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 登门入室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41本章字数:3119字

    随着姜宁暖的动作。

    凌裳和袖子,才看见了一直被她遮在身后的楚姝,两人顿时脸色大变。

    虽然楚姝是她们上头的人,可袖子到底是新人,颇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再说句难听的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可是楚姝不一样,因为她知道她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算是自己挣来,而是交易来的。

    而与她交易的那人,却和楚姝是一边的。

    凌裳脸上的神色变了几番,这才扯着嘴边,小心翼翼的笑道:“楚总怎么在这里?”

    “这是公司新签进来的?”楚姝没有回答凌裳的问题,而是看向了袖子。

    凌裳脸色有些难看的点点头:“是,她还小不太懂规矩。”

    “还小是多小?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会。”楚姝眼神有些嘲弄,“先送去好好学学规矩,规矩学会再让她接通告。”

    “还有凌裳,娱乐圈就不缺的就是想你这般靠炒作红的小花旦,我们能捧出一个你,就再能捧出另一个你,明白吗?”

    “是。”凌裳乖乖巧巧的点头,不过转瞬之间,就将袖子的手给放开。

    这是打算明哲保身了。

    袖子不可置信的看向凌裳:“凌裳姐,刚刚明明是你……”

    “袖子,给宁暖道歉。”凌裳立马厉声打断。

    “道歉就不用了。”姜宁暖好脾气的笑笑,“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

    说完,姜宁暖朝导演几个点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不打扰导演们选角了。”

    “当然。”姜宁暖笑盈盈的转头,“我也很期待和凌裳姐在剧中的合作。”

    突然间坐在位子上的几个导演都觉得身后莫名带了些冷意。

    在娱乐圈中,这两人是出了名了不对付,他们的片场,应该不会像今天这般充满了火药味吧!

    凌裳在这个圈子也摸爬滚打的许多年,如何不懂这是姜宁暖在下战书,她余光瞥了一下楚姝,见她没有什么表态之后,便立马就笑的温和如初:“我也是,很期待和宁暖的对戏了。”

    从公司出来,姜宁暖转身就上了楚姝的超跑。

    楚姝翻出了一副墨镜递给她:“要不要遮掩一下?”

    “这玩意我比你只多不少。”姜宁暖没劲的将整个身子都软着靠在了椅背上,“想着接下来的日子,就觉得不会安生。”

    “我帮你警告她一下?”

    “得了吧,你要是去警告她,她后脚就能把这事全部算在我的头上,我不可想在做这个冤大头。”姜宁暖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你要去哪里?”

    “带你去赛车!”楚姝笑得肆意。

    “去我家,我们刚好可以商量一下,接下来剧本的归属问题。”姜宁暖说道,“我从豆豆的手中,将她写的小说的版权给要来了,我挺喜欢这个故事的,想改成剧本,你去工作室问问,有没有人愿意配一下这剧。”

    “哟呵,你的兴致不错啊。”楚姝笑着睨了姜宁暖一眼,“自打你进了娱乐圈,你亲自操刀写剧本,改剧本的时间,可真是越来越少了,你好不容易能休息过几天,还要准备工作。”

    “这是兴趣。”姜宁暖很正经的纠正了楚姝的说法,“既然是兴趣,那么做起来还不就是相当于在放假吗?”

    楚姝点点头:“你看中了豆豆的哪本小说?”

    “《风雪不归人》。”姜宁暖将手机拿出来,跳出了一本书,在楚姝的面前晃了晃,“就是她才开始写的这本,我觉得故事不错,要是在润色一下,或许会更好。”

    “豆豆出品,必属精品。”楚姝有些乐了,“要不你问问西洲和杜苍狼她们,或者你来配女主?”

    “我现在要是配剧,分分钟露馅,这么不划算的买卖,我可不做。”说着,姜宁暖便拿出手机登上了qq。

    【九霄工作室

    清酒:有大大有时间接剧吗?

    弦月:女神!!你还欠我一颗小白菜!

    清酒:写好了,回去就发邮件给你。

    碧玉簪:酒酒,是什么剧(⊙o⊙)!

    清酒:豆豆最新写的小说《风雪未归人》

    碧玉簪:那个好虐的,我就不掺合了。

    长亭短亭:嗷嗷嗷,女神你终于又接剧本了!!要不我们合体写一个吧!

    碧玉簪:女神虐起来比豆豆还后妈,希望你们挺住。

    春风暖:女神最近不忙了吗!

    姝色:别闹你们女神,她正和我约会了。

    西洲:……

    春风暖:男神大大!!

    蛋卷:男神求合体!

    碧玉簪:求合体 1

    后面刷屏的姜宁暖没有再看下去,而是将手机放下说道:“不如这次我们请外援吧?”

    “嗯?”

