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0 敬酒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42本章字数:3387字

    姜宁暖是最先发现向野的人。

    她回身冲着向野笑了笑:“向导还有什么事吗?”

    “有,投资人请客吃饭,让你们都过去。”说这话的时候,向野的眼神却是一直没有离开姜宁暖半分的。

    在场的都是人精,又怎么了会不明白向野那眼中的含义。

    安知临和乔遇在圈子中也浮沉的太久了,这种事也见得不少,可是同样的,他们认人的眼光也不会太差,姜宁暖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会陪酒的女孩子。

    甚至在凌裳和姜宁暖之间,反而让他们觉得会去陪酒的反而是凌裳才是。

    毕竟凌裳有金主,在圈子中也不算是什么辛秘了。

    “哪个投资人啊?”姜宁暖装作不懂得回了一句。

    向野其实对这个伶俐的小丫头也是蛮喜欢的,便提点了一二:“京城那个圈子里的大少爷。”

    那个圈子中的大少爷挺多的,但是怎么说……一物降一物。

    姜宁暖有些心烦的习惯性去摸裤兜,可是却落了一个空。

    向野拍了拍姜宁暖的肩:“没事的,就是吃个饭,不会有事的。”

    “嗯,我知道。”

    “你们去换衣服吧,酒店就定在了附近的那个格林。”向野说完,便转身去了。

    姜宁暖顺着他的身影看过去,就见了凌裳正拿着手机,不知道和谁说着,正笑的花枝乱颤,一脸娇羞。

    雅姐拉了拉姜宁暖的手:“先去卸妆吧。”

    “嗯。”姜宁暖笑着看向两人,“那两位师兄,一会儿见。”

    回到了化妆间,姜宁暖在果果的帮助下,麻溜的将戏服脱了下来后,才找了化妆师卸妆。

    雅姐和果果全部站在姜宁暖的周围,和她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也不知道是怎么聊到了现今商界中的新秀,雅姐从她的大包里翻出了两本财经类的杂志,塞到了姜宁暖的手中:“你快瞧瞧,如今商界的大鳄,非他们莫属了。”

    封面用的是当下最火的男模,可是在封面上也全部写了独家访谈。

    恰巧,这两人她都认识。

    姜宁暖意兴阑珊的将杂志扔在了桌面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关注商界的事。”

    “代言啊,宁暖你除了拍戏外,就是偶尔接一个广告之类的,代言商演全部没有,我作为你的经纪人,我很着急的。”雅姐循循善诱道,“我找过了这两家都是都有如今国内或者国际上一线高端的牌子,所以想去给你谈个代言。”

    “这个不好争取吧,我听说那个影后和凌裳,还有些国际上的巨星,都是争这两家的代言。”果果咬着吸管开口。

    “这不一样啊。”雅姐急急忙忙的说道,“宁暖你和顾氏的太子爷认识,又和咱们的小楚总以及皇冠的太子女交情匪浅,而且小楚总又和顾氏的太子爷是大学同学,你这资源人脉可比那些个女星多多了,怎么就不能争取一下?”

    “而且一旦你拿下这些代言,身价又要翻上几翻。”

    雅姐一直喋喋不休的在她的耳边说着。

    姜宁暖将下面的杂志抽了出来,塞进雅姐的怀中:“那就去洽谈这一家吧,除了这家我不接受其他的家的代言。”

    雅姐看着封面独家采访几个字一下子就愣怔了。

    她可没有听说过,什么时候小楚总和苏氏有交情了。

    “这……”

    “宁暖姐,苏氏请的代言连续五年了都是国际巨星爱丽莎,你这截胡不太好截啊。”果果瞅了一眼说道。

    姜宁暖弯着嘴角:“这就要看咱们经纪人的本事了。”

    “这题好难啊,老师没有教过。”雅姐觉得自己摊上这么一个小祖宗,简直就是欲哭无泪。

    当她们一行人到的格林大酒店的时候,服务生便将她们引向了拐角的一旁电梯中。

    那是专用电梯。

    吃饭的地方是在五楼,高跟鞋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没有半分的声音,整个走廊安安静静地恍惚进了无人之地。

    “姜小姐请。”服务生拉开了门前的大门。

    姜宁暖客气的对他说了声:“谢谢。”

    这才和雅姐一同走了进去。

    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

    向野拿着酒杯热情朝姜宁暖招招手:“宁暖来了,快过来坐,就差你一个人了。”

    姜宁暖一边笑着,一边不动声色将大体的环境环视了一圈,然后果断的选择坐在了乔遇和向野的中间。

    然后一抬头,就看见了对面那张惹人厌的脸。

    凌裳和她的金主。

    也是莫名的眼熟。

    白衬衫,西装裤,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脸蛋却俊朗的要命。

    比凌裳的上一任金主要好上不少。

    上次若比喻成煤老板,那么这次就是正宗的富二代,高富帅。

    姜宁暖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谁知道对面个男人却笑着递了一杯酒过来:“看来姜小姐的忘性挺大的,我们见过的,在机场。”

    姜宁暖的记性一向不错,很快她就笑道:“刘先生?”

    “不是说了直接叫我刘子阳吗?”他爽朗的笑着,极易让人获得好感,说着,他又将手中的酒杯往前递了递,“姜小姐赏个薄面,喝一杯吗?”

