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 想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41本章字数:3052字

    几人狼狈的跑到了保姆车中,一个个气喘吁吁的。

    “这些人的眼睛怎么这么尖啊!”雅姐瘫倒在了座椅上,“我已经快不行了。”

    “我也是。”姜宁暖好不容易松下一口气,往窗子外一瞧,顿时就看见还有人群往他们这里跑,顿时就跳了起来,“开车,赶快开车!”

    司机师傅也跟了姜宁暖不短的时间,自然也明白她在担心什么,当即二话不说,立马就发动了车子。

    见着车子开跑了,姜宁暖这才安下心来。

    她突然觉得有些热,便伸手将车窗按了下来。

    正好对上了一个人的脸。

    他倚在一辆黑色的小车上,手指间叼着烟,眉眼清隽,恍似水墨,清贵无双。

    冷淡疏离的模样一如往昔。

    顾行止。

    几乎刹那,姜宁暖便失了魂。

    “宁暖姐!宁暖姐!”果果连着叫唤了许多声,姜宁暖才稍稍将意识分了点出来,十分迷糊的看着她们。

    “怎么了?”

    “这句话应该是我们问你吧?想什么了怎么这么呆?”雅姐用种不成器的眼神看着她,若是手中有什么东西,必定要过去敲上几下。

    姜宁暖低了头:“没什么,只是有些困了。”

    果果从后座捞了几瓶水来,一一递给几人:“刚刚跑的怪喘气的,你们也喝一些吧。”

    “谢谢。”姜宁暖有气无力的说着,将水接了过来后,就将整个人放空,靠在椅子上闭了眼。

    果果有些诧异的看向雅姐,原以为雅姐能知道答案,谁知道后者也只是很无奈的耸耸肩,便转了回去对着司机师傅说道:“师傅啊,麻烦你将我放在前面的位置下,果果你带宁暖回去,有问题吗?”

    果果立马摇头:“没问题。”

    其实姜宁暖没有睡着,可是她们的对话却也无心再听。

    他不知道刚才他到底看见自己没有。

    可是就算看见了,也不会搭理吧。

    从当年他们分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们这辈子只是陌生人。

    但是——

    顾行止,我后悔了。

    A市是出了名的“堵城。”

    闲来无事果果便开了手机开始刷微博。

    此刻的微博热门已经从某大腕出演什么什么,变成了姜宁暖低调出现在机场、姜宁暖低调回国、姜宁暖低调回国,神秘男子一路相随、姜宁暖回国,与神秘男子在机场相聊甚欢。

    果果点开最近的一条看了看,忍不住吐槽道:“这些记者也真是闲的。”

    “毕竟他们靠着个吃饭,很正常。”雅姐接了句,“看看评论,有没有怼宁暖的。”

    果果又往下刷了刷,想来黑子还没有到达战场,下面活跃都是姜宁暖的粉,一个个都很可爱的在欢迎姜宁暖回国。

    “还没有。”

    “别管他们。”一直闭眼装睡的姜宁暖突然出了声,“他们智商欠费,难道你还要去计较吗?”

    雅姐一下子就盯住了姜宁暖:“宁暖,你嘴巴真的是越来越毒了。”

    “不过你平日里私下嘴毒就算了,可别再整上次那些幺蛾子,同组的女演员都被你给怼哭了。”

    姜宁暖扯了扯唇角,勉勉强强的勾出了一个笑容:“我只是实话实话。”

    “好了好了,我不和你贫了,我的地到了。”雅姐利落的下了车后,突然就将门打开,气势汹汹的瞪着姜宁暖。

    姜宁暖被雅姐的目光被弄得浑身不自在,不由得张口就问:“怎么了?”

    “回去之后,立马给我打理你的微博!拔拔草!”说完,雅姐很有气势的将车门一关,拎着师傅递来的行礼,踩着那双恨天高就很张扬的走了。

    见着人走了,果果也不由得垮了脸:“宁暖姐,我对你的粉丝,深表同情!”

    “睡觉。”

    将姜宁暖送回到了家之后,果果又尽职尽责的给姜宁暖点了几样外卖,等外卖到了之后,她便将它们全部放在了厨房的餐桌上,又收拾了一会儿,这才拎着包走了。

    而姜宁暖一回来,将箱子一扔,直接就爬去了二楼的房间睡觉。

    可是每当她一闭眼,那人的眉眼就会浮现在眼前,闹的她心烦意乱的,干脆起身给微博拔拔草。

    姜宁暖是圈里出了名的不爱自拍的女星。

    所以就连发微博的图片,也是手机里在伦敦照的一些风景图,再配上文字,然后发上去,就算是完成了任务了。

    刚一发完,姜宁暖还来不及关手机,评论一条一条的就像炸开了似的。

    无一例外,全部是控诉她不发照片的。

    姜宁暖在评论中挑了一个眼熟的id回复了之后,就准备下去看看果果给她准备的外卖是什么。

    可是才刚刚开了门,手机便响了起来,姜宁暖不得不折回去将手机拿过来。

    来电人:陈淼。

    “喂。”

    “宁暖,大事不好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大呼大叫的声音。

    姜宁暖很有远见之明的将手机开了扩音,丢在了床上:“什么事?”

