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龙井问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2889字

    李府的小厮将饺子端到评委席上,晶莹剔透的饺子还冒着热气,能透过皮隐约瞧见里面的肉馅。

    “这饺子看着真不错,韭菜的绿都能透出来,这擀皮的手法可是绝了,不知道味道怎么样。”赵知府笑呵呵地夹起一个,咬了一口后他猛地睁大了眼睛,只觉得整个口腔都被鲅鱼的鲜味给占据了,他顾不上再多说话,埋头继续吃了起来。

    李老夫人看他吃得香,也尝了一个,吃完后赞许地点点头,“嗯,这鱼肉处理得非常好,一点都不腥,肉馅鲜滑,比虾蟹都要鲜,怪不得都说吃过鲅鱼水饺才算去过青岛,真是名不虚传。”

    沈言一直坐着没动,听见李老夫人夸赞的话,这才动了筷子,直到吃完面前的一碗水饺才抬起头,轻轻颔首,“确实不错。”

    李老夫人一向都是公正无私的,而沈言的态度或许会很大程度的影响赵知府,可从沈言的表情上看不出来他对鲅鱼饺子有多喜欢,顾瑶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

    她死死盯着沈言的表情,双手也在背后用力攥紧,她是最后一个拿走食材的,而且鲅鱼馅儿搅拌起来非常费时间,所以在她煮饺子的时候,其他几人的菜早已端给评委尝过了,吉大厨的鲜肉汤圆和季棠的白萝卜炖羊肉都很受欢迎,虽然她对自己的厨艺还是有自信的,可毕竟没看到结果就无法放心。

    “我很喜欢天香楼的鲜肉汤圆,但鲅鱼水饺的肉馅做法会更复杂,味道也更鲜美,所以我的这票投给庆云楼。”李老夫人很快做出了选择,沈言也跟着开了口,“兰桂坊的萝卜炖羊肉很不错,从前在西北时吃得最多的就是羊肉,我还以为吃腻了呢,但这票我还是要投给庆云楼,冬至还是吃饺子比较有过节的气氛。”

    赵知府也指了指盛水饺的盘子,“我拿来的鱼,我也投给庆云楼。”

    顾瑶有些小雀跃的扬起了嘴角,三票居然都到手了!站在她旁边的吉大厨冷哼一声,面色阴沉的看着她,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不过是第一道菜而已,你因为用了新鲜的食材取了巧,后面可就不一定了。”

    顾瑶还未回话,季棠越过吉大厨走到她面前,微笑着她的眼睛,“刚才拿走全部的羊肉时,我还有点小愧疚,没想到我还是小看了你,恭喜啊!”她的语气真挚,完全不因为输了这局比赛而有怨怼之气,见顾瑶有些发怔,她又笑着说,“但是下一局我会全力以赴,你可要小心了。”

    “我也会继续用尽全力的!”顾瑶仰起脸来,有这样的对手真是令人愉悦。

    .

    之后的三道菜,对食材的规定不再像第一道菜那样,架子上的食材一旦被拿走会马上放上新的,比赛的作品瞬间变得五花八门,有不少酒楼还未推出的新菜都被呈上了评委席。

    顾瑶根据主题做了抹茶焗大虾、菊花鱼和松茸鸡汤,后两道菜中规中矩,所以没能得票,抹茶焗大虾的牡丹花刀却令三位评委惊艳了一番,可惜只得到了沈言的一票,另外两票被季棠的秘制蟹酿橙拿去了。

    所以到最后一道菜时,众人的得票情况是顾瑶四票、季棠四票、吉大厨四票,三人打成了平手。

    “最后一道菜需要做的是点心,主题就是创新,旧菜新做法或者能做出之前从未有人做过点心都可以,各位大厨依旧有两炷香的时间。”李管家宣布完规则后,轻轻敲了下一旁的铜锣,小厮上前点起了第一炷香,决胜局正式开始。

    顾瑶取了食材后转身回了小隔间,秦天明却不见了,有个身着鹅黄色丫鬟服饰的人背对着她在收拾灶台,她微微皱了皱眉,庆云楼里似乎没有招过丫鬟,因为听说场地有限,她连半夏都留在了马车上,这人是谁?

    那人听到声音,转过身来,竟是杜佳蓉。

    “杜姐姐?你怎么在这里?”顾瑶有些发怔,她并不记得早上杜佳蓉有跟她们一起出门,杜佳蓉上前挽住顾瑶的胳膊,“我借住在妹妹家这么长时间,受妹妹一家照顾颇多,我一直想为妹妹做些什么,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今天听说妹妹要来比赛,所以就拜托了秦大哥,让他帮忙带我来给妹妹做个助手,妹妹不会怪我的自作主张吧?”

