯定不熟悉学校。”徐娅婉言谢绝侯靖安,她很聪明,尤其是男人对她的感觉她更加敏锐,刚刚见面没多大感觉,现在她可以判断侯靖安是喜欢她的。如果是以前,侯靖安颜值不错,对自己又有好感,她肯定愿意试一试的。

    但是现在不行了,她心里住了一个人,一个她很爱很爱的人。

    “以何,你送我回去吧!我就是脚扭了,没必要去医务室,太矫情了!”徐娅是这么对侯靖安说的,无形中,她也拒绝了侯靖安的心意。

    侯靖安听到这话的时候脸色苍白,他怎么会听不懂这里面的深意?

    刘以何没办法,最后说道:“那我送徐娅回去,章润,你送夏夏和侯靖安回去。”

    侯靖安:“不用麻烦学长了,我送夏宁回去吧!这路我认识。”

    侯靖安调整过来了,他又恢复了往常的语气,只是多了一丝丝冷意和不易被人察觉的悲痛。

    章润一直以为这他们是一对儿,自然也就不去当那个电灯泡了。毕竟他这个“老年人”都还是孤寡老人,这少男少女就是一对一对的了!

    刘以何就算是心里不愿意,但是现在他也不能说什么,说多了,他的秘密可能藏不住了……

    侯靖安和夏宁往学校走,夏宁眼前挥之不去的是最后刘以何扶着徐娅离开的场景。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别的女人能够让刘以何这么关心的,她的心房就好像突然被搬空了……

    “你应该习惯的。”侯靖安看到她这副样子也忍不住说了一句。

    “那你习惯了吗?”夏宁反问道。

    侯靖安:“?”

    他突然间不太明白夏宁再说什么……

    夏宁停了下来,在树荫下找了个石椅坐了下来,现在她已经没有心情去管脏不脏的了。

    侯靖安迟疑了一下,而后认命似的在旁边坐了下来。

    “你喜欢徐娅,但是她喜欢以何哥哥。”夏宁直击要害。

    侯靖安初时有些意外,但是这会儿已经冷静下来了。

    侯靖安:“你怎么知道?”

    夏宁:“我又不瞎,你看她的时候,眼神太过炙热。”

    难道自己真的表现得那么明显?侯靖安开始反思,既然夏宁都看出来了,那么徐娅呢,她会不会也已经知道了?

    夏宁看来他一眼,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就像你一眼看出来了我对以何哥哥的心意,但以何哥哥他也不是没看出来吗?”

    侯靖安反驳:“那是因为你们太过熟悉了,他一直都在照顾着你,也许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对你到底是爱还是兄妹之情了!”

    夏宁:“你是说以何哥哥也许是爱我的?”

    夏宁自动屏蔽了其他的话,只余下了这一句。

    侯靖安斜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但是在他没公开女朋友之前,你都有机会。那我呢,你觉得徐娅知道我的感情吗?”

    夏宁见侯靖安帮自己解决了一个难题,这回也不吝啬了!

    “我的第六感是她也许有了感觉,但是她的心意,你不是不清楚……”

    “也许是她真的不知道呢?”侯靖安还在垂死挣扎。

    “那你永远叫不起一个装睡的人。”

    侯靖安泄了气,他知道,自己和夏宁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刘以何对夏宁很好,好到像是拿命来宠一样。但是徐娅对他,没有感情。

    夏宁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坐着陪着侯靖安,他们都是前路迷茫的人。刘以何对她很好,她知道,但是有可能这真的只是一份纯粹的兄妹之情,他们之间,有一条永远也跨越不过的鸿沟……

    过了许久,侯靖安才幽幽的说了一句:“你知道吗?你最大的弱点就是不会争,不去抢。你注定斗不过徐娅。”

    “闭嘴!”夏宁的语气有些凶狠,但是侯靖安并不在意。

    “我说错了吗?”侯靖安反问。

    夏宁:“错了,大错特错。以何哥哥不是一件物品,不是争抢就会得到的。他是一个人,他有自己感情,如果和我在一起,他不快乐,那对于我来说也毫无意义了。他是我眷恋着的人,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侯靖安很震撼,夏宁的爱情观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个迷。他从来不信命,尤其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类的话,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失败者安慰自己的话罢了!

