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 合唱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41本章字数:3340字

    “cut!”

    “李悦,你再发什么花痴了!”候导的吼声又从那边传来,“你和姜宁暖是情敌情敌!不是她的小粉丝!”

    李悦有些羞愧低了头,没想到自己出道五六年,竟然会因为看一个小女生看的犯了花痴。

    倒是姜宁暖噗嗤一笑,小跑到了李悦的面前坐下,出言调戏道:“李悦姐,你既然这么喜欢我的话,我是不介意为了李悦姐改变我的性取向的。”

    回答她的,是李悦的魔爪。

    她伸手掐上了姜宁暖的脸蛋:“你的皮肤怎么能这么嫩啊?”

    “可能是天生的。”姜宁暖笑的眉眼弯弯玩的。

    李悦下手也着实狠了一把,可到底也没用多少力,但或许是因为姜宁暖皮肤真的太嫩了,不一会儿就红了起来。

    姜宁暖捂着脸委委屈屈的看着李悦:“李悦姐,你这是要毁我容啊!”

    “谁让你这小妖精长得太好了,忍不住啊忍不住。”李悦遗憾的摇摇头。

    候导看着她们两人逗趣,无奈的拿着喇叭走过来:“先休息一会儿吧,李悦你多和姜宁暖呆呆,别在被她带着跑了!”

    “报告导演,我一定圆满完成任务!”

    许是因为导演给了他们缓冲的时间,接下来拍摄的情况要好上许多。

    除了李悦偶尔看着姜宁暖还是有些出戏以外。而姜宁暖的状态一直都很好,基本都是一条就过了。

    演员不NG那进度自然就快。

    本来姜宁暖的戏份满打满算是要三天的,可却被她压到了两天。

    今天是最后一场杀青戏。

    是姜宁暖为了救女二,死去的戏。

    刚一上场,姜宁暖就觉得干劲满满的,状态也很快的就带入到了角色里。

    “哈哈,小姜你这状态不错,继续保持啊!”候导站在摄像机后笑道,“二号机,推进,注意小姜的表情。”

    这是一场救人的戏码,也是一场赴死的戏。

    因为从一开始,这幕后的大boss想要的就是舒曼的命,可为了她的阿月,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

    最后的决战。

    舒曼选择和幕后黑手同归于尽。

    她将阿月拼死推出了别墅,然后在她的面前点燃了大火。

    黑烟渐起,在泪水中,她看见的她最后的笑靥。

    火光冲天,将整座别墅,化为了灰烬,

    黑暗消弭,黎明乍现!

    “卡!”

    “杀青,杀青!”候导拿着喇叭大喊。

    装死的姜宁暖利索的翻身起来,对着身边的工作人员弯腰:“大家辛苦了,辛苦了。

    “小姜,晚上给你办个杀青宴怎么样啊!”候导拍了拍姜宁暖的肩,“这次能拍的这么顺利,还多亏了你。”

    “哪有哪有,都是候导教的好。”姜宁暖谦逊的笑道,“杀青宴就算了,我要赶去试镜了。”

    候导也是过来人,哪里会不知道她如今这般拼是为了什么,于是顺手就点了一根烟:“哪个剧组?我给你写封推荐信吧?”

    姜宁暖本来是打算拒绝的,但是转念一想,立马就笑道:“是《云破越来花弄影》的试镜,导演是向导。”

    “向野那小子?”候导挑眉,随即哈哈一笑,“那家伙最重视自己作品的,想必也没人敢在他的剧组中给你穿小鞋吧,大胆去吧,这边我会和向野说几句的。”

    “那真是麻烦候导了。”

    “有什么麻烦的,就是几句话的事,再说你以后若是出名了,说不准这以后啊,还得靠你提携了。”

    “那就借导演吉言了。”

    试镜的地方是在A市。

    本来雅姐的意思是想要姜宁暖在酒店休息一晚上的,结果这丫头,说什么也不肯,将行李打包好,就叫车去了机场。

    雅姐一边在心中吐槽自己又当爹又当妈的,一边认命的帮姜宁暖推了一个箱子:“这么晚了,你还赶回去做什么?”

    “有事。”姜宁暖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能有什么事?难道剧本你还没看熟?”雅姐想到这个可能一下子就拔高了声音。

    姜宁暖有些小小的心虚,可还是理直气壮的回道:“谁说的,我是真的有事。”

    说完,就提着行李,扔上了商务车:“走吧,先送你回去。”

    “得了吧,师傅耶,先将宁暖送回去吧,送完咱两去吃个宵夜。”雅姐扒拉着副驾驶的椅子对着司机说道。

    姜宁暖瞪着雅姐:“不带我?”

    “乖,身为女明星,就要有身为女明星的直觉。”雅姐像摸小狗似的摸了摸姜宁暖的头,“饿了就忍着,反正不能吃。”

    姜宁暖冷哼一声,傲娇的撇过了头。

    雅姐心满意足的一笑,嘱咐着司机师傅先将姜宁暖送回了家。

    将人送到家后,雅姐便走了。

    姜宁暖独自箱子推进了卧室后,二话不说直接就摸出了手机,拨通了楚姝的电话,那边响了两声后才被接起,乱哄哄的。

    “小姝。”

    “咋了,这半夜三更的?”

    “吃宵夜吗?”

