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骇人命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5本章字数:3024字

    修北将门拉开,元毅峨冠博带,衣袂飘飘的站在台阶上,手里还紧紧地握着一截软鞭,低声喊道:“公主。”

    傅雪瑶见此人气质不凡,不似以往她所见过的奸诈之相,冷哼了一声,把软鞭抽了回来。

    “皇上的确身体不适,公主还是晚些时候再来吧。”

    元毅身上有淡淡的药草香,眉宇之间,柔和中还掺杂着一丝冷冽,亲近而又淡然。

    “若是你不来宫里炼药,不给父皇吃那些乱七八糟的药丸,父皇也不会生病,不理朝政。”

    虽然心中气愤,但语气还是缓和了许多。

    “人各有命,皇上祈求长生不老,自然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这是皇上的天命,公主殿下怎么能怨怪元毅呢?”

    这个人看似谦卑,可骨子里的高傲,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你放肆!”

    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侵犯,傅雪瑶出言斥责道。

    元毅微微弯弯了身子,但脊背还是挺得直直的。

    “雪瑶,你又在这里胡闹了。”

    就在气氛僵着的时候,傅文煊带着人急忙赶了过来。

    秦福源在看到傅雪瑶的时候,就赶紧使眼色差人去请傅文煊了,在这个皇宫里,能制住傅雪瑶的,除了皇上皇后,就只有傅文煊这个皇兄了。

    见到傅文煊来了,傅雪瑶跺了跺脚,委屈喊道:“皇兄,他拦着不让我进去,你快点治他的罪。”

    “雪瑶,你先回宫。”

    傅文煊扫了一眼元毅,吩咐人把傅雪瑶带回了她的永华宫。

    傅文煊屏退了左右,紫金殿前就只剩下他与元毅二人。

    “听闻国师也是来自雾灵山,不知道和顾青柠是什么关系?”

    傅文煊似笑非笑,一双桃花眼微微挑起,潋滟如同寒冬刚刚融化的清水。

    元毅怎么可能不知道傅文煊在他刚进宫的时候就已经查过了他的底细,他的身份,来历,他都一清二楚,现在能这样问,无非就是试探。

    “青柠是我的师妹。”

    元毅轻声说道,语气里听不出亲近,也察觉不出疏离。

    “她现在已经投靠了靖王,这件事你知道了吗?”

    傅文煊走进了一些,声音也低沉了许多。

    元毅点了点头:“良禽择木而栖,人择主而事,师妹辅佐谁,襄助谁,都是她自己的决定,就算是师兄,也不能横加干涉。”

    傅文煊笑了笑,眼前这人,还真是不能小觑,表情无悲无喜,回答问题又滴水不露。

    “那么,国师的良主是谁,是父皇吗?”

    傅文煊的笑意凝固在嘴角,整个人变得阴沉了许多。

    这边波涛暗涌,顾青柠这边也不安生,天刚微微亮,他们便找了家客栈投宿,万婉书还没有醒,顾青柠在楼下陪着傅重云用餐。

    顾青柠穿着丫鬟衣裳,却和主子面对面坐着,主子吃,她看着,场景别提有多怪异了,过往的客商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人是要尝遍酸甜苦辣,人情冷暖,才算的上完整的一生,仙姑虽然可以求得长生,但却少了些滋味。”

    傅重云把碗筷放下,看了一眼顾青柠,正要说些什么,却见那小丫鬟急忙从楼梯上跑了下来。

    顾青柠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正要把剑而起,却听得那小丫鬟说道:“殿下,我们家小姐醒了,请您进去。”

    傅重云点点头,跟着那小丫鬟上了楼梯,顾青柠站在桌前,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陡然升起一种不适感。

    顾青柠叹了一口气,准备上楼歇息,却见客栈外响起了锣鼓声,吃饭的客人全都跑出去看,顺便也把顾青柠推搡着到了外面。

    “店家,这是在干什么?”

    顾青柠忙抽身离开,她不是爱看热闹的人,打算象征性的问一下,不会威胁到自身的安危,也不会在乎。

    “城里出大事了,前几天船夫在护城河里发现了几具尸体,死的全都是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最主要的是,心都被挖了,这不,又发现了一个,真是可怜啊。”

    店家无比唏嘘的说道。

    捕快们抬着尸体进了衙门,而后又贴出来告示,让各家各户看好自家女儿,天黑不要出门。

    顾青柠站在衙门外,思量了一会,翻墙进了后院,仵作细细检查了一遍尸体,纷纷摇了摇头,想来很是棘手。

    朔州离京都不过几百里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官员们不知如何是好,更何况,自从傅迦重病之后,朔州以及附近的几个重镇全都归李敖将军掌管,基本上不受朝廷统协,这李敖也是野心很大的人,手握重兵,割据一方。

