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 绾栀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41本章字数:3511字

    试镜的地方是在公司的七楼,姜宁暖刚挽着楚姝的手走出电梯,便享受到了万千注目。

    这些注目中,有些怨恨,有些嫉妒,有些在羡慕……千奇百态。

    其实很多人能这般孤注一掷的迈进这个圈子,不就是享受万千灯光下别人注视的眼神吗?

    姜宁暖淡淡的将余光收回,亲昵的靠在楚姝的耳边轻笑。

    而楚姝自然是以好颜色回之。

    不一会儿,人群中便传出了骚动来。

    大意就是在说,《云破月来花弄影》这个剧组,女一女二皆是空降,她们大概也是没戏了。

    有些懂门道,已经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了的一两年的新人则赞扬,姜宁暖演技不错,就算没有楚姝,这女二的位置不出意外也是她的囊中之物。

    别问为什么不是女一,凌裳表面天真单纯,但是实际作风,圈子里却是都传开了的。

    她带资进组,自然也不算是什么新闻。

    不过说到底,姜宁暖还是幸运的。

    别人要摸爬滚打许久才能跃居三线奔二线一线的,可她用了两年便做到了。

    除了自身的努力和天赋分不开外,也是要得力于身后的团队以及资源。

    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人脉在这个圈子中有多重要,还有背景。

    刚走到试镜大厅的门外,立马就有工作人员殷勤的迎了上来:“小楚总,姜小姐,导演他们这一组还有几个人,要不您们先去休息室等一会儿,等这组试镜好了,立马就叫您们去。”

    此话一出,等在门外的一众试镜的女演员,是又怒又气又不甘心的。

    她们基本都是从天不亮就在这里等着,结果了到头来还不如一个攀高枝的。

    甚至有些女演员恶意的想着,姜宁暖平日到底是怎么伺候楚姝的,才愿意让她这般屈尊降贵的来这里走一遭。

    “我先去换个戏服吧,小姝你去里面等着我?”姜宁暖指了指面前试镜用的大厅。

    谁知道楚姝竟然摇摇头:“我陪你去换衣服,一会儿一起进去。”

    这明显就是要为姜宁暖造势了。

    姜宁暖心头一暖:“好。”

    《云破月来花弄影》是部古言,从它连载开始,在网上的反响就一直很不错,拥有众多的原著粉,这次改编在影视剧,自然也引起了原著粉的不满,演员还没公布,就撕的天昏地暗。

    很明显这又是一部未播先火的剧。

    流量自然也是很好的。

    虽然这部小说在很火,虽然不算是套路,但依旧还是原来的配方和味道,而且作者笔力好,硬是将一部狗血的言情大戏,写的缠绵悱恻,催人泪下的。

    尤其是女主,男主,女二,男二之间的感情纠葛,那就一个柔肠百转,只恨不识相思字。

    这次她演的女二名叫苏绾栀,是长安城中的贵女之首,其祖父苏洛官正一品,封司徒公,现为太子太傅,其父官拜丞相,其门下弟子三千,桃李满天下。出生在这么一个世家之中,苏绾栀自然是被捧成了掌中宝。

    但有意思的是,她没有长歪,不像是很多剧和小说中,是个胸大无脑,矫情任性的大小姐,反而才情出众的,口碑极好。

    颜色绝艳不必说,更难的是性子虽然温和良善,但却并不是柔善可欺。

    相比较之下,女主的出身就要逊色许多,虽也是世家出身,可到底没有什么分量。

    女主和男主是青梅竹马,女主打小就爱慕着男主,一心一意的想要嫁给他,可男主却喜欢上了自己先生家的孙女,也就是女二。

    可是女二却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他是丞相的门生,因聪慧圆滑,被丞相一直带在身边教养,两人相恋多年,可就在他准备带着媒人上门求亲的时候,两道圣旨便赐了下来。

    一道是将她指给太子。

    一道是将他招为驸马。

    一边是家族荣辱,一边是儿女情长。

    就这样,女二蒙了喜帕嫁去了东宫,成了极其尊贵的太子妃,而同一时间,女主也被陛下指给了太子,成为侧妃。

    在那个时代,就算一个男人在喜欢一个女人,又怎么了可能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后来太子继位,成了皇帝,太子妃也成了皇后,侧妃晋为淑妃,两人分庭抗礼,荣冠后宫。

    再后来,战事频发,男二披战甲,去了边关,至此一去,便是关山千里,再无归期。

    直到男二战死的消息传来,埋骨雪地之后,女二在宫墙上独坐了半宿后,也拿了一根白绫,追随而去。

    在然后便是女主登上后位,与男主携手一生。

    虽然看完之后,姜宁暖埋汰过凌裳饰演的女主周以宁是个小白花。

    但是造成女二这一生悲剧的,还是男主。

    若不是他当年向陛下求娶,又如何会折腾出这么多事来,既然费尽心机的得到了,为什么又不去珍惜,反而放任她一次又一次的沉浮在后院的倾轧中。

    看完之后姜宁暖印象最深的是苏绾栀说的一段话。

    她说:“我不是没有想过好好地和殿下走下去,我只是一个寻常女子,也渴望夫君的怜惜,也渴望他能与我琴瑟和鸣,与我举案齐眉,可是当我怀着他的孩子,看见他亲昵的搂着其他女子,与她们嬉戏打闹,我想我这辈子可能真的不会喜欢他了,我一直在努力当好一个妻子,当好一个太子妃,可我到底无法,将他当成我此生最爱的人。”

    看完这本书后,姜宁暖还闲的无聊的去翻了书评,发现女主的粉和女二的粉,从开头掐到了结局。

    女主粉酸女二说是对爱情不够坚贞,若是换成了她们以宁,肯定不会选择和太子完婚,而是和男二私奔,然后又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堆,什么女二真的爱男二,那干嘛还和太子啪啪啪,又说那话到底矫不矫情,还真以为她是小太阳,全世界都要围着她转啊!