    “大小姐,你能有一个身为女明星的自觉吗?”楚姝吐槽道,“回来就赶快爬上麦,就差你了。”

    听见这话,姜宁暖手忙脚乱的将电脑打开,连上了耳麦和yy。

    “你们拉我一下。”姜宁暖拿着手机对楚姝说道,“我这就先挂了。”

    “嗯,他们还在pia戏,不急不急。”

    说完,姜宁暖便果断的将电话挂了,然后带上了耳机,刚一进去西洲和杜若试戏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姜宁暖抱着电脑跑到了床上坐着,顺手将word打开。

    准备趁这个时间,先将弦月的债给还了。

    可还不等她撸清楚脑子,耳麦里就传来了楚姝的声音:“九儿,你装什么死!”

    接着公屏上就开始花式滚字幕。

    长亭短亭:清酒大大确定不来一曲吗?

    蛋卷:女神,请容小的为您献上我的膝盖!来一曲吧!

    弦月:好久没有听见清酒唱歌了!

    场控宝宝很自觉将清酒抱上了麦,同在麦上还有西洲。

    姜宁暖看着这个红灿灿的马甲有些发愣。

    因为西洲就是顾行止。

    她拿着鼠标的手一动,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你们就放过我吧,我嗓子还哑着了,可不想流出什么黑历史。”

    刚一说完,耳麦里就传来了前奏。

    姜宁暖愣了愣,还没有反应过来,清冽而温柔声线便倏然响起。

    “我是只化身孤岛的蓝鲸。

    有着最巨大的身影

    ……”

    公屏上一排一排的花接连着刷起。

    弦月:清酒快唱!

    长亭短亭:清酒快快快!

    姜宁暖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压在自己心头有些浮躁的念头,跟着轻哼起来。

    “我路过太多太美的奇景

    如同伊甸园般的仙境

    而大海太平太静

    多少故事无人倾听

    ……”

    姜宁暖唱完停下,顾行止又默契的接上。

    “直到有一天

    你的衣衫破旧

    而歌声却温柔

    陪我漫无目的四处漂流

    我的脊背如荒丘

    而你却微笑摆手

    把它当成整个宇宙

    ……”

    直到最后变成两个人的合唱。

    “你眼中有春与秋

    胜过我爱过的所有

    ……

    我想给你能奔跑的岸头

    让你如同王后。”

    公屏上的留言刷的飞起来。

    姜宁暖随意瞅了一眼,就觉得脸红心跳的。

    但是脸红心跳过后,却是深深的失落和绝望。

    他们对彼此都太熟悉,她不信顾行止没有将她认出来。

    在过往的那些年月,他们虽然在一个社团呆了七年,可她却是第一次在他的面前献真声,以前有他的时候,她总会开着变音器。

    今天,也不知是忘了,还是真的累了,她直接就开了本音。

    她颤着手去摸床头柜中放着的烟,可是刚刚夹在手指中,将火点了,垂了眸,也不知想了些什么,转头间就又把烟头给掐了,随后扔在了一旁。

    公屏上依旧不知疲倦的刷着花,纷纷叫嚷着再来一首。

    姜宁暖揉了揉眼,刚想拒绝,就听见顾行止说道:“太晚了,下次吧。”

    楚姝趁机上了麦:“西洲,第一次和我们女神合体的感觉怎么样啊?你这是不是在怜惜我们的小九儿啊?”

    顾行止几乎在顷刻间下麦。

    “哟,咱们的西洲大大是害羞了吗?”楚姝放肆的笑声从耳麦里传来,“来咱们的另一个当事人,来说说,刚刚咱们的西洲大大合唱了一曲,感觉如何啊?是不是感觉自己走向了人生巅峰,脸红心跳的特别想给大大生猴子!”

    “姝色,你是不是忘了前几天你还说你只想给我一个人生猴子。”姜宁暖淡定的将话转移到了楚姝的身上。

    “哎呀呀,这关我什么事啊!”

    姜宁暖笑道:“差不多就行了,来请我们的场控宝宝将下一位歌姬抱上麦。”

    说完,姜宁暖也学着顾行止以0.001秒的手速下了线。

    麦上的楚姝:“……”

    场控宝宝笑着将下一位歌姬给抱上了来。

    结果她一开场就是:“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将我抱上了,我还想多围观一下咱们的老大和女神之间的23事。”

    弦月:我女神下了(^_^)/~~

    姝色:跑的真快。

    已经下了yy的姜宁暖,神色疲倦的拿着换洗的衣服就去了浴室,自然也没有留意到掩在被子中,不停震动着的手机。

    等她出来时,手机已经没电了。

    姜宁暖看了看,就直接将它扔到了枕头边上,也没有管,想着等明早再起来充电也是一样。

    于是拉了被子,就直接睡了过去。

    再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大门的门铃声,就像是催命符一样,不停的响着。

    姜宁暖打了一个呵欠,不情不愿的翻身起来,穿着睡裙,赤着脚,就这般邋遢的跑去开了门。

    知道她住在这里的,除了她的经纪人小助理,也就只有楚姝一个,大家都是熟人,形象这东西,姜宁暖还真没在意过。

    “来了。”姜宁暖一边嘀咕着,一边蹬蹬蹬跑到了大门前。

    伸手一拧门把,顿时一道修长的身影,穿着黑色的西装,顷刻间就占据了她整个的视线。

    “你……”姜宁暖呆呆傻傻的看着他,刚说了一个字,就感觉整个人重心向后,被人推进了房间中,随之而来的是砰的关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