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鸡汤面(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4613字

    顾府早已是灯火通明,白墙灰瓦在略有些朦胧的灯下显得格外温柔。

    姜妈妈带着几个下人站在门外,有些激动地等着迎接几人回府。姜妈妈是顾瑶的奶娘,从前跟在顾夫人身边当丫鬟,看着顾瑶出生守着顾瑶长大,这次顾瑶离家前她生病了所以没能同行,她就一直悬着心,天天在家吃斋念佛,求佛祖保佑顾瑶平安。

    “回来了回来了!”轿子刚刚出现在街头的时候,一直在焦灼地来回踱步的姜妈妈就激动地迎了出去。

    “姜妈妈,我好想你啊!”顾瑶一下轿子,瞧见姜妈妈,立刻扑进了她怀里,姜妈妈眼眶红红地拍了拍她的背,语气都有些哽咽,“小姐瘦了,这趟出去一定受苦了吧,瞧着都瘦了好多。”

    “我可没白出去,姜妈妈我偷偷告诉您哦,我看见咱们大宁的骠骑大将军啦,长得可好看了,他还夸我做的菜好吃,说以后有机会要来咱们庆云楼吃饭呢,还有还有,我还学会了和爹爹做的不一样的红烧肉,回头烧给您吃,您肯定喜欢。”

    “好啦,你一下子说这么多,你没说累,姜妈妈都要听累了,先进府再慢慢说吧。”

    顾瑶转过身来,看着相携而笑的爹娘,捂嘴偷笑的半夏,还有那块大大的写着“顾府”两字的牌匾,突然飞奔进门,在巨大的影壁前站了一会儿,又伸手摸了摸影壁最右侧刻着的一只小乌龟,然后回头笑起来,“我终于回来啦!”

    “这孩子,又发什么疯!你给我站住!”顾老爷在后面吼了一嗓子,顾瑶却像是没听见,一路小跑着往院子里去。

    摆满了顾夫人最爱的菊花的天井、六七个人都未必能合抱住的香樟树、已经都是枯荷却别有韵味的荷塘,红透了的枫叶、假山、竹林……还有她的琪玉阁,一切都是老样子,和记忆里的分毫无差。顾瑶最后在大厨房的门口停下来,她扶着雕花木门蹲了下去开始无声的哭泣。

    顾夫人在半夏的搀扶下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秦天明则扶着顾老爷远远的跟在后面,看见哭得伤心的顾瑶,顾夫人有些慌张地上前抱住了她,“瑶瑶,乖瑶瑶,是不是摔到哪了?顾远正,你快点过来!”

    “乖瑶瑶,别哭了,是不是爹爹不该训你,我也是怕你摔了,不是真的要骂你,别哭了啊。”

    顾老爷有些不知所措,他一直不会哄人,而顾瑶从前又一直很乖,从来不需要他这样哄,于是他求救般的看向秦天明。秦天明也是一头雾水,他回忆了一番,并没有发现自己有做什么让顾瑶不开心的事,于是也蹲下身去哄她,“阿瑶别哭了,你看你哭成这样,伯父伯母多为你担心,快擦擦眼泪。”

    “娘亲,爹爹,我好想你们啊,我好想回家。”顾瑶躲开了秦天明递过来的帕子,反身抱住顾夫人,从重生醒来那一刻开始积攒的委屈、难受,此时终于宣泄出来。

    “乖瑶瑶,你这不是回来了,一会儿让你爹给你煮面吃。”顾夫人轻轻抚着顾瑶的背,像是小时候哄她睡觉那样又拍了拍,顾瑶闻着娘亲身上熟悉的味道,将头靠在顾夫人怀里蹭了蹭,能重活一世、能重新见到爹娘真是太好了!

    过了好一会儿,顾夫人将已经渐渐停止哭泣的顾瑶扶起来,然后接过半夏递来的帕子,帮她擦了擦眼泪又整了整衣冠,“好啦,这都回家了可不能再哭了。”

    “回家……娘亲,我真的回来了!”顾瑶低下头又在顾夫人身上蹭了蹭,顾夫人看着已经有些湿了的前襟,无奈地冲顾瑶点点头,“是啊,咱们瑶瑶真的回来了,快跟半夏去换个衣服休息一会儿,一会儿来吃面。”

    .

    顾瑶刚一踏进琪玉阁,就瞧见姜妈妈正站在廊下指挥着茯苓烧水备茶点。茯苓和半夏一样,都是伺候她的大丫鬟,平日里茯苓管着吃食,半夏则管着衣物首饰。茯苓的性子有些孤傲不善言辞,也有些敏感,不过比谁都害羞心软,原本这次出行茯苓闹着要去,可顾夫人觉得半夏更细心一些,正发愁怎么说,恰好姜妈妈当时生病了,她是茯苓的姨妈,所以就把茯苓留下了。

    “小姐回来了!”正端着茶盘的茯苓瞧见顾瑶,惊喜的喊了一声,却又迅速冷下脸来,转身进了屋,顾瑶和半夏面面相觑,然后异口同声地问姜妈妈,“这是怎么了?”

