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情为何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5本章字数:3048字

    “跟我来。”

    傅文煊揽起顾青柠,打开后窗,飞身出去,落到离将军府不远处的屋檐上,才款款放开顾青柠。

    夜晚的风有些凉,顾青柠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讽刺道:“没想到你是来害我的,要是李敖知道我出来了,肯定以为我畏罪潜逃了。”

    傅文煊倒是毫不在意顾青柠的讥讽,眉宇之间落落大方,好似只是和顾青柠分开了很久,再次相聚了而已,之前的隔阂和误会仿佛不存在一样。

    他压低了嗓音,缓缓说道:“我原本以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水滴石穿,早晚有一天我能够看清,可现在想来,你的心是钢铁做的,无坚不摧,百毒不侵。”

    顾青柠看着坐在自己身侧的男人,心中同样也是五味杂陈,他和她之间不仅仅隔了身份,还有许许多多的女人。

    要做帝王,就要心狠,自然,也不能多情。

    “你说错了,我是修道之人,弃情绝爱,理所应当。”

    顾青柠冷声说道,唯恐说多了,泄露了自己的心思。

    静默了一会,傅文煊才开口,问出了自己一直以来想要问的问题:“你在傅重云身边,过的还好吗?”

    “好不好,都与楚王殿下没有关系了,现在我和楚王殿下,是仇人,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守着回忆过日子,很明显,她和傅文煊都不是这样的人,而傅文煊这次来朔州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李敖手里的兵权,自然,顾青柠也抱着同样的想法。

    傅重云本就处于弱势,要是有了李敖的相助,才勉强算得上是傅文煊的对手。

    “既然如此,青柠,我们就各凭本事吧,只是你在这将军府里为他冲锋陷阵,他与在客栈里与万家小姐风花雪月,值得吗?”

    傅文煊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恼怒之意,他一直很坚定的认为,依照顾青柠的性子,是无论如何也瞧不上傅重云的,可现在,她却在他面前为傅重云说着好话,实在是让他有些愤怒。

    “若是不值得,我便不会这么做了。”

    顾青柠也不是傻的,听得出里面的挑拨离间之意,更何况,傅重云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但就他为她出的这一条计策,就足以让她洗刷自己的冤屈。

    “青柠,下次见面,我便不会手下留情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傅文煊拍了拍的顾青柠的肩膀,站起身来,几起几落,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本来他是想带顾青柠赏月的,没想到话不投机半句多,他和她,终归是回不到过去了。

    等到傅文煊的身影彻底不见了,顾青柠才回过神来。

    她在雾灵山修行三百年,期间跟着元毅也下过几次山,对人情世故也是知道一些的,可现在她对傅文煊的心思,她实在是看不透了。

    毕竟,这世间情为何物的转承启合,也没有教授与她,就连她的师尊也告诉她这是修行人必须经过的一个劫难,渡过去了,便再也没有什么难关了。

    顾青柠有些累了,正想起身离开,身上却传来一阵温暖,李敖不知道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后,弯身为她披上了一件外衣。

    “将军。”

    顾青柠有些无奈的喊了一声,要是被他误会,那她可要费些功夫解释了,李敖的疑心病可不是一般的严重。

    李敖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笼罩在蒙蒙月色的朔州城,长叹了一声:“三天后便是怜女节了,本该十分热闹的盛会,却被那些妖怪给破坏了。”

    傅重云把计划安排在了怜女节,怜女节是朔州城一年一度的盛会,主要是未出嫁的女儿在这日都要出门去寺庙上香为家中长辈念经祈福,并要在寺庙中住一晚,这么多的妙龄少女聚在一起,自然会成为妖怪的最佳之选。

    此外,少女们下山之后,若是遇见喜欢的后生,便可将头上的金钗送给那名后生,后生便可拿着金钗前去少女家提亲,从而促成一段难得的缘分。

    想来顾青柠他们还算是幸运的,刚来到朔州城,就碰上了这么美妙的节日,若不是朔州城出现妖怪的话,想来人们庆祝的心情会更加的热烈。

    “将军不必顾忌这些,只需按计划行事便可。”

    顾青柠想着李敖应是怜惜百姓,才不忍心破坏节日的氛围。

    李敖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天刚亮,衙门口便贴出了告示,顾青柠挖食人心,残害人命,罪无可恕,推至菜市口,午时问斩。

