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久别重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5本章字数:3083字

    有风吹过,使得火燃烧的更加旺了一些,顾青柠回过神,暗笑自己真是想多了。

    傅重云吃完果子,便背靠在柱子旁假寐。

    顾青柠盘腿坐在地上,调整内息,和魏钊那一战伤她不轻,到现在也勉强恢复个七八分,下次要是再遇见魏钊,她可就要躲着走了。

    想到魏钊,脑中开始浮现那个人模糊的轮廓,她不是拎不清的人,只是傅文煊给了她太多的惊喜与奢华,让她很难忘却。

    她刚入楚王府,傅文煊就在庭中赠于了她漫天的烟花,第一次这么多的颜色展现在她的面前,让她几乎忘却了自己应该是个无喜无悲的修仙人,山中修行寂寥苦寒,这里却这么的热闹温暖。

    或许,从那一刻开始,她就有点动摇了吧,尽管她自己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顾青柠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小憩一会,也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些。

    突然,安静的夜空中响起了几道不和谐的声音,还夹杂着女人的哭泣声,断断续续的,像是黎明前的哀嚎。

    傅重云早就睁开了眼,和顾青柠对望了一下,两人便轻手轻脚的藏在了土地爷神像后面。

    一股大力推开早已经残破不堪的木门,几个彪形大汉扛着着几个女人大步走了进来,顺势就扔到了草堆上。

    他们查看了一下四周,领头的男人冷哼了一声:“这里有人来过,搜。”

    说着,他们就开始四处寻觅,顾青柠不由得往后退了退,傅重云就站在她后面,这一退,就直接退进了傅重云的怀里。

    傅重云伸手揽住了她,淡淡的沉水香便萦绕入怀,顾青柠想也不想就要推开他,却见他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然后抱着顾青柠悄悄的转移了方位。

    遍寻不获,那几个人也就趁着顾青柠先前剩下的干柴,大吃大喝了起来。

    危险过去,傅重云松开顾青柠,淡笑道:“仙姑,失礼了。”

    “无妨。”

    刚开始还觉得别扭,但想着以后她要助他成事,若要计较男女授受不亲的话,那他们就此偃旗息鼓好了。

    “大哥,我们抓的这几个女人货色还可以吧?”酒足饭饱,一个男人笑呵呵的问道。

    “行是行,就是不知道大王满不满意,要是不满意的话,我们全都要去做他的下酒菜。”

    壮硕的汉子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那些被绑住手脚,动弹不得的女人面前,淫笑道:“要不然,我们哥几个先尝尝鲜,反正大王.....”

    “无耻。”

    他还没有说完,就有女人朝他脸上啐了一口吐沫,低声咒骂起来。

    男人抹了一把脸,甩手就给那女人一个巴掌,良久,那女人都没有回过头来,想来那一掌用力极狠,把人都给打昏了过去。

    看到这儿,顾青柠算是明白了,这些女人都是被这些人抓过来的,要献给什么大王,如今虽然是乱世,但也不能如此草菅人命。

    “你在这里守着,我去会会他们。”

    傅重云体弱多病,顾青柠自然不能让他以身犯险,要是他被抓去,她还要顾忌他,反而束手束脚。

    傅重云倒是不担心,点点头后,就看顾青柠飞身而出。

    她的剑法很是高超,因为修道人不能杀生,每招也只是点到为止,绝不伤其要害,但她本身就凝聚了灵力,所以每一剑都切中要害,虽然对方人多,但一时也落了下风。

    对方见招架不住,捂住受伤的胳膊,对旁边的人说道:“记住她的样子,禀报给大王,让大王来收拾她。”

    那人恶狠狠的看了几眼顾青柠,顾青柠也不遮不挡,要是那所谓的什么大王真的找上她来,她正好为民除害了。

    几人十分狼狈的逃出了土地庙,顾青柠见他们走远,便招呼傅重云一起解开那些被绑住的女人,她们自然是对顾青柠这个救命恩人感激涕零,三叩五拜的才结伴离去。

    到最后一名女子搀扶着另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缓缓站起身来,她头发凌乱,脸上也抹上了灰,但看其身形,应该也是一名绝代佳人。

    顾青柠正想问她家在哪里,姓甚名谁,对方却看都不看她一眼,只盯着傅重云,她抬起头,眼中含着热泪,声音虽沙哑却很清晰:“云哥哥。”

    傅重云轻轻一笑,声线清冷:“难为你还记得我。”

    女子还想再说些什么,却两眼一黑,昏了过去,剩下的那名女子,惊慌失措的喊道:“小姐,小姐,你醒醒。”

    顾青柠看了一眼傅重云,傅重云则十分平静的为顾青柠介绍道:“这是万婉书,万国焘的独生女儿。”

    傅重云是在十岁左右被流放到东亭,在这十年里,他过的是什么日子,顾青柠不是很清楚,只是在雾灵山残缺的线报信息中,知道这位皇子不受宠,便很自动的忽略掉了,直到万婉书的出现,她才明白,傅重云也是有一个很美好的童年的。

    那时候他的母亲虽然不是很得傅迦宠爱,但在宫中育有一名皇子,也算是有些分量的,万婉书生母早亡,皇后陈佳媛很喜欢她,便经常让她入宫觐见。

    桃花纷纷,女孩看见睡在树上的男孩,想叫醒他,他自己却先跌下来了。

    “你的腿是不是从那时候就开始......”