    “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姜宁暖抱歉的笑了笑,给一旁的雅姐打了个眼神,后者会意立马就倒了一杯茶过来,姜宁暖接过,“不如我以茶代酒,敬刘先生一杯?”

    “不是说了叫我刘子阳吗?”

    “好,刘子阳。”姜宁暖从善如流的唤道,也算是给足了刘子阳面子。

    其实在场的那里会看不出来,刘子阳这是想要泡姜宁暖。

    其实吧,刘子阳这么多年来也算是洁身自好,身边固定的女伴也就凌裳一个,如果两人真能成其好事,说起来也算是美事一桩。

    在场的人都乐呵乐呵的看着,全然忘了今天刘子阳是带着女伴出席的。

    刘子阳的神色不错,可凌裳却阴沉着一张脸,自顾自的吃着菜,全然没有平日的温柔可亲。

    刘子阳又笑着和乔遇向野敬了一杯酒:“乔影帝,介不介意与我换个位置?”

    乔遇余光瞥了姜宁暖一眼,也正好发现姜宁暖也在看他,乔遇刚张了张嘴,就觉得自己衣角似乎被人给扯住了。

    他低头看过去,就见一只白嫩嫩的小手,不偏不倚的正好拽着他的衣角。

    手指死死地扣着他,似乎只要他刚走,她就能不顾一切的豁出去一样。

    这种事,他见得不少,可也是他第一次,想要帮一个人。

    乔遇温雅的一笑,目光看向了刘子阳身边的凌裳:“刘先生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身边的小美人儿好些。”

    刘子阳这时才想起来,今天凌裳是跟着他出来的。

    他向来自认是绅士,从来不会让女孩子受一点委屈。

    可是今日……刘子阳低头咳了一声,美色误人。

    刘子阳倒了一杯酒,放到凌裳的面前:“去给你们导演敬一杯。”

    凌裳从来都是很识时务的。

    这也是她能一直呆在刘子阳身边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凌裳低头应了声,等她再抬头的时候,脸上又带上了往昔甜美的笑。

    她端着酒杯一个一个的敬了过去,在碰到姜宁暖的时候,凌裳眼中闪过几分怒火,她伸手拿过红酒,倒了一小杯放到姜宁暖的面前:“宁暖,这杯酒,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吧,这些年我们之间的混账事也不少,可如今在一个剧组中,就当是一笑泯恩仇了吧。”

    “可是我不会喝酒。”姜宁暖推拒道。

    “怎么会了?我们一年前见面的时候,你不是还喝酒的吗?怎么这才一年,就滴酒不沾了。”凌裳可不会放过她,她端着酒杯,一个劲的就往姜宁暖的怀中塞。

    雅姐见状连忙起身,跑了过来:“真是不好意思,最近宁暖身子不好,医生说的她不能饮酒。”

    “一小杯红酒而已,没什么酒精度数的。”凌裳依旧不依不饶。

    姜宁暖微笑着,坐的是八风不动。

    她今儿要是将着酒杯端起来,就别想再放下了。

    “不是吧?这么一小个面子也不肯给我吗?”凌裳说着,眼睛已经微微红了起来。

    看上去就像是被欺负了一样。

    这时候向野的酒劲也上了头,跟着在一旁起哄:“是啊,宁暖就一小杯红酒嘛,不会有什么事的,喝了吧。”

    说完,向野也倒了一杯酒递了过来。

    姜宁暖顿时就有些为难。

    你说投资人的酒可以不喝,毕竟她又不是陪酒的,可是导演敬的酒,她却是不怎么好推拒的。

    雅姐显然也是考虑到了这一层,她在后面微微推了推姜宁暖,示意她将酒被接过来。

    乔遇和安知临也是同时向姜宁暖看了过来。

    几方注视下,姜宁暖只觉得头皮发麻,她深吸一口气,不得不将酒杯接了过来:“那就仅此一杯,我胃不太好。”

    “嗯。”向野点点头,然后就将手中的酒塞了过来。

    姜宁暖仰头一口就喝了,那酒热辣辣的滚过喉咙,最后淌进了胃里。

    有些疼。

    可是她早先就说了,一旦她接了酒杯,那么她是别想再将酒杯放下的。

    凌裳也跟着塞了过来,那模样好像在说,你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硬着头皮,姜宁暖又一口干了。

    凌裳心满意足的走开,这时候刘子阳直接拎着酒瓶走了过来。

    姜宁暖抓紧了手中的包,豁然起身:“我有些不舒服,去洗手间一趟,失陪了。”

    向野乐呵乐呵的挥挥手,就让姜宁暖去了。

    刘子阳见了,微笑着将手中的酒瓶放下,也尾随去了。

    洗手间中。

    姜宁暖用手撑在洗漱的台子上,只觉得胃中翻江倒海的。

    她半抬着眼看着镜中双颊泛红的,已经呈现出醉态的人,当机立断的就从包中拿出了手机,准备直接叫车回去。

    毕竟如果她真的醉在这里,难保不会被什么别有用心的人,直接送上某人的床。

    就在姜宁暖刚刚将手机屏幕划开,她就听见洗手间的门传来砰的一声,接着是门反锁的声音。

    姜宁暖大惊失色的回头,只见一个男人健硕的身体慢慢的靠近。

    她脑中有些迷糊,还来不及做下一步动作,就只觉得腰后一疼,活生生的被人推在了洗漱的台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