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手下败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5本章字数:3086字

    此刻,顾青柠正在山林中仔细的寻找着锁妖铃,洞口的假人早就消失不见,锁妖铃更是不知所踪。

    “仙姑。”

    傅重云在她身后喊了一声,顾青柠回头,只见李敖带着士兵也赶了过来。

    一声令下,无数的火把投向山上,熊熊的火焰仿佛要把所有的罪恶都燃烧殆尽。

    顾青柠叹了一口气,不光是为了这山上的众多为伯仲而死的生灵,更重要的是她把锁妖铃丢了,要是被普通人捡到,她尚且能够感应到,现在她感应不到,很有可能是落入居心不良的人手中了。

    李敖大开府门,将傅重云和万婉书也请进了府中,说是要为他们接风洗尘,也为顾青柠庆功。

    顾青柠向来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何况现在她心中有事,想要开口推辞,但想到李敖手里的兵权,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了。

    无数鲜美的菜肴呈上,更有美艳娇柔的舞姬,一颦一笑,婀娜多姿,风情万种。

    顾青柠是修行之人,吃不得,也看不得,此刻更是如坐针毡。

    酒过三巡,傅文煊眼带笑意的走了进来,傅重云端着酒杯的手一滞,嘴角带着似有如无的微笑,这么多年未见,傅文煊没变,他却变了许多。

    不知道李敖是不是有意的,席间故意针对傅文煊和傅重云两兄弟,问的问题也是十分的尖锐,让人难以回答。

    顾青柠坐在傅重云身边,能清晰的感应到傅重云的变化,不知怎得,她拍了拍傅重云紧紧握住的手,提点他放轻松一些。

    傅重云微微一笑,紧握的手松开,反手把顾青柠的手包裹在手中,这样不经意的小动作,落在旁人的眼中,倒显得分外暧昧。

    “仙姑若不是修道之人,和靖王殿下成为一对佳偶,也是一件美事啊。”

    李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而后转眸看向傅文煊和万婉书。

    万婉书的美丽他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不是人间颜色,只是他总感觉缺少了什么,或许是自己见过的美人太多了,对于美色早已经提不起兴趣了吧。

    至于傅文煊,他乐意看戏,好久不见傅重云,他倒要看看他有什么长进,值不值得他把他放在心上。

    “仙姑修行,修的是长生不老,青春永驻,不像重云,只有短短几十年的寿命,怎么能与仙姑相提并论。”

    傅重云看了一眼顾青柠,语气里尽是谦卑温和,听得顾青柠却是一阵心酸,她尚且年轻貌美,可那时傅重云早已经是耄耋老人了。

    一席接风宴,众人各心思。

    夜晚安静的街道,凉风习习,万婉书不胜酒力,早就由拂晓和流苏搀着回了客栈

    傅重云在前面走着,顾青柠就在后面跟着,月光将傅重云的样子拉的很长,惹得顾青柠很想偷偷的踩上几脚,但一想这样做又不太光彩,只好作罢。

    傅重云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向顾青柠,这段日子,为了抓妖真的是委屈她了。

    他从怀中拿出一个兔子面具递给顾青柠:“你活了三百多年了,想来也不会在意这些小玩意,这是我的一番心意,还希望仙姑不要拒绝。”

    顾青柠瞪大了眼睛看向傅重云,后者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中正,没有半点不妥。

    她伸出手接过面具,像是小孩子得到了人生的第一颗糖,对于她来说,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幼稚了,往常她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可是今日,她觉得分外的开心,好像有什么东西悄悄的心里发芽,她拼命的想要压下,却不知为何,那东西长得越发快了。

    顾青柠把面具带在脸上,她看不见自己的模样,但却觉得那才是最真实的自己。

    “李敖的事,你打算怎么做?”

    顾青柠收起面具,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他们在朔州逗留的时间太久了,而最重要的事情还没办。

    “刚才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傅文煊追的很紧,我和傅文煊,只要是有眼光的人,都不会选择我的。”

    傅重云轻叹一声,缥缈如山间云雾。

    看在他送自己兔子面具的份上,她很想安慰他,但想到她还是因为追捕令才留在傅重云的身边,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要是你还愿意回到傅文煊的身边,我还是愿意成全你的,过了今夜,你便再也不能在我面前提及这些事了。”

    傅重云眸光深邃,生生的将顾青柠看进了自己的心里,顾青柠抬起头,便能在傅重云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那么的清晰明亮。

    她从来都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回到傅文煊身边又能怎么样,无非就是又和王府里的莺莺燕燕争奇斗艳,让同样的事情反复上演而已。

