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攻心为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5本章字数:3030字

    流苏转身打开房门,一个穿着褐色长衫的男人走了进来,俯身对万婉书行礼道:“小姐,我家殿下有请。”

    万婉书点了点头,本以为她才是那个坐不住的人,没想到有人比她更急。

    傅文煊约的地点是他在朔州的一处别院里,偏僻安静,里面亭台楼阁虽然修建的巧夺天工,但是机关重重,功夫不到家的人到了里面,就是有来无回,最重要的是,这个地方没有几个人知道,十分安全。

    万婉书倒不在意这里的景致多么精巧,婢女多么美艳,她在乎的是眼前的男人到底要和她谈什么,目的何在,正因如此,万婉书才和一般的大家闺秀有所不同,她很冷静,同时又很果断。

    “想当初我们三个在宫里,也算得上是最好的玩伴了,一别良久,你越发的让我不敢认了。”

    傅文煊抿了抿唇,轻声笑道。

    其实,万婉书在宫里也只见过这位楚王殿下几面而已,远远的站在廊下,面容也看不真切,那时候他已经成为了皇后的养子,身边奴仆成群,出来走走也是前呼后拥的,旁人根本无法接近,而傅重云则不同,那样寄情山水,玲珑剔透的少年,才是她心头的一抹亮光。

    “殿下不必和我套近乎,过去的事情我大多不记得了,我们之间,还是开门见山的好。”

    万婉书眉目冷冽,再加上她本就长得极美,此刻显得绝艳。

    “既然如此,我便就告诉你一件事好了,好让你知道你心爱的云哥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三十六计,攻心为上,傅文煊知道万婉书对傅重云的心思,可他不知道傅重云的心思,而这个敲门砖就需要万婉书去做了,顾青柠不能留在他身边,自然,更不能留在傅重云的身边。

    李敖现在已经快要成为他的心头大患了,他不能再添加一个傅重云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要知道我爹在朝堂之上一直和你不对盘,要是我和云哥哥真的在一起了,岂不是对你有所损害?”

    此次万婉书之所以能在朔州出现,就是从万国焘那里知道了傅重云要上京的消息,这才从别处绕了远路赶来朔州,希望能和傅重云碰上,想来他们之间还是有缘的,不然,也不会遇见。

    “凭什么你认为你们会在一起呢,这么笃定的话,还是在你们成亲的时候给我发请柬的时候再说吧。”

    就算万国焘和傅重云联手了他也不怕,万国焘虽是一朝宰相,身边的人都是文臣,并无武将,一帮文人还掀不了天,至始至终,他在乎的,忌惮的,都是如同李敖一般,手中握有兵权的人。

    万婉书皱了皱眉,心中思量着傅文煊话里的可信度,眼前的人,聪明睿智,提防他还不如不提防,免得聪明反被聪明误。

    元毅站在窗前看着日光一点点消散,到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不见的时候,他才转过身来,叮嘱秦福源看着傅迦和修北,随后便出了紫金殿。

    他是皇上亲封的国师,出入宫殿,一般没有人敢拦,他倒也不遮掩,大大方方的就走到了皇后的未央宫,随后,他念诀隐身,宛如一阵风一般吹进了大殿里。

    寂静的殿中点着烛火,燃着香炉,却不见一人侍候,他心中一动,显出人形,左右观望了一下,发现宫中并无任何异常。

    “国师大人,你来了。”

    女人温和的声音自内殿传来,元毅拨开层层珠帘帷幔,走了进去,一身穿金色华服的女人慢慢地转过身来,她不施粉黛,却是杏眼桃腮,唇红齿白,秀发珠翠,一动便泠然作响。

    “你是?”

    元毅回想了一下,发觉并没有在宫里见过这个女人,不知不觉中,也警惕了几分。

    “我是贵妃沧月,楚王殿下的生母,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我的一缕魂魄,我时间不多,只能提醒你一点,不要调查皇后,万事以自己修行为重。”

    女人话音刚落,就没了踪影。

    元毅站在原地,只觉得脊背发凉,他来到宫里这么多,对这位贵妃也有所耳闻。

    她曾是西凉边陲小国的公主,因为两国和亲,才嫁到靳国来,自从傅文煊被皇后收养之后,就一直避世不出,青灯古佛,与世隔绝,可没想到今日竟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他初来皇宫,就四处感应,皇宫中并无妖气,也无煞气,这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带着这些疑惑,元毅回到了紫金殿,秦福源正依靠着鼎炉打瞌睡,元毅拍醒了他:“贵妃娘娘的宫殿在何处?”

