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黎盛夏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20:11本章字数:3053字

    黎盛夏拎着厚重的行李箱站在马路边,酷暑难当,烈日灼眼,却并不影响她看清对面的一切。

    马路对面是江城滨湖区民政局。

    鲜花,礼炮,喜糖,无一沾染着喜庆的气息。

    此时民政局门口的广场挤满了人,而黎盛夏的眼中,只有那对被记者和吃瓜群众团团围住的新人。

    男的,穿着一身精致笔挺的手工定制西装,身材挺拔,五官俊美,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一股运筹帷幄的上位者气息。

    女的,瓜子脸,黑长直,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色露肩小礼服,隔着老远就能看到她脸上洋溢的幸福笑容。

    俊男美女,喜结连理,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和谐。

    只是……

    黎盛夏苍白着一张小脸苍白,像是一瞬间从炎炎夏日跌入冰雪寒冬一样,看着对面那对幸福依偎的男女。

    女的,是黎安安,她的表妹,也是继妹。

    而男的……

    黎盛夏拳头不禁收紧,从心中喊出这四年来日日夜夜折磨她不能入睡的三个字:顾宴琛!

    那个曾经将她捧在手心、宠她入骨的男人!

    此刻他的怀中依偎着不是黎盛夏的女人,幸福的站在民政局门口,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祝福。

    刺骨的寒气从脚底升起,片刻之间,笼罩全身。

    握紧的手突然松开,还是来迟一步吗?

    黎盛夏的嘴角浮现一抹落寞的神情。

    晃神的功夫,顾宴琛已经揽着黎安安朝路边停靠的宾利慕尚走去,那围观的记者自然蜂拥而上。

    “顾总,黎小姐请留步!”

    “顾总,黎小姐,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怎么突然就决定结婚了?”

    “顾总,听说你包下整片海滩,包了三架飞机从泰国空运黎小姐最喜欢的香水百合,向黎小姐求婚的事情是真的吗?”

    “黎小姐,听说顾总特地请了法国著名华裔珠宝设计师Vivian操刀,设计的一款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婚戒,而婚戒上的粉钻正是半年前顾总花了一个亿从拍卖会上拍下的粉钻之心。这是真的吗?”

    ……

    记者们的话隔着空气钻进黎盛夏的耳朵里,一字一句像是锋利的针扎在心窝上。

    不想再听顾宴琛如何追求黎安安,黎盛夏握着行李箱转身就想起来。

    而对面,原本阴沉着脸准备上车的顾宴琛,突然余光一瞥,瞥到对面那个准备仓皇而逃的女人,脸上神情顿时多云转晴,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

    脚下动作一顿,只见他突然转过神来看向众人:“感谢大家对我和安安的关心,不过安安年纪太小,还没有到达法定结婚年龄,所以今天让各位白跑一趟了!”

    对面已经准备离开的黎盛夏脚步一声,突然抬头看了过去,脸上闪烁着灿烂的光泽。

    还没到法定年龄?

    对哦,黎安安当初为了以童星的名义出道,在改姓的时候特地托关系将年龄改小了三岁。

    因此现在黎安安户口本上的年龄还差三个月才满二十周岁!

    想到这里,黎盛夏不由面露大喜!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喜欢,虽然暂时不能领证,但是我和顾哥哥都认定了彼此,也得到了两家家长的认可,希望大家能祝……”

    “顾宴琛!!!”

    黎安安笑颜如花,满脸幸福的看着众人,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她此刻的幸福,可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像是噩梦一样传入耳中。

    一抬头,就见一个身体高挑的女人逆着光,拎着一个行李箱从马路对面走来。

    黎盛夏是有备而来的。

    出机场的时候,黎盛夏特地冲进化妆间,换上一身嫩黄色的连衣短裙。

    层叠的设计,一双白嫩修长的长腿强势出镜,营造出立体感的同时,也颇有飘逸感,搭配上特色高跟凉鞋,时尚、个性。

    只见她缓缓走来,浓密的大破浪卷随意的披在肩头,两条白嫩修长的大长腿强势出镜,气场足足有两米八!

    等到她走近,黎安安看到她的脸,娇小的小脸瞬间惨白一片。

    黎盛夏!!!

    黎盛夏一路走来,她的眼中只有顾宴琛一个人,一步一步,像是要跨越四年分离的时光一样。

    没人知道黎盛夏看似从容,其中内心充满了不安。

    黎盛夏终于在顾宴琛面前站定,她努力以最好的姿态站在顾宴琛的面前,可一抬头,脸上的笑容却被一双漆黑深沉的双眸给封印。

    笑容僵在脸上。

    回来的路上黎盛夏在脑海中模拟了无数次与顾宴琛重逢的画面,久别重逢后,或相视一笑,来一句好久不见。

    也可能顾宴琛还在等她,还爱着她,两人感动相拥,HappyEnding。

    也想到顾宴琛心结难解,恼她、怒她、不理睬她,她就缠他、缠他、缠死他。

    ……

    可是她没想过,再见到他,那个曾经眼里只有她的顾宴琛会是如此平静,眼眸中连一丝波澜起伏都没有,仿佛面前的真的只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一抹恐慌窜上黎盛夏的心头。

    难道顾宴琛真的不爱她了吗?

