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往事知多少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1本章字数:3058字

    夏宁久久不能找到自己的声音,她惶恐,不安,却是无能为力。

    刘以何也没想过这件事情会这么急,他私心的以为,他和夏夏只要不捅破这层窗户纸,就会一直亲密无间下去。

    但是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这一步,那就由不得他再退缩,他不能再禁锢着夏夏了,以后,他只能站在她的身后守护着她……

    “夏夏,你知道吗,我刚见你的时候你才这么一点点大……”刘以何用手比划出了一个小婴儿的大小。

    “那个时候我五岁了,不对,还差两个月就六岁了。我爸爸抱着我去看你,说是我的小妹妹。那个时候你还小,爱哭,但是你乖巧,我一抱你就不哭了。小小的,软软的,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怀里抱的是一个全世界。慢慢的你越来越大,开始吊着口水牙牙学语,你走路都还是我带着你学的呢,我一直看着你长大,陪着你长大。所以啊!夏夏,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你是我放在心头宠爱的……妹妹……”

    刘以何心里苦涩,他多想说,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他最疼爱的人。但是,他没那个资格。

    “以何哥哥……我……我不想……”夏宁终于鼓起勇气,她不想错过这最后一次机会。

    但是这种勇气还没萌芽,就已经被刘以何掐断……

    “夏夏,爸爸真的很爱宁姨,这十多年来,他们两个人也并非是没有感情的。现在我们都大了,他们,应该有一个结果了。”

    夏宁不敢置信,为什么会是这样?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刘叔叔对自己很好,殊不知,原来他喜欢自己的妈妈?

    这一刻,夏宁的情绪也是复杂的,若说不怨,那是假的。

    “什么时候的事儿,我竟然一丁点都不知道……”

    夏宁这时候觉得她是多么的无知,她竟然没有察觉到身边最熟悉的亲人居然相爱着。

    夏宁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多么辛苦,她家本来就是职工之家,自从父亲出了车祸之后,就靠着母亲一个人那微薄的工资支撑的整个的家庭支出,更别说,她那个偏心偏到太平洋的奶奶还需要赡养。

    夏宁的爸爸有三兄弟,夏爸爸排行老二,成了最无关紧要的那一个,因为不会讨巧卖乖,也没引起奶奶的重视。夏宁的奶奶很偏心,自从夏爸爸去世之后她就要宁芳华拿出20万来赡养她,以后就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

    这无疑是雪上加霜,二十万,她们全部的积蓄都没有那么多。但是宁芳华可能真的是被婆婆磋磨怕了,东筹西凑,借了不少外债,最后又二十万买断了这一份亲情。

    偏偏屋漏又逢连夜雨,宁芳华的单位裁员,她就下岗了,那一段日子,她痛不欲生,如果没有夏宁,她可能真的就随夏爸爸去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刘胤德(刘爸爸)一路扶持着她们母女俩,宁芳华性子不圆滑,太过刚烈了,刚下海经商的时候吃了不少苦。这也亏的有刘胤德帮忙,才在服装市场上小有所成,至少现在是过的比较舒坦,也算是小有资产。

    刘胤德的妻子是生了刘以何之后就跟着她的初恋情人跑了,当初他们也只不过是相亲,熟人介绍的,没有多大的感情基础,只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太过伤自尊了。

    刘胤德是个大男人,不懂得什么照顾孩子,他本来又是个孤儿,没有父母弟兄帮持,就是一心在生意场上想要闯出个名堂,可以说,刘以何基本是宁芳华照料着长大的。

    以前夏爸爸在,两家人关系好,刘胤德也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但是现在两个人十几年相互扶持,那感情基础肯定是有的,差的只不过是临门一脚。

    夏宁并不傻,她仔细的想了一下,刘叔叔对她的确实当做亲生女儿在疼爱。无论吃的,用的,只要刘以何有的都少不了她的一份。

    她真傻,这么明白,她都还没有看出来。

    夏宁是伤心,他却是心死了……以前年少轻狂,他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心意,一直以为自己生的是把她当做妹妹看。所以当初父亲问起的时候,他也只说是妹妹,就算是父亲和宁姨结婚,他也乐见其成。

