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木莲芯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367字

    顾瑶掀起帘子,李管家一脸关切的迎了上来,“顾小姐,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我的助手出了点小差错,但是并没什么大碍,只是食材有点不够,我需要再拿一些。”顾瑶不动声色的左右看了看,已经不见了杜佳蓉的踪影,评委席上的几人也都看了过来,沈言微微皱着眉,像是有什么烦心事,顾瑶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然后拒绝了李管家要帮她的好意,走到架子前。

    食材架上的东西摆得满满当当,顾瑶快速扫过一遍后,心里又有些打鼓,她现在能想到的点心里,要么制作时间太长要么太过简单,虽然简单的未必不好,可菜品新意并不够,恐怕很难令评委满意……她摸着放干桂花的罐子,陷入了沉思。

    突然一阵带着凉意的风吹了过来,桂花的香气在空气中飘散开来,还有一些褐色的小颗粒被风吹起,顾瑶下意识地伸手捏住了一粒,她盯着这粒东西看了一会儿,回忆的片段纷至沓来。

    这褐色的颗粒是木莲籽,也就是晒干后的爬山虎的果,她第一次见到这东西是中秋那天,秦天明陪着她一起出门看灯会,在集市上偶然见到有人在高声叫卖。秦天明笑着指给她看,他说小时候和爹娘出去玩时,吃过用木莲籽做的点心,一直很怀念那个个味道,可惜后来再也没吃过,他说得轻松随意,可是他脸上稍显落寞的神色,在明亮的灯光下无所遁形。

    于是她偷偷让半夏买了些回家,躲在小厨房里花了好几天时间,还真做出了色香味俱全的一道点心,原本是打算在订婚那天做给秦天明吃的,可是后来的事情,让她把这件事完全忘到了脑后。

    “呵,想不到,竟然能在今天派上用场。”顾瑶自嘲的笑笑,拿了些木莲籽和干桂花重新回到小隔间。

    木莲籽被倒进擂钵里,再加入生粉和适量清水,顾瑶用擂锤快速将木莲籽的浆汁都捣出来,然后取了块白色的纱布铺在一个干净的大盆上,把刚才捣出来的浆汁倒进去,收拢纱布口之后用力将里面的浆汁完全揉出来。

    淡褐色的浆汁被纱布过滤后,变得澄澈,再像点豆腐一样加入适量石膏水,然后倒进一旁早就准备好的牡丹花形状的模具中,浆汁很快自然凝固。

    凝固好的”牡丹花”被小心地放进描金边的白瓷碗中央,再倒入用泉水调制的黄糖浆,撒上些干桂花,最后稍稍放上一点三色堇的花瓣和薄荷叶点缀,这道点心就做完了。

    顾瑶盯着成品看了许久,直到香已燃尽的声音传来,才盖上盖子,将碗放进托盘之中,然后长长的吐了口气,不管结果如何,她已经尽力了。

    .

    顾瑶收拾好心情走出隔间,发现其他大厨见她出来竟齐刷刷地都看了过来,她脚下微微一顿,赶紧走到季棠身边,等众人移开了视线后,她歪着头小声问季棠,“怎么都在看我啊?”

    “这是最后一道菜,要抽签决定品尝的顺序,你倒好,居然墨迹了这么半天才出来,都在等你呢。”季棠见没人注意,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顾瑶吐了下舌头,冲季棠做了个鬼脸。

    李管家见人齐了,组织了新一轮的抽签,吉大厨和季棠的签都在中间位置,而顾瑶的手气依然不好,竟然又是最后一名。

    季棠想要安慰她,毕竟那么多菜品试吃下来,评委早已失去了耐心,最后一个被呈上去的恐怕都不会仔细品尝,但此时最终结果没出来,她自己也不知道能拿到什么名次,所以只是轻轻地拍了拍顾瑶的手,顾瑶冲她勉强一笑,“没事的,最后一个未必就不好。”

    李老夫人浅尝了知味观的干炸响铃和奎元馆的桂花糕,没有任何评价,径直拿起了天香楼的芝麻烧饼,一脸惊讶,“吉大厨,你居然只做了个烧饼?”

    “老夫人,我这可不是一般的烧饼,您尝尝就知道了。”吉大厨一脸自得,他做点心其实并不拿手,但他做的这芝麻烧饼和别的烧饼完全不一样,绝对算得上是创新菜。

    “唔,这烧饼色泽金黄,入口酥松,不焦不糊、不油不腻,的确不一般。”李老夫人细细品味后十分满意,而赵知府尝过后,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里面的馅,“这里面有肉丁、肉松、火腿、虾米吧?”

    “赵知府不愧是有名的美食家,一口就能尝出来。”吉大厨恭维地笑笑,赵知府满意地捋了捋胡须,扭头看向沈言,沈言将手中咬了一口的烧饼放下,面无表情的说,“我尝过了,下一个吧。”

    之后被品尝的就是季棠做的荷花酥,她做的荷花酥的颜色在一众点心中显得十分艳丽,粉绿黄三色相间,相当引人注意。

    李老夫人依旧给了专业的点评,她认为口感酥脆,入口清香,层次分明,可以算是荷花酥中的精品,而赵知府吃完一个又拿起了一个,不住地称赞,“荷花酥一般是白的,这个居然有三种颜色,绿叶红花黄蕊,简直就像是真花了。”

    沈言却依然只咬了一口,还是什么都没说就示意尝下一个,直到吃到最后一道点心,才稍微有了点表情,这个小碗里装的是顾瑶的点心。

    .