    顾青柠知道傅重云有腿疾,但要是问起来,还是觉得有些残忍,毕竟这关乎这一个男人的尊严。

    傅重云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昏睡不醒的万婉书:“明天我们去找家客栈投宿吧。”

    万婉书不似一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她喜欢游山玩水,只是没想到这次她还没到朔州,就被贼人掳了去,要不是顾青柠出手相助,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对于前尘往事,傅重云不愿意多说,顾青柠更拉下脸去追问,傅重云吩咐跟着万婉书的婢女去打了盆水,用绢帕轻轻地给万婉书擦脸。

    女子的姣好的面容如同含苞待放的荷花,眉眼精致,不施粉黛,颜色却如朝霞映雪一般,让人生生的移不开眼睛。

    “小姐是为了不让那贼人看出相貌,才用灰涂脏了脸。”

    小丫鬟声音抽抽噎噎的,想来受的惊吓还没有过去。

    傅重云没有说话,他记忆里的万婉书聪慧机敏,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点都没变。

    厚重的雕花木门被人推开,空荡荡的大殿,除了一鼎炼丹炉在袅袅升烟,便只剩下随风飞舞的白色纱帐,秦福源绕到鼎后,药童修北正抱着一碟桂花糕呼呼大睡。

    秦福源生气的将修北打醒,修北一看是秦福源,慌忙跪了下去:“公公恕罪,修北再也不敢了。”

    修北是前年刚进宫的,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一脸稚气未脱,爱吃贪玩是正常的,可在寻常人家,这没什么好说的,可这是在宫里,行差踏错都会要了人的命。

    “国师呢?”

    秦福源没有责怪他,只是找遍了宫里,都不见元毅,他这才大着胆子,来到了紫金殿。

    修北揉了揉眼睛,左右看了看,确定隔墙无耳,这才趴到秦福源的耳边,小声说道:“皇上今天吐血了,国师正在里面查看呢,公公你最好不要进去。”

    听修北这么说,秦福源浑身一震,想要进去,但还是收住了脚。

    “你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知道了吗?”

    秦福源威胁了一番修北,正要出去,却听得紫金殿外一阵喧哗之声,能在这里这么大声吵闹的,也只有那一位受三千宠爱的雪瑶公主了。

    他皱了皱眉,哀叹了一声,忙跑到外面,打算去安抚一些这位小祖宗,谁知傅雪瑶手持软鞭闯了进来,她见人就打,侍卫们又碍于她身份尊贵,不敢阻拦。

    “哎呦呦,我的小祖宗,皇上今天身体不适,不能见您,要不您明日再来或者等皇上身体好些了,奴才再差人去请您。”

    不管怎么说,先把她稳住再说。

    傅雪瑶一身红衣似火,眉眼明亮,给这座死气沉沉的宫殿带来了些许的生机与活力,宛如三月新绿,让人耳目一新。

    秦福源话音刚落,她“啪”的一声就把软鞭抽在了秦福源的身上,这一鞭,打的秦福源顿时就趴在了地上,他早就不是年轻小伙了,何况这一鞭,傅雪瑶还用了十成十的力。

    “靳国就要亡了,父皇还沉迷了丹药,荒芜国政,我看就是你们就是奸佞小人,天天在父皇耳边煽风点火,父皇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傅雪瑶心中压着一团火,今日非得要全都发出来才算完。

    她当真是恨极了那些炼丹师,臭道士,就是他们,才把最疼爱她的父皇变成了如今这副样子,才让靳国如此千疮百孔,民不聊生。

    眼看傅雪瑶就要冲进去,秦福源忙抱住了傅雪瑶的脚,哭喊道:“公主,不是奴才不让您进去,是皇上有要事正忙,不能见您。”

    “父皇忙什么事我还能不知道,我今天进去,就是要把那国师打了,把丹炉砸了。”

    傅雪瑶又是一鞭打在了秦福源的身上,秦福源哀嚎了一声,便昏死了过去。

    傅雪瑶踢开像烂泥一样粘在自己身上的秦福源,正要一脚把门踹开,门却自己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