    沉默降临,空气中漂浮一股异样的情绪。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黎安安率先清醒过来,看着面前的黎盛夏眸中闪过一丝阴霾,不过她好歹也是混演艺圈的,下一秒,面色脸上堆起灿烂的笑容,热情的走了上前。

    黎安安一把抓住黎盛夏的手,眸光盈盈,小脸上充满了“激动”和“兴奋”。

    “姐姐,你可算回来了!昨天我还跟爸爸说,要打电话去美国,请你回来参加我的婚礼呢!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很早以前就说好了,以后谁先结婚,对方就做彼此的伴娘,之前我一直害怕你心中还有芥蒂,现在看到你回来了,我真的好高兴啊!姐姐,我要跟顾哥哥结婚了,你会祝福我们吧!”

    黎盛夏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黎安安死死的抓着她的手不肯松,瞳孔不由一缩。

    眯着眼,看着黎安安这张虚伪的脸,一阵呕心。

    从以前开始,她就喜欢装无辜,扮柔弱,人前人后两张脸,可惜了,时隔四年,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欺负的黎盛夏了!

    高傲的抬起下颚,嘴角上扬:“我当然会祝福你们……祝你们不、幸、福!”

    黎安安小脸一僵。

    黎盛夏趁机掰开黎安安的手,将自己的右手解救出来。

    解救的过程黎盛夏是用了力的,看到黎安安那张满是阴鸷却不能发作的表情,心里格外的痛快。

    “还有别姐姐长姐姐短的,我妈生我的时候二胎政策还没开放呢!别忘记自己只是表字辈的,表、妹!”

    表字辈,婊、子辈!

    血色从黎安安的小脸上消失,黎盛夏冷哼一声,转头看向旁边这位自她出现就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

    眉毛一挑,问道:“你要娶她?”

    “人都在民政局了,你以为呢?”

    顾宴琛低沉的声音夹带着丝丝凉意,那神情仿佛在说黎盛夏说的是废话一般。

    一团火焰窜上心头,黎盛夏只觉得脸蛋火辣辣的,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似的。

    “我不同意!”黎盛夏咬牙切齿的说道。

    顾宴琛嗤笑一声,眼眸中满是嘲讽:“黎大小姐说笑了吧,现在婚姻自由,我和安安结婚,她父母都无权反驳,何况你只是个表字辈的表姐!”

    “顾宴琛,四年前你欠我一场婚礼,现在户口本就在手上,趁着民政局还没下班,咱们赶紧将证给扯了吧!”

    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民政局门口当众抢婚,抢的还是江城顶级豪门顾家的大少!

    这消息要是传播出去,网络点击绝对爆了!

    一时间,记者和吃瓜群众们沸腾起来了,拿着相机手机不停的咔嚓咔嚓。

    不过最让人期待的还是后续发展。

    众人忍不住将视线投向男主角,后者并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激动的冲上前来个热情相拥。

    顾宴琛自始至终神情都是淡淡的,哪怕他的内心早已翻江倒海。

    静静的看了面前这个张扬自傲的女人,黎盛夏果然还是黎盛夏,和四年前一样的自以为是,以为全世界都会围着她转悠。

    低头点了一根烟,空气中飘起淡淡的烟草味。

    过了一会儿,顾宴琛抬头看向面前嚣张跋扈的女人,深邃如星辰的黑眸闪烁着让人看不清的光,他看向黎盛夏,那眼神像是在打量,像是在思索。

    “给我一个必须跟你结婚的理由!”低沉醇厚的声音响起。

    啪嗒!

    一大堆下巴和眼珠子掉在了地上。

    给、我、一、个、娶、你、的、理、由!

    这句话换个意思不就是说,如果理由满意了,我可以娶你吗?

    这不就等于变相的接受对方的求婚吗?

    黎盛夏自然也听出来顾宴琛的言外之意,嘴角不由扬起一抹得意自信的笑容。

    “就凭没有我,你娶谁都不会幸福!这个理由够吗?”

    “当然够……”

    吃瓜群众不由虎躯一震,视线同情的看向另一位当事人黎安安。

    黎安安浑身一僵,头一次觉得众人投射过来的目光让她如此难堪,如此想要逃离。

    突然一个不安的念头在黎安安的脑海中闪过。

    视线落在助理秦瑞的公文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