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隐藏的高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1本章字数:3384字

    哪知那个宿管阿姨一听到这个,直接炸毛了,就像是被人踩到的痛处一样。

    “你这小姑娘家家的,说话嘴巴怎么不干净呢?你知不知道尊老爱幼,我比你大这么多,跟你妈妈差不多大吧,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一点教养都没有,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当初怎么考进来的,A大多好的学校,就是你这样的,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侯靖安在一旁都听不下去了,这话也说的太难听了,这分明就是泼妇骂街嘛!

    “你是教职工吧,如此辱骂学生就是你该有的吗?你不觉得是你的素质不过关吗?”

    侯靖安上前一步,把夏宁护在了身后。

    那个宿管刚刚发生冲突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这个学校对教师员工也有它自己的规章制度。里面就三令五申的指出了不准收礼,而且她们这一行也是以服务为主,刚刚她说的那些话题确实有些过分,要是被投诉了,她肯定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其实她刚刚也是有些故意拿夏宁出气,她因为自己儿子走了无数后门都还找不到工作发愁,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方二本毕业,偏偏眼高手低,心比天高……

    这才落到已经毕业一两年了还待在家里啃老,他们家又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职工家庭,她的丈夫在工厂上班,每个月拿着四五千块的薪水,还要养这么大一儿子,他们也很焦心。

    但是现在她看到侯靖安一身军训服,心里的那点不安也渐渐放下了。

    既然他们是新生,又才刚来,肯定是人生地不熟,自然也不会知道这些规矩,更加不会把这件事情闹到领导那里去。

    那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我说呢,你一个小姑娘家哪里来的底气,原来是早都勾搭上男孩子了。”宿管一副八婆的样子,脸上还很轻浮,“你们现在这些女孩子一点都不知道自爱,随随便便带男人回去,谁知道你想去干什么?我就更加不能把钥匙给你了。”

    夏宁不是没脾气的人,自然不会任她拿捏。

    “请注意你的用词,你这属于人身攻击,说大了就是诽谤,怎么也算民事案件。”

    侯靖安眼里实在是不耐烦,脸上风雨欲来……

    “怎么啦,我说错了吗?看看你们这些小年轻,还到我这里来要钥匙,谁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上头怪罪下来,你们承担得起吗?”

    宿管更加得意了,越说越兴奋,越说越大声,引起了来往的那些人侧目,他们交头接耳,纷纷低声议论着这件事情。

    夏宁感觉到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心里又憋屈得很,据理力争她会,但是和泼妇吵架她并不是很擅长。

    而且他们那些人的低声议论,让她感到很惶恐。有一种自己暴露在大众之下无处遁形的感觉,令她有些无措……

    “我在。”侯靖安吐出这两个字。

    因为他就在夏宁身旁,也很容易察觉到她的情绪,她都不安,她的惶恐都格外的清晰。

    一想到自己身旁有熟悉的人,夏宁的情绪就开始慢慢的安静下来了。

    看到宿管那张尖酸刻薄的脸,她就觉得反胃,这样的人的确是开心了她自己,恶心了别人。

    “有的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并不比任何动物的差距小,有时候对人说话就像是对牛弹琴一样,不知所谓。”

    夏宁清冷的盯着宿管,直击人心。宿管也被这个眼神吓到了,那是那样的犀利,好像在她面前,任何见不得光的都无处隐藏。

    那是一种最原始的直白,没有花花世界的那些心思,最纯粹也是最具有侵略性的。

    “我们走吧!不是同一个物种,说不通。”夏宁扭头对侯靖安说道。

    两人就往夏宁宿舍走去,不管不顾,更不理会宿管阿姨身后的叫嚣……

    宿管只能嘴上讨些便宜,却不敢真正动手,闹大了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好处。

    “就这样算了?”侯靖安不满,他虽不喜欢仗势欺人,但是也从来没让人欺负过他,今天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不然,还能怎么办?”夏宁心里也不舒坦,她又不是圣人,没有那么广大的胸怀。但是眼前事实就是如此,她还是太弱了……

    “需要我帮忙吗?我可以让她滚蛋。”侯靖安说这话也不是虚的,刚刚夏宁和宿管的对话他都录了下来,要是把这个交给学校领导肯定会有一个结果的。再不济,就当弥补他之前的那一点鬼迷心窍,让他妈出面,这不是难事。

    夏宁的心情也没那么沉重了,“你这是走的霸道总裁路线吗?只不过,我可不是灰姑娘。像她这样的人,在社会上并不少见,市侩刻薄,却也是算不上大奸大恶的人。难道我以后遇到这样的人,都一定要动手报复了吗?那我这一生都别想安生了,先不说我有没那个本事。反正我和她之后并不会产生交集,以后相见陌路就好。没必要斤斤计较,坏了自己的心情,你自己难受,她又不会少块肉,何苦呢?”

