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偶遇故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4本章字数:3038字

    傅文煊站起了身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衬得他整个人邪魅异常:“我从来都不会怕一个瘸子,只是母后现在应该担心一下了,当年......”

    陈佳媛就像是被人捉住了痛脚一样,伸手捂住了傅文煊的嘴,冷声说道:“你要是再说一个字,本宫绝对不会放过你。”

    “母后放心,当年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除此之外,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我和母后永远是站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傅文煊朝陈佳媛作了作揖,笑容意味深长。

    陈佳媛听见他这么说,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而后转后坐回软塌之上,定了定心神,才对傅文煊说道:“在万丞相这件事上,我给你想了个法子,这个万丞相活了这个大半辈子,膝下只得了一位掌上明珠,正巧你府中还没正妃,给她正合适,绿绮好是好,就是出身卑微,你宠宠就是了,不必认真。”

    这世上没有什么策略能比儿女亲事一劳永逸,兵不血刃的了,而这也是他能和万国焘化干戈为玉帛唯一的办法了。

    “你要是没有什么问题,改日我请这位万小姐来宫里坐一坐,让你见一见,听菁英说,这位万小姐可是个大美人呢,更重要的是,这万国焘虽然性子直,可却是很听女儿的话呢,只要她愿意嫁你,那万国焘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陈佳媛后面说的是什么,傅文煊都是听得很不真切了,只是觉得脑中开始空白起来,犹如白雪一般,茫然然一片。

    山谷幽深,时不时的还能听见狼群嚎叫,顾青柠用长剑支起身子,看了一眼正闭目养神的傅重云,轻声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赶紧想办法出去。”

    傅重云睁开眼睛,看向顾青柠,淡然道:“我已经让拂晓去找路了,这会应该回来了。”

    话音刚落,就见拂晓走了过来,她衣服破了几个洞,脸上也有刮痕,看起来十分狼狈不堪,好像跟人打了一架似的。

    拂晓倒是不在意,伸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到傅重云的身边,恭声说道:“这四周都被下了结界,但有一条小道可以出去,只是不知道通向哪儿。”

    傅重云点了点头,随即看向顾青柠:“我们走吧。”

    顾青柠点了点头,哪怕没有路,他们也要踩出一条出来。

    琉璃珠子再次散发出夺目的光芒,顾青柠捻了几句口诀,珠子开始显现出文字和图案,顾青柠看完之后,眉眼之间染上了一丝轻松之色,确信前方安全,便跟着拂晓去找那条小道,傅重云身子弱,拂晓搀着他,走的十分缓慢。

    “靖王殿下的身子一直如此吗,这世上这么多得道高人,为何不让他们给您调理一下身子。”

    顾青柠疑惑不解的问道,这乱世明君可不能是个病秧子啊。

    傅重云转过了身子,微微笑道:“这是娘胎里带的,治不好了。”

    顾青柠看他苍白的脸色,喘息之声也十分不平,心不由得收缩了一下,遂长叹了一口气,拉起傅重云的手,正要给他把脉,却被傅重云不着痕迹的甩开:“久病多年,仙姑也不要费心了。”

    “我知道我医术不精,但雾灵山多的是能人,我只要把你的症状给他们说一下,他们就可以给你配药,只是....”

    其实她想说,要是元毅在的话,这些根本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现在元毅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无妨。”

    傅重云倒是毫不在意,由拂晓搀着继续往前走。

    顾青柠看着那个倔强的身影,失声笑了笑,快走了几步,跟上了他们。

    拂晓所说的小道只允许一人通行,两边都是光滑的绝壁,十分的险峻陡峭,山风呼啸而过,让顾青柠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留在这里迟早也会被山怪的浊气灼伤心肺,沿着这条小道走,倘若掉下去,也不过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左右都一样。

    顾青柠也不再踌躇,扯下自己的发带,幻化成一条麻绳,一端系在傅重云的腰上,另一端则缠在自己身上。

    做完这些,她抬头对拂晓说道:“你只管在前面引路,殿下我来照应。”

    拂晓点了点头,背靠着峭壁,一点一点的往前走,傅重云低头看了一眼腰上缠着的麻绳,微微一笑,继而跟上拂晓。

    路再长,也有走完的时候,等走到头,三人皆是满头大汗。

    前面是层层叠叠碧绿的树枝,顾青柠闭上眼睛,开始念诀,不一会,树枝开始四散开来,刺眼的光线逼得拂晓和傅重云不得伸开衣袖遮挡自己的眼睛,脚下的路也慢慢地变得开阔了起来,傅重云放下衣袖,转头看向顾青柠,温声问道:“我们这是走出来了?”

