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客居东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4本章字数:3073字

    傅重云点点头,众人散去,顾青柠跟着傅重云来到了花厅。

    东亭湿热,生长着许多植物花卉,有几种还是顾青柠活了三百年来从未见过的,一时之间不由得新鲜几分。

    “仙姑若是喜欢,便送与仙姑了。”

    傅重云吩咐侍女上茶,而后见顾青柠一直盯着那几盆花看,不由得出声说道。

    顾青柠摇了摇头,笑道:“看这花卉被打理的如此之好,殿下定然十分爱惜,我就不强人所爱了。”

    傅重云颔首,有点遗憾的说道:“这花开的虽好,可只有一天的寿命,过了今天,所有的繁华都不在了。”

    顾青柠生来就有慧根,修行多年,自然不是凡夫俗子可以比的,陡然间听到傅重云这么说,可是介意自己太过短暂的一生,莫非他也同庆辉帝一样,祈求长生不老。

    顾青柠清了清喉咙,斟酌着自己的措辞道:“修仙之事,还是要看机缘的,我虽然修行了三百多年,除了容颜不改,其他方面,还不是一事无成。”

    “仙姑此言差矣,仙姑修的是帝王道,只要是在乱世之中扶持一位明君,便可功德圆满,至于修了几百年,几千年,还不是要应时而定。”

    傅重云看向顾青柠,眸子里流转着万千芳华,一时之间,顾青柠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自从姜太公辅佐周文王建立大周朝六百年基业,书写封神榜之后,帝王道便随着姜太公一脉流传了下来,许多修仙练道之人恨不得遭逢乱世,助其功业达成,可人间帝王乃是真龙转世,岂是说乱就乱的。

    顾青柠也算是运气好的,只修行了三百年就遇上了乱世,可比那些修了一千年的要好的多。

    “重云虽然偏居一隅,但对于皇城之事还是略知一二的,皇兄从雾灵山带回一位仙姑,众臣皆说皇兄这是得了神仙眷顾,重云自然是羡慕不已,想来皇兄也是珍惜的很,不知仙姑此次孤身前来,可是皇兄有何指示?”

    绕来绕去,终于是绕到了正题上。

    顾青柠叹了一口气,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化为一句:“楚王殿下是很好,只是我与他有缘无分罢了。”

    傅重云放下茶杯,了然道:“想来是仙姑在楚王府住的不开心,如此也好,这靖王府里有一处别院,曾有算命先生说,那里集天地灵气,正是修行的好去处,仙姑要是不嫌弃,就现在王府里小住几日,反正天大地大,总有仙姑去处。”

    如此洞察人心,懂得人情世故,顾青柠也只在傅文煊那里见过,今日再次相见,只觉得两兄弟都是深不可测之人,要小心应对才是。

    天地之间,朗朗乾坤,一切皆有灵气,顾青柠刚走到别院,便感到了源源不断的灵气汇聚,想来东亭这番繁华,也是因为这股灵气吧。

    半夜将至,顾青柠看着不断晃动的烛火,用幻术变幻了一个自己,安静的躺在了床上,随后便翻窗而去,直奔城外。

    清浅的月光照耀着山路,仿佛一道银河铺展开来,顾青柠有些累了,便坐在石头上歇息。

    山中虫鸣蛙叫,清风吹来,带着淡淡的花香之气,远远的有铃声传来,十分的安逸悠扬。

    顾青柠闭上了眼睛,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铃声越来越近,只见一白衣男子牵着一头小毛驴走了过来,那铃声正是毛驴脖子上的铜铃发出来的。

    顾青柠睁开眼睛,看向那白衣男子,微微笑道:“师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男子把毛驴拴好,转过身来,仙气飘飘,恍如临世的仙人一般,清冷却不妨碍人亲近,英俊但又不耀眼,平和的宛如山间溪流,不似大海广阔,却也细水长流。

    “若是再不见,不知道师妹又该闯出什么祸来了?”

    顾青柠的师兄元毅,已在雾灵山修行五百年了,沉稳低调,精通医术,是真正的医者仁心。

    顾青柠撇了撇嘴,满腹的委屈和牢骚在见到元毅之后,终于可以一吐为快:“这次可真不是我的错,都是那个傅文煊不识好歹,一王府的女人,总是找我的麻烦,根本没有我施展之地。”

    元毅坐在顾青柠的身边,叹了一口气,皇城里的人自然觉得傅文煊领了个仙姑回来,可楚王府里的女人则是认为傅文煊带了个情敌回来,何况这情敌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火,自然是招人嫉恨。

    王府里的女人没有错,错就错在傅文煊太把顾青柠当做女人,而没有当做自己的助力。

    “所以你就另选他人了,这世间只道是男人生性花心风流,没想到师妹也是这般?”

