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玫瑰红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738字

    顾老爷从未想过能从顾瑶口中听到这句话,所以久久没能回应,秦天明有些急躁的先开了口,“阿瑶你别胡闹,哪有女孩子去打理酒楼的,何况你不是一向不喜欢这些事情?”

    顾瑶看他一眼后并不正面回答,而是看向顾老爷,“爹,从前是我不懂事,这次去扬州见了很多人和事,我知道爹有多不容易,所以也想为这个家出一份力,好不好?”

    “瑶瑶……”顾老爷还处在震惊的情绪中,他微微张开嘴看着顾瑶,无意识地点了点头,秦天明见状有些失控地将手中的筷子重重地拍在了桌上,动静太大引得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朝他看了过去。

    秦天明的手在桌下用力攥拳,他有些抱歉地朝顾老爷笑了笑,“被阿瑶的话吓到了,一时没拿住,阿瑶,你真的想好了吗?打理酒楼很累的,何况之前从没有听说过有女子打理酒楼的事,做起来一定困难重重,伯父伯母肯定也不想看你这么辛苦,他们知道你有这个心就很开心了,还是我来帮忙吧。”

    “是啊瑶瑶,天明这么能干,你又何必操这个心,将来……你管好这个家就可以了,你从小就是我和你爹爹的掌上明珠,虽说也曾盼着你能多学一点你爹的厨艺,那也不过是看你有兴趣,想着将来总会用得上,可是打理酒楼就不一样了,其中的艰辛不是你能想象的,何况你又是个女孩子,没有必要承担这么多,我和你爹也会心疼的。”

    顾夫人十分赞同秦天明的观点,其实很久以前顾老爷和她提过让顾瑶来继承酒楼的事,可她一直认为女孩嫁得好就行,秦天明又是从小看着长大可以信赖的好孩子,若是能入赘进顾家,将来顾瑶还能和出嫁前一样无忧无虑的,相夫教子才是她应该做的事。

    “娘,女孩子怎么了,古时候还有花木兰从军,现在咱们大宁也并不禁止女子外出,我还听说苏州龙盛楼莫老板的大女儿从小在酒楼里做事,做的菜客人们都赞不绝口,我跟着爹学了这么多年厨艺,一定不比她差。”顾瑶知道她娘一向认为女子就应该遵循三从四德,若不是因为她爹坚持,早就为他纳妾来生儿子了,此时心里倒也没有太失望,她轻轻摇了摇顾夫人的袖子,可怜巴巴地眨巴着眼睛,倒惹得原本还有些不快的顾夫人笑了出来。

    “那个莫小姐是从小就没了亲娘,莫老板家中情况复杂,只好亲自带着她,你怎么好跟她比。”顾夫人放下心来,看来顾瑶只是因为这次出门听说了这个莫小姐的事,才会有这种想法,女孩子之间有些争强好胜的心倒也是常事。顾瑶还要再说,顾夫人却瞪了她一眼,她有些担心顾瑶再说下去,会让秦天明有所不快,将来若是因为这个闹出夫妻不睦的事情,就得不偿失了。

    顾瑶有些难过,她知道娘是为她好,可想到前世的那些事,只觉得抑制不住的想要将秦天明打一顿,他怎么能辜负这样信任他的人?想到这里她瞪了秦天明一眼,秦天明微微一愣,然后极温柔的笑了笑,重新拿起筷子,为顾瑶夹了几块小菜,“来,阿瑶快点吃面吧,伯父精心做的,一会儿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哦。”顾瑶低下头闷闷地戳了几下面条,觉得有些挫败。

    “瑶瑶,你是真的想好了?打理庆云楼可不简单,虽说咱们酒楼也有大厨,你完全可以不下厨,但采买、账目都要心里有数,衙门里的差役也需要打点,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一直没有说话的顾老爷终于开口了,“何况天明一直在为接手庆云楼做准备,只等你们的婚期定下来,爹爹就会将庆云楼交给他打理,就像你娘说的,你完全可以舒舒服服地在家里,万事不用操心,你真的想好了要选择这条这么辛苦的路吗?”

    顾瑶扑通一声在顾老爷和顾夫人面前跪下,郑重的行了个拜礼,“爹,娘,我不是一时兴起,从小我就跟着爹学厨艺,难道仅仅是为了在家中后厨做菜而已吗?这次在扬州,沈将军都夸我做的菜好吃,爹,我想让更多的人吃到我做的菜,想让更多的客人因为吃我的菜而感到开心。至于庆云楼的种种琐事,我跟着爹学,将来还有福伯和秦哥哥协助,想来也不会太难,娘,你就答应我吧。”

    “怎么说跪就跪,膝盖疼不疼啊?”顾夫人心疼地将顾瑶扶起来,拍了拍她裙子上的灰,“这么大的事,你跟你爹商量吧。”

    “瑶瑶,这毕竟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小事,不如这样,腊八那天咱们杭州有一年一度的厨艺大赛,只要你能拿到第一,我就同意你的请求。”

    “爹,那可一言为定!”

    顾瑶忍不住在顾夫人脸上亲了一口,被顾夫人惊叫着拍了好几下,她又回身抱了抱站在一旁的茯苓和半夏,笑得十分开心。秦天明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景象,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这笑意并未达到眼底。

    .

    从饭厅出来后,顾瑶先回了琪玉阁,而原本也准备告辞的秦天明则被顾老爷叫去了书房。

    这是秦天明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踏进顾老爷的书房,平日这地方只有顾瑶能来,连顾夫人都很少过来,他一直猜测这里放着顾家的菜谱秘籍,果然进门后看见的全是菜谱,放的有些乱,书桌上还有一本尚未写完的笔记,他环顾一圈,心中暗暗猜想,莫非这是为了补偿他,想要传授给他真正的秘方了么?

