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西湖醋鱼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257字

    忽的又起了一阵风,浓雾被吹散了些,月光也渐渐亮了起来,假山外竹影摇曳,瞧着却比方才更阴森可怖。

    顾瑶心里说不上来是恨多一点还是难过多一点,前世今生,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秦天明和杜佳蓉在一起的样子,那毕竟是从小就喜欢的人啊。

    “秦少爷他怎么可以这样辜负小姐的情意,我一定要去老爷夫人面前揭穿他们,把他们赶出去!”半夏气得浑身直发抖,她扭头要往正院的方向走,却被顾瑶一把拉住了,“半夏,今晚看见的你谁都不要说,好不好?”

    “小姐……”

    “我不想让爹娘担心,而且我怀疑他们还有别的阴谋,刚才你也听见了,他们竟然想要谋夺顾家的财产,现在贸然去跟爹娘说这些只怕会打草惊蛇,万一再逼急了他们狗急跳墙,做出什么对爹娘不利的事来,那才是真的追悔莫及,所以半夏你要帮我。”

    半夏听着顾瑶说着说着就带了些哭腔的声音,愤怒的情绪犹如被秋夜的凉水浇灭了一般,她回身握住了顾瑶冰冷的手,眼泪有些不受控制的掉下来,她的小姐这么好,怎么会遇上这种事?

    “好了,别哭了,好在咱们发现了他们的阴谋,一切都还来得及。”顾瑶掏出帕子帮半夏擦了擦眼泪,半夏咬着嘴唇十分用力的点头,还是顾瑶扶住了她的肩膀才停下来,她缓了好一会儿止住了哭泣,十分郑重的看着顾瑶,“不管小姐要做什么,半夏永远都会支持你。”

    顾瑶闻言笑了起来,那笑脸在微弱的灯光里竟显得光彩夺目,半夏一时之间有些看呆了,直到顾瑶轻轻拍了她一下才回过神来,顾瑶挽起她的胳膊往假山外走,“咱们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不然姜妈妈和茯苓又该担心了。”

    两人眼看要走到琪玉阁门口时,半夏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在顾瑶耳边轻轻耳语了几句,顾瑶思考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速去速回,我在这里等你。”

    看着半夏手中那一抹微黄的光渐渐远去,顾瑶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吃完晚饭后她找借口叫来了伺候杜佳蓉的下人,听说杜佳蓉问了秦天明回房的路线,就猜今晚他们应该会见面,所以才带着半夏出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竟真的被她听见了二人的阴谋。现在有了半夏帮她,她不再是一个人来承担这些,只觉得又安心了几分。

    .

    几天后。

    天刚蒙蒙亮,顾瑶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掀开被子的一瞬间,一股凉意冻得她有些哆嗦,在接过半夏递来的衣裳后,她哀嚎了一声又躺了回去,“啊啊啊,一点都不想离开这张床,怎么烧了炭盆还是这么冷。”

    “今天是小雪了呀,小姐你不要找借口赖床啦,快点起来,是你自己答应老爷今年由你来做庆云楼立冬特色菜的,现在怎么能半途而废?”茯苓将刷牙的用具放在床边的小几上,然后和半夏一起将还在哼唧的顾瑶拉了起来,顾瑶苦着脸倒也没再说什么,任凭半夏和茯苓帮她穿好衣服,刷完牙后步履沉重的走到窗前的脸盆架前开始洗脸。

    “小姐,先吃点东西吧。”姜妈妈从楼下端了早饭上来,顾瑶扭头看了一眼,欢呼一声后迅速擦干脸坐到桌前,“姜妈妈最好了!”

    一个乳白色的小盅里盛着赤豆小元宵,白胖的糯米圆子躺在赤豆中间,上面还洒着点点桂花,吃下去满口都是赤豆的甜和桂花的香,整个人也觉得暖和起来。赤豆小元宵旁边则是一笼小汤包,薄皮大馅儿汤汁饱满,顾瑶夹起一个用勺托着,轻轻咬了一个小口,迅速充满整个口腔的鲜香汤汁让味蕾被彻底唤醒,她满足地眯起了眼,细细品味了一会儿后,加快了吃的速度。

    东西原本也不多,不一会儿就见底了,顾瑶喝下最后一口赤豆粥,摸了摸吃得圆滚滚的肚子,长长地吐了口气,“还是家里的汤包最好吃,吃完觉得整个人都精神了,之前在扬州吃的就觉得差了点。”

    “差了点什么?”茯苓一边铺床一边好奇的问,顾瑶想了想,笑着说,“少了家的味道吧,好啦快帮我梳头吧,今日小雪,庆云楼的客人肯定很多,咱们早点过去。”

    .

    华灯初上的时候,庆云楼已经是人声鼎沸,店小二笑盈盈地站在门口又迎进来一位客人后,瞧见街角拐进来一辆马车,然后缓缓停在了庆云楼门口,连忙迎了上去。

    周少坤跳下马车后,微微有些惊讶,“这么多人?真不愧是杭州第一楼啊!”他探头探脑地看了看,见沈言也下了马车,凑过去神神秘秘的说,“这里人这么多,万一有认出你的,这顿饭都要吃得不安生了,要不改天再来?”

