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鸡汤面(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714字

    “呵……”顾瑶低低地嗤笑一声,方才秦天明差一点就叫出了杜佳蓉的名字,前世的自己并没有在意,如今再听,只觉得意外的讽刺,那时的自己多么天真,竟热心的收留了这个“可怜人”。

    秦天明关切的问着杜佳蓉有没有事,而杜佳蓉就和前世一样,袅袅婷婷地站在那,一只手抓着秦天明的衣袖,满脸惊喜之色,虽然衣衫褴褛,却更让人有想要保护她的欲望,她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秦天明。

    看着杜佳蓉的眼神,顾瑶不由得牙关紧咬,指甲都要抠进肉里,强忍着才没让自己失态。杜佳蓉坐在顾家大堂的主位上嘲讽的笑容、像是施舍一般丢下来的休书、在她身后缓缓关上的顾家大门、两个杀手将她丢进西湖时深入骨髓的凉意……这些前世的记忆就像是走马灯一样的在她脑海内不停闪现,无边无际的恨意几乎让她无法思考。

    “小姐,你不舒服吗?天哪,都出血了!福伯,快去叫大夫!”半夏察觉到顾瑶的不对,关切的上前握住了顾瑶的手,温暖的触感让她渐渐回过神来,手也慢慢松开了,她看着眼前心疼地握住她的手的半夏,突然就平静下来。

    前世杜佳蓉住进顾家没多久,秦天明说她要去投奔远房叔叔所以离开了,没想到再见之时,却是她摸着肚子站在秦天明身边,还是那副单纯无害的样子,说出来的却是最恶毒的话。然后半夏被卖,庆云楼易主,她也被赶出顾家最后丧命。可这一世什么都还没有发生,半夏好好的站在这里,她爹娘也还健在,一切都来得及,所以她不能慌。

    “阿瑶,这是怎么了?做菜太累了吗?”秦天明也关切的走过来,顾瑶虚弱地靠在半夏身上,并不看他,而是用手扶住了头,“我突然觉得头好痛,可能昨晚没休息好,睡一觉应该就好了。”

    “快扶小姐回房休息,我去找个大夫。”福伯急匆匆的带着李希往隔壁街的医馆去了,半夏则扶着顾瑶上了楼,秦天明和杜佳蓉对视了一眼,面色都有些不好。

    “佳蓉,你先安心住下,今天的变故实在有点多,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秦哥哥,你别着急,咱们时间还长着呢。”

    顾瑶在进门前扭头又看了一眼正在低语的二人,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

    杭州运河的码头上,尽管天色已黑,依然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咱们杭州就是繁华啊,瞧瞧这码头,客船进港都要排队。”顾府的李管家赞叹了几声,然后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此时已经临近十一月,小风一吹透着些许凉意。

    又有几艘船即将靠岸,李管家伸长了脖子去看,终于瞧见了其中一条客船的甲板上站着福伯,他连忙让人去岸边的酒楼通知早就等在那里的顾老爷和顾夫人。

    秦天明在船舱里有些焦躁地来回踱着步子,眼看就要靠岸,他却根本没找到机会和杜佳蓉单独相处,连顾家的规矩都没来得及细说。

    从上船开始,顾瑶就躲在船舱里不出来,说是突然就有些怕水,还总是能找出无数借口将杜佳蓉叫走,这会儿又非要半夏和杜佳蓉都去帮她换身新衣服,说什么不梳洗打扮齐整了不好回家,简直不知所谓。

    船舱突然震动了一下,秦天明险些摔倒,正要开口训斥船家,就听见外面传来了李管家的声音,“福伯辛苦了,小姐和秦少爷这一路可好?”

    秦天明看了一眼依旧紧闭的内舱门,完全没有人要出来的样子,只好一掀帘子走了出去,只见船已经靠岸,李管家正边和福伯闲聊边指挥几个小厮帮忙抬行李,一扭头看见了他,连忙笑得谄媚地迎了上来,“秦少爷,这一路累不累?老爷和夫人从前天就开始念叨,可是把你们盼回来了。”

    “有福伯照顾着,一切都好,辛苦李管家了,这么冷的天还要在这里等我们。”秦天明冲李管家微微点头,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和李管家同时回头,只见半夏抱着个包袱,身后还跟了一名身着白色袄裙头戴白花的女子,李管家看着这个白色的身影呆愣了半晌,直到看清那不是顾瑶,这才长舒了口气。

    “李管家,我在这呢,那是秦哥哥从前的邻居,家里遭了难无处可去,在扬州乞讨的时候被我们遇上了,你看看安排一下,就住在客院吧。”顾瑶不知什么时候竟到了甲板上,穿着一身银灰色的圆领袍,头发用网巾束起,她冲李管家挥了挥手,活脱脱一个清秀小公子的样。

    “阿瑶,你又胡闹,穿成这样成何体统!”顾老爷人还没到声音却到了,顾瑶吐了吐舌头,一路小跑着上了岸,躲到顾夫人身边,“娘,你看女儿坐了半个月的船,还没站稳就要被爹爹训,是不是太可怜了,你快说说爹。”

    “阿瑶,你爹也是为你好,好好的女孩子穿成这样,半夏和天明也不管管你。”顾夫人怜爱地拍了拍她的手,又伸手帮她理了理头上的网巾,“要穿就好好穿,怎么还歪歪扭扭的,一路上冷不冷累不累?”