    消息传来的时候,傅重云依旧不动声色的坐在大厅里吃饭,拂晓站在他身边,脸上显露出了一丝焦急之色。

    万婉书洗漱打扮好下楼,坐到了傅重云的面前,抬眸望了一眼这个她从未见过面的丫鬟拂晓,见拂晓相貌平凡,才堪堪放下心来。

    “还真是想不到顾仙姑会犯下如此大的罪过,云哥哥,等顾仙姑认罪伏法之后,我们就回京都去吧,这朔州还真是是非之地,需快快离去才好。”

    万婉书搅拌着眼前的粥碗,微微笑道。

    傅重云看了一眼万婉书:“婉儿若是觉得不适,早些离去也是好的,我也可差人一路护送。”

    万婉书没想到傅重云会这么说,不免心中有些悲凉,自从京都一别,她和傅重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生疏点是正常的,能认出来彼此已经是万幸,她不能祈求更多了。

    吃过饭,流苏跟着万婉书上了楼,关上门,流苏便忍不住开口说道:“小姐,殿下心里是打的什么主意?”

    万婉书抿了一口茶水,眼睛明亮,她略微沉吟道:“云哥哥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我们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好。”

    顾青柠是修道之人,求得是位列仙班,不可能和傅重云有什么儿女私情的纠葛,可就是傅重云表现的太过于平静,让她实在是猜不透傅重云心里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

    她喜欢猜人心,旁人的她一眼就能看出来,可傅重云的心,她从小到大,好似都没怎么看清过,因为看不清,才会迫切的想要看清,越得不到的,才是越好的。

    无论傅重云是袖手旁观也好,还是劫法场也好,这个顾青柠始终都是她心底里的一根刺,只要拔去了,这世上的任何女人都不再是她的对手了。

    正午的阳光有些刺眼,跪在台子上的顾青柠微微闭上了眼睛,可灼人的热度还是让她汗流浃背,她的身上密密麻麻的贴满了用朱砂画的黄符,十分的狼狈不堪。

    围观的百姓想把手里的东西砸向顾青柠,但都被士兵拦住了。

    李敖坐在监斩台上,冷眼看着这一切,手指轻轻地叩在太师椅上,只等着时间一到,人头落地,他便离去。

    傅文煊则没有到场,不知是何缘故。

    “时间到!”

    一声令下,刽子手往钢刀上喷了一口酒,手起刀落,顾青柠的人头便被砍掉在地,喷溅了许多鲜血,稍顷,顾青柠的身体便慢慢地变成了一只雪白的狐狸,众人大惊,纷纷往后退去,原来吃人心的是竟是狐妖。

    罪犯已伏,监斩官安抚了一些百姓,然后便拖着这只由顾青柠变幻而来的狐狸游街示众,百姓见状,心里的恐惧慢慢散去,安心下来,为三日之后的怜女节做准备,正好也去去此件事情所带来的晦气。

    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街市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傅重云看着万婉书带着流苏在前面走,故意落后了几步。

    拂晓实在是忍不住了,不由得小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顾仙姑怎么变成了会吃人心的狐妖?”

    傅重云没有回答她,伸手拿起摆放摊位上的一个面具,面具是兔子形状的,雪白的牙齿外露,看起来十分的可爱喜人。

    “客官你可真是有眼光,这可是卖的最快的面具了。”小贩大言不惭的夸耀道。

    傅重云摩挲着做工有些粗糙的面具,心中涌起一丝难以言喻的喜悦:“这个我要了。”

    小贩笑着就要收钱,谁知万婉书却跑了过来,拿过傅重云手里的面具,盈盈笑道:“云哥哥,这个是买给我的吗,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兔子。”

    拂晓不知道这个兔子面具是买给谁的,只是看傅重云的脸色,不像是买给万婉书的。

    傅重云点了点头:“你若是喜欢,便送给你了。”

    万婉书开心的将面具收好,笑道:“多谢云哥哥。”

    人人都沉寂在节日欢快的氛围之中,护城河上也放了花灯,为逝去的亡灵祈福,只是热闹消弭不久,原本平静的护城河,又开始喧嚣了起来。

    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有零星几个摊位摆在那里,几个彪形大汉浑身是水的便往寺庙方向跃去。

    甜蜜的花香开始在寺庙里游荡,如同香甜的美酒,还带着一丝丝的辛辣饶舌。

    今夜,是她品尝美味最好的时刻,她怎么能错过,况且没有了顾青柠,就没有人可以阻拦她,她自然可以高枕无忧的享用。

    大汉们把还在睡梦中的少女扛起来,直到跑到后山的竹林里,粗鲁的将其扔在地上,等待着花香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