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 独处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41本章字数:3518字

    姜宁暖已经被吓傻了。

    正发愣间,来人已经将她抵在了大门上,双手撑在了她的两侧。

    如果这场景换早几年,估计她早就嘤嘤嘤的扑到他怀里去了,要不就是被吓得脸红的像猴子屁股似的。

    可是经过这么多年,这般小女儿的情态,却是没有了。

    姜宁暖回过神了,略微低了头:“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顾行止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唇,说道:“昨晚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舔唇的这个动作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而且做动作的这人还是顾行止,清隽的眉眼似乎都染上了几分妖冶,姜宁暖看的口干舌燥,她清咳了几声:“我睡了,手机也没电了。”

    “是吗?”顾行止在姜宁暖的头顶冷笑了两声,可到底也舍不得将她如何,便将她给放开,淡淡的问道,“还没吃饭?”

    姜宁暖傻傻愣愣的看着他反问回去:“难道不是还没起吗?”

    这个答案似乎是意料之中的,顾行止有些无奈。

    “懒死你算了。”顾行止站直了身子,走到了沙发上坐下,“去换身衣裳,我们出去吃饭。”

    姜宁暖迟钝的点点头,尔后才说:“你就不怕交通堵塞?”

    “等你哪天上了一线,在和我讨论这个问题的的可行性。”顾行止勾唇一笑。

    姜宁暖顿时就有些呆滞了。

    这厮真的是生得太好看了些,就单单是坐在那,就可以自成一道风景线。

    要是他进了娱乐圈,姜宁暖敢拍着胸脯保证,这厮绝对什么演技都不需要,就可以成为当红巨星。

    毕竟有颜任性。

    姜宁暖听话的回房间换了衣服,可当她看见床的那一刻,倦意又阵阵袭来,根本就抵挡不了。

    她抱着衣服,慢慢的趴在了床上,暗中告诉自己就打一会儿盹,然后就起来。

    可是这一闭眼,就是不知今夕何夕了。

    在客厅里左等右等都不见姜宁暖的影子,顾行止就有些坐不住了,他起身目的性很明确就朝姜宁暖的房间去了。

    她卧室的门并没有锁,只是虚掩着,顾行止根本不用费多大的力,就能将它打开。

    推开门,卧室里安静的恍惚一根针掉下去都听得见,而答应换衣服的人,正扑在床上睡的昏天黑地。

    卧室布置的很简单,除了必备的家具外,几乎就没有其他的。

    可当顾行止推门走进去的时候,那动作明显的就带了一种侵略性。

    正在床上睡着的姜宁暖翻了身,眉头轻微的蹙了起来。

    顾行止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不偏不倚的正好坐到了姜宁暖的身边。

    伊人眉眼如旧,就好像他们从未曾分开。

    顾行止俯下身,清浅的一个吻就这般印在了她的眉心。

    身下的人嘤咛了一下,舒展了眉头,又沉沉睡去,

    顾行止看着她的小动作,往日的种种悉数浮上心头,他无奈的一笑,干脆合衣就直接躺在了她的身边。

    两相静默。

    这是他这些年,最舒心的时刻。

    再次醒来,姜宁暖是被食物的香气给将瞌睡虫勾走了。

    她躺在床上揉了揉唱着空城计的肚子,利索的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揉着眼,一边就朝客厅走去。

    客厅和厨房是连通的,刚一出去,姜宁暖就看见那个男人,穿着白衬衫围着一条碎花的围裙,正站在灶台前,香气正从锅中冒出。

    姜宁暖一下子竟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曾几何时,她所幻想的生活不就该是这样吗?

    有个爱她宠她如斯的男人,能在她醒来的时候,为她亲手做上一顿饭。

    生活,不就是柴米油盐吗?

    姜宁暖极快的转身,就朝卧室的卫生间跑去。

    镜子中,映出了一张脸。

    眼睛周围泛着微微的红色,眼中也充满了泪水,正肆无忌惮的冲刷着脸蛋。

    扣扣扣。

    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姜宁暖几下子就将眼泪擦干,这几年训练的演技,也有了发挥的余地:“嗯,有事?”

    声音也是平静的不能在平静。

    “出来吃饭了,你都睡了一天了。”顾行止的声音清冽如水,根本不可能有很温柔的感觉,可是当他说这话的时候,姜宁暖却觉得柔情十足。

    姜宁暖从一边拿过cc霜,随意擦在了脸上,将泪痕盖住了之后,这才转身开了门:“在洗脸。”

    “嗯,我知道。”顾行止点点头,“走吧,吃饭。”

    说完,顾行止便领着姜宁暖到了餐桌边上。

    姜宁暖粗略的扫了一眼,愕然发现这些好像都是自己年少时喜欢吃的。

    她抿了抿唇:“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做饭?”

