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雪花蟹斗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0本章字数:4374字

    “我和相公早已相识,并互许终身,若不是为了顾家的家产,他又怎会多看你一眼?”

    “顾瑶,你嫁我五年一直无子,如今佳蓉已经有孕,我不能让她的孩子生下来身份就低人一等,这是休书,明天你就搬出顾府,念在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上,这是三百两,从此离开杭州吧。”

    “我们和你自然是无冤无仇,可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那个秦老爷对你念念不忘,他夫人找我们来杀掉你,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

    无边无际的湖水,冰冷刺骨,双手双脚被缚,连挣扎求救都不能,很快就无法呼吸,随着绑在腿上的石块一起沉入湖底。

    “好冷……”

    .

    “小姐,你又踢被子,怎么可能不冷?”半夏有些无奈的替顾瑶盖好被子,却被顾瑶一把抓住了手腕,原本熟睡的少女猛地睁开眼睛,满是恨意的眼神惊得半夏不由自主的想往后退,无奈手腕被牢牢抓住,一时之间无法动弹。

    屋子里的空气似乎都要凝结在这一刻,只有顾瑶略显急促的呼吸声,直到隔壁不知是谁起夜打碎了茶杯,清脆的瓷器碎裂声才打破了这诡异的局面。

    “半夏?我这是在哪里?”顾瑶缓缓松开了手,觉得嗓子里火烧火燎的,可是此时却顾不得这些,她死死盯着眼前穿着一身白色中衣披了件浅黄色褙子的丫鬟,梦中的场景那样真实,她仿佛真的刚刚溺水而亡了。

    “小姐,你是做噩梦了吗?我们在扬州青铜县的客栈里,不怕不怕啊。”半夏给顾瑶倒了杯水,又拧了块湿毛巾过来,小心地替顾瑶擦去额上的汗,见顾瑶喝完水后一直侧身躺着,眼睛都不眨的看着她,不由笑了起来,“小姐这是梦到什么了,怎么这样害怕?你放心,半夏在这里的呀。”

    说完看顾瑶还是一脸沉重,她脱掉鞋子,小心地躺在被子外面,伸手拍了拍顾瑶的背,“现在天色还早,白天还要起来帮秦少爷做菜呢,这次庆云楼和德福楼的比赛,咱们可不能输呀,小姐再睡一会儿吧。”

    “和德福楼的比拼……”顾瑶低喃了一句,见半夏笑意盈盈地躺在自己身边,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这才缓缓闭上了眼睛。

    如果说刚才的那些都是梦,未免太过真实,可如果是真的发生过的事,应该溺死在西湖中的自己,又为什么会好端端的躺在床上?

    .

    窗外隐隐约约传来打更的声音,始终无法入睡的顾瑶又睁开了眼睛,她盯着床顶鹅黄色的帐幔有些出神,还是无法相信刚才那个梦是真的,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秦天明,怎么会是夺她家产甚至害死她的人?

    秦天明是她爹的至交好友之子,顾瑶五岁那年,两家同游却遇上了劫匪,秦天明的父母不幸遇难,她爹就收养了秦天明。顾家上下对他都非常好,顾瑶也很喜欢他,从小的梦想就是嫁给他。

    今年春天,她爹终于下定决心,问秦天明是否愿意入赘,因为顾家只有顾瑶一个孩子,可她虽然从小学做菜却完全没有成为大厨的念头,庆云楼总要人来打理,而他也答应了,只等这次比试结束,就为他们办订婚仪式。

    顾瑶扭过头去看半夏,梦中被卖掉的在离开前哭得撕心裂肺的半夏,此时好好的在这里躺着,刚才那一定只是一场梦而已吧。

    .

    她就这样想了不知多久,突然听见了敲门声,脑海中清晰的闪过一个几乎一样的场景。

    半夏起身去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正是福伯,半夏小心地将门半掩,然后才问,“福伯,这是怎么了?小姐昨夜做了噩梦,还没睡醒,有什么事不能等小姐睡醒了再说么?”

    “秦少爷不知怎么吃坏了肚子,现在还没完全恢复,今天的比试时间紧迫,那些小学徒都不顶事,想请小姐一起去帮忙处理,兹事体大,你就帮忙通传一下。”

    “可是……”

    “咳咳,是福伯吗?”

