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针锋相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5本章字数:3009字

    空荡无人的后山,山籁寂寂,偶有虫鸣蛙叫,也不曾扰乱她的好心情。

    她幻化出人形,一袭红衫,美艳的不可方物,只见她手指慢慢变长变尖,俯下身去,就要挖去那还在睡梦中的少女的心脏。

    还差一点就可以把心脏挖出去的时候,原本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少女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抓住她的手,一道符咒便贴了上去。

    “狐妖,这下看你往哪里跑。”

    顾青柠一身白袍,手持利剑,仙风道骨。

    “原来你没死啊。”

    那狐妖媚笑了一声,极尽媚态。

    “不过,你马上就要死了。”

    狐妖挥了挥手,那几个大汉开始朝顾青柠袭来,于此同时,埋伏在寺庙里的士兵将大汉们团团围住,颇有鱼死网破的架势。

    狐妖脸色一变,转身就要逃跑,顾青柠急忙追去,和狐妖缠斗了起来。

    狐妖修行千年,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法力却一点也没有长进,便开始挖食处女的心脏来助其功力大成,谁知道,吃了第一次,便再也停不下来了。

    顾青柠手中的剑乃是青锋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剑上蓄了灵力,更具有杀伤力,狐妖且战且避,口中吐出三昧真火,顾青柠一个恍神之际,便就不见了踪影。

    密林深处,顾青柠放出琉璃珠子,开始寻找狐妖的所在,光芒微暗,那狐妖突然显出原形,竟然是顾青柠的数十倍之大,只见她张开嘴,就把琉璃珠子吞入腹中。

    顾青柠大怒,忙提剑砍杀,狐妖冲顾青柠大吼了一声,险些要把顾青柠的耳膜震碎,顾青柠凝聚全身的灵力朝狐妖挥去,却被狐妖打倒在地,险些起不来。

    狐妖每前行一步,地动山摇之感就更加的强烈,树木被摧毁,开始燃烧起来,转眼间,就要烧到顾青柠的衣角。

    顾青柠仓促起身,飞到护城河边,施展灵力在掌中形成一道水柱,打向狐妖的面门,趁此空当,伸手念诀,琉璃珠子受到感应,在狐妖体内开始横冲直撞,好似要破体而出。

    狐妖受不了这么剧烈的疼痛,对顾青柠的攻击也没有了那么的紧密。

    就在顾青柠一剑刺向狐妖心脏的时候,狐妖也张嘴吐出了琉璃珠子,变得奄奄一息。

    顾青柠想把狐妖镇压在锁妖铃中,搜遍了全身,都没有发现锁妖铃,只好审问狐妖。

    狐妖轻笑了一声:“我可没见过那东西,你要知道,锁妖铃威力巨大,妖怪难以近身。”

    想来是掉在那山里了,以后去寻便可。

    顾青柠划破自己的手掌,念动灵诀,血滴在狐妖身上,只听得狐妖痛苦的哀嚎了一声,瞬间便化为了灰烬。

    狐妖已除,不知道那几个鱼怪怎么样了,正想着要去帮忙,只听得身后的护城河水冲高数百尺,水花四溅,中央渐渐显出人形。

    女子以水为裳,清雅灵动,姿色倾城,仙气飘飘,乃是河神水芷。

    顾青柠跪在了水芷面前,只听得她声音缥缈,语气温柔舒缓:“那几个鱼怪乃我门徒,只因犯了错事,被我责罚,便受了那狐妖的蛊惑,帮她危害人间,现在狐妖已除,那几个恶徒就交给我处置吧。”

    “谨遵河神大人之命。”

    顾青柠说完,便有几条大鱼落入水中,随后便再也不见。

    “顾青柠,你天生具有慧根,是难得一见的修仙人才,此来朔州,你除狐妖,降鱼怪,是你的功德,只是修行路上,千难万险,这只是其中的一小步,我已知你师姐方瑜放弃修行,只因贪恋凡尘,但愿你好生思量,莫步了她的后尘。”

    水芷看了一眼顾青柠,出声提点道。

    这世间的事,看得透,便是缘,看不透,便是命,顾青柠以后的路还需要她自己走,一步错,便是步步错。

    水芷挥了挥衣袖,瞬间便消失在了漫天的水帘之中,得仙人点化,本来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顾青柠心里却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好似前方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在等着她,而她却一点防备之力都没有。

