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花雕酒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201字

    福伯走了刚一会儿,突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过了一会儿这小雨就变成了微小的雪珠子,天已经完全黑了,沈言起身推开窗子,窗外正对着西湖,隐约还能瞧见雷峰塔的轮廓,远处的灯光十分朦胧,看起来像是深夜中的星光,他深吸了口气,带着凉意的深秋气息扑面而来,竟让人有些心生惆怅。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周少坤也走到窗前,幽幽地念起了诗,沈言有些无奈地敲了敲窗棂,“这大冷天哪来的春风,你又有什么远方的朋友可以思念?”

    “我能记住这么两句诗很不容易了,管它什么意思,你不觉得现在这种氛围非常适合吟诗饮酒吗?小雪夜西湖边,若是能携美同行就好更好了。”周少坤轻松一跃倚坐在了窗台上,沈言嗤笑一声,“携美同行?”

    周少坤翘起二郎腿,冲沈言邪魅一笑,“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除了习武打仗就没有别的话题,无聊得要死,也就我大发善心肯跟你做朋友,但我就不一样了,京城不知有多少姑娘在日思夜想盼我回去呢。”

    沈言双手抱胸看着他,冷笑一声,“呵,我看对你最盼着你回去的应该是你娘吧,南疆战事早已了了,老赖在我家怎么行,不如明天你就动身回去。”

    从四年前开始,周少坤就被家里逼着成亲,可他总能找到各种办法把婚事搅合黄了,直到后来京城再也没有谁敢答应他家的提亲,他娘为这事没少揍他。

    再后来逼得急了,他干脆去西北投奔了当时还是定远将军的沈言,做了他身边的亲卫,后来跟着他上战场立了点儿小功,如今是个七品的把总。其实他的军功远不止这些,可周少坤却不乐意再升了,如今他还能跟着沈言一道到处走走,一旦品级高了,兵部都不会同意。

    想到他娘那彪悍的样子,周少坤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白了沈言一眼,“凭什么你就可以这么潇洒……哎?你这都二十二了,可是连亲都没订,沈伯母居然不急?”

    沈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怎样就不劳你操心,毕竟你明天就要回京城了。”

    “就算我回去,也得拉上你当个垫背的!我就不懂了,现在西北蛮夷蠢蠢欲动,正是朝廷要用人的时候,你怎么能向陛下告假出来游山玩水?”

    “朝廷并不是无人可派,这个季节西北战事也不会太过麻烦,我已经离家两年,回家探亲更是理所应当。”

    “可我怎么听说陛下很不高兴,你毕竟是骠骑大将军,这种时候一走了之……”周少坤有些欲言又止,他会跟着沈言来杭州,也是想劝劝他不要一意孤行,现在朝中已经有不少人说他侍功而骄,得了好处就不肯为国家出力,甚至连京城百姓间都有了议论声。

    “有一个词,叫做功高震主。”沈言平静地看着周少坤,眼睛里毫无波澜,周少坤微微一窒,好半晌才缓过来,“那你也不该自毁名声……”

    “我怎么不知道我自毁名声的事?倒是你,这次再回京城,也不知道你娘该给你找个什么样的姑娘?要不我去给伯母推荐几个……”

    周少坤从窗台上跳下来,扑到沈言身上哀嚎起来,“你这人好没良心,这些年我跟着你南征北战,风里来雨里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你有了新人忘旧人,你要始乱终弃啊你……”

    沈言还没来得及回话,门被突然推开,顾瑶带着两名小厮笑盈盈的出现在门口,待看清屋里的景象后,她瞪大眼睛往后退了一步。

    .

    沈言一把推开周少坤,以手握拳,轻咳了两声,“咳,进来吧。”

    “那个,我……我刚才敲门了……”直到两名小厮颤着手将菜上齐退出去后,顾瑶才缓过神来,她有些结结巴巴的开了口,周少坤见状将手搭在沈言的腰上,一边将头靠近他的胸口一边说,“顾姑娘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我们两个大男人还能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顾瑶连连摆手,脸也憋得通红,一直沉默的沈言突然闪身退了几步,,“不是说顾老板是主厨,怎么是顾姑娘你来上菜?”

