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心生嫌隙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5本章字数:3029字

    只见几个彪形大汉从水里跳了出来,落到了地面上,先是左右观望了一遍,确定没什么人,这才大摇大摆的往街道上走去。

    此时夜半无人,家家紧闭门户。

    顾青柠小心翼翼的跟着他们,只见他们从墙面开始攀爬,动作迅速而又矫捷,窗户被他们撬开,有身材比较瘦小的汉子钻了进去,不一会,就把一个五花大绑的姑娘扔了下来,在窗户下等着的汉子稳当当的接住,窗户整理好,然后又赶往下一家。

    就算天黑不出来,也不能逃脱被杀的厄运。

    顾青柠摇动手中的锁妖铃,铃声大震,那汉子们开始一个个的捂住自己的耳朵,不让自己听到这令人头痛的声音。

    顾青柠幻化出手中利剑,趁他们不备之际,提剑砍杀,他们把女子放到一边,几个人组合成阵法,开始抵抗顾青柠。

    顾青柠开始一边攻其下盘,一边防御自己的上方,渐渐地也有点体力不支,她周身散发着荧荧的光芒,剑中蓄满了灵力,一剑刺穿了其中一人的头颅。

    阵法被破,几人跌倒在地,而那个被顾青柠用剑刺穿的人在一道白光之后,显现出了原形,原来是一条大鱼。

    顾青柠踩住其中一只妖的手掌,厉声喝问:“你们背后的大王是谁?”

    那妖怪看了一眼顾青柠,冷笑了一声:“原来是你,放心吧,我死也不会告诉你。”

    说完,他变出自己的原形,从口中喷出水花,顾青柠忙提剑去挡,恍神之际,竟然被他们给逃脱了。

    虽然今天没引出背后的妖魔,但顾青柠也不是一无所获,她把那姑娘放到那户人家门口,手脚上绑着的绳子解开,狠狠地敲响了那户人家的大门,听见狗叫,这才抽身离开。

    在没查清对方是什么来头之前,顾青柠实在是放不下心来,幸好这几天护城河也没出现过尸体,那几个昏官便放话,说那几个被挖心的姑娘是被狼狗杀死的,只有管好门户,就不会再出现这类惨案。

    顾青柠冷冷一笑,世人就是这么愚昧,不过,她还是要赶紧找出那个所谓的大王,才是最重要的。

    她抬起头,朔州有山有水,人杰地灵,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那妖怪这么爱吃处女的心脏,想来也是个爱干净的,要是他把自己的巢穴筑在山上,便不好指挥那护城河里的怪物,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他一定就在护城河不远处,顺着护城河走,或许能有发现。

    想通了这些,顾青柠打算孤身前往,拂晓不在,她也要顾及傅重云的安危,她回到客栈,发现傅重云不在,问了店小二,才知道傅重云和万婉书去游湖了。

    傅重云不回来,她也只好等着,流苏看见顾青柠一个人坐在客栈大厅里,便走了过去,轻咳了一声:“小姐和殿下去游湖了,可能要很晚才能回来,你不用在这等了。”

    “我知道。”

    顾青柠手中把玩着茶杯,连眼皮都没抬。

    “别人尊敬你,才称你一声仙姑,可我见过你,那时候你和楚王殿下在一起,说吧,为什么来靖王殿下身边,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流苏见顾青柠清清冷冷,对她爱搭不理的,心中也憋了一口气。

    在京都丞相府的时候,她是小姐身边的贴身丫鬟,自然与别的丫鬟不同,眼光高一点,脾气也大了一点。

    “靖王殿下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我能图他什么,再者说了,丞相之女,自然高高在上,如此亲近一个前途渺茫的皇子,岂不是更加有野心和图谋?”

    顾青柠在楚王府里早已经见识过了女人的嫉妒和愚蠢,如今面对一个小丫鬟,能忍到现在已经是极点了。

    她愿意待在傅重云的身边啊,要不是追捕令,她何苦如此。

    “我是不受父皇宠爱,但也不曾自暴自弃,婉儿之所以待我亲近,只是因为我们从小便认识,感情自然亲厚一些,我身份微贱,自是折煞仙姑了,追捕令重云会想办法为仙姑解决的。”

    傅重云站在门口,他的身后还站着万婉书,俊男美女,自是羡煞旁人,只是傅重云依旧在微笑,眸子却深寒如冰,让顾青柠也不由得心头一凉。

    顾青柠看着一脸幸灾乐祸的流苏,这才明白自己被人摆了一道,傅重云最不喜欢别人拿他的身份说事,被流放东亭可以说算是他人生的一大耻辱了,偏偏顾青柠又当着他的面说出来,无异于在两人之间堆了一座山。