    碗上的盖子被揭开后,只见淡黄色十分清亮的黄糖浆水上飘着红花绿叶,还有点点桂花,内里一朵牡丹形状的点心静静地绽放在碗中央,只看着就觉得赏心悦目。

    “这道点心叫什么名字?”李老夫人用小勺轻挖了一口,只觉得入口的感觉非常独特,软滑细嫩,有从未尝过的清雅之味,又有黄糖浆水的甜,等细细品味时这甜味又消失了,只有这种神秘植物的味道和桂花的清香之气。

    “这道点心叫木莲芯,主要原料是木莲籽,就是晒干的爬山虎果子。”

    “爬山虎的果?这倒是第一次听说。”赵知府一口吞掉“牡丹花”,然后一边喝黄糖浆水一边仔细回味,方才那么多菜品点心吃下来,觉得满嘴油腻浑身难受,只有这木莲芯清新雅致,吃完之后整个人神清气爽,他满意地长舒一口气,推了推眼前的盘子,“这是我今天吃得最舒服的一道菜,我投庆云楼一票。”

    “赵知府,你每年都这样随心所欲可不太好。”李老夫人微微叹气,然后转向了顾瑶,“刚才我看顾姑娘把你的助手推出了比赛间,险些摔倒,那个姑娘是哭着跑开的,不知这是为什么?”

    “我……”顾瑶一时间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回答,不管秦天明和杜佳蓉做了什么,此时在外人看来他们和她都是一体的,吉大厨忍不住嗤笑一声,若不是碍着赵知府刚刚投了一票的面子,嘲讽的话都要压不住了。

    “身为大厨的你带有这样暴躁的情绪,自然会影响菜的口感,虽然赵知府说吃得很舒服,可我有不同意见,这道木莲芯让我觉得你很急于求成,失去了平常心。我这票要投给兰桂坊,这毕竟是厨艺大赛,从工序的复杂程度和用心上来讲,我觉得还是荷花酥最好。”李老夫人的话让顾瑶浑身冰凉,双手在背后用力握紧,她知道木莲芯做得仓促,论技艺没什么出彩之处,赵知府会选她也是她运气好,若是他第一个吃的就是木莲芯,恐怕这一票就不知要花落谁家了,可她没想到李老夫人会对她有这样多的不满。

    如今沈言手里的最后一票将决定比赛的最终走向,原本顾瑶还对她和沈言曾经有过几面之缘而心怀希望,可这个一向公正无私的大将军,在听了李老夫人的话以后究竟会选哪道菜,她心里完全没底。

    沈言的目光在面前的碟子上一一扫过,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一时之间场上安静得只剩下众人的呼吸声。沈言在众人的目光中,举起了面前那个描金边的白瓷碗,“我选庆云楼。”

    顾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吉大厨和李老夫人也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吉大厨有些不忿地嚷嚷起来,“她那个木莲芯我看一眼就会做,而且李老夫人也说她做得不好,凭什么选她啊!”

    “你的烧饼太丑了,荷花酥换多少颜色也还是荷花酥,这道题的主题是创新。”沈言微微侧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吉大厨,“何况你说你看一眼就会做,那你为什么没做呢?”

    “我……”吉大厨气得满脸通红,李管家连忙挡在了他面前,用力敲了下手里的铜锣,“今年厨艺大赛的第一名就是庆云楼!”

    顾瑶还是呆愣愣地,只觉得铜锣声像是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觉得极不真实,她茫然地看向评委席,只见沈言冲她微微颔首,阳光从他的背后照射过来,耀眼夺目。

    .

    比赛结束后,李管家恭敬地将众人送到了门口,顾瑶在门口等着的各家下人里,看见了脸色难看的秦天明和躲在他身后的杜佳蓉。

    秦天明看见她,勉强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有点僵硬的笑,“阿瑶,听说你赢了?刚才我肚子不舒服,所以让杜姑娘去替我一下,没想到杜姑娘回来说她做错了事,我还以为……”

    “我赢了。”顾瑶看着他,笑得比以往更加灿烂,“我还要感谢杜姐姐,若不是她,我没准赢不了。”

    “怎么会?”杜佳蓉从秦天明身后探出头来,一脸的不可置信,她明明在鸡汤里加了很多盐,顾瑶不可能还能用,怎么会是因为她?

    顾瑶并不看她,而是继续盯着秦天明,“当然,我更要感谢秦哥哥。”

    秦天明看着她的样子,心里有些发慌,他结结巴巴的开始解释,“杜姑娘也是好心,她……”

    顾瑶笑着打断了秦天明的话,“秦哥哥,我没有怪你们的意思,你曾经跟我说你很怀念木莲籽做的点心,而我,正是用准备做给你吃的点心,赢了这场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