    顾青柠点点头,收回自己的发带,走到两人前面,踏下两步阶梯,展现在眼前的是良田美池,荷花鱼塘,稻香弥漫的不远处,竟是热闹的市集。

    还没等两人走出去多远,后面的树枝再次重叠,形成一道翠绿的屏障,而市集上的人穿戴整齐,有买有卖,看见他们三人走过来,也没有丝毫的讶异之色。

    “殿下昨天一天没吃东西了,让奴婢去买点吃的吧。”

    拂晓扶着傅重云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然后伸手拿出钱袋,就要去买吃食。

    “你留在这里,我去买吧。”

    顾青柠向来疑心重,这突然冒出来一个村庄,着实让她很不安,唯恐是敌人设下的阴谋诡计。

    拂晓看了一眼傅重云,见后者点了点头,这才放心的把钱袋交给顾青柠:“殿下不能吃太甜的,仙姑慎重些买。”

    顾青柠接过钱袋,便步入不算很熙攘的人群之中。

    没走几步,便有小贩在卖糕点,顾青柠让小贩给她装了两盒,正要付钱,只见一女子在她身后盈盈笑道:“给我来一盒。”

    顾青柠掏钱的手停了下来,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让她不由得转过了身去,只见一穿着粗布衣衫的年轻女子,手中还挎着竹篮,里面放着青菜和一块猪肉,俨然一副村妇的打扮。

    “师姐,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顾青柠惊讶的就快要跳了出来,抓住那年轻女子的手不放。

    那女子也是十分的激动,微微笑道:“你还问我呢,倒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青柠把遇到山怪的事情大致的讲了一遍,不料这女子和顾青柠遭遇相同。

    原来这女子也是修道之人,已经修行了四百多年,是顾青柠的师姐方瑜,此次是跟着元毅一起下山的,但因为两人所修的道不同,在山脚下就分道扬镳了。

    不幸的是,方瑜下山不久,就遇到了山怪,受了重伤,被这里的一名叫杨昱的书生所救,并在此安居了下来。

    听到方瑜说完,顾青柠猛地松开方瑜的手,大声斥责道:“师姐,你怎么这么糊涂,你和一个凡人在一起生活,这样子不仅毁了你百年的道行,还会比一般人老得快。”

    “青柠,我和你不同,现在我只想过普通人的日子,不想再修仙练道了。”方瑜急切的说道。

    因为两人争执的声音太大,众人都开始看他们,小声的议论了起来,顾青柠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正要再说些什么,只见人群中走出来一穿着浅蓝色衣衫的青年,怀里抱着画轴,正是救了方瑜的杨昱小跑到两人面前,伸手把方瑜掩在自己身后,露出一张清秀的脸,看向顾青柠:“你是谁,为何欺负我娘子?”

    “你娘子?师姐,你还和他成亲了?!”

    顾青柠瞪大了眼睛,见杨昱点了点头,忙身后去拉方瑜:“我只当你糊涂,做了一件错事,现在你就跟我回雾灵山,向师尊赔罪。”

    “我不去!”

    方瑜挣开顾青柠,拎着篮子就要走,顾青柠自然是不会放过,正要去赶,却被杨昱挡住,她不能出手伤他,只是在掌间蓄了几分力,推了杨昱一个趔趄。

    眼见杨昱就要摔倒在地,却被拂晓伸手扶住。

    傅重云看了一眼义愤填膺的顾青柠,淡淡的说道:“刚才你们说的话我全听到了,你要是真想把你师姐带回雾灵山,拆散这一对苦命鸳鸯,那就好好的和你师姐说。”

    “我念在你是我娘子的师姐,我不与你计较,只是你别想带走我娘子,她可不像你,想成仙都想疯了,一点都不顾念人伦纲常。”

    杨昱拍拍衣袖,弯下腰去捡画轴。

    顾青柠自下山以来,除了在楚王府受过那些女人的气之外,就再也没被人这样说过,一时之间,还要伸手去推杨昱,却被方瑜拦下:“师妹,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我家就在前面的小河旁,你和你的朋友一起来坐坐吧。”

    方瑜好声哄着,才让顾青柠对杨昱没有那么大的敌意,跟着方瑜就往家走。

    杨昱虽然贫寒,可房屋却修筑的十分精巧大方,听说祖辈上也是在京城做官的,只是到了他这一辈家道中落,才窝在了这个清水村里,期盼着那一天能够东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