    元毅禁不住揶揄道。

    顾青柠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她是什么性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明白了。

    顾青柠黯然道:“你也是知道傅重云的,无论是出身,还是能力,他都输傅文煊一大截,怎么能比得过?”

    “所以你就想放弃了?”元毅看向顾青柠,轻声问道。

    顾青柠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现在傅文煊对她下达了追捕令,她又不能回雾灵山,只能寻求傅重云的庇护。

    “这世上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容易一说,当初你就是太急于求成,才招致了今日的杀身之祸。”

    元毅语气虽淡,但却是一针见血。

    “师兄,我们在一起修行了三百多年了,你从未告诉我你修的是什么道,师尊也不许我问,难道到了今天,你也不能告诉我吗?”

    顾青柠见元毅要走,忙拽住了他宽大的衣袖,漂亮的眸子里是深深的不解。

    “如果我说,我修的也是帝王道呢,师妹你该如何?”

    过了很久,久到顾青柠感到山风冷冽的时候,元毅的话才悠悠的传来,将她点醒。

    自古同行是冤家,更何况是冤家还是一起成长的师兄妹,顾青柠看着元毅,有些难以置信。

    “此次师尊让我下山,也是为了让我寻找乱世明君,一位明君身边只能有一位修行帝王道之人,师妹,从现在开始,我们是对手了。”

    元毅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深不可测。

    若是元毅去了傅文煊那边,傅文煊有了魏钊和元毅,就相当与老虎有了翅膀,反观自己所扶持的傅重云,他有什么呢,他好像什么也没有?

    “师兄,我讨厌你!”

    顾青柠感觉自己受了欺骗,猛地推了一把元毅,转身愤愤地离开了。

    想到要和自己疼爱的小师妹成为对手,元毅心中也是万分不愿,可一旦选择了这条路,他就永远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靖王府庭院深深,微微有风吹过,扬起了女子淡绿色的裙角,拂晓推开门,款步走了进来,朝坐在烛火下,脸色阴晴不定的傅重云行礼道:“奴婢参见靖王殿下。”

    傅重云抬眸打量了一眼拂晓,轻声问道:“你跟着本王有几年了?”

    “自殿下分封东亭之后,奴婢就一直跟着殿下了。”

    傅重云沉吟了半晌,缓缓说道:“原来已经那么久了。”

    拂晓点了点头,恭声说道:“殿下,绿绮来消息了。”

    傅重云收敛了目光,让拂晓继续说了下去。

    听了一会,傅重云便有些乏了,状似无意的问道:“仙姑可曾睡下了?”

    立在门外的婢女听见声音,回复道:“仙姑院子里的灯熄了,想必是已经睡下了。”

    傅重云和拂晓对视了一眼,温声说道:“你告诉绿绮,此次的事情,她功不可没,倘若哪日她坐上了楚王正妃之位,本王定然不会亏待她。”

    拂晓遵了一声是,随后转身便要退了下去,却忽的被傅重云叫住:“从今日起你去别院,照顾仙姑的日常起居,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前来禀报。”

    拂晓抬了抬眼皮,深知傅重云语句里的意思,躬了躬身子,这才缓缓出去。

    昏暗的光线衬得傅重云更加阴沉了几分,病弱不堪的身体似乎突然积蓄了几分力量,他看向窗外,冷声说道:“傅文煊这样的人,也配神仙眷顾!”

    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别人听。

    而此时此刻的顾青柠心中却是憋着一团火,看见小道上的花花草草都恨不得下手去蹂躏一番,但想着这些花草修行不易,她还是不要痛下杀手了。

    正要长舒一口气时,只见得一位年纪稍大一些的女子朝她走了过来,微笑着行礼:“奴婢拂晓见过仙姑,以后仙姑有何要求,吩咐拂晓便是。”

    顾青柠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眼前的女子,身量较她高一点,皮肤有点暗黄,嘴角微微勾起,显现出一种精明干练。

    见此人这般,顾青柠顿时恍然大悟,这哪是找人伺候她,分明是在让这个拂晓来监视她,没想到她刚刚脱离了傅文煊哪个狼窝,转身又来到这个虎口,如此也好,一开始就说明立场,省得到时候不清不楚的。

    顾青柠点点头,以自己要睡觉为由,让拂晓去别院外候着,随时随地被别人看着,她还真是十分的不习惯。

    夜色愈加浓重,顾青柠打了个哈欠,挥挥手,躺在床上的“顾青柠”便如烟雾一般散去,而真正的顾青柠则躺在床上,慢慢的阖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