    “杜姐姐有心了,只是杜姐姐毕竟不是专业的,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先出去等我?”顾瑶勉强挤了个笑脸,方才她还担心秦天明会在她比赛时使绊子,没想到他会做得更过分,这么看来她爹娘被突然叫走,只怕也是他的手笔,此时再去叫其他人来却已经来不及。

    杜佳蓉却没有动,眼睛里还有了泪花,“妹妹这是嫌弃我吗?”

    “这场比赛时间很紧,麻烦你先出去。”顾瑶深呼吸了一口,只觉得如果再和杜佳蓉说话,脑海中的某根弦即将被挣断,于是她不再管杜佳蓉,将手中的食材放到台子上,准备开始做最后一道点心。

    .

    龙井是传统名茶,茶色泽翠绿,香气浓郁,甘醇爽口,形如雀舌,产于杭州西湖一带,位列大宁茶品之首。

    顾瑶前几天喝茶时突然灵光乍现,和她爹一起新研制出来了一道和龙井有关的点心,取名为龙井问茶,从菜品的味道、创新上来说非常适合今天的比赛,所以她早就决定今天如果需要做点心就做这个。

    她取了适量抹茶粉和面粉倒进大碗里,加入清水后揉成团,白色和绿色斑驳交叠的面团在她手中变成了非常均匀的墨绿色,比龙井的颜色要更深一点。

    面团发酵的时间并不会太长,顾瑶趁这个时候用锅烧了一锅清水,又从箱子里取了一套青花瓷器出来。

    发酵完成的面团被揪成一粒粒葵花籽大小的剂子,搓成纺锤状后轻轻压扁,之后用细木棍压出叶脉的形状,又将两片合在一起,捏成叶芽状,顾瑶一边做一边丢进已经烧开的水中。

    “茶叶”非常小,很快就煮熟出锅,盛出来时原本墨绿的颜色稍微浅了一点,变成了鲜亮的翠绿色,装在茶杯里和龙井茶叶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顾瑶试吃了一片,入口后抹茶的清香立刻充满了整个口腔,还有一点抹茶特有的微苦,她满意地点点头,走到一直在炖着鸡汤的灶边,用勺子撇去汤上浮油后,往砂锅里放了个龙井茶包。

    刚才做松茸鸡汤时,她特意留了一部分鸡肉没加松茸,单独放在一旁炖着高汤,就是为了这道龙井问茶准备的。

    “呸呸呸……”稍微煮了一会儿后,顾瑶舀起鸡汤准备尝尝茶包是否已经入味,不料汤一入口,她就忍不住全吐了出去,嘴里都被咸得有些发苦的味道占据了,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手中的汤碗,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了一直在一旁站在的杜佳蓉,只见她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脸。

    顾瑶只觉得头晕目眩,她一把拖着杜佳蓉,将杜佳蓉从帘子里用力推了出去,然后蹲下身子,两只手用力拽着自己的头发,狠狠咬着后槽牙,全身都在发抖,忍不住想要失声尖叫。

    刚才秦天明见她留下鸡汤时,问她原因,她竟然告诉了他,她早该想到的,秦天明和杜佳蓉在这里绝对没安好心,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重新炖鸡汤肯定来不及,难道就要这样输了吗?

    又有人掀起帘子走了进来,顾瑶蹲在那里没有动,声音有些嘶哑,“滚啊!你已经毁了我的菜了难道还不满意?”

    来人有些慌张地奔过来,“顾姑娘,你怎么了?没事吧?”

    “季姐姐?”顾瑶看清眼前的人后,眼圈一红,季棠赶紧将她扶起来,“你先别急,现在还有一炷香的时间,总有什么点心是一炷香能做好的,没到最后关头一定不要放弃!”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来这里不是要听你犹豫不决的,今天你的对手是我,不要让我失望!”季棠刚才出来补充食材时,正好看见顾瑶将她的助手推了出去,她不知为何对这个只见了一面的姑娘十分担心,所以在让顾瑶就这样输掉比赛和用作品打败顾瑶之间犹豫半晌后,她决定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此刻见顾瑶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她用力拍了拍顾瑶的肩膀,然后匆匆退了出去。

    顾瑶看着被风吹动着的门帘,用力攥紧了拳头,季棠说得没错,没到最后关头她还未必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