    “夏宁,你真让我琢磨不透。说你不争不抢吧,但是你并不好欺负,也会还嘴。但有的时候,你又好像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侯靖安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夏宁就像是蒙着一层面纱,让人看不真切,琢磨不透。

    “看心情吧!”夏宁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侯靖安:“……”

    真的好任性……

    两人在宿舍门口等了好一会儿,一直都没见陶斯伶回来。

    “你就打算这样等下去?”侯靖安倒是看出点不对劲来了。他刚刚貌似听到了陶斯伶的声音,这明明已经过了下训的时间,却仍旧不见她的踪影,实在是比较奇怪。

    “不等了,她是故意的。”夏宁脸色很不好看,因为她看到陶斯伶刚刚进了别的宿舍,她以为她只是有事情,但这都二三十分钟过去了,还没见她出来,夏宁就有点明白了。

    “看来你人缘真不好。”侯靖安多了点调侃的意味儿。

    夏宁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这里面也少不了他侯靖安的杰作……

    侯靖安摸了摸鼻子,也知道自己刚刚说的风凉话有点不是时候。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先不进去?”

    夏宁总觉得这样不行,她不能一直守在门口,若是陶斯伶有意避开自己,那自己还能一直都不进去?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会踹门吗?”夏宁突然问了一句。

    “会,但不保证能够踹开。”侯靖安有些汗颜,这姑娘绝对是不走寻常路的,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怎么这么暴力呢?

    夏宁看了他一眼,自然知道他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陶斯伶要是故意一直避开我,难道这个门,我就不用进去了吗?事情既然发生,就肯定要解决的。这里不能叫外面的开锁工人来,但是这门并不是特别好的防盗门,稍微有点技术活的都能够用卡片开一下,但是,我不会只能用蛮力。”

    侯靖安也不再说什么,他看了看走廊里没有什么人,便让夏宁退开在一旁,他踢脚就朝门招呼去。

    姿势很帅,看起来力度很大,侯靖安似乎也真的用力了,但是……

    门还是没开……

    夏宁看着这一幕有些头疼,她太高估了侯靖安吗?

    侯靖安自己的事也觉得很尴尬,他一直都不怎么喜欢运动,唯一不错的就是能打个网球。这串踹门也是一个技术活,第一下的时候力量很足,但是没踢到锁芯的地方。这就等于白费了力气,第二下的时候就没有足够的力道了,显然后续不足。

    “我是第一次干这种活儿……”侯靖安试图用解释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夏宁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她也是第一次好不好?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莫名的静了下来,静得有些诡异。

    “要不,我们打个电话让班导来吧?”

    侯靖安率先说了话,他这时候想到让刘以何来解决。

    “以何哥哥很忙,没必要什么小事都麻烦他。”

    夏宁拒绝。

    侯靖安:“那现在怎么办?”

    夏宁:“还麻烦你等会儿送我去趟医务室。”

    侯靖安蒙圈了,这两件事有什么直接的关联吗?

    夏宁不欲他多说,直接用行动告诉了他。夏宁裙子里面穿了个打底裤,不必担心走光,而且还是飘逸的长裙,行动也还算方便……

    夏宁把身上的包交给了侯靖安,又问了侯靖安要踢哪个地方。

    “踢锁孔那一块儿,力量够的话门会受到冲击从而弹开,也保证了门不会被踢坏。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你确定你能够踢开?”

    侯靖安有点不敢相信,夏宁再怎么估计也不会踢开这扇门吧!

    “你让开一点。”

    夏宁看准了地方,就直接干脆利落的朝着那里踢了一脚……

    只听见“哐”的一声,门开了,但是夏宁也随之半跪在了地上……

    听到这一声音,也没有人开门出来看,因为他们宿舍在湖边,风很大,时常有风吹动门,然后关上发出这样的声音,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了……

    侯靖安再一次刷新了三观,夏宁还是个隐藏的高手。这感觉,简直了,就跟坐了凌霄飞车似的,不要太刺激……

    “你还好吧?”侯靖安直接扶着夏宁走了进去,“你是哪间房?”

    “右边。”夏宁回答有些无力。

    夏宁现在感觉很不好,她感觉自己的小腹一阵一阵的抽痛。她经期的时候都比别人脆弱,正常人经期都不能进行剧烈运动,更别说她了!

    刚刚她那一脚用了十成十的力,很显然,这报应马上就来了。

    “你腿上……”

    侯靖安也有些慌张,他看见夏宁的小腿有血迹。

    “姨妈血,没受伤。”夏宁现在就是大出血的情况。

    “怎么会这样?这量也太多了吧,就跟流产一样。我还是送你去医务室吧,我背你过去。”

    侯靖安有些着急。他,还是太弱了。刚刚还在心里决定要偿还她,结果自己什么都没做到,终究她自己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