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搬离宿舍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1本章字数:3500字

    自从那一次之后,刘以何就忙碌了起来,不知道是为了逃避还是真的忙,夏宁在医务室的时候都还是侯靖安送的饭。

    今天和往常一样,侯靖安带着饭来了夏宁的病房,只不过侯靖安没穿军训服。

    “军训结束了吗?”夏宁接过饭盒,心里很是疑惑,按照学校的安排来说,应该是还有两天的。因为军训完毕之后刚好可以和国庆假期接起来。

    “没有,后天不是有个大阅兵吗,反正我没选进精英队,班导可能是看我跑你这里跑得太辛苦了,就帮我弄了一个假条不用去军训了。”

    侯靖安半开玩笑似的说,他这些天来,总觉得夏宁怪怪的,具体是哪里说不上来,反正就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他每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有时间好好说说,今天刚好他也不用去军训了,他想问问她。

    “那天我们走了以后你们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感觉你和班导之间很奇怪,就像是刻意疏远,按照以前来说,你现在在医院,依着班导的那个性子来应该是会把这门都踏破了……”

    夏宁沉默不语,但是她很清楚这是为什么。肯定是因为那天晚上自己太激动了,只要稍微想想就能够看得出来自己的心思。

    以何哥哥肯定是不喜欢那样的,也许在他心里这种感情是可耻的。所以他才选择避开了自己。

    侯靖安等了半天没有听到回答,抬头便看到夏宁脸上一片悲戚……

    他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你都知道了?”

    夏宁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反问道:“什么?”

    “他们在一起了,昨天说的。”侯靖安定定的望着夏宁:“刘以何昨天带着徐娅到我们班,公开了他的恋情,说徐娅是他的女朋友……”

    原来这么快呀!夏宁听到这个消息时并不意外,那天晚上不都说了吗?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公开了。

    “我知道了。”

    侯靖安:“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必强撑着,说来听听吧!也许觉得你比我更惨之后,我就不那么伤心了!”

    夏宁白了他一眼,但也知道他这马马虎虎也算是安慰自己。

    “我们爸妈很相爱。”

    “什么!”侯靖安好像听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这个简直不要太刺激,兄妹禁忌恋啊,夏宁也是棒棒哒

    “你那么激动干嘛,能不能克制一点?”夏宁没好气的说道。

    侯靖安不淡定了,“你可从来都没跟我说过你们是兄妹,现在突然想扔了一个这么大的炸弹出来。你还不能让我意外一下?”

    “因为我们不是兄妹呀!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那你刚刚说你们爸妈很恩爱?”侯靖安突然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

    “反正就是我妈妈和她爸爸再婚,以后以何哥哥就会是我的哥哥。”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侯靖安那颗被吓得扑通跳扑通跳的小心脏总算是放下来了。虽说真爱至上,但是也得看着来吧!

    “那天我本想表白,但是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拒绝了,她说她对刘以何不是喜欢,是爱。那是她非他不可的那种。所以说,恭喜我们失恋了……”

    夏宁不想和他讨论这么没有意义的话题。但是对于他这个观点,她还是不太认同的。

    “暗恋是不会失恋的,因为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军训结束之后夏宁也顺利出院了,其实早就可以离开了的,只不过一开始写了那么多天的病假,她没地方可去,便在医院里面待着,还有侯靖安时不时来陪她打发一下时间。

    夏宁打算回宿舍,刘以何跟她说刘胤德和宁芳华因为生意的关系去了日本。刘胤德也打算借这个时间把婚给求了,刘以何会和他们一起出去,因为他早都办好了护照,签证也快下来了。

    夏宁因为之前没有到办过护照,所以这一次她才申请护照,速度比较慢,就不能去了。潜意思夏宁也不太想去。

    理智上她知道自己应该祝福他们,但是太多的心不由己,而且,还有夏爸爸……

    夏宁和刘以何不同,刘以何几乎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的妈妈,对于他的妈妈也没有任何印象。但是夏宁不一样,夏爸爸和她有过四年的相处,两岁之前不记事可能没有什么记忆,但是三四岁的时候,那是一个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爱的父亲。

    如今自己的妈妈要嫁给别人,她心里还是有些心酸的。

    虽然知道逝者如斯夫,活着的人更应该好好活着,但是知道归知道,做不做的到那是另外一回事。

    就像是道理每个人都会说一样。但是能不能做到,谁又能够保证呢?

    夏宁一回到宿舍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不为别的,就是公共空间里面多出了许多男性的东西。比如说篮球,还有滑板,门口的鞋柜上也多了一双男士的拖鞋,种种迹象表明,有男人搬了进来。

    夏宁第一个想到的会不会是陶斯伶的男朋友,她记得上一次她说过军训结束后她男朋友就住进来。

    她正疑惑呢,陶斯伶就和四个女孩子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陶斯伶初见夏宁的的时候,她心理也挺心虚,毕竟没经过她同意,就直接让人给搬了进来是有点不太好。

    但是搬都搬了,她还能够说什么呢?

