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提点李管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5:11本章字数:3022字

    这婆子的话说的太过简明了些,尤其那一身的铮铮傲骨,绝非是一个童养媳那般简单。有个医者的丈夫,萧瑾然却并没有在她身上嗅出一丝草药气味。尤其那无儿无女这一条,若是有个医者丈夫,怎么会不给好好诊治?还有一点根本说不通,就是一个童养媳哪有时间学写字?

    萧瑾然上下打量了方婆婆一番,并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来。初满和亦舒是自己要求安排进来的。人群里面用着廉价胭脂,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说不是许氏插进来的人手,萧瑾然都不会相信。而这个方婆婆到底什么来路?萧瑾然有些发蒙。

    “大姑娘可是嫌弃我无儿无女,如今又是个克夫的?”

    对于这婆子的直言不讳,萧瑾然不由得笑了,“哪里的话?怎么会这样想?人有旦夕祸福,生死有命富贵由天,与咱们活人有什么干系?”

    萧瑾然眼神无意间瞟到了方婆婆的小腿。虽说挡在裙子里,可是风一吹过,萧瑾然竟是发现,方婆婆的小腿比一般女人的要粗壮些。随意晃了晃头,只希望是自己想的多。

    不管是谁安排进来的,都要留下不是?“您留下吧,我这里没有管事的婆婆,许是您能胜任。”

    “多谢大姑娘。”面上无悲无喜,好似早已料到一般。

    “既是这样,您不如现在就上任,挑几个扫地丫头?”萧瑾然很乐意将大权下方,若是攥在自己手里,什么时候会让这些人露出马脚呢?

    方婆婆倒是一点都不介意。“会大姑娘话,我自是应该为主子分忧。”对着萧瑾然恭恭敬敬地福了一身。转过头看向初满和亦舒。“刚才大姑娘叫了你们两个的名字,你们自是应该留下。可是还有一个王小花会写字,这样就只能看看你们的本事了。”

    说着话,方婆婆从自己的衣襟里掏出了一方手帕,里面包着一粒花种。“刚才大姑娘说了会养花的留下,那你们都会养花,肯定是知道这是什么种子了?”

    萧瑾然也好奇心起,凑了上去。若说是花种那怎么着,自己也算是半个行家。萧瑾然十分自信地瞅着那颗花种,却不厚道地笑了。

    初满十分镇定地说,“这不是花种。”

    “这是菜种吧,甜菜种子?”亦舒试探性地问了问。

    唯独那个小姑娘,有些瑟瑟缩缩,“这,这是……鸢尾花的种子吧。”

    方婆婆把手帕一收,冲着萧瑾然福了福身子。“大姑娘,刚才试题已经出完了,谁走谁留?想必您心中已经有了结论。老婆子该做的已经做完了。”

    萧瑾然把眼睛眯了眯。心中不免有了嘀咕:这人做事干净利落,刚才看似随意出了一题,实则是早有准备。就好像知道自己今天需要询问什么一样,这未免有些巧合,自己需要询问什么,不过是刚刚才确定下来的。还有,本以为,她会做出最后决定,谁成想,这个球又踢到自己这里了。

    心中难免反复地揣摩,如果说方婆婆是误打误撞,那还好说些。若说所有的嗾使有人安排,那未免有些可怕了。比自己还了解自己的人,又会是怎么样的存在?萧瑾然忽觉得一阵风过后,后背有些发凉。

    娘亲的死就已经很蹊跷了,萧瑾然虽只是略有猜测,可也不得不处处小心。可是不管怎么小心却也不知道,自己家有什么会被人如此记挂的?以至于让有些人迫不及待的往自己的院子里插人手。

    环顾了一下四周,一半人的眼睛里充满了算计。萧瑾然只觉得毛骨悚然,不得不在自己的心里坐实母亲遇害肯定不是意外的想法。

    “咳,方婆婆还会说笑。”萧瑾然微微一笑,“若是我说,那就都留下。”眼神轻轻扫了一下四周,只见方婆婆十分镇定,好似不管什么决定,都与她无关一样。但是,萧瑾然自然也没有忽略王小花眼神里的得意神采。

    顿了顿,“可是……府内闲人已经不少了,而我这里倒是用不着多少人伺候。”萧瑾然摆了摆手,随手指了一下王小花身后的两个小丫头,“你们两个跟着留下吧,做个扫地的丫头。我院子也不大,累不着你们。平日里再跟这两位秦姐姐学学写字,若是学的好,酒升为一等。”

    一转身看向管家,萧瑾然眨巴眨巴眼,“我记得府内的账一直是李管家把着吧。那就麻烦管家记录的清楚些了,我这些丫鬟婆子,不与大家一起从公中领月银。公中的那些事情,以后也不要再往瑾然胭脂行账下记了。”