    顾青柠虽说眼高于顶,但此刻也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境地,她瞪了一眼流苏,大步走出了客栈。

    “云哥哥。”

    万婉书也感觉到了傅重云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不由得出声喊道。

    傅重云应了一声,转过身来:“婉儿,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发生第二次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傅重云深谙这点,所以他才不怀疑顾青柠的用心,可今天顾青柠说的话,如同在傅重云心中扎下了一根刺,莫非顾青柠和傅文煊的决裂从头到尾只是演给他看的一场苦肉戏。

    要真是如此,那他可真是这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

    顾青柠闷着一口气,一直走到郊外的林子才停了下来,还觉得不解气,便利剑出鞘,把无数的树枝当成了自己的敌人,肆意的挥洒了起来。

    翠绿的树叶纷纷扬扬的落下,剑气四溢,锋芒毕显,就在顾青柠要收剑入鞘的时候,一把带着寒气的剑朝她刺了过来。

    她忙回神去挡,几个招式下来,那持剑的主人也显现出了面容,男子一袭苍青色锦袍,五官端正,看着虽年轻,眼中尽是沧桑,身材高大,剑的力度也非比常人,要不是因为顾青柠的剑上凝聚了几分灵力,恐怕就要败下阵了。

    “你是我见过的所有女人中剑法最好的。”

    男人收了剑,脸上带着骄傲的笑意。

    顾青柠看了那男人一眼:“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只要你还在这朔州城里,我们就还会再见的,到时候,你就会是我的手下败将了。”

    男人挑了挑眉,语气里是满满的自信与张扬。

    顾青柠瞥了一眼口出狂言的男人:“我学武功,不是为了要一决高下的。”

    而后,飞身离开,天快黑了,她必须尽快找到妖怪的老巢。

    男人看着顾青柠离开,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他身后出现了几个身穿铁甲,全身上下只露着两只眼睛,迸发出摄人的寒光。

    “要不要跟着她?”

    男人摇了摇头,这几个人跟着她,不消一刻钟,要么跟丢,要么丧命,再者说了,他有一种预感,他们不会是敌人,幸运的话,还有可能会是朋友。

    月色凄迷,令人炫目。

    傅重云站在窗前,看着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一颗心却是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打开,随后又快速的掩上。

    女子穿着粉色的百褶裙,头发整齐的披在肩上,只用一根玉簪绾起,只听得她盈盈笑道:“青柠知道今天说了不该说的话,还请殿下不要记在心上,青柠是真心实意愿意辅佐殿下的。”

    傅重云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乖巧灵动的顾青柠,轻笑了一声:“本王没有放在心上,你可以出去了。”

    “殿下,这更深露重的,您让青柠去哪啊,今晚不如让青柠伺候您吧。”

    说着,顾青柠朝傅重云走近,身体像蔓藤一样缠上傅重云,十指纤纤,唇齿之间弥漫的香味,让人如痴如醉。

    傅重云闭上了眼睛,就在顾青柠把手伸向他衣襟之内时,他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神清亮,反手抓住了顾青柠的手,摁在了桌子上,随后一掌打在了顾青柠的背上。

    “原来你会武功,还能.....”

    顾青柠看着傅重云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等她醒来,浑身已经不能动弹。

    “说吧,你变幻成顾青柠来我这里,到底有什么企图?”

    傅重云坐的离她远远的,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套,想来是觉得她脏。

    顾青柠几次三番的坏她好事,她自然也不能让她过的轻松,正好今日知道顾青柠和傅重云说话,才想到变成顾青柠的样子来找傅重云,顺便尝一下皇子皇孙的滋味,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比自己还可怕的人物。

    “靖王殿下有这么大的本事,尽管可以一统天下,虽然不太光彩,但也轮不到顾青柠吧。”

    她变回自己的真身,面若桃花,灿若朝霞,虽然美丽,却是一副假皮囊。

    “护城河内的几具尸体都是你的杰作?”

    傅重云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直接开门见山,不再与这妖精弯弯绕绕。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靖王殿下能奈我何。”

    那妖精甜甜一笑,如同蜜糖化开,甜腻的让人窒息。

    突然,傅重云感觉眼前有水花溅起,冰凉刺骨,等到再睁开眼时,已不见那女妖踪影,徒留一地还沾着脂粉香气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