    “小姐,是不是吵到你了?”听见顾瑶的声音,半夏急忙回屋,看顾瑶坐起来了,连忙给她披上一件上袄,顾瑶摆摆手,示意半夏靠近一点,“你去跟福伯说,我实在是难受得厉害,想来秦……秦哥哥应该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让大伙儿按平时一样去准备就是了,这次李希师弟也来了,给他做助手应该是没问题的。”

    “好了我的小姐,你好好休息,福伯也是太谨慎了,不过是几道菜的食材,有什么难的,他们平日在酒楼里不就是做这些事情,这也要来劳烦小姐,我这就回了他去。”

    顾瑶倚坐在床头,看着半夏的背影深呼吸了两次,才努力让自己恢复了平静,方才福伯说的话,和刚才在脑海中闪现的场景一模一样,或许自己真的经历那样悲惨的前世?那么老天让她回到这一世,应当不是让她还重走上一世的路。

    想到这里她讽刺地笑笑,如果单纯准备食材自然不难,可今日比拼的三道菜里,第一道凉拌菜不过寻常,可松鼠鳜鱼和雪花蟹斗对厨师的技术要求非常高,也是比试的重点,而顾瑶的厨艺比起顾老爷都毫不逊色,远在秦天明之上,这次她来也是做好了为他做助手的准备。

    梦中、或者说是前世的她,听闻秦天明身体不适,恨不能替他上场,样样都帮他做到最好,只让他翻炒装盘即可,这也成了他的成名之战。

    只是现在,她为了验证那个诡异的梦的真实性,并不打算出手,虽然有可能让庆云楼输,可和后面那些事情比起来,一场比赛又算得了什么呢?

    .

    庆云楼和德福楼之争,已经有十来年的历史了,不知是从何时开始,江浙百姓自发的评出了四大名楼,分别是杭州的庆云楼、宝丰楼,扬州的德福楼和苏州的龙盛楼,而庆云楼和德福楼都是以江浙菜为主,因此每年都会有一场比试。

    顾瑶不想看见秦天明,以免会影响自己的判断,所以借口身体不适,比庆云楼的众人晚了半个时辰出发。

    虽然今天天气并不是很好,有些阴沉沉的像要下雨,可到了德福楼时,人群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得水泄不通,好在福伯贴心,留了个伙计在外围等她们,想办法让她们挤到了前排和众人会合。

    此时第一道以白菜为主的凉拌菜已经制作完成,秦天明选择的是非常传统的酸辣白菜,而德福楼的莫大厨则做了独家创新的麻酱白菜,两位大厨正在准备第二道菜松鼠鳜鱼。

    四位评审之一王县令在尝了一口麻酱白菜后,立马表示这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白菜,其他三位评审也都纷纷表示赞同。

    顾瑶不禁想起了梦中的比赛后,她试着用莫大厨的方法做过这道白菜,确实口感爽脆,酸甜适口,又有浓郁的芝麻香气,只可惜秦天明因为这道菜没能赢过莫大厨,竟不让她再研究,否则她一定可以做出比莫大厨更好的麻酱白菜。

    .

    “天啊!手法真快!”

    “这切鱼的刀工真是厉害,不愧是庆云楼的大厨!”

    顾瑶的思绪被围观众人的惊呼声拉了回来,秦天明正在处理鳜鱼,在他的手里,这条新鲜的鳜鱼被飞快地去鳞去鳃,然后将鱼头从中间剖开,在背颈部用刀砸几下,鱼头就平开并翘起,再用刀沿脊骨两侧平片至尾部,鱼尾部不断,在鱼肉面用刀剞菱形刀纹,深至鱼皮。

    在片完鱼后,用一勺盐和三勺料酒,加姜丝抓腌,再在鱼肉上均匀涂抹蛋黄,撒上淀粉,这么反复两次,鱼肉上就均匀的裹上了一层厚厚的淀粉。

    为秦天明做助手的李希已经准备好油锅,油烧到七八成热,微微冒起青烟时,开始往鱼身上淋,滋啦滋啦的声音中,鱼肉慢慢熟透,香气也飘散开来,秦天明则开始准备甜酸汁。

    那边的莫大厨也已经开始炒制甜酸汁,只不过他用的醋和秦天明不同,秦天明带来的是白醋,而他用的是浙江红醋。他将醋、白糖、盐、绍酒、水淀粉都倒入热锅热油内,酸甜的味道蒸腾而起,令人食指大动。莫大厨没有着急起锅,而是让助手继续熬,自己则将已经放得稍凉的鱼肉捞起,再次入锅二次炸酥。最后炸熟鱼头,起锅装盘,然后浇上熬得浓稠的甜酸汁,这道漂亮好看的松鼠鳜鱼才算是做完了。

    只见两个白色的长条形盘子里,金黄鲜亮犹如松鼠形状的两条鳜鱼正发出“吱吱”声,配上红色的甜酸汁,非常漂亮。而在摆盘上,秦天明别具一格,鱼身上撒了些松仁,鱼头前方用青葡萄摆出一朵花的造型,让人眼前一亮,比起他的松鼠鳜鱼,只是简单撒了些芹菜叶子的莫大厨,就稍逊一筹了。