    树上的蝉叫的人心烦意乱,傅雪瑶吩咐人拿着竹竿去粘这些恼人的东西,忽然在墙外看见了抱着药罐子的修北。

    修北也看见了傅雪瑶,上次傅雪瑶在紫金殿外的所作所为他躲在门后看的是一清二楚,想要在皇宫里活得久一点,还是离这位公主远一点比较好。

    傅雪瑶身边的侍女认出了修北是紫金殿里守着鼎炉的药童,便遵从傅雪瑶之命,带着几个小太监把修北扣在了她的落华宫里。

    傅雪瑶捻了一颗葡萄放进了嘴里,瞥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小药童,樱唇半启:“看看他药罐子里放的是什么,要是查出半点不妥,不仅是你,连国师我也一并不放过。”

    想起上次在紫金殿前受到的屈辱,傅雪瑶就对元毅恨得牙痒痒,巴不得抓到他的什么把柄,好把他赶出宫去。

    太监们从修北怀里把药罐子抢了过来,找来太医验了验,无非就是当归,人参,枸杞,鹿茸之类的平常药物,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见到手的把柄没了,傅雪瑶心中更加气愤了,罚修北就在院外跪着,没有她的命令,永远都不要起来。

    盛夏天气酷热,修北年龄小,身子弱,才跪了不到一个时辰,身体就开始吃不消了,摇摇晃晃的,随时就要昏倒在地。

    傅雪瑶吃着瓜果,看着摇摇欲坠的修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不发话,众人也不敢求情。

    就在修北以为自己快要去见阎王的时候,一双温和有力的手把他抱了起来,他费力的睁开眼,看清了来人后,弱弱的喊了一声“国师大人”后,两眼一闭,彻底的昏了过去。

    “元毅,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擅闯落华宫,你该当何罪?”

    傅雪瑶一拍桌子,震得桌子上的茶杯叮当响,更吓得侍女太监跪了一地。

    “元毅有没有罪,还不是公主一句话的事,只是我差药童修北去取药,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罪,要罚跪在这太阳底下?”

    元毅声音依旧平和,可仔细听来,还是带了一丝愠怒在里面的。

    “他嘛,对本公主不敬,本公主想罚他便罚了,再者说了,我想罚谁,就罚谁,还轮得到你来管。”

    傅雪瑶双手环胸,白了一眼元毅,表情十分冷傲。

    “若是公主要罚谁便罚谁,那靳国国法何存,还请公主指点元毅一二,元毅好按国法行事。”元毅依旧是不卑不亢,而如今能在皇宫里敢这样与傅雪瑶讲话的人,也没有几个人,众人对傅雪瑶皆是哄着,宠着,不曾这般教导过。

    “你,你竟然敢跟本公主讲国法,看本公主怎么教训你。”

    长这么大,傅雪瑶还没有被人这么训斥过,不由得心中怒气,解下缠在腰上的软鞭,就冲元毅打去。

    “皇后娘娘驾到。”

    就在那鞭子快接触到元毅的时候,太监的一声高喝,迫使着傅雪瑶收回鞭子,收的太急,鞭子差一点就打到了她的身上。

    “母后,您怎么来了?”

    皇后陈佳媛雍容华贵,优雅大气,虽然四十有余,但却不见丝毫老态,除却历经世事的沧桑之感,便是年轻女子的稚嫩未脱。

    “我要是不来,你岂不是闯下大祸了,国师大人是你父皇的座上宾,不是你宫里的侍从。”陈佳媛捏了捏傅雪瑶的鼻子,轻笑着责怪道,眉眼之间尽是宠溺之色。

    元毅抬眸看了一眼这位久居深宫的皇后,不由得皱了皱眉。

    在陈佳媛的劝阻下,傅雪瑶才勉强答应饶了他们的大不敬之罪,放他们离开。

    秦福源远远的看着元毅抱着修北走过来,吃惊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无事,只是有些中暑了,还请公公给他熬些酸梅汤来。”

    元毅把修北放到了鼎炉一旁的小床上,打了盆凉水,洗了绢帕,给他擦了擦脸,最后放在他额头上慢慢消暑。

    “公主没有为难你们吧?”

    知道两人在落华宫里,秦福源实在是焦急万分,但他又惧怕与傅雪瑶的刁蛮,不敢前去为他们求情。

    元毅摇了摇头,看着秦福源,出声问道:“皇后娘娘只有公主一个孩子吗?”

    “还有一个养子,就是上次为我们解围的楚王殿下。”

    秦福源不知道元毅为什么会问起皇后,但还是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了元毅。

    元毅琢磨着秦福源告诉他的事情,想着晚上要一探未央宫了,他总觉得,这个皇后定然是有什么秘密,尽管,现在这些也只是他的猜测而已。

    怜女节过后,李敖亲自出面为顾青柠翻案,更表明顾青柠乃是雾灵山修道之人,将来是要得道成仙的,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众人虽然有些疑惑,但最近并无命案发生,也放下心来,不似往常那么敌对顾青柠,但也不敢把顾青柠当做普通人一般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