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牙尖嘴利的人伢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5:11本章字数:3097字

    手指轻轻扣了扣桌面,“就在刚刚,我已经将玉书推出去顶缸了,为的就是让背后的人放松警惕些。也给我自己留出余地。当初娘不让初满和亦舒时常不露面,恐怕早就知道要有这一天的。这两日打点一下,让她们跟着人伢子一起进府,遇到事情,我也好有个商量的人。”

    秦账房微微点了头,“大姑娘有主意,我也就放心了。大忙我帮不上,小忙我还是行的。当初大家哪个不是受了夫人不少恩惠?明日咱家就先停了销路,我把货亲自送到下面去,然后也顺便安慰下面一番。毕竟夫人走的仓促,大家都没有准备。”

    “秦叔,你下去再看看,若是有不想跟着干的那些掌柜的,就拿钱安排走人。有能力强的,顺手往上提一提,带到京里来也行。京中咱们人手本来就不够用。京中的人用起来……呵……总归您留一些,还要注意安全。”萧瑾然说到底对于母亲的死还是耿耿于怀,即便心中有猜测,这绝对不是意外,可是难免提及就有些怅怅然。

    秦账房自是懂得萧瑾然在说些什么,只能点点头,依照长辈的观点再嘱咐几句在京中注意身体之类的话云云。见到萧瑾然微微点了头,才算是有些放心。“那我吩咐下去,以后咱们瑾然胭脂行的东家就是您了。让大家也都有点准备。至于柳州这次收到的损失,就从咱们总部出吧!”

    柳州这个萧瑾然内心拒绝提及的地点,还是在秦账房的嘴巴里说了出来。萧瑾然叹了口气,柳州分部失去的仅仅是一些货品,还有店面。而自己失去的却是活生生的娘亲。萧瑾然不禁有些失语,没想到过了几日天了,自己再想到柳州还是会内心纠结。“我本想着,那柳州就不要开下去了。店铺兑出去就好了。”

    “这……”秦账房思考了一会儿,“我知道大姑娘心里想的是什么,可是若是今后咱们想要往南边扩展生意的话,这柳州是必经之路。尤其再往南走就是吴国,那吴国以出美人著称,咱们的胭脂销路一定会打开的。这也是夫人生前的意思,若是就这么放弃了……”

    见着萧瑾然不说话,秦账房叹了口气,“大姑娘,咱们胭脂行当是存在风险的。您跟了夫人这么久也知道些的,东西做出来它不是适合每个人用。所以几乎都得就地取材,附和当地人的生活习惯来调试。吴国那边至于去不去,也得看您。”

    “我自是知道母亲付出了多少心血,我也不忍心……”萧瑾然顿了顿,“母亲的死因从柳州传回来,说的是江湖仇杀。就因为咱们抢了当地人的生意。可是秦叔叔,咱们还没有站住脚呢,对谁都不能产生大影响的情况下,这件事是不可能发生的。说那些山贼土匪已经悉数落网,可是谁不知道,阿娘随身都是带着黄岗岭当家的给的信物?这一路上的山贼土匪,咱们也是年年安排,就凭着花的这份钱,谁也犯不上跟咱们过不去。”

    “您的意思是……”

    “阿娘的死不简单。秦叔叔,柳州的分部先按照我说的去做吧。您亲自去,做的低调一些,破败些!多少钱从柜上支。总有一天,我得回去。”

    秦账房看着萧瑾然眯缝着眼睛,似乎在算计什么。也只能点头叹息。

    “如果真的是仇杀,等我回去的那一天,大概也会遇上跟阿娘相同的事情,很多事情只有那时才能水落石出。如果我轰轰烈烈地去,什么事情都没有出现,那我只能说……阿娘的死只是某些人的借口。”萧瑾然顿了顿,“我不能让阿娘白死!”

    秦账房看着萧瑾然坚毅的眼神,心中明白,这又是一个受着生活逼迫的端木昕。若说端木昕是光脚不怕穿鞋的,做事只凭闯劲儿。那这个萧瑾然做事就想的更多了,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不说,还得守住端木昕留下的家产。

    自古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秦账房不知道萧瑾然要做的事情具体要有多艰辛,可是却知道,这绝非儿戏。

    “我这条命是夫人给的,当年要是没有夫人,我早就含冤屈死了。是夫人帮着我脱了牢狱之灾,又给了我一个罪人一碗饭吃。大姑娘……东家,今后有事,全凭差遣。”

    看着四十多岁的人,冲着自己抱拳施礼,萧瑾然赶紧起身拦下。“秦叔叔,瑾然胭脂行能有今天,也都多亏您的功劳。今后要麻烦您的事情多着呢。柳州,您快去快回。京中离不了您……还得麻烦你通知亦舒和初满,做的像些,免得随人伢子进府被人瞧出来。”