    “我又不能陪小姐出去,小姐何必在意我怎么了,快喝碗热汤换身衣裳,老爷和夫人都在等着呢。”茯苓又快步从屋里走出来,然后冲顾瑶草草行了个礼,面上还是冷冷淡淡的,只是眼眶有点红,顾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提起裙摆飞快地跑到茯苓面前,用力抱了抱茯苓,“茯苓,我可想你了,我还给你带礼物了!”

    “茯苓哪敢让小姐惦记。”茯苓面色稍缓,可嘴里说出来的话还是硬邦邦的,顾瑶也不多说,伸手从袖袋里掏出一支做得十分精致的多宝荷花发钗,笑眯眯地插在茯苓发间,“真好看。”

    茯苓脸上泛起了红晕,她咬了咬嘴唇,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并没有说,一直跟在后头的半夏凑上前也抱了抱她。

    顾瑶看着脸越来越红的茯苓,笑着摇了摇头,她示意姜妈妈不用跟上,独自一人沿着楼梯缓缓而上。她仔细看了看屋里熟悉的摆设,然后走到梳妆台前坐下,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不到十五岁的年纪还有些稚嫩,完全不用化妆也面色红润、肤如凝脂,她笑了笑,镜子里的她也跟着笑了笑,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和后来那个永远眉头紧锁的顾瑶完全不同。

    “真好。”顾瑶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却听见后面传来压抑的低笑声,她扭过头去,果然是茯苓和半夏,茯苓咬着嘴唇脸都要憋红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一边笑一边指着顾瑶,“小姐一回来,也不要我们跟着,竟然是为了照镜子?”

    “你这丫头嘴还是这么不饶人,半夏你就看着她欺负我?”顾瑶站起来羞愤地跺了跺脚,半夏作势要去堵茯苓的嘴,茯苓一边躲一边笑着扑向顾瑶,三个人闹成一团,连闻声而来的姜妈妈都险些被拉进战局。

    闹了好一会儿,顾瑶瘫倒在床上,看着同样笑得直不起腰的半夏和茯苓,心里觉得暖暖的,真好啊,又能回到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这次她绝不会重蹈覆辙。

    -

    顾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琥珀来琪玉阁的时候,顾瑶刚刚换好了家常的衣裳,一件玉绿色小袄配一条鹅黄色褶裙,半夏给她梳了个双丫髻,插上两朵桃花色的绢花,显得娴静又不失活泼。

    “小姐这出去了一趟,倒长高了些,瞧着像是个大姑娘了。”

    “我本来就是大人了,都快十五了!”听见姜妈妈的话,顾瑶嘟起嘴做了个鬼脸,姜妈妈笑了笑,“是,自然是大人了,下个月及笄后,就可以嫁人啦。”

    “姜妈妈!”顾瑶高喊了一声,声音有些发抖,脸上也泛起了潮红,半夏和茯苓都笑了一通,以为她是害羞,却没想到顾瑶此时内心翻涌,她突然想起,就是在今晚,她爹为她定下了和秦天明的婚期。

    这时说身体不适不去吃饭,爹娘一定会很担心,何况琥珀都在楼下等着,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顾瑶无意识地蹭了蹭胳膊,想驱走身上的寒意,姜妈妈见状连忙拿了件嫣色披风过来,交给了半夏,“晚上风冷,虽说去正房也没多远,那也要仔细着给姑娘加衣裳。”

    茯苓取来了风灯,那是一只很漂亮的、外面有透明绘琼花玻璃罩的灯,这是顾瑶十岁生日时顾老爷从广州带回来的。当时顾老爷带了三盏,另外两盏一盏画着牡丹的在顾夫人那,还有盏画的竹叶所以给了秦天明。

    顾瑶盯着看了一会儿,她隐约记得自从杜佳蓉来了以后,秦天明那盏风灯就不见了,可这实在是太小的一件事,实在有些记不清。

    “小姐,怎么了?”茯苓提起风灯也看了看,可没看出有什么不同,顾瑶摆了摆手,“没什么,就是好长时间没看见了,咱们走吧。”

    快要走到正房时,远远就瞧见杜佳蓉那一身白色的衣裳,顾瑶不由得慢下脚步,茯苓顺着顾瑶的目光看过去,有些惊讶,“那是谁啊?怎么大晚上穿的一身白?也不嫌晦气!”

    “别瞎说,那是秦哥哥从前的邻居,父母都去世了无处可去,借住在咱们家,她要为父母守孝自然不好穿的大红大绿。”

    “那也没有在别人家穿一身白的……”茯苓还要再说,却见半夏冲她摇了摇头,她嘟起嘴有些不太高兴,“我又没说错,我一个丫鬟都知道……”

    “行了你少说几句,万一秦哥哥知道了要不高兴的,杜姐姐也挺可怜。”顾瑶打断了她,给杜佳蓉做白衣服这事前世是她无意为之,这一世却是故意的,这种事情被她的丫鬟说破肯定不好,前世就是因为茯苓指出了这一点,杜佳蓉进门后找借口狠狠打了茯苓一顿后,就将她和姜妈妈一家赶了出去,这一世就算她占得了先机,也不想让茯苓再被搅和进来。

    .