    顾瑶微微一愣,见沈言看她的眼神里带着笑意,方才还悬着的心瞬间踏实下来,她上前行了个福礼,“今年庆云楼的小雪特色菜是由我来主厨,福伯可能一时糊涂,忘了告诉二位将军,还请将军大人大量不要怪罪。”

    “没事,姑娘的手艺也很好。”沈言走到桌前坐下,周少坤在一旁挤眉弄眼的,见他没有回应,有些挫败的坐在了他旁边。

    顾瑶上前拿起小火炉上还在加热的酒壶,为沈言和周少坤各倒了一杯,“这是我们庆云楼自己酿的花雕酒,方才加热的时候加了少许姜丝和枸杞,可以驱寒祛病,味道很好,二位先喝一杯暖暖身子吧。”

    白色的瓷杯中酒色橙黄清亮,郁馥的酒香扑鼻,闻着就觉得极暖,喝下去后只觉得阴雨天气的寒凉都被驱散了,周少坤给自己又倒了一杯,“的确不错,这酒甘香醇厚,顾姑娘你一会儿可得给我两壶带走。”

    “好的,这位大人不知该如何称呼?”顾瑶对周少坤有些好奇,前世她遇上沈言时,他都是独来独往,只听说过他曾有一名好友,可二人不知什么原因闹掰了,更发誓老死不相往来,她不愿意揭人伤疤,所以也一直没问过。

    周少坤的脸有些涨红,他作为沈言的副将,不管去哪人家都对他礼遇有加,没想到顾瑶竟然会不认识他,沈言见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顾姑娘若是不忙,也坐下一起吃点儿吧?”

    顾瑶正要拒绝,肚子却传来咕噜声,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咦?这西湖醋鱼居然用的不是草鱼?”周少坤尝了一口鱼肉后有些惊讶,顾瑶点点头,“因为沈将军不爱吃带刺的鱼,所以用的是鲈鱼,鲈鱼刺少肉嫩,味道怎么样?”

    沈言对吃食并不太在意,因为不喜带刺的鱼肉,所以醋鱼也只是浅尝辄止,更没发觉鱼有所不同,此时听到二人的对话,他看向顾瑶,眼神里有些探究的意味,“味道很好,只是不知道顾姑娘从哪里知道我不爱吃带刺的鱼?”

    “啊……就是上次无意中听一个来庆云楼的客商说的,具体是谁已经记不清了,莫非是有什么不对吗?”顾瑶面上依旧保持微笑,双手却在桌子底下微微攥紧,如果沈言细问,她总不能说这是你前世告诉我的?好在沈言没再多问,他轻轻摇了摇头,继续低头吃菜。

    “顾姑娘手艺好记性也很好啊,我就记不住他爱吃什么,这肴肉好看又好吃,是不是也能多包一份带走?”周少坤指了指面前的水晶肴肉,只见白色盘子里以青菜为底,上面均匀地码着切成薄片的肴肉,肴肉肉色鲜美,卤冻透明,最上方还用几块小西红柿做了点缀,十分漂亮。

    “哪道菜你不想带走?你还不如把庆云楼都搬回家去好了。”沈言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夹起一块东坡肉,周少坤嘻嘻一笑,突然趁沈言不备将肉一口吃了下去,“这东坡肉炖得可真好,色泽红亮,香味醇厚,嗯,这吃起来也是油而不腻,还有淡淡的酒香,可太好吃了。”

    “你自己是没长手吗?”沈言怒拍桌子,周少坤冲他做了个鬼脸,“有本事你抢回来啊。”

    接下来的时间里,顾瑶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像小孩子一样开始互相抢菜吃,直到一碗东坡肉即将见底,沈言这才想起还有个顾瑶在看,他放下筷子,面上有些讪讪地,“咳,周副将他就喜欢这样瞎闹,倒让顾姑娘见笑了。”

    “嘁,刚才跟我抢菜的也不知道是谁。”周少坤见沈言又恢复了那副矜持礼貌的面孔,不屑地撇了撇嘴,“顾姑娘做菜确实好吃,不知道之后还会经常来庆云楼做菜么?”

    “近期恐怕是不会来了,冬至那天杭州有一场厨艺大赛,我会代表庆云楼参加,所以最近要在家里练习……”顾瑶话音未落,周少坤就大笑起来,她和沈言都被吓了一跳,沈言无奈地问,“又怎么了?”

    “哈哈,没事没事,突然想起来之前的一件事而已,来,我敬顾姑娘一杯,祝姑娘比赛顺利!”周少坤挥了挥手,举起酒杯敬顾瑶,顾瑶看了沈言一眼,举杯轻笑,“谢谢。”

    眼前这个有些无奈的沈言,比前世那个虽然已经成为朋友、可依然像是戴着面具一样的他好太多了,也不知道后来怎么再也没听沈言提起过周少坤?

    .

    从庆云楼回沈府的路上,沈言有些疑惑地问周少坤,“刚才你到底在笑什么?”

    “我在为你高兴啊!”

    “为我高兴?”

    “你昨天受邀做那个什么比赛的评委,今天就听说顾姑娘要参赛,这可太有缘了,难道不值得高兴吗?”周少坤冲沈言挑了挑眉,沈言以手扶额,长叹了一声,“上次是谁跟我说顾姑娘有未婚夫的?”

    “此一时彼一时,这顾姑娘做菜太好吃了,你若是能娶到她,将来我就能经常吃到美食,岂不是两全其美。”

    “周少坤,你给我下去!今晚就滚回京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