    萧瑾然叹了口气,“想来过些日子,瑾然胭脂行的账房会与您对账,您还是应该先拢好账目,省的对账的时候多了或是少了都不好看。现在府内也没有主母主持大局,哪个姨娘又也做不得我院子的主,您说是吧。”

    明显能感觉到李管家的后背一绷,萧瑾然摇着头往屋内走,“这些人还得麻烦您,哪里来的神送到哪里去。我这庙小,容不得这些大佛。”

    在刚上台阶的时候,萧瑾然好像忽地想起什么一般,猛地回了身。“对了,李管家。买竹宣的那笔银子,麻烦你记到许姨娘的账下吧。那东西一来不算公中的,否则我怎么没捞到?二来,那笔账是这月十四号发生的,按照时间来看,十三号母亲就遇害了,萧家就没有主母了,不是么?”

    因着出了下毒的事情,全府上下人心惶惶,皆说夫人想念大姑娘想的紧,半夜回来下的毒。为的就是带大姑娘离开萧府。

    当萧瑾然从许姨娘的口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萧瑾然听到之后也不生气,亦舒更是恭恭敬敬地给许氏上了茶。

    “多谢姨娘这会儿还能想着法子来与我逗笑话。这府内也就是没有主母,若是有呀,定是要查清,这话从哪个狗东西嘴里说出来的呢!”萧瑾然说完,看向门外正指挥小丫头收拾院子的方婆婆,声音不由得提高了些,“方婆婆,那些花精贵着呢,您老千万看仔细些,别让那些嘴馋的虫儿咬了她们。”

    方婆婆本在院子里忙活,听了声音看向屋内。微微点了头,“大姑娘放心,老婆子虽然年纪大了,也不会让虫儿将那娇滴滴的花咬了去的。”又指挥那两个小丫头,“你们两个眼睛瞪圆了些,要是看见馋嘴的虫儿进了院子,赶紧告诉我,老婆子一鞋底子呼死它们。”

    对于方婆婆的回答,萧瑾然很是满意。这老婆子用得十分得手,就好像上天专门为自己准备的一样。两人之间的默契也不硬培养,萧瑾然端着茶杯抿了一口,心中一边庆幸自己运气好,一面担忧,这老婆子若真是那些不怀好意的送过来的,自己今后要怎么办?

    许氏听了主仆两人的指桑骂槐之后,也不介意。倒是帕子一甩哈哈大笑。“大姑娘倒是心疼那些花花草草的,这花草也是好命的,有了您这样心地善良的主人。”话说完,笑声也就尽了,转而换上一副多愁善感的模样来。“唉,大姑娘却是个苦命的,小小年纪没了母亲。留下个丫鬟还是个心毒的,唉,这叫姨娘心里疼啊!”

    在屋内收拾东西的初满听了这话,好看的眉毛皱在了一起。将手里的活计一扔,几走了出来。

    “姨娘倒是一副菩萨心肠,薇儿妹妹有您这样的姨娘,倒是一桩福气。”萧瑾然转头看向走出来的初满,“初满可是收拾完了?得空去厨房那边看看,李婆子和她家媳妇做什么呢?我的药又是几时能煎好?还有那两个万家的厨娘,可是又被郑姨娘那里叫去了?若是这样,你去郑姨娘那里走一遭,就说麻烦这月多给厨娘一份月钱,咱们院子如今也有了厨娘了,这吃食就不必太麻烦她们俩了。”

    对于初满和亦舒两个人,萧瑾然是了解的很。两个人的能力很强,这一点毋庸置疑,随便拿出一个就能独挡一面。但是初满的脾气火爆些,做事直来直去。相比之下,亦舒倒是能弯能折。

    看着初满从屋里出来,萧瑾然立刻就明白,这初满是听不惯许氏的虚假了。

    许氏眼睛滴溜溜转了几下,“大姑娘今日留下的两个大丫鬟倒是长得不赖。”

    “长得确实……不少鼻子不少眼睛。”萧瑾然干笑了笑,“但是怎么看,也不如外面的玉镯长得好看些。”说着对着外面喊了声,“玉镯,你来下。”

    很快一个小丫头拧着帕子就进来了。萧瑾然看着玉镯手里与许氏一样颜色的枚红色帕子,眼睛笑成了月牙。“许姨娘你看,我倒是觉得玉镯长得比这两个大的好看些。”

    许氏看着玉镯额头浸出的细汗,唇角不自觉地抽了抽。这一点丝毫没有逃过亦舒的眼睛。

    “嗯,长得是不赖。”许氏喝了一大口茶水。却被呛得连连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