    萧瑾然连夜拿了最近的账册原路返回萧府,好在整个萧府都静悄悄的,比自己离开时候更安静。萧瑾然服了三颗小瓷瓶里的莲花解毒丸,躺在床上不多时就睡得安稳。

    等到下午时分,管家领着几个人伢子到了萧瑾然的小院子。后面乌压压的跟着一些半大孩子甚至还有婆子。

    看着萧瑾然穿着粗布麻衣蹲在院子里侍弄花草,管家不由得撇撇嘴。“大姑娘,人伢子我给带来了。”

    萧瑾然起了身,将手上的泥土在腰间的围裙上蹭了蹭。往院子门口扫了一眼,“哦?就只有这些人么?”

    管家没有什么好脸色,也不解释,将人往里面领了近来。萧瑾然半眯了一下眼睛,心道,‘这老奴才如今也要欺我三分么?奴才就是奴才,前任主子刚死几天啊,这就抱上了别人的大腿了?’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萧瑾然自己坐在了屋檐下的摇椅上面。

    “给萧大姑娘请安。”几个人伢子看萧瑾然坐下了,赶紧上来见礼,后面跟着的丫鬟婆子也都微微屈膝福礼。

    萧瑾然往下扫了一眼,赫然在人群里面看见了亦舒和初满两个丫头。两个人一改往日干净利落的打扮,眉宇间都落了灰,身上的衣服也是缝缝补补可怜的很。萧瑾然点了点头,“起来吧,不要见外,以后咱们会时常见面的。”

    大家虽站直了身子,可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萧大姑娘,你这什么意思?”为首一个穿红蓝褂子的人伢子出声问道,“可是,这些人您都不满意?还是觉得人手少了不够用?”

    “满意不满意,还得等到问过才能清楚。”萧瑾然拍了两下腿上的灰。“不过大家伙儿可得明白,我这人要求高,若是哪天伺候的不对劲儿了,我少不得麻烦各位过来把人领回去。至于是一天还是两天,还是就一会儿,这话我说不准,我也不清楚。丑话说在前头,别到时候说咱们不给大家面子。你们来了人又不带走,你我还得争执一番。多麻烦!”

    几个人伢子纷纷看向管家。萧瑾然很不厚道地嗤笑了一下。对于买丫鬟这中间的弯弯绕绕,萧瑾然虽没有见识过,可是也听说过。大家大户都有自己的管家,家底厚的,甚至会有好几个管家,分别管理着不同的事情。

    这样一来,管家手中的权利会很大,甚至比主人更清楚府内的情况。所以在人员的雇佣上,还有物品的采集上,会有自己的小心思。萧瑾然看着几个人伢子的神态便知,这管家一定是答应了什么好处给这些人。而这些人同样给了管家不少好处。

    “怎么,是不是你们还得商议一下呢?”萧瑾然端着茶杯抿了一口。

    管家却轻咳一声,“咳,你们几个,赶紧的,将一等二等三等的区分开,让大姑娘选一选。其他院子也等着要人呢!”

    人伢子已经没有了原本的兴致,呵斥着手下的人按照顺序站好,等着萧瑾然下来挑选。

    萧瑾然看着下面乱哄哄,也不动弹,就这么在坐在上面瞅着。从人伢子的态度上还有管家的话里,就能看出来,管家答应了所有人几乎都能留下。或许是想着自己年纪轻有没有母亲跟在一旁照料,比较好糊弄吧。

    等到下面安静了,萧瑾然才张嘴说话。“一等丫头我要两个,二等的不要,三等扫地打杂儿的留两个。婆子留一个,一共是五个人。识文断字的往前走,大字不识的跟二等丫头退后面。”

    下面的人不由得撇了嘴,一个身背布袋的人伢子,张口就道,“大姑娘不愧是进过皇宫的人,您这挑拣的,与那选秀的也差不多了,这里都是穷人家的,有几个能会识文断字呢?要知道识文断字的都是等着别人伺候的,怎么可能出来伺候别人?”

    两手抱胸,好似别人欠了她多少钱一样。

    萧瑾然直了直身子,这人说话的架势竟与许姨娘有几分相似。都是那般的牙尖嘴利,咬尖咬到本姑娘这里来了哈!萧瑾然倒是想知道,这背后谁给他们的本事。自己在萧府不受待见是真的,可也轮不着她们几个挤兑啊!打定了主意,再往她身后一看,浓妆艳抹的好几个。

    萧瑾然不厚道的笑了。“李管家,怎么青楼的你都给我弄来了呢?这话传出去户部侍郎家的萧大姑娘,带了几个青楼的做丫鬟,你说别人得怎么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