    但是直到高中,高三他高考那一年,他们学校突然爆发出一种新型的流感病毒,然而他不幸的就被诊为疑似病毒携带者。

    他在被隔离的时候,看到那个小女孩天天翻医院的栅栏来窗口陪自己,虽然他们之间隔着玻璃无法跟对方交流,但是两人就是这样静静的陪伴着对方,一待就是一两个小时。

    慢慢的,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割舍不下那个小小的身影。就像是发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羞愧,竟然会对自己妹妹产生那些令人难以启齿的感情。

    之后,他就像是为了故意躲避夏宁,去了A市。但是空间上距离上并没有让他们越来越远,他就像是饮鸠止渴,靠那鸠毒活命……

    这一次,夏宁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中,他感受到了夏宁对他的依赖,他也害怕自己沉沦,所以想要千方百计的躲开,却又舍不得。

    在那一通电话之前,他甚至想放下一切,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和夏宁在一起。

    但是当他亲耳听见刘胤德想要再国庆节了和宁芳华求婚的时候,他再一次溃不成军,落荒而逃。

    他知道以后,在他们之间只有一种关系,那就是兄妹。

    “夏夏,我……我希望你和我一样,开开心心的祝福他们,你也希望他们快乐的生活对不对?”

    刘以何知道,夏宁不会拒绝他,所以原谅他的无耻,他用自己为要挟,逼迫了夏宁。

    刘以何不喜欢仓央嘉措,以前总觉得他太贪心,总是盼望的世界能有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现在,他也知道了,是啊,世间若有双全法,不负夏宁不负父恩,这该有多好?

    但是,这只不过是愿望罢了!

    夏宁此时此刻还有点迷迷糊糊因为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有冲击力了。

    但是她并不想这样放弃,刘以何是她的执念,也是她的光明,她舍不得,也放不下。

    “我们不是亲兄妹,以何哥哥,我不是你的亲妹妹!”

    夏宁这话虽然说的有些突兀,但是他们两个都明白,也都听的懂。

    也许法律无法束缚他们,但是人伦道德呢?在舆论的压迫下,他们能否坚持到最后,更何况,这一点也是法律的盲区。

    如果刘胤德和宁芳华真的结婚了,那么夏宁和刘以何就是拟制血亲,现在国家的法律虽然不明说不允许拟制血亲成立婚姻关系的,但是曾经就有过这样的一例案例——

    一对恋人是继兄妹的关系,他们登记了结婚,但是在给孩子上户口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他们两个的婚姻关系不成立。

    根据我国《婚姻法》第七条规定,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之间禁止结婚,这里所称的血亲,既包括自然血亲,也包括法律拟制血亲。

    这是民政局的人给出的解释,因为这个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所以这便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是法律却不大支持,因为这造成了很大的漏洞,让许多人会领养小女孩,成为童养媳。

    不仅如此,在道德人伦上,他们这确实——乱—伦,不被世俗所接受,现在在香港那边,继兄妹就不允许成立婚姻关系。

    刘以何他觉得不能因为他自己的自私而把夏宁推到风尖浪口上。

    “夏夏,胡说什么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有多伤我的心呀,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做亲妹妹一样疼爱,所以,不要再伤我心了好不好?”

    两个人,谁都没错,但事实就是如此,他们便是悲哀。

    夏宁心如死灰,她知道,这件事情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夏宁想最后放肆一次,她觉得这个时候是他们隔得最近的时候,一切都没说破,也没挑明,但是都心知肚明。

    只是,她的以何哥哥拒绝了她,今天之后,他们便只能是兄妹。

    夏宁这次不想再控制自己,她想放肆的哭一回。看到泣不成声的夏宁刘以何心疼不已,只是,造化弄人,而他偏偏又是一个懦夫……

    他连忙像小时候那样把她揽入怀中温声细语的哄着,“夏夏,不哭了,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是你的以何哥哥。”

    也许是真的哭累了并不在抽泣了,夏宁贪恋着这一刻的温柔,便窝在刘以何怀里和他说起了话。

    “刘叔叔和妈妈,他们发生到哪一步了?”

    “爸爸向宁姨求过两次婚了,宁姨都没答应,说你太小了,怕你接受不了。就是让他们知道你祝福他们的话,她们,肯定会很高兴的。”

    别人不知道夏宁还不知道吗?宁芳华肯定是考虑到了女儿的原因才会迟迟不答应的。听到这里,夏宁刚刚的那一丝怨气也烟消云散了,她有什么资格去怨他们呢,只不过是以何哥哥不爱她罢了……

    就算是黄粱一梦,至少她这一刻是在他的怀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