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锁妖魂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4本章字数:3037字

    进了家门,方瑜先是招呼着拂晓和傅重云落座,然后便忙着沏茶倒水,最后拉着顾青柠去了厨房。

    顾青柠心里十万个不乐意,但见方瑜眼角温和的笑意,心里的抵触渐渐消失,但还是十分憋屈的问道:“师姐,你不后悔?”

    方瑜轻轻一笑:“我有什么好后悔的呢,我修行了那么多年,从来不知道人间的温暖,自从遇见杨昱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对于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方瑜洗净了手,开始切猪肉,切着切着,她突然干呕了起来,把顾青柠吓了一大跳,忙拉住她的手,给她灌输灵力。

    方瑜则笑笑推拒,有些腼腆的说道:“不要再消耗你的灵力了,我不是生病了,而是要做母亲了。”

    顾青柠看着方瑜的小腹,一瞬间震惊的有点说不出话来。

    方瑜不仅和凡人成婚,还怀上了孩子,这无异于就是自断仙根,自了仙缘,从此生老病死,永堕六道,遭受轮回之苦。

    方瑜握住顾青柠的手,轻声到:“小师妹,你一心向道,自然不会懂得这些,同样的,我希望你永远都不会懂,你能答应我,不要告诉师兄和师尊吗?”

    顾青柠动了动嘴唇,可耐不住方瑜的极力恳求,终是点了点头。

    一下子放弃四百多年的道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需要极大的毅力和忍耐力。

    方瑜放弃修行,开始吃人间的五谷杂粮,刚开始吃多少吐多少,可杨昱却对新婚妻子十分体贴,让方瑜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

    因为害喜,方瑜看起来十分的憔悴衰老,身上的灵力不见,已经完全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了。

    顾青柠叹了一口气,走出厨房,只见杨昱在院中整理自己的画的画,杨昱身材纤弱修长,书生气十足,可落在顾青柠眼里却是十分的讨人嫌。

    她走到杨昱的身边,不满的说道:“都是你害的。”

    说罢,不看杨昱的反应,蹬蹬的走到了屋里,和傅重云面对面的坐着。

    “你曾说过,凡事皆有机缘,这就是你师姐的机缘。”

    傅重云看着顾青柠略带怒气的脸庞,微微笑道。

    顾青柠身子往前挪了挪,出声问道:“你也觉得师姐做得对,我却觉得她疯了,现在的她,简直就是个疯子。”

    “所以,你还是执意要把她带回雾灵山,青柠,这世上从来都是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这是傅重云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很多时候他都是唤他仙姑,细细听来,竟是格外的认真妥帖。

    顾青柠抬眸看了他一眼,随后摇了摇头。

    她一出生就被带去了雾灵山,学习幻术,身边没有任何朋友,唯有元毅和方瑜是她心脏最柔软的地方,可如今一个成了她有力的敌人,一个放弃了修仙,这怎能让她不气愤难过。

    此时,方瑜端着饭菜走了进来,青菜炒肉,干煸豆丝,葱花豆腐,香芋糯米团,还有一条鱼,被放在了桌子的最中间。

    “家境贫寒,没有什么好招待的,还望两位海涵。”方瑜温柔的说道。

    傅重云起身答谢,十分的文雅有礼。

    方瑜走到院中,见杨昱收拾画卷弄得满头大汗,便从衣袖中拿出绢帕,给他擦汗。

    顾青柠看着院中的两人,相互依偎在一起,心好像被什么拨动了似的,但很快,就被她压下。

    “你师姐和杨公子这般恩爱,你真忍心将他们二人拆散?”

    傅重云看向顾青柠,语气有些沉重的问道。

    “我要是不拦着,师姐她就会死的。”

    顾青柠想起眼前在雾灵山和方瑜在一起修习幻术的时候,眼睛开始有些湿润了。

    “死又有何妨,人总是要死的,只不过一早一晚罢了。”

    傅重云看着碗里的米饭,喃喃的说道。

    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就算是死亡也没有什么好惧怕的。

    吃过饭后,杨昱去隔壁房间读书,拂晓伺候傅重云歇下,屋子里只剩下顾青柠和方瑜二人。

    方瑜坐在窗下,手拿针线,在缝小孩子穿的肚兜,一针一线,勾勒出女子初为人母的喜悦与甜蜜。

    顾青柠不忍心去打扰这么一幅美好的画面,正想闭上小睡一会,却听得方瑜问道:“那位公子就是你要辅佐的人吗?”