    秦福源睡得正香,却被元毅弄醒,心中本就窝着一团火,但听得元毅问起贵妃,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问这个干什么,贵妃娘娘好着呢,虽然每天吃斋念佛,但衣食住行都由最好的奴仆照料,不用我们担心。”

    元毅听完,表情变得更加凝重了:“我怀疑贵妃娘娘早就死了。”

    听见元毅这么说,秦福源的瞌睡虫早就飞到了十万八千里。

    元毅是修道之人,不似他这般肉眼凡胎,但他还是压下了心中的震惊,小声道:“这些话可不能随便说,上个月楚王殿下刚去看过贵妃娘娘,你今日就说他生母死了,等他来了,岂不是要撕了你!”

    “是真是假,还请公公告知我现在贵妃所在何处,我一看便知,只是到时候,公公还需要等在门外,若是贵妃娘娘早就死了,我需要公公为我做个见证。”

    元毅想出这个办法的时候,就已经为了留好了退路,这一举动,无异于是要与皇后为敌,但也离真相更近。

    皇帝傅迦的身体早就已经不行了,现在只靠着所谓的仙丹和参汤续命,离鬼门关也就差那么一步了,可如今的局面,傅迦还不能死。

    秦福源低下头想了一会,才缓缓说道:“好吧,只是出了任何差错.....”

    “元毅一人承担。”

    元毅打断了秦福源的话,想着也知道秦福源会说什么,这个浸淫皇宫多年的老狐狸,早就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生道理,只要罪责不在自己身上,他便由着元毅去折腾。

    贵妃沧月的宫殿离未央宫不远,却没有未央宫那么金碧辉煌,倒显得十分的质朴素雅,院中还种着许多堇花树,花朵小,但却十分饱满,白色与粉色交织在一起,芳香四溢,如同进入了花的海洋,令人流连忘返。

    “听说这堇花树是贵妃娘娘故国才有的品种,当年皇上宠爱贵妃,就在这揽月宫里种了这些,贵妃娘娘想家的时候,就在这树下弹琴,那琴声啊,光想想就觉得动听。”

    秦福源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想来那当年的沧月也是万千宠爱在一身的。

    想来是觉得自己唯一的儿子过继给了皇后,再加上后来的傅迦沉迷于炼丹,才让沧月死了心,了却了红尘,皈依了佛门罢。

    “过了这道门,就是贵妃娘娘的居所了,你听这里面还有木鱼声,门口还站着侍女太监,我说国师,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秦福源给元毅指了指路,而后便带着两三个小太监站在原地,等着元毅出来。

    房里的确是断断续续的传来木鱼之声,可就是这木鱼之声,才让元毅心口发紧,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毕竟,重要的事情,用肉眼是看不清楚的。

    侍女推开房门,请元毅进去,而后又关上了房门。

    房子里的窗户都没有打开,显得灰暗无光,女子穿着深蓝色的衣袍跪坐在蒲团之上,一只手敲着木鱼,一只手捻着佛珠,口中念念有词,元毅静下心来听了一会,原是《妙法莲华经》。

    “国师元毅参见贵妃娘娘。”

    元毅拱手行礼,等了半晌,才听得那女子缓缓说道:“国师免礼,不知道国师见我有何要事,若是无事,自行离去吧。”

    “听说娘娘是西凉小国内的公主,进宫多年,可曾想家?”

    元毅掌中蓄满了灵力,一步步的走进女子。

    女子依旧是安然若素,她停止了敲木鱼的动作,黯然道:“自然是想的,只是无奈回不去了。”

    “我见那院中开满了堇花,朵朵娇美,想来娘娘也是惜花懂花之人,不知娘娘平时是如何照看这些花花草草的?”

    元毅走到女子身后,语气更加凉薄了一些。

    女子静默了一会,才出声说道:“平日里都是婢女们照料,我不曾动手。”

    “那它们何时开花,何时落叶呢?”

    元毅微微俯下身子,还没等到女子回答,只觉得面前扬起一阵黄沙,迷蒙了他的眼睛,等他睁开眼睛,女子已经站在了窗边,看样子是要逃。

    她不是真正的沧月,自然对于堇花的一些细节,也是无从得知。

    元毅手中幻化出长剑,刺向那女子,女子转身避开,她倚在墙上,冷冷笑道:“还是个高手。”

    “你到底是何人,从实招来,我便饶你一条性命。”元毅厉声喝问道。

    女子仰天大笑,青丝散开,丝丝缕缕朝元毅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