    评审们在闻见香味儿的时候就已经等不及了,尤其是王县令,一个劲儿地问伙计什么时候才能上菜,所以菜一出锅,伙计就赶紧端了上来。

    除了四位评审,两个酒楼的人也会被分到剩下的菜肴,因此顾瑶在拿到菜时,立刻尝了莫大厨的鱼,咬下去的口感酥脆,而内里鲜嫩,甜中带酸,酸的口感和庆云楼常做的不太一样,在白糖和鱼肉本身的甜味中并不突兀,想来是因为红醋的原因。

    从私心里顾瑶更喜欢莫大厨做的鱼,不过评审结果却和梦中一样,有三位将票投给了秦天明,这道菜还是秦天明获胜。

    .

    在众人试吃这两道菜时,两位大厨也开始制作最后一道菜——雪花蟹斗。

    雪花蟹斗是苏菜中有名的一款小吃,以蟹壳为容器,内装清炒蟹粉,上覆一层洁白如雪的蛋泡,形、色如雪,又不失蟹的鲜美。这也是庆云楼和德福楼的招牌菜,在大闸蟹鲜肥的十月,几乎是人人必点。

    秦天明表面看起来还是风轻云淡,其实内心已经有些紧张,凉拌白菜他已经输了,刚才的松鼠鳜鱼算是险胜,这道雪花蟹斗又是庆云楼的招牌菜,所以他一定不能输!

    他朝着顾瑶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和顾瑶对视了一眼,顾瑶在微微一愣后,冲他笑了笑,他这才勉强定下心来,接过李希递过来的已经拆好的大闸蟹,准备开始制作。

    加热好的炒锅倒入一点猪油,等油热了以后加入蟹黄蟹膏,金黄的有些流油的蟹黄、黏稠的蟹膏在锅里小火翻炒,不一会儿就满是浓郁的蟹香味儿,这时候加入蟹肉,再撒入一点点盐翻炒均匀,炒好后,将这些蟹粉装入控干水分的蟹壳里,并不完全放满。

    接着开始处理鸡蛋,将鸡蛋蛋清蛋黄分离,将蛋清打到细腻无孔时停了下来,用双手掌心拢成几个圆球放在平底盘子里。往蒸锅里倒水,大火煮开之后换成最小火,将蛋清放进去蒸上一小会儿,蛋清就微微膨胀起来。

    做到这一步时,秦天明又扭头看了一眼顾瑶,却见她的眼神并不在他身上,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看见的是莫大厨还在炒蟹粉,这让他倒稍微松了口气,速度慢了这么多,看来莫大厨的厨艺并不一定多么出众,他还是有胜出的可能。

    “秦少爷,这蛋清……”李希在秦天明的示意下将蒸好的蛋清泡拿出来,却见蛋清泡迅速的塌了下去,变成了一张薄“饼”,不禁有些慌张,秦天明攥了攥拳头,勉强冲李希一笑,“没事,一会儿我来揭,动作轻一点就行,咱们时间还够。”

    不料李希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分蛋清和蛋黄时竟又出了差错,秦天明忍了又忍,最后让他在一旁站着,自己亲自动手,等好不容易将蒸好蛋泡放在装了蟹粉的蟹壳上时,莫大厨的雪花蟹斗早已勾芡装盘,慌乱之中差点再次毁了蛋泡,好在最后也算有惊无险地做完了。

    四位评审看着面前的两道蟹斗,啧啧称奇,洁白如雪的蛋泡非常完美的覆盖在蟹粉上,顶端用火腿、彩椒点缀,显得蟹斗更加莹雪可爱,从外表上看,二人的作品并没有什么差别。

    “今天是在青铜县,所以我们就先尝尝莫大厨的吧。”王县令先拿起莫大厨的那份蟹斗,用勺子轻轻挖了一勺,蛋泡入口细腻,芡汁是用高汤熬制,所以味道鲜美,在吃到炒好的蟹粉时,王县令久久没有说话,过了好久才抬起头来,“太好吃了!真是太好吃了!一直听说江浙一带都是吃蟹的行家,今天才算是真正体验到了。”

    “不愧是四大名楼啊,这菜做的真是绝了,一点蟹肉的腥味儿都没有,里面还有鲳鱼吧?黄油四溢,蟹粉鲜肥,每一口都是享受啊!”

    另外三位评审也是赞不绝口,又纷纷指了指秦天明的那个蟹斗,“蟹斗不宜久放,否则味道就会不好了,咱们快尝尝庆云楼的吧。”

    众人满怀期待的挖了一大块秦天明的蟹斗,不料一入口,王县令就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