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鬼精鬼精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5:11本章字数:3202字

    “我家主子说话自是算话的,只是我家主子说了,这银子不能这么白白给你。”亦舒晃了晃脑袋,“先不说你今日一大早吵了我家主子的清修,就说你刚刚的臭无赖,我家主子也是没办法相信你的。”

    亦舒看着老婆子动摇了的眼神,继续说,“你若是肯跟我家姑娘去郑姨娘的院子做个证,我家姑娘便把这白花花的银子,给你换成黄灿灿的金子。你看怎么样?”

    “作证?做什么证?”老婆子有些不明所以。

    “自是你听那奶娘说我家夫人鬼魂回来一事啊!”亦舒把手往前递了递,“还是你刚刚说的都是假话?”

    “咦,我老婆子怎么能说假话?就是郑姨娘奶娘与我说的,但是作证这件事,我不能去。”老婆子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她是我的故交,我今日过来也是她给出的主意。她说来了你们就能给我儿媳妇赔药费。”

    萧瑾然听了这话,内心不自觉的起了嘲讽。“婆婆不肯作证,又叫我如何信你?况且你两个媳妇都是昏迷的,你又怎么能确定她们是撞上了我府内的邪祟?而不是有人故意下毒栽赃给我呢?”

    “这……”老婆子眼看着到手的银两要飞走,摇了摇牙。“作证也不是不行,那得先给金子。我总不能白白舍了我俩之间的情谊吧。”

    萧瑾然招了招手,亦舒拿着银子就站了回来。萧瑾然叹了口气。“婆婆我不是不信任你,但是你今日这一早上的所作所为叫我信不得你。空口白牙,上嘴皮沾下嘴皮,一会儿一个说法。我总觉得你这是在作伪证。”

    “你走吧,你要打什么官司我奉陪。”萧瑾然坐回了原本的太师椅上。“官府也好,大理寺也罢。我皆是不会动用任何关系。因为我有理有据,比你的谎言高明太多。还有,你最好早些去告我的不仁不义,省的被我抢先,说你家媳妇拿着月银不做工。到时候,怕是官老爷得让你家按照咱们签订的文书赔我银两。”

    说完话,萧瑾然从袖子里掏出了四张按了手印你的文书。拿着纸张偏黄的两张说,“这两章,是你家两个媳妇与我阿娘签的卖身契,上面的条款说的明白。但是我阿娘时常不在家,各个院子又自己开小灶,我倒是真的想问问你家媳妇这些年拿着月银不算,采买的米面肉食是给谁吃的?”

    又拿了两个新一点的纸张说,“这两张示她们与我签订的文书。但是从签订文书的那天起,她们就成了郑姨娘院子里的私人厨娘,我一堂堂嫡女竟是被饿的前胸贴后背也等不到饭食。迫不得已我才招了李婆婆的媳妇做厨娘。”

    “你们违约在先,如今又到我这里闹事,看着她俩人未清醒的份上,我先不予计较。直到她俩康复,咱们的官司终究是要走一走程序的。”萧瑾然叹着气把四张文书交给亦舒,吩咐保管好。

    跪在地上的老婆子一下子傻了眼,坐在了地上。随着萧瑾然的摆手,方婆婆把院子里跪着的都遣散了去。一时间清净了不少。

    “瑾然你太牛了。我还以为你得被欺负去呢。”佳芸公主拉着萧瑾然的手感叹。“我终究知道为什么德阿娘总说你特别鬼精鬼精的了。原来你这是有后手啊!害我白白为你担心一场。”

    “鬼精鬼精的?”萧瑾然撇了撇嘴,“我怎么觉得德妃娘娘这是在损我啊。”

    “管他呢,不过我之前也在想,为什么你就能摆平宫里面的那些烦人精,现在我明白了”佳芸公主拍了拍萧瑾然的脑袋。“你这里跟我的不一样,你这里都是鬼点子。”

    “鬼点子?呵,我看啊,今天要不是我的司马旺财,她怎么可能这般畅快?”司马睿在一旁竟是发起酸来。

    话听到萧瑾然的耳朵里,不由得笑了。“那是当然。”转眼看向那大狗,萧瑾然眯着眼睛笑着说,“谢谢你啊,司马旺财。”

    这话说完,空气竟是有些尴尬了起来。佳芸公主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是你的院子啊?瑾然,这怎么破的跟猪窝似的?你爹是不是不管你啊?现在还要被下人欺负着。”撇了撇嘴。“我看你还是跟我回宫吧,也省的我没个玩伴被德阿娘逼着练绣工。”

    “德妃娘娘让你练绣工自有她的道理。现在不练,今后大婚的时候,不是还得有一件拿得出手的嫁衣?”萧瑾然对于佳芸公主能过来,是打心眼里高兴。

    毕竟这佳芸与八皇子都是德妃娘娘的孩子,因着德妃娘娘与皇贵妃交好,自己与他们也是从小的玩伴。尤其八皇子要去读之乎者也,自己也没少跟着佳芸给八皇子做跟班。

    想想幼时的时光,总是甜蜜的让人不想醒来。就好像今天,自己面对着来找茬儿的一干人等。若是没有这三个有身份的过来,自己也那么有底气摆平他们,说不得现在还在与他们理论呢。

    身份真是个好东西!

