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后会无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6:15本章字数:3015字

    傅重云稳稳地落在了地上,苍青色的长袍随风纷飞,落在顾青柠的眼里,第一次是那样的鲜艳,但又那样的刺眼。

    回过头来,傅重云望着顾青柠陌生的眼睛,心口猛地一滞,他当时只想着救她,不让她陷入危险,没想到却暴露了自己。

    所有的伪装,在可一刻全然崩溃瓦解。

    “你.....”

    傅重云手里紧紧地握着锁妖铃,想要说些什么,可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顾青柠冷笑了一声,只觉得浑身冰凉,原来这傅重云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实际上,道行比她还要高深。

    她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傻得可怜,辅佐的第一个人,眼高于顶,妻妾成群,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辅佐第二个人,没想到这个人却卧虎藏龙,把她骗的死死地。

    “锁妖铃是我师姐送给我的,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顾青柠眼光落在锁妖铃上,怪不得她怎么找都找不到,原来是在他的手里,而且他还会使用锁妖铃降妖,这让顾青柠心中疑窦丛生,这傅重云到底是什么人?

    她可真是越发的看不透他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你了。”

    傅重云叹了一口气,站定身形,双手念诀,便可分身。

    “不管你去了哪,我都可以去跟着你,你的灵魂出窍我也可以看的见,所以,锁妖铃是我在那狐妖的山洞门前拿到的,想来这东西应该很有灵性的,所以它也不抗拒我,只是,这锁妖铃我不能还给你。”

    傅重云再次将锁妖铃收回袖中,眸色加深了许多。

    “这是我的东西,我应该要拿回来。”

    顾青柠心中发怒,掌中幻化出利剑,就朝傅重云刺去,傅重云身形一转,避开了顾青柠的攻击,他只守不攻,更加激怒了顾青柠。

    她召唤出琉璃珠子,琉璃珠子散发出的金光朝傅重云袭去,傅重云就站在原地,这次,他没有躲。

    “砰”的一声,拂晓冲了过来,为傅重云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她倒在地上,哇的吐了一口鲜血:“仙姑,你冷静一下,听我解释,我是妖,殿下为了保护我,才拿了你的锁妖铃。”

    顾青柠收回琉璃珠子,冷眼看了一眼拂晓:我早就该想到你是妖的,没想到你的身边竟然藏着妖怪,傅重云,你这样让我如何襄助你,妖为邪道,你不走正道,我也帮不了你,我们就此别过吧。”

    “拂晓虽然是妖,但她忠心耿耿,不像你,虽然是雾灵山的正派弟子,却和凡间俗人一样,有着自己的私心和私欲,既然你觉得这里不适合你,那就走吧,我就不送你了,只是锁妖铃,你是别想拿走了。”

    傅重云弯下身子,扶起了重伤的拂晓,语气冷冽,没有任何温度。

    “好,傅重云,这可是你说的,我们后会无期。”

    顾青柠看都没看一眼傅重云,转身就走出了客栈。

    傅重云挥了挥手,客栈又恢复了原样,拂晓看了一眼傅重云,不解地问道:“殿下好不容易才让仙姑来到自己的身边,为什么现在又要让她离开,莫非您还是想让她回到傅文煊的身边?”

    傅重云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她不会再回到傅文煊的身边的,我这么做,只是想让她明白,很多事情不是她想的那样的,等她想明白了,自然就会回来了。”

    傅重云就是有这样的自信,他相信顾青柠还是会回来的。

    行动失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陈佳媛的耳中,她瞥了一眼跪在她脚下的菁英,揉了揉有些酸胀的额头:“你确定那是锁妖铃?”

    菁英惶恐不安的点了点头:“却是锁妖铃无疑,傅重云拥有了锁妖铃,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陈佳媛笑了笑,这还真是出乎意料啊,没想到傅重云竟然有这样的本事,竟然能够把锁妖铃收为己用,妖物皆惧怕锁妖铃响,看来还需要她亲自动手了。

    木槿花一簇簇的竞相开放,香气宜人,傅文煊站在花树下,缤纷的花瓣落满了他的肩头,被人从身后轻轻拂去。

    傅文煊回过头,见是元毅,脸色缓和了许多:“国师,听说是你把那纸人收服的,本王在这里,要多谢你了。”

    元毅的表情依旧是无悲无喜,只是比往常多了几分沉重之色:“我曾在皇后的未央宫里见过贵妃娘娘的一缕幽魂,她告诫我不要去调查皇后,楚王殿下,这些事情,想必你早就知道了吧?”