    “哼,谁能管得住她?天明不被她欺负就不错了。”顾老爷还是气哼哼的样子,眼睛却一直看着顾瑶,顾瑶见状又过去拉住顾老爷的胳膊,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爹,我这一路特别辛苦,这个船晃得我头晕眼花的,现在还觉得地好像都在晃呢。”

    “那咱们赶紧回家去,你爹特意给你炖了鸡汤。”

    顾老爷还要再说,却被顾夫人瞪了一眼,有些悻悻的去看收拾行李的秦天明,秦天明连忙上前行了个拜礼。

    “顾伯父,顾伯母,对不起,我没能帮庆云楼赢得今年的比试,请您二老责罚我吧。”

    “这事福伯已经在信里写了,天明你别放在心上,我让你们出去比试,是想让你们历练历练,见见世面,输赢没什么要紧,能学到东西就没白出去。”顾老爷将他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和蔼亲切,和刚才训顾瑶的样子完全不同。

    “好了,这些东西让他们弄吧,阿瑶和天明这一路也累坏了,我们先回家休息。”

    顾夫人笑眯眯地牵起顾瑶的手,身后有小厮抬了四顶蓝色的轿子过来,秦天明看了看轿子,又看来看杜佳蓉,张嘴想说话,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急的抓头挠腮的样子引得顾老爷看了他好几眼。

    顾瑶瞧见了,心中嗤笑一声,明明早就计划好了却还要装样子,自己不帮一把岂不是浪费了他的表演。

    于是她看向杜佳蓉,笑容甜美,“杜姐姐,之前给家里写信时,忘了说还有姐姐在,所以少备了顶轿子,要不然你来坐我的,我去和娘亲挤一挤。”

    “怎么了?”顾夫人这才瞧见杜佳蓉,看见她一身白衣时,眉头皱了皱,待看清这白衣的料子是白色底布上有银色织锦花纹后,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但脸上却很快恢复了笑容,“这位姑娘是?”

    “杜姐姐是秦哥哥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前段时间她爹娘都死了,家里的亲戚霸占了她家财产,竟然让她流落街头乞讨,正好被我们遇见了,娘,反正咱们家也不差这一口饭,就让杜姐姐住下吧。”秦天明还没来得及开口,顾瑶就抢先说了,最后还摇了摇顾夫人的袖子,杜佳蓉越听表情越差,在瞧见周围小厮诧异的表情时,脸都涨得通红,最后将头低下去,才没让人瞧见她脸上略显狰狞的表情。

    “顾伯母,没能提前和您还有顾伯父说是我的不对,小时候受杜姑娘家照顾颇多,杜姑娘也像小妹妹一样,所以……”

    “你这孩子,跟我们还客气什么,你一向也没什么朋友,阿瑶又是个没心没肺的,现在多了个能说说话的朋友,我和你顾伯伯也很开心。”顾夫人嗔怪地看了一眼秦天明,并没和他计较,然后叫来了李管家,“阿瑶和天明这一路都累了,轿子这么小也不好挤,你快去附近的租赁行,再租一顶轿子来。”

    “能蒙夫人收留,我已经感激不尽,夫人不用如此费心,我可以和半夏姑娘一起走回去的。”杜佳蓉上前行了个福礼,再抬起头来时眼里全是泪光,孺慕之情流露无遗。

    顾夫人轻叹了口气,“可怜孩子,你不用和我客气,顾家也没有让客人和丫鬟一起走路的道理,放心吧。”

    “夫人尽管放心,我看天色已晚,不如老爷夫人先回府,秦少爷也请放心,我一定会将杜姑娘安全的护送回去。”

    李管家上前为顾夫人掀起轿帘,秦天明看了杜佳蓉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跟着上了轿子,杜佳蓉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到轿子在人群中渐渐变看不见了才低下头,眼里闪过愤恨之色。

    如果不是为了顾家的财产,她又怎么会装得那么落魄,现在顾瑶嚷嚷的人尽皆知,等将来她嫁给秦天明,这些下人只好全部卖掉,总不能让下人看不起她这个当家主母。

    .

    不远处的酒楼二层,沈言在窗前站了已经有一刻钟,原本一心扑在吃食上的周少坤终于抬起头,有些诧异的也走过去,正好瞧见了顾瑶上轿子的场面。

    “这人好眼熟……啊!这不是那个庆云楼的女厨子么?”周少坤想了半天,终于想起这人是谁,他扭头看了看沈言,露出了然的笑容,“你这是喜欢上了人还是喜欢上了那碗汤啊?”

    沈言抬眸看他一眼,也不答话,周少坤见状指了指秦天明,“这人据说是女厨子的未婚夫,人家名花有主了,你这也不好拆散人家姻缘是吧。”

    “你怎么知道的?”

    沈言还是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了他一句,周少坤伸手勾住沈言的脖子,“我呀,上次就看出来你对这个女厨子有意思,特意找人去问的,都没敢告诉你,我跟你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况哪有大姑娘家的来做厨子的,抛头露面的太不合适了。”

    “我都不知道我对人家有意思,你居然看出来了?”沈言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周少坤得意一笑,“那是当然,我打小跟你在一起,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你在想什么那我能不知道吗?”

    “那你猜猜,我现在要做什么?”沈言回身抓住了周少坤的胳膊,周少坤猛然一惊,还未反应过来就觉得天旋地转,猛地被摔在了地下,他连滚带爬的站起来指了沈言半天,见沈言一直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这才想起平时被整得有多惨,赶紧上前抱住了沈言的大腿,“将军英明神武,那想的绝对都是家国大事,才不会考虑儿女情长,刚才都是我瞎说的,我错了。”

    沈言甩开他,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突然又停下来,冲他笑了笑,“一会儿你结账,哦对了,你有一句话倒没说错,我还真挺喜欢那碗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