    “那你就跟我一起去练习啊,有个伴儿不说,你以后不也得自己绣嫁衣么!”佳芸公主一想到自己被自己娘逼着绣到半夜的场景,不由得叹了气。“瑾然你不知道,那绣活儿有多烦。”

    萧瑾然笑了,“我的公主啊,你看看我这一摊子事情还没有摆平,怎么跟你回宫?再说,你长我两岁,本就到了出嫁的年纪,是德妃娘娘舍不得一直求皇上多留你两年。否则,去年那个什么大汗来的时候,分明就应该你去和亲。你现在应该珍惜才是。我怎么能与你比?我守孝就得三年,到时候已经是老姑娘了,又没个好背景,哪个世家子弟不长眼,要与我结亲?”

    拍了拍佳芸公主的手,“该学什么就学什么吧,等嫁出去,你那绣工就是咱们大华的门面。万不可被人瞧短了去,那什么劳子绣工与我无甚大用。”

    “这话说的,本王听着怎么这么刺耳呢?萧瑾然你莫不是忘了当年本王说过什么?”司马睿紧盯着萧瑾然的眼睛。看着萧瑾然迷茫的样子,不由得撇了嘴。“看来,本王有必要提醒一下萧大人了。走吧钰修、佳芸,咱们去看看这萧大人可是下朝了?”伸手摸了摸大狗的脑袋,起身离开。

    萧瑾然还在回忆自己到底漏下了什么,却见着那大狗往自己这边过来。“这……那个司马……睿王爷,你的狗……”萧瑾然一边说,一边慢慢往旁边蹭。虽然刚才这大狗帮了自己不少忙,也成功震慑了那恶婆子,可是这般威风凛凛的庞然大物,说是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司马睿回头正巧看着萧瑾然手足无措的四处躲闪,被那滑稽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司马旺财你就留在这里,好好跟你的她相处。守好这院子,千万别放进来什么不该进的人。”说完自认为拿眼神威胁了一下萧瑾然之后,笑着大步流星离开。

    萧瑾然只能求助的看着佳芸公主。可是佳芸公主也只能摇摇头,“看来你当时还是太小。不过没关系,你慢慢想啊,总有一天你能想起来。”

    同情的看了一眼萧瑾然,“你自己好自为之啊,我得先回宫了,德阿娘跟着皇贵妃打牌去了,我是跟着他俩偷跑出来的,等我得了空再来看你。”

    下了台阶,又回头看了看萧瑾然。“那个,司马旺财不会咬你的。但是吧……它吃的有点多!睿表哥回京这几天,已经不止一次想把它送人了。还好我没要。”

    萧瑾然觉得自己一定是昨晚睡得不够好,自己肯定是在做梦,否则怎么会有这么一只大狗蹲在自己面前呢?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可是事实告诉自己……很疼!

    “佳芸,要不,你先把它带走?”萧瑾然恳求着对着佳芸公主双手合十做出拜托状。

    佳芸公主听了这话忙摆手,“瑾然,你别想着这种美事了。睿表哥的脾气你不知道?送出去的东西定是没有要回来的道理。他给你自有他的道理,你就留着吧。再说了它除了吃的有点多,其余的用处多着呢。”

    “比如说……”萧瑾然尽量从内心说服自己。

    “比如说它跑得快啊,你骑它比骑马快!”佳芸公主张口就说出了这条理由。

    萧瑾然却翻了个白眼。“我一堂堂嫡女,成日里骑狗玩儿?绕着京城可劲儿跑?佳芸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这有啥啊?”佳芸公主撇了嘴。“你不知道,这狗金贵着呢。整个大华恐怕也就这么一头。睿表哥说了,它现在还小,等长大了不比京城这里面的马小。现在跑得就这么快,以后肯定是更快。这是西域进贡上来的战犬,据说成年的狗儿在战场上能以一敌百呢!”

    “就这么一头?”萧瑾然打量了一下自己对面的司马旺财,心道这个量词用的倒是恰当。“可是这话怎么听着也不对啊,再怎样,这也是狗儿啊,总不会长成黄牛那般大吧?你若是喜欢,你怎么不把它领回宫?”

    佳芸公主猛摇头,“不行不行,这狗儿我是喜欢,可是我养不起。真的,它太能吃了。它才三个月大,以后可怎么得了?我不说了,你自己体会吧。”说完话,提着裙摆转身就跑。只留下萧瑾然和司马旺财站在院子里互相对视着。

    萧瑾然看着这大狗可怜巴巴的样子,一时间也说不得什么。“那个,亦舒,你去买条猪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