    “你走了之后。”顾行止毫不避讳的直接说道。

    姜宁暖眨巴了一下眼睛,暗自骂着自己怎么会问这般找抽的问题的。

    当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她下厨的,什么时候看见这个大少爷进过厨房一步。

    姜宁暖也知理亏,便开始装哑巴。

    可很明显顾行止并不打算放过她。

    他见着姜宁暖埋头吃饭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暖暖,你走了之后,我就一直在反思,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惹了你不开心,所以你才会这般狠心的离开。”

    “我知道,其实我性子不好,霸道又小气,什么都不会,还天天喜欢惹你生气,就连陪着你的时间都不多,当年填志愿,我知道你喜欢文学喜欢历史,可因为我的私心,我擅自改了你的志愿,可是暖暖,我真的没想到,你真的这般绝情,一走便是七年,连个念想都不给我留。”

    “以前不管我们在如何吵架,你都是先低头找我和好,我也以为那次,也会这样,所以我一直等着你,等着你回头找我,可我从高考的那个假期,一直等,我在想是不是我将以前没有做好的,全部学会了,你就会回来。”

    “你最喜欢下雪的日子,最喜欢拉着我大街小巷的乱窜,可是这七年的每个下雪天,我都在你最喜欢的呆的地方,你却没有再也回来过。”

    “我就这样等了你五年,直到两年前,我在电视上看见了你。”

    “可那时,我在国外进修,忙的脱不开身,我给你的邮箱手机都发了信息,我以为你看见之后,就会来找我。”

    “我不是不来找你,是我不敢,我怕看见你冷漠厌弃的眼神,我怕你眼中不再有我。”

    姜宁暖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接着便夹了一筷子的菜,塞进了嘴里:“吃饭吧,别说了。”

    顾行止笑了笑,笑容中带上了几分苦涩:“暖暖,你现在连话都不愿意和我说了吗?”

    “吃饭吧。”姜宁暖又说道,可还是那么一句话。

    “暖暖……”

    “我事业现在正在上升期,我不想说这些。”姜宁暖麻溜的几口就将饭扒完,然后有一溜烟的钻进了卧室,“你吃完了就走吧,我想休息了。”

    顾行止看着姜宁暖落荒而逃的身影,拿着筷子戳了戳面前的饭,无奈的一笑:“也不知你这个鸵鸟的性子是和谁学的?”

    说完,顾行止便起身将碗筷全部收拾好。

    若是五年前,他或许不会这般低声下气的和她说,而会采取更为极端的方法。

    但是如今,他不敢。

    顾行止垂眸将碗一个个洗干净后,放在了消毒柜中。

    接着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才拿过外套去敲了姜宁暖的门:“暖暖,我先走了,餐桌上还有些饭菜,一会儿你饿了,记得起来吃。”

    听见了玄关处的关门声,姜宁暖一个翻身,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悄悄地扒着门缝看了好一会儿,确定了客厅中真的没人后,这才敢开门走了出去。

    餐桌上,果然还放着热腾的饭菜。

    姜宁暖跑去厨房,拿了一双筷子出来,又夹了几口。

    “炒的还挺好吃的。”姜宁暖自言自语的说着,拿着筷子一下子就跑进了房间将手机拿了出来。

    对着那几盘来了一个大特写,加了滤镜之后,就传上了微博。

    当然,她传的是小号。

    她有两个微博号,一个是她作为姜宁暖的,一个是她二次元的。

    微博名就叫清酒。

    在二次元里,姜宁暖虽然比不上顾行止,却也算是个小粉红。

    刚将照片传上去,下面便是一片调侃。

    长亭短亭:贤妻良母。

    上弦月:一看就不是清酒做的!说吧,你是不是养了什么小情人。

    我是酒酒的脑残粉:对,你说的不错,这是我给清酒做的,其实我就是酒酒的小情人,真不意思,现在才给你们说。

    咚咚咚:楼下你的脸在我这里,你不要你的脸了。

    沧海一声笑:@姝色你媳妇儿跟别人跑了!!

    姜宁暖一条一条的看过去,挑了几个熟悉的id回复后,刚准备放下手机在吃几口菜,微博的提示音又接着响起。

    屏幕先显示她又多了一个粉丝和一个赞。

    再接着,姜宁暖就发现自己的手机好像卡了。

    姜宁暖过去,在粉丝的那一栏新增的人上,赫然有个黄得发亮的马甲。

    吹梦到西洲。

    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姜宁暖手忙脚乱的点开了赞的那里。

    她能手动和他再见吗?

    作为一个常年长草不更博的大大,突然在某一刻点赞了某一个的微博。

    妈蛋的,稍微有些智商的,都知道这微博在暗示什么好吗?

    她总算明白为什么她的经纪人叫她少刷微博了。

    姜宁暖几乎想都不想,直接就返回到微博首页,将她刚刚发的那条微博给删了。

    看着一片清爽的界面,姜宁暖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机智了!

    可还不等她高兴多久,她就发现自己的@和评论不但没有少,反而还愈多了起来。

    姜宁暖琢磨了好一会儿,这才鼓起了勇气去点了那些评论。

    想她当年在娱乐圈被凌裳的那些脑残粉天天骂,还不是过来了,何况顾行止不就是点赞了她的一条微博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

    姜宁暖轻哼着调子,看了过去,然而清一色的都是。

    上弦月:你们这是……暗度陈仓?@清酒@吹梦到西洲【图片

    我要给大大生猴子:大大,女神删微博了。@清酒@吹梦到西洲【图片

    苏家西洲:截图献上,大大不谢。@清酒@吹梦到西洲【图片

    阿酒酒是我的:男神和女神的合体,有生之年系列。@清酒@吹梦到西洲【图片

    接着下面就是一排刷有生之年的。

    mmp,这些都是些什么人?

    还截图保存!!!

    截图保存了顾行止给她点赞的微博。

    你就说,这要有多无聊,才能看见自家大大的一条微博就去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