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客栈遇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4本章字数:3068字

    客栈简陋,傅重云倒也不挑不拣,反而颇有些乐在其中,顾青柠跟着傅文煊的时候,傅文煊对于吃食十分的讲究,想来这样的客栈,他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吧。

    只是皇上久病不能上朝,朝政之事,除了傅文煊就是万国焘能做主,要是傅文煊的话,是绝对不会这么痛快的就允许傅重云上京的,万国焘和傅重云并无交情,更是不可能会点头允许,唯一有可能的就是皇帝傅迦,或者是元毅的主意。

    想到了这些,顾青柠顿觉周身冰冷,无论是心智和幻术,她都无法与元毅匹敌,但事已至此,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祈求傅重云能争点气,早点登上大宝。

    傅重云见顾青柠呆呆的坐在凳子上,低声唤了她一句,顾青柠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傅重云,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轻声道:“殿下,我有些累,就先上去休息了。”

    傅重云点点头,目送着顾青柠上楼,青色的裙角在转角不见,顾青柠推开房门,径直走到了窗前。

    这家客栈是依山而建的,推开窗,便可见群山连绵,雾气蔼蔼,颇有些钟灵毓秀之感,顾青柠坐在床上,盘起双腿,开始调整内息。

    只因太过于聚精会神,顾青柠完全没感应到窗外的雾气开始变成一团黑色的浊气,顺着窗户偷偷的溜了进来。

    此时,拂晓和傅重云正推门而入,迎头赶上着这团黑气,想也没想,就抽剑砍杀,这团黑气没有实体,行踪又难以琢磨,一时之间,拂晓也难以应对。

    傅重云见状,立马走到顾青柠的身边,摇醒了她:“仙姑,快想想办法。”

    顾青柠气收丹田,从床上一跃而起,推开正被黑气缠绕的拂晓,用剑抵挡黑气愈加浓烈的攻势,顾青柠感觉耳边有腥臭的风不断的刮起,吹得她耳膜生疼,好似瞬间就要爆裂开来。

    她咬紧牙关,用怀中掏出琉璃珠子,抛向空中,珠子散发出淡金色的光芒,将整个房间都照得耀眼了起来。

    拂晓大叫了一声,努力的抑制住自己想要变回原形的冲动,傅重云面色凝重的看着与黑气斡旋的顾青柠,想要说些什么,奈何黑气呼啸如雷,把他的声音统统淹没。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屋中的黑气全部被琉璃珠子吞噬,而珠子也累极了,静静地躺在了顾青柠的手中。

    还没等三人松一口气,就听得窗外有狼群嚎叫,顾青柠大喊了一声“不好”,就拉着傅重云从窗户外面往下跳。

    刚刚进入客栈的时候,窗户下面还是马棚,可现在已经是沟壑纵横的万丈深渊。

    顾青柠一只手抓住一枝快要断掉的树枝,一只手抓着不断下坠的傅重云,而拂晓已然不知所踪。

    “快放手吧,树枝快要断了。”傅重云脸色涨红,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

    顾青柠叹了一口气,有些艰难的说道:“底下若是湖泊,我们尚且还能有一线生机,若是石头,我姑且能够自保,只是你肉体凡胎,非死不可。”

    听见顾青柠这么说,傅重云竟然笑了起来,宛如秋云破月一般,让一切都开始清晰了起来:“相信我,下面是湖泊。”

    说着,他向顾青柠伸出了手,顾青柠仅仅思量了一下,就松开了枯枝,以一种保护的姿态抱着傅重云不断的往下坠落。

    耳边除了呼啸的风声,好似还有鸟叫的声音,好像是喜鹊之类的鸟儿,让顾青柠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眼前人的脸庞慢慢的模糊了起来,只剩下一个柔软的轮廓,顾青柠刚要伸出手来,却被冰冷的湖水淹没。

    水花溅起,激荡起无数的涟漪,顾青柠猛地直起身子,哗啦了一下湖水,抹了一把脸,便开始寻找傅重云的踪迹。

    “仙姑,仙姑,我们在这儿。”拂晓站在湖边,朝顾青柠喊道。

    顾青柠看了一眼拂晓,随后游上了岸边,傅重云生了火,正在烤自己湿透了的衣衫,拂晓让顾青柠坐在一旁,往火堆里又加了一些柴火,让火势更猛了一些。

    傅重云见顾青柠不说话,还以为她受伤了,不免担忧的问道:“可是伤到了哪里?”

    顾青柠摇了摇头,回过头去仰望那高耸入云的峭壁,四周都是山峰,哪里有什么客栈人家,都是这些山怪的障眼法罢了,可怜她修行了三百年,竟然连这些简单的术法都看不穿,若不是拂晓和傅重云,她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想到这,顾青柠看了一眼拂晓,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拂晓的身手还不错,师承何门何派?”