    沈言瞥了他一眼并没回答,而是微笑着问店小二,“楼上可还有清净点的位子?”

    “有的有的,沈将军快楼上请。”已经注意到门口状况且认出了沈言的福伯连忙从酒楼里迎了出来,他冲沈言行了个礼,沈言微微颔首,抬步往酒楼里走去,周少坤摸了摸鼻子,也赶紧跟上。

    福伯恭敬地引着二人上了三楼,然后推开了最里侧的一扇门,“这明珠阁是我们庆云楼最好的包间了,隔音也非常好,平日都是留给我家小姐夫人来时才用,将军您看看可还行?”

    沈言环顾了一圈,见摆设古朴清雅,关上门后也确实十分安静,满意地点了点头,周少坤则在屋里东摸西看了一阵,他突然扭头问福伯,“你们店里有没有老鸭汤?”

    “老鸭汤?”福伯低喃了一声后反应过来,笑着为二人倒上热茶,“这个自然是有的,不过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二位将军何不尝尝我们庆云楼的小雪特色菜?”

    “小雪特色菜?”

    “这也是我们庆云楼的特色之一,每年小雪这天都会由我们老爷亲手做几道菜,至于菜品具体是什么,在端上来之前谁都不知道,将军要试试么?”

    “这听起来倒挺有意思,而且据说顾老板已经很少亲自下厨,那就这个吧。”沈言欣然同意,福伯又行了个礼,躬身告退,“那我就先去通知厨房,二位稍等。”

    .

    厨房里虽然十分繁忙但有条不紊,顾瑶将做好的几个蟹酿橙放进蒸锅后,揉了揉胳膊,庆云楼主厨的活比她想象的要更多一些,从早上到现在,除了午饭后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就一直没有停歇过。

    即使这样辛苦,可顾瑶依然觉得十分开心,因为连庆云楼里资历最老的大厨都对她赞不绝口。早上她刚来时虽然没人明说,但还是能看出来,所有人都把她当做来体验生活的大小姐,根本不相信她可以胜任主厨身份,她却真的坚持下来了,而且做得相当完美。

    她又看了一圈,确认目前没有需要她继续做的菜后,决定出去活动一下,可一转身就瞧见了迎面而来的福伯,顾瑶哀叹一声,今天真是格外的不想看见福伯啊。

    “小姐您别苦着脸啊,这可是沈将军点名要的。”

    “沈将军?哪个沈将军?”顾瑶有些没反应过来,福伯笑呵呵的也不立刻回答,见厨房里的众人都好奇的看过来后,他才有些得意的开口,“还能有哪个沈将军?自然是咱们大宁的战神啊。”

    厨房里的气氛瞬间热烈起来,福伯走了后,负责给顾瑶做助手的王思凑上前来,“小姐,咱们还是做刚才那几样么?”

    “唔,沈将军似乎不太爱喝茶,让我想想。”顾瑶蹙眉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径直朝着鱼缸的方向走去,“把龙井虾仁换成西湖醋鱼吧,时间不多,咱们开始吧!”

    她卷起袖子后,伸手捞上来一条约摸一斤多的鲈鱼,王思有些迟疑的问,“西湖醋鱼一向都用草鱼,这鲈鱼……”

    “沈将军不喜欢刺太多的鱼,所以鲈鱼正好。”顾瑶一边说一遍用清水将鱼洗净,然后开始手法娴熟地去鳞去鳃。

    王思见状递了一把更锋利的刀过来,顾瑶接过刀后将鱼放在案板上,一手按住鱼头一手持刀,从尾部开始用平刀沿背脊骨将鱼对半劈开,去除内脏和牙齿后在鱼背上剞上花刀,然后把鱼递给了王思,“把内里的黑膜用刀刮掉,拿给我之前记得再检查一下,一点鱼鳞都不能有。”

    “是!”王思用力点头,手上的动作愈发仔细,这可是要做给战神将军吃的鱼,即使他只是个助手,回去跟邻居说起来也面上有光。

    顾瑶烧了一锅清水,放入早就切好的葱段、姜片和绍酒,等水烧开时王思也已经处理好了鱼,顾瑶将鱼沿着锅边放入,等水再次烧开,鱼的胸鳍翘起时,盖上锅盖熄掉火,开始准备糖醋汁。

    受上次莫大厨那道松鼠鳜鱼的启发,这次顾瑶也用了镇江香醋,她把姜切成极细碎的姜末,用少许油煸炒到有香味儿时倒入其他佐料,搅拌均匀后用水淀粉勾芡,大勺在锅里迅速翻搅,酸甜味儿飘散开来,即使厨房里的味道已经非常混杂,可依然让人觉得食指大动。

    见芡汁冒起大泡已经熬成,王思将鱼捞出摆盘,上面还用了香葱丝作为点缀,顾瑶端起熬好的糖醋汁均匀地浇在鱼身上后,看着色泽红亮的成品满意地点点头。

    “小姐,怎么样了?”福伯又进了厨房,顾瑶轻轻闪身,露出了已经装好盘只待端走的几道菜,“完成啦!”

    她端起刚刚让温好的酒率先往外走去,“走吧,让骠骑大将军折服在我们庆云楼的美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