    还未行至门口,就闻到了熟悉的香味儿,顾瑶顾不得再多想,一路大踏步的进了屋,“娘亲、爹爹,你们吃饭居然不等我。”

    “还有客人在,别这么毛毛躁躁的,哪有女孩子的样。”顾夫人将她拉到身边,在一旁伺候的小丫鬟连忙过来帮她将披风解了,顾瑶坐下以后才发现,杜佳蓉坐在秦天明下首有些尴尬地端着碗,吃也不是放也不是,见她看过来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

    方才她进来以后顾夫人就招呼她坐下吃饭,又有丫鬟陆续将菜都端了上来,她没有多想就开始吃,结果顾瑶现在这样一说,倒显得她不懂规矩了。

    顾瑶转了转眼珠,十分贴心的拿起筷子给杜佳蓉夹了块蟹粉狮子头,“没事没事,杜姐姐一路辛苦了,我不过跟爹娘撒个娇,你接着吃就是了。”

    杜佳蓉看着面前的碗,憋得满脸通红,小声道了句谢,秦天明的脸色有些不好,直愣愣的坐着没动,顾老爷咳嗽了一声,想说什么又没说,屋里顿时安静下来。

    顾夫人叹了口气,扭头看向琥珀,“快给杜姑娘换个碗,杜姑娘你别见怪,阿瑶这孩子被我们宠坏了,不大懂这些规矩,忘了你还在守孝的事,你可别跟她计较。”

    “没事,阿瑶妹妹也是好心。”

    “对不起啊杜姐姐,我看你在吃鸡汤面,以为吃肉也没事的,不过杜姐姐肯定不会怪我,娘亲你也太小题大做了,秦哥哥你说是吧?”顾瑶笑眯眯的看向秦天明,秦天明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阿瑶一向是这样热心肠,杜姑娘这一路上也都知道的。”

    杜佳蓉的头更低了,只觉得刚才吃的那口面,现在变作了毒药,搅得她浑身难受,她想要站起来离开这里,琥珀正好为她将换来的那碗面拿了上来,两人一撞有些面汤洒在了衣服上。

    “怎么这么不小心!杜姐姐你没烫着吧?”顾摇站起身来,琥珀连忙用帕子给杜佳蓉擦,杜佳蓉面色变了变,最后红着脸轻轻摇了摇头,“没有。”

    “哎呀这衣服也没法穿了,娘亲,我还没做冬季的新衣裳呢,要不明天叫个裁缝进来,给杜姐姐再多做几身。”

    “是该叫个裁缝,琥珀,我记得我还有一匹浅灰色的细布料子,你回去找出来明天拿给杜姑娘。”顾夫人点了点头,将刚才为杜佳蓉引路的小丫鬟叫了过来,“你陪杜姑娘换身衣裳,杜姑娘,是我思虑不周,竟误将鸡汤面端了上来,一会儿我让丫鬟将新做的饭菜端去房里吧,今天也累了,不如就早点休息,不要来回折腾了。”

    “谢谢夫人。”杜佳蓉起身行了个福礼,跟着小丫鬟往外走。

    “为什么要用浅灰色?不是应该穿白衣服吗?我那里还有匹白色丝绸的料子,也很舒服的。”顾瑶疑惑的看着顾夫人,琥珀立马将话接了过去,“小姐有所不知,守孝期间本来就不好出门的,如果不得不客居别人家的时候,也不好穿白衣服的,不太吉利。”

    “这样啊,那半夏你也找找我那还有什么素色的料子,明天一起给杜姐姐吧。”

    门外的杜佳蓉此时恨不得立刻将身上的衣服脱了去,只觉得为她引路的小丫鬟似乎都在嘲笑她不懂规矩。而屋里的秦天明也坐如针毡,顾老爷和顾夫人应该已经对杜佳蓉心生不喜,想让她认干亲的计划是不行了,只盼着别连累了他才好。

    顾瑶看着秦天明的样子,觉得心情极好,她吃了口面条,又喝了一口面汤,满足的长舒了口气,“爹爹做的鸡汤面就是好吃。”

    “这汤可是在砂锅里小火慢炖了三个时辰然后撇去浮油的老母鸡汤,再加上新鲜的香菇,煮到香菇完全入味儿后用细筛过滤一遍,然后加入煮得软烂的面条和葱花,这样做出来的面是不是特别好吃?”说到吃的顾老爷顿时来了精神,献宝似的给顾瑶讲了一遍做法,顾瑶没有和往常一样并不耐烦听,而是笑眯眯地点点头,“爹爹,要不我跟你学着打理庆云楼吧?”

    “打理庆云楼?”顾老爷和秦天明都惊讶地看着顾瑶,想确认她是不是在开玩笑,顾瑶却是一副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爹爹你不是一直想找个人来继承你的衣钵嘛,我难道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