    拂晓添柴的手一顿,转头看向傅重云,后者表情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淡淡的说道:“拂晓是我在去东亭的路上捡的,看她体弱,就让人随手教了她几招防身的功夫,没想到今日还派上用场了。”

    拂晓的确是傅重云在远去东亭的路上捡的,那时候大雪封山,到处都是白雪,寒冷至极,心地纯善的少年偶然间在雪地里发现了一只冻僵的喜鹊,便带回屋子里好生照顾,从而,也促成了一段奇妙的主仆缘分,自然这些顾青柠是不会知道的。

    既然对方不愿意详谈,顾青柠也不好舔着脸多问,找了一棵大树,躺在下面休息,黑夜马上就要来了,山中多精怪,她可不能掉以轻心。

    “咦,这里怎么有一枝女人的发簪?”

    拂晓拨开草丛,发现了一支镶着玉兰花图纹的银簪,不由得惊声说道。

    顾青柠转过头去,拂晓递给了顾青柠看,顾青柠只觉得这发簪异常的熟悉,也想不起来是谁曾戴着这支发簪在自己眼前晃悠。

    “看仙姑的神情,应该是认的,还是由仙姑保留着吧。”拂晓微微笑道。

    顾青柠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发簪,放在了自己的衣袖之中,好生保管,说不准是哪位故人的呢。

    山中的风虽然冷了一些,但一晚上下来,倒也没有发生什么事,这让顾青柠微微有些诧异,反观傅重云,除了脸色差了一些,其他的都还好。

    明晃晃的日光照射在金黄色的琉璃瓦上,折射出的光芒微微有些刺眼,傅文煊站在廊下,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自从傅迦重病之后,除了身边亲近的太监侍女,还有那个新来的国师,其余人等一律不见,甚至连他这个亲生的儿子也被拒之门外。

    最让他烦心的就是万国焘为了对付他,竟然私自决定让他那个瘸腿的皇弟进京,名义上是过中秋佳节,可背地里打什么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魏钊站在傅文煊不远处,想了一会,才缓步走向傅文煊:“殿下,我们派去打探顾青柠的人全都不见人,应该是被靖王殿下发现给灭口了。”

    傅文煊睁开眼睛,又恢复了以往的精明与敏锐,他点了一下头,说道:“以后不必再派人跟着顾青柠了。”

    魏钊听见傅文煊这么说,心中不免诧异,正要开口在问些什么,只见皇后娘娘身边的贴身婢女菁英走了过来,朝傅文煊行礼道:“娘娘午睡醒了,殿下快些去吧。”

    傅文煊朝魏钊挥了挥手,然后跟着菁英一直沿着游廊往前走,拐了几个弯,就到了皇后所居住的未央宫。

    皇后陈佳媛出身名门,一身贵气无人可挡。

    就算傅文煊的母亲曾是傅迦最宠爱的贵妃,也无法撼动陈佳媛的地位,更因为陈佳媛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傅文煊便成了陈佳媛的养子,更因此,也给了傅文煊至高无上的荣耀,而这,是这京都里任何一位皇子皇女都无法比拟的。

    傅文煊从小就在未央宫中长大,对于这宫中的一草一木都十分清晰明了,可今日不知为何,却突然模糊了起来。

    陈佳媛善于察言观色,发现了傅文煊的不同寻常,不由得出声问道:“还在为了你父皇的事情担心?”

    傅文煊抬起头,隔着薄薄的淡紫色纱帘,温声说道:“父皇的身子究竟如何了,母后可曾去看过?”

    陈佳媛冷哼了一声,语气里颇有些幽怨:“他连你都不见,何况本宫这个糟糠之妻了,现在对于他而言,最重要不是家国天下,而是他的那些丹药术士。”

    傅文煊叹了一口气,低头抿了一口茶水,不再言语。

    陈佳媛倒又接着问道:“近日听闻你又和万丞相争吵了,万丞相虽然脾气古怪难以捉摸了一些,但为人耿直,对靳国更是忠心耿耿,你还年轻,凡事要懂得忍让。”

    傅文煊看了一眼陈佳媛,静静地说道:“儿臣自是要让着这位老臣,只是母后有所不知,这位耿直不阿的万丞相竟然私自同意让靖王进京了,不日就要抵达了。”

    空气有一瞬间的静默,袅袅的烟雾从香炉里升起。

    陈佳媛的脸色一变,朝菁英使了个眼色,菁英心领神会,带着一众侍婢退了下去,随后她掀起纱帘,露出一张被岁月浸染却丝毫不见沧桑的脸,乌发云鬓,凤眼朱唇,美丽的别有风韵。

    “怎么,你怕了?”

    陈佳媛走近傅文煊,语气里有着淡淡的挑衅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