    但是现在,夏宁就安安静静的坐在他的旁边,他似乎也受到她的感染,不那么浮躁。

    夏宁像个世外高人,淡雅,不争不抢这是侯靖安给她的人设。

    但是侯靖安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他给的人设就崩塌得连渣渣都不剩了……

    夏宁和侯靖安也起身往宿舍走,他们之间也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侯靖安保留了一点私心,他喜欢徐娅,所以他没有告诉夏宁,她和刘以何在一起时,刘以何很开心。

    他心里觉得愧疚,但是这是他唯一能够帮徐娅的了。也许他是被夏宁的话迷了心窍,才想着只要她幸福就好。侯靖安在心里默默承诺,之后只要夏宁需要她,他一定会帮她的!

    “就到这里吧,我先上楼去了,你回去吧!路上小心。”夏宁到了宿舍门口,就没再让侯靖安进去了。

    侯靖安因为心里装的有事情,所以一时半会也并没有及时离开,他在树荫底下思考着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到底算不算得上是一个男人?

    在他刚想离开,无意间看到看到夏宁又去而复返,折了回来。

    “怎么啦?出什么事情了吗?”可能是因为刚刚做了对不起夏宁的事情,侯靖安此时也格外殷勤。

    “咦?你怎么还没有走?”夏宁先是疑惑,然后才把自己的情况交代了一下。

    “我的钥匙应该放在宿舍里面了,就是刚刚去换衣服的时候,没有带出来。现在还不到下训的时候,我想要到楼下宿管阿姨这里拿一下她这里的备份钥匙。”

    侯靖安也并没有离开,就在一旁看着,想着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地方,他就竭尽所能的去帮她。

    “您好,阿姨。我是美术学院的夏宁,因为刚刚把钥匙落在宿舍里面了,能够麻烦您把这里的备份钥匙给我一下吗?”

    夏宁还特地用了敬词,她觉得是这毕竟是有求于人,态度好一点总是没错的。

    但是可能因为她平时并不习惯笑,所以此时此刻她看上去恭敬有余,亲近不足。而且她的气质本就疏离,这让那个宿管阿姨不喜……

    宿管阿姨这个职位说不上多好,但是也不坏。因为这一整栋宿舍楼的人有许多是高年级的,见多了人情世故,也越来越社会气息。平时他们都会给这个宿管阿姨带些水果或者是一些其他的来讨好她,有的甚至逢年过节还会送她一份礼物。

    这也让她有些飘飘然了,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到底在什么地方。

    “你这个小姑娘说话真有意思,你钥匙没带,关我什么事。我这里的钥匙能够让你们说拿出来的吗?有没有规矩了?”

    夏宁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做的并没有错呀,之前她也看到几个学姐在宿管阿姨这里拿钥匙……

    她仔仔细细的回忆了那天她看到的那一幕,好像是那些学姐还个宿管阿姨送了不少的东西吧……

    夏宁想到这里更加厌恶,这些世俗她并不是不懂,只是觉得没必要而已。更何况现在是在学校不就是应该简单一些吗,如果把这些社会上的歪风邪气带到学校里面来,这是会让他们这一代人从这里就开始坏根。

    有时候就不得不说一句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并非都值得学习,尤其是送礼和砸钱的习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就喜欢拿钱来解决,就连这个小小的宿管阿姨都需要买通,实在是不知道该让她说些什么才好。

    这是中国人的孽根性,也是中国人的社交方式,她无权置喙什么,因为她不能够改变这个整体现象。

    但是,这一次她不想就这样听之任之。她本来心里就有一点怨气,尤其是刘以何半搂着徐娅离开的身影,让她没办法像平常那样冷静。

    “我不知道你这里是什么规矩,阿姨,麻烦您把钥匙借给我一下,用完之后马上还回来。”

    阿姨见这个夏宁这么不上道,态度自然就更加恶劣,就像泼妇骂街一样,大声的说道:“你们这些女孩子一个个都没规矩了,你有没有一点教养,怎么说话的。你爸妈都是怎么教你的,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夏宁眼里闪过一丝冷意,爸,她最讨厌别人说她的爸爸。她自问自己的素质修养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这个宿管阿姨拿个鸡毛当令箭,太过市侩,实在是令人恶心。

    “阿姨,这就是你的素质教养吗?你这样置喙别人的爸妈,显得特别没品。如果是我做得有什么不到位的,你这话,我认。但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我只知道,大学校园相对是纯洁的,不应该把社会上的气息带进来。”

    夏宁说话也就不客气了,她向来觉得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要是遇到那些倚老卖老,不讲道理的没必要跟她客气,因为他们只会得了便宜还卖乖。

    侯靖安在一旁表示很诧异,说好的与世无争的人设呢?他这才刚立Flag多久啊,夏宁就马上人设崩塌了……

    夏宁现在真的在和宿管阿姨打嘴炮呢,侯靖安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一点不太认识夏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