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 MV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41本章字数:3049字

    姜宁暖不自在的低了头,看着搭在身上的毯子,一句不信,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其实不管她说什么,都显得太过矫情了些,可是如果不说,就更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姜宁暖烦躁捏了捏手指,这时顾行止已经找空姐要了一杯白水,递到了姜宁暖的面前:“你刚刚醒了,和一些润润喉。”

    “谢谢。”姜宁暖低着头接过,想了想还是开了口,“也谢谢你那天的早餐。”

    “不客气,顺手罢了。”顾行止淡淡的回了句。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在顾行止这句话后,姜宁暖很顺其自然的在心中补了句,扯淡。

    A市和影视城一个在南,一个在北,这要多顺路啊,才能恰好在清早带了早餐回去。

    当然也不排除顾行止来影视城是真的有项目要谈。

    离降落还有一小时。

    困意又再次袭来,姜宁暖看了看身边的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是抵不住困意阵阵涌了上来,她顺从的闭了眼,又再次睡了过去。

    顾行止看着他眼皮子底下的乌青,只觉得心疼,可路是她自己选的,他不能插手。

    什么都做不了。

    许是确定了身边坐着的是臆想中的人,这一次姜宁暖睡得格外的沉,直到飞机降落,她才再次醒了过来。

    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

    就好像刚刚飞机上的,那是一场梦。

    梦醒,就是镜中花水中月,什么都没有。

    姜宁暖抿了抿唇,罕见的带出几分讥诮。

    雅姐却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撞了撞她的肩膀,笑容暧昧:“刚刚那个男人是谁?长得挺帅的,比当今的小鲜肉模样还俊俏。”

    姜宁暖转头看着雅姐眼中亮光,愣了几秒,随即便说道:“你别痴心妄想了,那人是顾氏的太子爷,商界新秀。”

    “顾氏?”这回发愣的变成了雅姐,“你说的不会是A市顾氏吧?”

    姜宁暖极其冷淡的应了声:“走吧,他们那种人,岂是我们能肖想的。”

    “别啊,宁暖你看你长得这么美!这么好的一条大腿,你确定不抱抱?”

    “抱他啊?”姜宁暖一挑眉,“那我还不如去报咱们风华太子女的大腿了。”

    说到风华的太子女,雅姐一下子就来了精神:“我可是听说了,咱们boss准备隐居幕后了,现在许多事情就已经逐渐转交给了小楚总。”

    “你可别看小楚总年纪轻轻的,手腕却十分了得,据说啊,她和顾氏的那个太子爷是大学同学了,如今商界中,一直将两人成为金童玉女。”雅姐说是八卦来,也是滔滔不绝,延绵不断的。

    姜宁暖手有些痒,她往裤子兜里摸去,可是那里除了一个手机,在没有其他的东西。

    这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准备戒烟了。

    雅姐看着她惯性的动作,只是冷笑着从小挎包里摸出了一盒糖来,塞入了姜宁暖的手中:“烟瘾来了,就吃糖,保管药到病除。”

    姜宁暖看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从盒子里倒出了好几颗糖,一股脑的全部塞进了嘴中。

    雅姐就站在她的身边:“自打我认识你开始,你就开始戒烟了,这都快两年了,按理说你应该差不多已经戒掉了,怎么现在又有瘾了?是有什么事烦心吗?”

    姜宁暖无力的摆摆手:“没什么,只是有些困。”

    “困?”雅姐有些愕然但也想不通她为什么突然就开始烦了,也就只能接受了她的说辞。

    等她们从机场出去,公司那边早就安排好了车,因为没什么行李,两人来去空空的,倒也轻松。

    很快,他们便赶到了拍摄现场。

    和姜宁暖搭戏的是林关本人,林初是新生代的歌手,也是当今许多女孩子喜欢的样子。

    长得好,唱的也不错,再加上公司又会包装,想要不红都难。

    两人很快见了面,林关一直笑的很客气,言语之间似乎也对姜宁暖颇为尊敬。

    姜宁暖和林关说了几句后,便随着化妆师去了化妆间。

    林关的这首曲子,是以民国为背景所作的,自然场景和扮相,也是要符合那个时代的。

    “姜姐的皮肤真好,水嫩水嫩,整就一胶原蛋白。”化妆师一边手法极利索的替姜宁暖化着妆,一边开口夸道,“现在圈子中很多小姑娘的皮肤,都没有姜姐的好,每次给她们画都特别麻烦的要上好厚一层,还是姜姐的妆最容易化。”

    化妆师这话明显就是踩一个捧一个了。

    姜宁暖抬眼,也不附和,只是浅浅淡淡的一笑:“谢谢。”