    “夏宁,你回来啦?”陶斯伶并没有像平常那样见她就板着一张脸,而是脸上带着微笑,说话也温声细语的。

    陶斯伶其实是怕她男朋友的室友看见,毕竟女孩子在男人面前吵架怎么看都不太好。她刚刚可是装了一个温柔矜持的女孩子。

    她男朋友的室友们很显然被夏宁惊艳到了,一直以为陶斯伶长得不错,但是现在看来,她很一般嘛!

    如果说,陶斯伶是一朵清新的雏菊,那么夏宁就是高不可攀的天山雪莲;陶斯伶是朵蔷薇,那夏宁就是国花牡丹。这并非是说她雍容华贵,只是说她的存在太有侵略性,不容忽视,尤其夏宁的气质偏清冷。

    “张宇飞,你小子艳福不浅嘛,这同居的可是两个大美女。以后我可得多来串几回门,在美女面前多刷一点存在感……”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陶斯伶的男朋友张宇飞平时说话就有像个老油条子似的不着调儿,那他这些朋友也都差不多是一个调调儿,整个人都显得极其轻浮。

    “出去!”

    夏宁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尤其是当他看到自己的房门居然被打开了,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大众之下。

    这让她的脸色更黑了,就像是被人踩着了尾巴。刚开始还觉得这件事情等他们走了之后再跟陶斯伶说,看来现在没必要那么客气了。

    刚刚说话的那个男孩很诧异,他想不到这个冰美人这么别客气……

    “陶斯伶进来,我有话和你说。”夏宁不想搭理那些不相干的人,直接拉了陶斯伶就往她的房间里面走去。

    进了房间之后随手就关上了门,还打了个反锁。

    陶斯伶看着阴沉着一张脸的夏宁,她心里有些发怂,她很害怕……

    “什么时候这变成你的私有空间了?”夏宁你不和他拐弯抹角,直说。

    “我希望你让他们出去,包括你的那个男朋友。话还是上次的那句话。”

    陶斯伶也不敢太横,“我们跟宿管都说了,她都同意了,你还有什么呀?更何况你住你这间屋子,关上门各过各的日子,挺好的。”

    宿管?夏宁这才回想起来当初她要去要钥匙没要到的那个中年女人。

    “什么时候,宿管有也有权利安排宿舍了。”

    陶斯伶和张宇飞花了不少钱才买通了宿管,因为这搬进来以后宿管是要查寝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而且只要给宿管送礼,这种事情她都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会帮忙应付上面,这也算是一件约定成俗的事情。

    “夏宁,你好好说话不可以吗?”陶斯伶特别不喜欢夏宁的这个语气,她总觉得讽刺意味十足。

    “反正话我是放在这里了,他既然搬进来了就不可能搬出去。你如果把这件事情捅到老师面前,你也会跟着遭殃,我就说他已经搬进来好久了,而且你以前都没说,只是后面我们三个人产生了感情纠葛,你才会这样的。到时候,宇飞他的朋友肯定也会是这样说的。你觉得老师会相信你一个人说的,还是我们大家说的?你要住就住,不住你搬出去。”

    陶斯伶自从上一次她就一直在计划着这件事情,思来想去她想到他这么一个法子。如果像夏宁不肯放过她,那就干脆也把她拉下水。

    她直觉夏宁是个爱惜羽毛的,而且这件事情一旦闹大肯定会通知家长,到时候人尽皆知的,谁都讨不到便宜……

    “真是好计谋,陶斯伶,你不错,我小看你了,一直以为你是个没脑子的,想不到你心思比谁都多。”

    夏宁暗恨,她居然一次又一次的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可偏生陶斯伶的威胁对她极有用,这件事情闹大了,不仅自己没讨到好处,到时候刘以何又会怎么看她,她妈妈和刘叔叔肯也会失望吧?宿舍里住了一个男人,就是八张嘴都不清。

    看来自己还是不适合和人打交道,因为时不时就会着了他们的道,从来都不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夏宁,你真是蠢的无可救药。

    夏宁在心里默默地骂了自己几句,她更加恐慌,她真的能够和别人一起住下去吗?这个问题很疑惑,夏宁以前就没有过群居生活,也不擅长跟人打交道,也许这一次搬出去也不错,自己住着也挺好的。

    夏宁顿时便有了决断,但是,她还是咽不下这口气,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陶斯伶,你不滚我走,不过以后你可得小心了,我向来记仇,哪天你一不小心别被我算计回来!”

    夏宁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就拉着行李箱走了出去。在客厅里的那些人一个个面面相觑,唏嘘不已。也有不少人在调笑张宇飞,说毕竟她才刚一般进来人家室友就搬出去,明晃晃的打脸嘛!

    夏宁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下午两点多钟,她还有时间,她记得租房子需要去房屋中介的,便拉着行李箱朝学校外面的房屋中介走去。

    其实夏宁也很不安,这是她以前都没有过的经历,她不会租房子,也不会打理人际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