    “我听过其他的cv,我感觉有个人的声线挺符合男主,所以想和你商量一下。”

    “我以为你会选西洲了。”楚姝笑着,还嘚瑟的哼唱了几句西洲的成名曲。

    姜宁暖悄悄地竖着耳朵听得认真:“西洲不太适合配太温柔的角色,他声音清冽,比较偏……闷骚。”

    “哈哈哈,闷骚,闷骚……西洲要是听见,他会哭的。”楚姝狂笑着,只差没有夸张的趴在方向盘上。

    姜宁暖面不改色的拉好了安全带:“你在开车,请注意一下好吗?我还不想英年早逝。”

    “我只想问,你这么评价西洲,西洲知道吗?”

    当楚姝身体力行的爬上了七楼后,她扶着墙不断地喘气:“这什么物业,电梯坏了也不知道修一下!累死老娘了!”

    姜宁暖淡定的站在楚姝的身边:“都和你说了,你缺乏锻炼。”

    “哎,说真,你真的不考虑搬家吗?你现在虽然还只是十八线,但你红起来也是迟早的事,这里可不怎么安全。”楚姝将整个人都挂在了姜宁暖的身上,“要不你搬去公司的公寓吧,保密性挺好的,好多明星都住在那里。”

    “不用。”姜宁暖将钥匙摸了出来,“这里挺好的,交通也方便,我自己多注意些就行了。”

    楚姝靠在门边,神色闷闷的:“随你吧。”

    姜宁暖刚将钥匙插进去,就发现了不对劲。

    楚姝就在她的身边,自然也注意到了姜宁暖在刹那绷直的身子,她立马就跳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

    “有人进过我家,我出来的时候,门是被反锁的。”姜宁暖将门锁扭开,手握在门把上,一动不动。

    楚姝也被吓到了:“要不我们报警?”

    “不用。”姜宁暖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地开门就走了进去,顺手还将放在门口的鞋柜上的一把雨伞抓在了手中。

    楚姝伸手抓住了姜宁暖的衣角,也跟着她走了进去。

    客厅里静悄悄的,厨房也没有人。

    “九儿,我们还是报警吧。”

    “不怕,你在客厅里等我。”姜宁暖将楚姝推开,拿着雨伞就摸进了自己的卧室。

    因为她这个房子是一室一厅的,除了客厅也就是卧室里和卫生间能藏人了。

    当她走进卧室的时候,果不其然的就看见了一件不属于她的外套,搭在了床上,大大方方的,没有半分遮掩的痕迹。

    还有就是浴室传来的哗哗水声。

    如果是小偷,她只想问哪家的小偷,脑回路竟然这么清奇!

    还跑到别人家来洗澡!

    可……如果不是小偷……

    她记得她没有将自己家里的钥匙来任何一个人啊!

    姜宁暖等着那扇门,似乎两只眼珠子都要将门给瞪穿了。

    就在姜宁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啪嗒一声,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姜宁暖站在原地握紧了手中的伞,已经决定好了,如果不是自己的认识的,她就先上去揍一顿。

    “暖暖。”还不等姜宁暖将人看清,对面就传来了很无可奈何的声音,带着一些小纵容。

    这声音真的是熟悉的……就算他化成灰也认识。

    那人赤着脚站在卫生间的门口,清隽的眉眼一如最初。

    他的眸色有些深,平日看上去会觉得很冷漠高傲,不敢接近,可不知是不是刚刚被热水冲洗过得缘故,她总觉得今日,他的神色要柔和了不少,还带着些许的笑意。

    她有些控制不住的自己的心跳。

    姜宁暖抿抿唇,将伞放下:“你怎么进来的?”

    “开你的这个锁,完全没有挑战性好吗?”顾行止穿着白衬衫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全身上下穿得整整齐齐的,如果不是看见他的发梢在滴水的话,她真的会以为他什么都没做。

    姜宁暖上前几步:“你怎么来了?”

    “刚刚陪客户谈生意,喝了些酒,头晕,正好在这附近,就打算过来借宿一下,顺便洗个头醒醒酒。”顾行止有些委屈的说道,将头低了下去,“暖暖,我找不到地方去了,你就收留我一下吧,我就想休息一会儿。”

    末了,顾行止还语气特别暧昧的补了一句:“我什么都不做。”

    姜宁暖看着突然凑近的那张俊脸,有些控制不住的往后退了几步,可还没等她稳住身子,一只手臂就直接拦了过来,稳稳当当的搂住了她的腰。

    轻微的薄荷香,倏然就窜进了鼻尖。

    那时年少时,她最爱的味道。

    她突然觉得有些心烦,明明两人都分手七年了。

    可为什么现在还是这个样子。

    她伸手撑在了顾行止的胸口:“那你先休息吧,楚姝来了,我和她在外面说些事。”

    “你饿吗?要不要我给你做饭?”顾行止不放手,腆着脸继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