    顾青柠藏在暗处,听见几个官员商量,是否把这件事情告知李敖,最后他们一致决定,先隐瞒不报,等到抓到凶手,再去禀报。

    等后院再也没人之后,顾青柠走到那几具尸体旁,掀开白布,便可见胸口挖开的大洞,心中不禁一紧。

    从衙门出来,已经是正午了,顾青柠赶回客栈,正巧碰见傅重云和万婉书正在用午饭,那小丫鬟站在一旁,为两人布菜。

    见顾青柠走了进来,傅重云招呼店小二,给顾青柠再搬一把椅子来。

    “殿下,她是个丫鬟,和您坐在一起,有失您的身份。”

    小丫鬟见顾青柠坐在了傅重云的身边,不由得出言提醒道。

    早晨她就看见顾青柠一个丫鬟和主子一张桌子吃饭,碍于万婉书刚醒,她没有说,只是没想到到了中午还是这样,实在是有失尊卑。

    “我不是丫鬟,我是雾灵山的修道之人,不用吃饭,殿下,我还有事,就先上楼了。”

    顾青柠本就为那几具尸体闹心,如今又被人教导规矩,心中更是不爽,提步上了楼,身后传来万婉书低声的责骂声:“流苏,不要多嘴。”

    顾青柠无心和一个小丫头计较,她躺在床上,看着绕在手上的锁妖铃,苏瑜修的是镇妖道,只要镇压了一定数量的妖怪,就可以封个散仙。

    如今方瑜放弃了修仙,这锁妖铃就落到了她的身上,这是否就说明,这除妖的责任也一并落在了她的肩上。

    她的主要责任就是帮助傅重云登上皇位,其他的不应该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可现在事情摆在了她的面前,她却开始犹疑了。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顾青柠眼神恢复清明,她整理了一下衣衫,轻声道:“进来。”

    傅重云推开门,缓步走到了窗前,看了一眼顾青柠:“她们自小就生长在京都,规矩多一些,还请仙姑多体谅。”

    顾青柠摇了摇头:“我的使命你是知道的,这些与我无关。”

    “你不生气?”傅重云低声问道。

    “我要是为这一点事生气,岂不是要气死了,我还有事要办,殿下还请回去吧。”

    不生气就代表不在乎,顾青柠身为修道之人,自然要清心寡欲。

    “看来是我想多了,仙姑歇着吧。”

    傅重云眼神复杂的望了一眼顾青柠,转身走了出去。

    傅重云刚走,顾青柠便把窗户打开,清风吹来,让她有些不安的心渐渐的沉淀了下来。

    她猛地想起他们刚到朔州的时候,那几个大汉就绑着几个姑娘说是要进献给大王,他们嘴里的大王,会不会就是这些惨案的始作俑者?

    顾青柠看了一眼天色,想来那妖怪犯案应该是在黑夜时分,她筹划着以自身为诱饵,引妖怪出来。

    说到底,人命关天,她还是无法袖手旁观,把那吃人心的妖怪镇压在锁妖铃中,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万婉书住的房间隔着一个傅重云,此刻,烛火明亮,女子提笔在宣纸上勾勒,她字体清秀而又大气,华丽而又沉稳。

    写完后,她把宣纸放进信封里,嘱咐流苏:“你把这封信寄给父亲,告知他,我一切安好。”

    流苏正要出去,却听得万婉书接着说道:“流苏,你今日太失礼了,再怎么说,顾姑娘是修仙之人,我们是要敬重几分的。”

    流苏撇了撇嘴:“小姐,想来你还不知道,这位仙姑以前是在楚王殿下身边的,楚王殿下带着她上街,我曾远远的见过她一面,刚开始没敢认,到今天才察觉出来,她现在跟在靖王殿下身边,不知道打什么主意呢。”

    万婉书皱了皱眉,她的确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件事,想来这次还多亏了流苏,不然把这么大的隐患放在身边,她还真是有些担心。

    “以后你帮我多盯着她点。”

    关于傅重云的事情,她不能忽略掉一丝一毫,这次她前来朔州游玩,被贼人掳去,她心中大骇,可却是傅重云救了她,这让她很是感激,更觉得这是天命,让傅重云出现,好救她出去。

    月明星稀,顾青柠像是狸猫一般敏捷在屋顶上起起落落,到最后落在了护城河的桥面之上,河水平静地流淌着,时不时的泛起一丝丝涟漪。

    顾青柠找了个地方隐蔽了起来,等候多时,也不见水面有什么动静,正想着要不要去街道上走走,这样比较好吸引妖怪。

    突然,平静地湖面开始喧哗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