    “我说的都是真话了。”化妆师继续笑着,丝毫也不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

    姜宁暖眼神往下一瞟,就看见了她挂在胸前的工作证,在岗位那里,很明显写了四个字,化妆助理。

    “夏姐干一行多久了?”姜宁暖换了一个话题。

    “五六年了吧。”化妆师想了想才说,似乎开口有些不情不愿的。

    姜宁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弯唇:“五六年,还挺久了。”

    五六年还只是一个化妆助理,不是技术不过关,就是双商太低,爬不上去了。

    化妆师恹恹的,没有在接话。

    很快化妆师便将妆画好了,另一个造型师也将她的发髻挽好了。

    “好了,姜姐去换戏服吧,保证美的跟天仙下凡似的。”

    “谢谢。”姜宁暖客气的对着两人一笑,跟着助理进了换衣室。

    这首歌的背景是民国,也展现了一个女子从最鲜嫩的年纪到她成为贵妇之后,从天真娇俏到心机深成,那一堵红墙,终是将天真的少女,给打磨成了雍容的贵妇。

    与之对应的戏服也是准备三套,第一套是小洋裙,小皮鞋,是从西方留学归来的大家小姐,她与男主在火车站一见钟情,第二套是他们成亲之后,是一件蓝色的布衣,显得优雅知性,第三套则是旗袍,墨绿色的,带着老气,那时候的她,已经被生活打磨的圆润,一双流光潋滟的桃花眼微微眯着,靠在榻上,优雅的吸着大烟。

    吞云吐雾间,可窥见她极美的风情。

    那时候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

    因为是mv,男主也不需要很多演技,大多数的情况下,姜宁暖也能完全将林关带动。

    现在已经是最后一场戏了。

    姜宁暖换了那件墨绿色的旗袍出来。

    那一袭旗袍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段,衬着那张盈盈如春水的脸,不但没有分毫的老气,反而愈发显得雍容华贵,好像她就是那个时代困在深墙大院中的贵妇人,一举手,一投足,低眉浅笑间全是风情。

    她趴在软塌上,纤长的大长腿,在旗袍下若隐若现,雪白的肌肤,在昏黄的光晕下,越发显得诱人,叫人血脉偾张。

    她正趴在榻上婀娜袅袅的抽着大烟,外面是纸醉金迷的夜上海,人声鼎沸,有唱词从老旧的留声机中传出。

    咿咿呀呀。

    而她的丈夫阵亡的消息,随着信纸一同传到了她的耳中。

    她笑了下没动,依旧慢吞吞的将大烟抽完。

    画面一转,是一个家族的颓唐,满院的荒草,一个穿着素色布衣的老妇撑了一把伞,立在了烟雨中。

    一首很有故事的歌。

    饶是姜宁暖也不由得带了几分感慨,在那个战乱的时代,也是英雄美人,才子佳人辈出的时代。

    若是有机会,真想去见识见识。

    雅姐拎了一件外套给姜宁暖搭上,顺手递上了一杯水:“我还以为你驾驭不了那件墨绿色的旗袍,颜色又妖娆又老气的。”

    “不过你倒是真让人觉得眼前一亮,宁暖有没有人对你说过,你天生就该吃这碗饭。”

    “是吗?”姜宁暖笑了笑,再抬眼的时候,林关从那边走了过来:“姜姐。”

    “叫我宁暖就好,听着把我叫的怪大的。”姜宁暖笑道,身子却不自在的往后退了几步,和林关拉出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林关自然也注意到了,不过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这个举动也能为他省许多事,毕竟他当初在凌裳和姜宁暖之间选女主的时候,就是知道姜宁暖不喜欢炒绯闻,所以才力排众议选了曝光度不如凌裳的姜宁暖。

    “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林关笑眯眯地说道,“我刚刚觉得你的扮相很符合这个人物,我们工作室也有打算将这首歌改编成剧本,到时候试镜,能请你吗?”

    “好啊,这个剧我也很有兴趣。”姜宁暖将手机摸了出来,“那你是要留我的微信还是我的经纪人的微信,工作上的事,我经纪人全权安排。”

    “哈哈,万一到时候你出名了,我们剧组穷,可请不起你,还得靠走后门了。”林关大笑,少年眉目飞扬,极是爽朗。

    姜宁暖愉悦的和林关互换了微信号。

    “微博要关注一下吗?”

    “可以啊!”姜宁暖点点头,又点开了微博。

    “一会儿聚餐去吗?能拍摄的这么顺利,还得好好感谢你了。”林关继续问道。

    姜宁暖摆摆手:“我就不去了,我得赶回剧组了。”

    “你这关不是没工作吗?”林关有些惊讶的问道。

    “临时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