    顾老爷有些不好意思的示意秦天明坐下,“来来,坐下说,我这乱七八糟的被瑶瑶说过好多次,平日也不好意思叫你们来,听说你们都猜这里有秘籍?”

    “这……”秦天明觉得自己的心思似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似的,一时张口结舌不知该说什么,顾老爷也不为难他,笑呵呵的说,“你别紧张,我只是叫你过来闲聊几句,开个玩笑罢了。”

    门外的小厮敲了敲门,送进来两杯茶,秦天明只觉得口干舌燥,连忙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

    “这茶可还喝得惯?”顾老爷见他喝完没有任何神色上的变化,倒先诧异起来,秦天明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头,刚才那一口喝得毫无滋味,突然被问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夸赞几句,“伯父这茶还挺香的,很好喝。”

    “这是瑶瑶非要做的什么玫瑰红茶,你伯母喜欢但我是喝不惯的,既然你喜欢一会儿让李柱都包给你带走。”顾老爷又喝了一口,颇有些嫌弃的摇了摇头,他放下茶杯,认真的看着秦天明,“天明啊,刚才瑶瑶在饭桌上的话,你怎么想?”

    “我自然是尊重阿瑶的想法,她既然想要试试打理庆云楼,我肯定会全力支持,只是这其中的辛苦就怕阿瑶受不住,回头受了委屈心里难受就不好了。”

    “你不会觉得有些不甘心吗?毕竟我和你伯母一直想要将庆云楼交给你来打理,你这段时间为了庆云楼也准备了很多,现在瑶瑶几句话就要将要拿走这些,你就没有一点点的不舒服?”顾老爷依旧笑眯眯的,只是说出来的话让秦天明冷汗直冒,好在来之前他就想过这些,回答起来倒是不慌不忙,“庆云楼本来就是阿瑶的,伯父伯母信任我,愿意将阿瑶交给我,愿意让我帮阿瑶打理庆云楼,是我的荣幸,如今阿瑶自己想要亲自打理庆云楼,我又怎么会不甘心呢?那是阿瑶啊。”

    “好孩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今天叫你来,还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你们订婚的事情我看就先缓缓吧,瑶瑶现在的心思只怕都不在这上面,你看怎么样?”

    “都听伯父的。”秦天明又喝了口茶,只觉得一股古怪的香气弥漫在口腔里,吐不出去又咽不下去,十分难受。

    .

    从顾老爷的书房出来后,秦天明拒绝了顾老爷让小厮送他回房的好意,只拿了自己的风灯独自往回走。

    行至小花园时,静谧的院子里只有风吹竹叶的沙沙声,今晚有浓雾,天空中的那抹弦月月光都极微弱,唯一的光源就是他手上提着的那盏风灯。想到书房里和顾老爷的对话,秦天明忍不住手中微微用力,提风灯的竹杆断成两截,风灯摔到地上碎了一地,里面的烛光闪烁了几下,在突如奇来的一阵风中被吹灭了。

    一道白影这时突然从旁边的竹林里扑了出来,秦天明被吓了一跳,倒退了好几步后勉强定下心神,大吼了一声,“谁?!”

    “天明哥,是我啊。”杜佳蓉有些尴尬的停在原地,她从伺候她的丫鬟口中打听到了这个从主屋回秦天明住所的必经之地,趁人不注意偷偷溜了出来,果然等到了秦天明。

    “你怎么在这?没人看见吧?”秦天明有些紧张的将她拉到一旁的假山山洞之中,四处看了看没有看见巡夜的下人,这才松了口气,“这大晚上的你穿一身白也太吓人了。”

    “那我又不懂,你之前不也说我穿白的好看,那个琥珀太讨厌了,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我不懂规矩,以后你可要好好治治她!”杜佳蓉恨恨地跺了跺脚,她上前两步靠在秦天明身上,伸手抱住了他,“天明哥,这一路都没能和你说上话,我好担心,你什么时候跟顾瑶订婚接手庆云楼啊?”

    秦天明微微眯了眯眼,声音里压抑着怒气,“我跟顾瑶订婚之事要等一等了,她要学着自己接手庆云楼。”

    “什么?!”杜佳蓉惊叫出声,被秦天明一把捂住了嘴,“别这么大声,这里是顾府,你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和我在这里私会吗?”

    “对……对不起,我只是……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得好好的,只等你们从扬州回来就给你们订婚吗?你还说让我先认下顾老爷顾夫人做干爹干娘,怎么现在……”

    “呵……说得那么好听,其实压根就没想过要把庆云楼给我,明明这一切本来就应该是我的!”秦天明压低了嗓子怒吼了一声,杜佳蓉上前轻抚着他的后背,秦天明将下巴放在杜佳蓉的肩膀上,安静的靠了一会儿,等情绪平静下来后,在杜佳蓉耳边轻声说,“认干亲这事就别提了,今晚的事他们对你的印象肯定不会太好,我总觉得顾瑶好像看出了什么,所以我会尽快将你送出顾府,只能委屈你在外面等我些日子,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庆云楼和顾家的家产夺回来。”

    “天明哥,我相信你,这原本都应该属于你,你一定可以拿回来。”杜佳蓉往后微退了一步,看着秦天明的眼睛里亮晶晶的,秦天明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俯身亲了上去。

    .

    等他们走了以后许久,从假山里走出来两个人,正是半夏和顾瑶,半夏提着风灯,气得脸都红了,顾瑶则面色平静,没有太多表情。

    “小姐,你为什么要拦着我,我要去撕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