    顾青柠摇了摇头:“我既然决定留在你的身边辅助你,就没想过走回头路。”

    这条路也是顾青柠在拿命赌的,修行帝王道之人,若是选择错了君主,便在真正的乱世明君登基之后,有性命之忧。

    要是最后傅重云没有登上大宝,等待顾青柠的则是死亡,当然,这些顾青柠是不会告诉傅重云的,原本这就是该她一个人承担的后果,她不想连累任何人。

    回到客栈,顾青柠吹熄了灯火,正准备安睡,却听得窗户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撬开,来人像游鱼一般滑了进来。

    顾青柠手中幻化出利剑,还没等人靠近,已经把剑刺了出去,那人躲了一下,很快,就翻窗而出,很明显,他是要把顾青柠引出去,而顾青柠也很想知道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那人将顾青柠引到护城河岸上,便不见了踪影。

    正当顾青柠四处寻找之际,一把闪着寒光的银剑直冲顾青柠的面门,顾青柠连忙去挡,几十招下来,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对方带着面具,看其身形,应当是李敖无疑了。

    顾青柠不知道李敖半夜找自己出来是为了什么,不过还是且战且退,想找到对方的弱点,可对方的攻势太猛,防御更是密不透风,迫不得已,顾青柠只好用了灵力,将其逼退。

    “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趁这个空当,顾青柠皱了皱眉,厉声问道。

    李敖停止进攻,月色打在他黑色的衣袍上,增添了几分柔和之气,减少了几分杀戮的戾气。

    他轻笑出声,慢慢地在顾青柠的面前揭开戴在脸上的面具,端正的五官,阳刚而又英气,竟然是在林子里和自己比剑的那个男人。

    “我说大话了,还说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会是我的手下败将,没想到,我还是败在了你的手上。”

    李敖把剑收回,不见一点哀伤之色,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平和。

    “我是用了灵力,不然的话,我也不是将军的对手。”

    顾青柠的剑法虽然很好,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李敖已经算是高手中的高手了,就算是魏钊,也未必能讨上几分便宜。

    能够率领千军万马上阵杀敌的将领,怎么可能是一般人。

    “败了就是败了,没有什么好说的。”

    李敖倒也豪爽,拿得起,也放得下。

    顾青柠低下头,思量了一会,试探着问道:“将军在席间也见过靖王殿下了,靖王殿下虽不如楚王殿下满身荣耀加身,但还是将军能卖我一个面子,给靖王殿下一个机会,不要以偏概全。”

    李敖深深地看了一眼顾青柠,女子眉眼虽精致,可里面的冷漠淡然可怎么却掩盖不住,这样冷艳的人也会为人求情,这个傅重云还真是有福气,忽然,他竟然有点羡慕傅重云了。

    “仙姑不必如此,你也知道,现在楚王殿下还在我的府中,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底下,所以,我决定他们两位,我谁都不选。”

    如今帝王式微,诸侯们皆揭竿而起,各自为政,他堂堂七尺男儿汉,也是有野心和雄心的,怎么能甘心受人驱使,一辈子都留在这小小的朔州呢。

    得到这样的回答,顾青柠倒也不觉得意外,她手中要是有兵的话,也是想在这乱世打下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的,怎么能拱手让人。

    “不过,我既然是仙姑手下败将,这枚玉珏就送给仙姑,他日若有难,凭这枚玉珏可以来找我。”

    李敖将一枚透着微光的玉珏放进顾青柠的手心,然后轻轻握起。

    顾青柠看着躺在自己手中发光的玉珏,叹了一口气。

    日光斜斜的倾洒在窗棂之上,投下斑驳不定的光影,万婉书坐在铜镜前,女子的眉眼,巧鼻,樱唇,在这一刻,全都清晰明朗了起来,美艳绝伦,世间罕有。

    “皇后娘娘一直想撮合楚王殿下和大人,昨日在席间,小姐也见到了楚王殿下,不知道有何想法?”

    流苏把万婉书的秀发盘起,乌黑的秀发宛如山间云雾,慢慢地开出一朵花来。

    傅文煊虽然在席间没有说过多的话,但万婉书也看出,此人和自己一样,怀着将观其变的心思,和自己的一样的人,她不太喜欢。

    “那是爹和皇后娘娘的想法,不是我的,若是我和楚王殿下无缘,强行扭在一起,只会适得其反。”

    万婉书站起身来,身着轻纱,宛如碧波仙子。

    流苏正要推门出去,门却被人叩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