    “楚王傅文煊对我下了追捕令,这天下,能收留我的也就只有他了,虽然出身低了一些,但也算是皇子皇孙。”

    顾青柠皱了皱眉头,有些百无聊赖的说道。

    “我倒是瞧着这个靖王不像是个普通人,或许比我们道行还要高,有机会的话,你可以试一试。”

    方瑜比顾青柠修行的时间长,有些她能看得到的东西,她却看不到,不由得把脸转向方瑜:“师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傅重云还有什么特别之处不成?”

    方瑜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抿了一口水,看向顾青柠:“天机不可泄露,你应该明白,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见方瑜不肯把实情告诉她,顾青柠心中烦闷,站起身来就要出去,却被方瑜拉住。

    只见她从手上解下一串铃铛,塞到顾青柠的手中:“我现在已经是个普通人了,这锁妖铃也是无用武之地了,你要辅佐靖王殿下,势必会碰到这些东西,正好可以用它来防身。”

    顾青柠看了一眼方瑜,后者则是满眼的诚恳,顾青柠推辞不过,就把锁妖铃戴在了手上。

    轻轻一晃,便可听见里面妖怪痛苦的嚎叫声,撞击的铜铃,发出诡异的叫声,同时,立在傅重云身前的拂晓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出声,但细微的呻吟之声还是从口出溢了出来。

    傅重云本来睡觉就轻,拂晓虽极力压制自己,但还是让傅重云察觉到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从怀中掏出一个乳白色的小瓷瓶,倒出一颗淡粉色的药丸,快速的塞到了拂晓的嘴里,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拂晓才感觉不那么痛苦了。

    她跌坐在傅重云的床前,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声音微弱的说道:“多谢殿下相救。”

    傅重云面无表情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摇动了锁妖铃,若是奴婢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顾青柠。”

    拂晓抬起头,看着傅重云,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傅重云静默了良久,才缓缓说道:“要想个办法把锁妖铃销毁,不然的话,你和我都会暴露,你找个地方躲一躲,不要再出现了。”

    拂晓点了点头,侧身躺在地上,不出一会,就见一直灰白相间的喜鹊扑棱着翅膀,从窗外飞了出去。

    傅重云见拂晓飞远了,这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顾青柠和方瑜站在门口,在女子纤细白皙的手腕上,环绕这一圈古铜色的铃铛,风一吹,就发出细微的声响,好似古寺里的梵音。

    傅重云不可见的皱了皱眉,要从顾青柠手中把锁妖铃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顾青柠见傅重云走了过来,不由得出声问道:“殿下可休息好了?”

    傅重云点点头,目光悄悄的落到了锁妖铃的身上,但又很快移开。

    “我已经问过师姐了,我们沿着小河一直往东走,就可以到朔州了,过了朔州,就到京都了。”

    顾青柠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傅重云的身边,仔细看他的神色,不免有些担忧的问道:“你可是不舒服?”

    傅重云摇摇头,轻声说道:“我没事,现在可以走了。”

    顾青柠看了一眼方瑜,带着不舍的口吻说道:“师姐,我们走了。”

    方瑜送他们到河边,杨昱已经租好船了,顾青柠回头看了一眼,没有看见拂晓,正要开口,心思早就被傅重云察觉:“我有其他事吩咐她去办了,不日就会与我们汇合。”

    见傅重云这个真正的主人都不担心,她也放下心来,走到船里,看了一眼站在岸上的方瑜和杨昱,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又从船上下来,走到二人面前,掏出一支玉簪,上面的玉兰花兀自开放,美丽而又饱满。

    “在和山怪打斗中掉落了,没想到被你捡到了。”方瑜见到发簪十分开心的说道。

    顾青柠将发簪递给方瑜,语重心长的说道:“清水村和山怪相隔太近,师姐要万分小心,”说着,转过头看向杨昱,语气不由得加重了几分:“你要好好对待我师姐,不然的我不会放过你。”

    杨昱轻轻哼了一声,抱紧了怀里的妻子。

    顾青柠和方瑜挥了挥手,船夫撑起长篙,河水荡起涟漪,一步一步远离清水村。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便来到朔州,此时天色已晚,顾青柠和傅重云没有去客栈投宿,而是就近住在了土地庙里,堆起火柴,顾青柠虽不用吃饭,但还是给傅重云找了些野果子,让他将就着充饥。

    噼里啪啦的火苗蹦了起来,顾青柠不得不时刻守在火堆旁,一明一灭之间,映衬的傅重云那张因为疾病而苍白的脸颊流露出异样的光彩,顾青柠一时看花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