    傅文煊没有说话,只因他不仅仅知道,还是这些事情的始作俑者,是他亲手促成了这一桩桩,一件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国师想要说什么,但说无妨。”

    傅文煊眸子低垂,元毅修道多年,他是瞒不过他的。

    “我虽然不知道皇后娘娘是何方神圣,但绝对不是普通的凡人,我不期许殿下能够告诉我真相,只希望殿下能够恪守初心,不要沉湎于旧事,不能自拔。”

    傅文煊听完,微微一笑:“国师的话,本王记下了,此去朔州,本王见到了顾青柠,她一切安好,还望国师不要挂怀。”

    元毅见傅文煊提起顾青柠,心中一动,上次与顾青柠争吵过后,他们二人便再也没有交集了,这本来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他还没有那么大的勇气,要去逆天改命。

    而此时的顾青柠过的并不好,她深夜从客栈里跑出来,急行了一夜,到最后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坐在地上,靠着大树就睡着了。

    她梦见自己又在和傅重云争执,混乱之中,她还失手打碎了锁妖铃,让里面的妖物全都跑了出来。

    要是锁妖铃里面的妖怪全都跑了出来,那她就是全天下的罪人了。

    顾青柠摸了一把额头上冒出的冷汗,调整了一下内息,从树下站起来,打算继续赶路,往前面再走不远,就是三明镇了。

    “救命啊,救命啊!”

    突然,安静的空气中传来了女子的惊呼,还有马蹄践踏土地的声音,顾青柠循声而去,只见马背上下来几个彪形大汉,淫笑着朝一名柔弱的女子走去。

    女子被吓得直接跌坐在地上,她想叫喊,却被他们捂住了嘴巴,只能发出残破的音节。

    顾青柠此生最恨这种事情,想也不想的就提剑冲了上去,几个回合下来,就把那几个大汉打的再也爬不起来,狠狠地瞪了一眼顾青柠之后,急速的翻身上马离去。

    “姑娘,你没事吧?”

    顾青柠见他们走远,便转过身来,看着衣衫不整,倒在地上的女子,伸出手就要拉她起来,谁知女子突然变幻了脸色,手指变得极尖极长,就往顾青柠的心口处掏去。

    说时迟,那时快,琉璃珠子从顾青柠怀里蹦出,耀眼的差点就要晃瞎了女子的眼,她捂住自己的脸,躺在地上哀嚎了起来:“没想到你竟然是修道之人,今日算是我失策了。”

    说着,女子就要遁逃,可却被顾青柠一剑扎在了地上,鲜血淋漓,动弹不得。

    “说,你到底是什么妖怪,为什么要害人性命,掏人心肺?”

    顾青柠看着眼前媚眼如丝,姿色靓丽的女子,厉声喝问道。

    女子知道此劫难逃,立马跪在了顾青柠的面前,大声告饶:“仙姑饶命,我是一只修炼了二百多年的黄鼬,修行不易,还望仙姑不要损我修为,前几年,我的丈夫突然生了怪病,我是为了给他治病,才需要习武之人的心肝作为药引,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给了他掏了无数的心肝,都不见他的病好。”

    说着说着,女子竟然落下泪来。

    顾青柠生平最见不得女人哭哭啼啼的,便不耐烦的问道:“你的丈夫是凡人吧,凡人和妖结合,不病才怪。”

    女子的表情愣了愣:“仙姑,您怎么知道这些,您是不是能救我的丈夫,只要您能救活她,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做什么都愿意?”

    顾青柠反问了一句,只觉得有些讽刺,人世间的情爱之事,她看不透,也不想看透,可偏偏还让她遇见这种事。

    这黄鼬多年来一直残害人命,犯下的可是滔天的罪行,必须要让她魂飞魄散,只是他丈夫应该阳寿未尽,不然也不会苟延残喘这么多年。

    “你丈夫在哪,带我去看看。”

    女子见顾青柠松了口,忙从地上站了起来,捂住受伤的胸口,带着顾青柠往镇子里走去。

    三明镇算不上富裕,但也不是很贫穷,当今是乱世,除了京都的繁华,其他的都是一如既往的战乱和动荡。

    女子带着顾青柠走到一扇破旧的门扉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家相公是个读书人,家境不好,幼时在山林中救过我一命,我修成人形后,便来寻他的转世,做了他的妻子。”

    顾青柠冷哼了一声,她的师姐方瑜嫁的就是个读书人,也是因为那书生救了方瑜一命,才让方瑜以身相许的,没想到,这黄鼬还如此痴情,倒让顾青柠有些刮目相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