    女二粉则回道:你以为所有的妹子,都跟你们周以宁似的,爱情至上,为了一个男人,连家族都不要了,还有如果不是咱们绾栀走了,你以为能轮的上你们主子吗?

    这个时候就掐成了这样,姜宁暖不敢想象,如果当她们主演名单公布后,她家的小可爱会和凌裳家的掐成什么样子。

    毕竟整个圈子都知道,她和凌裳不和。

    因为不知道导演要试哪一场的戏,姜宁暖干脆就换了一身绯红的衣裳。

    明晃晃的,犹如烈火般明艳的颜色,那也是男二卫恒最喜欢的颜色,在那个雪夜,苏绾栀赴死的时候,穿得也是这么一件明烈似火的衣裳。

    白发红衣,似乎也暗示了她这一生的悲剧。

    况且苏绾栀是骄傲的,也是贵气的,她的家世决定了她是看不上那些素淡的衣裳。

    她纵然温和,可她骨子里却有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

    所以当姜宁暖换了身绯色的衣裳出来的时候,就连楚姝也不由得被惊艳到了:“见你方明白,什么叫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姜宁暖将手中的团扇举起,半掩了脸,只露出一双眉眼弯弯的桃花眼。

    潋滟流光。

    “别动,让我拍一张。”楚姝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机拿了出来,“让我看看咱们工作室,有没有你的小粉丝。”

    “你可别胡闹。”姜宁暖瞪着她,可到底也没有动,而是让楚姝拍了一张,“这种私家照片,你应该珍藏的啊!”

    “哈哈哈,逗你玩的,你觉得我是这种人吗?”楚姝顺手划开微信,“我给狗子他们发一张去。”

    “绝对是独家珍藏!”

    姜宁暖将团扇放下来,拉过椅子做到了楚姝的身边:“狗子他们现在都在哪儿?”

    “狗子倒是回国了,不过不知道现在还在哪儿潇洒了,三三还在瑞士进修,至于小花,和一个什么小鲜肉模特去拉斯维加斯度假了。”楚姝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就留咱俩还在这里为生计奔波。”

    姜宁暖伸手搭上了楚姝的肩,语重心长的说道:“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就别说这话了。”

    “你……”楚姝刚开口,她握在手中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是小花的视频通话。

    楚姝看了姜宁暖身后的雅姐一眼,在得到了姜宁暖的默许之后才接通。

    刚一接通,那边便传来一连串的笑声,紧接着一个带着墨镜,小麦色皮肤的美人儿,就窜了出来:“嗨,我亲爱的九九美人,楚美人好呀,你们是不是很想宝宝啊!”

    “特别是你哦,九九美人,你说咱们都多久没见了!每次看见你,都只能从电视上看见,我很郁闷耶!”

    “听说你和你的小鲜肉男友正在度假?”姜宁暖挑眉一笑,顾盼生姿,“我不是记得你以前喜欢大叔闷骚型的吗?”

    “换口味了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小鲜肉嘛,腰好啊!”小花大笑道,“九九,你这是在片场吗?你这身衣裳还挺好看的,要不要我找我哥哥给你定制几套啊!”

    “在准备试镜。”说着,姜宁暖扯了扯身上的衣服,“还有,这是戏服。”

    “就算是戏服又怎么样?人美穿什么都是对的,你可别平白糟蹋了你这张脸,再说这衣服拿来当闺房之乐也挺好的。”小花笑容满面的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然后转头对着另一边招招手,“亲爱的,过来我的小闺蜜打个招呼啊!”

    说完,一道身影就从那边晃过。

    小花将手机转了一下位置,将那男模的脸也照了进去。

    姜宁暖眉心一跳。

    若是她没记错,这人应该是时下最火的一个男模,有望进军国际市场,是被皇冠当成国宝的一样,捧在手掌中的珍宝,做事向来最是认真,是极专注的人。

    这小丫头,怎么就了碰他了。

    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不用说,姜宁暖也猜得出日后小花的下场,肯定是被这人吃的死死的。

    楚姝倒是没想这么多,她抚掌大笑:“你这丫头,竟然把自家公司力捧的男模给弄到床上去了,你也不怕你妈妈把你的腿给踹断了,兔子不吃窝边草,知道不?”

    “不知道,九九楚姝,等我回来啊,咱们一定要好好聚上一聚,记得将你们小情人带上哟!”小花拉过男模的脸,热情肆意的亲了一口之后,对着两人挥挥手,“我要去享受生活了,你们慢慢的为生计奔波吧!”

    说完,她便利索的挂了电话。

    “好想打她。”楚姝磨牙。

    姜宁暖冷哼一声,站了起来:“我去试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