    “顾行止回来了!”

    “嗯。”

    “嗯?你知道?你怎么这么平淡?你就不怕顾男神找你麻烦吗?”陈淼继续大叫道,“昨儿他们弄了一同学会,我去了,你是没看见,是个雌的就往顾男神的身上贴!把我看得气死了!”

    姜宁暖其实不太愿意聊他,可是另一方面她又很希望能有顾行止的消息,不单单是网上,还有现实。

    “他长得帅,身家又好,逗女孩子喜欢很正常。”或许是当了演员的缘故,就算如今她心里在如何翻天覆地,惊涛骇浪,也能用最平常的语气,将话给说出来。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顿了一下,接着是陈淼小心翼翼的声音:“宁暖,你难道不在意了吗?”

    “淼淼,我今年已经不是17岁,我如今只想将我的事业做好,其他的随缘吧。”姜宁暖说的风轻云淡,可是在陈淼听起来,却觉得心痛万分。

    “当年你们这么喜欢彼此,为什么不能再给彼此一个机会了,你如今单身,他也是。”

    “这都不重要。”姜宁暖拿起手机,按掉了扩音,“渺渺要出来吃饭吗?”

    “你不是今天才从英国回来吗?不用倒时差吗?”

    “飞机上睡多了,现在也不睡不着。”姜宁暖将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间,蹲下身麻利在衣柜中,翻了换洗的衣服出来,“你定个时间和位置,我先去洗个澡。”

    “好。”

    花洒下,姜宁暖仰着对着喷头,水哗啦啦的淋下。

    姜宁暖眼睛酸痛的厉害,想哭,可是异国他乡五年的生活,早已将她的所有的眼泪都消磨干净。

    陈淼是她的高中好友。

    顾行止是她的初中同学兼高中同桌。

    他们也算是另一种类型的青梅竹马了!

    曾经啊,她以为他们的确会这般一直走下去的。

    她会和他考同一所大学,等他们毕业就结婚,一手毕业证,一手结婚证的,然后在一起申请去国外留学,生几个宝宝。

    她将他们未来的蓝图全部都构建好了。

    她以为他们之间是不会发生任何改变的。

    可是一场意外,却打的她措手不及。

    她高考完直接就飞去了英国,读了一所世界名校,在那里一个人,孤孤苦苦的过了五年,五年后回国,被雅姐发现,进了娱乐圈,和家人闹翻。

    在异国他乡的那五年啊,读秒如年,她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那段时间的。

    大约最开心的事,就是能听见顾行止的声音吧。

    那五年,她一直用顾行止的声音陪着自己。

    其实这事,说来也巧。

    她有一个闺蜜叫楚姝,关系特铁的那种。

    喜欢二次元,喜欢古风圈。

    在高中的时候,就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九霄。

    偶尔她也会帮楚姝打打杂。

    据说现在里面都是一堆大神。

    顾行止大学的专业是金融,楚姝好巧不巧也是金融,初听顾行止说话就觉得惊艳不已,在楚姝的死缠烂打之下,硬是将从没有接触过配音唱歌的顾行止给弄进了九霄里。

    后来的事,大概也都能猜到了。

    楚姝死缠着她进社团,她那时候哪有什么心思,自然是没答应的。

    然后楚姝拿着顾行止配音的剧来找了她。

    她和顾行止认识这么多年,对他的声音早就有了极高的辨识度,几乎是一个呼吸声,她便认出了他。

    后来她以进社团为由,要挟楚姝给了她顾行止的照片。

    那在异国他乡的五年,她就是这般过来的。

    听着顾行止的配音的剧,看着顾行止的照片,听着楚姝掰扯着关于他的八卦。

    比如今天谁又给他告白,他又是如何冷漠无情的拒绝了人家小姑娘。

    姜宁暖用手捂住了脸,觉得自己怎么都是一把年纪的人,怎么反而越活越回去了?

    竟然还和那些小姑娘重视起情情爱爱来了?

    只是以前不见面还好,如今见了面,她知道自己已经不能收心了。

    要是被雅姐知道了,估计自己又要被教训了吧!

    毕竟雅姐在大街上捡着她的时候,自己就是一副要死不活的状态。

    姜宁暖抬手将热水一下子就调成了冷水。

    冰凌凌的刺骨的水冲下的那一瞬间,虽然自己被冷成了狗,但是也的确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