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腊八粥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688字

    眼前这个笑得灿烂的少女,依然是那张十分清秀的小脸,还有一点儿婴儿肥,笑起来眉眼弯弯的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浅绿色萱草纹上绣花鸟的袄子虽然不是多么富丽,却很好的勾勒出少女姣好的身型,秦天明突然就想起来第一次见到顾瑶的场景。

    那时候顾瑶四岁他八岁,两家约着一起春游,顾瑶被从马车里抱下来时,小小一团还有些怕生,差点被他有些热情过头的爹娘吓哭了,可当她看见他,突然就咧嘴笑了起来,软软的还那个带着奶香的小女孩伸出双手要扑到他怀里,被担心摔着的大人们阻拦后,还闪着大眼睛看他,“哥哥抱。”

    而现在正在笑的顾瑶,黑色的眸子幽深得仿佛看不到底,已经不是可以随意糊弄的幼稚小丫头了啊,秦天明这样想着,然后被这突如其来的认知震惊得浑身发冷,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是谁?”

    “啊?”顾瑶猛地睁大了眼睛,杜佳蓉也奇怪的看着秦天明,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此一问,秦天明干咳两声,“我没想到阿瑶已经这么厉害了,比赛的时候都完全不像你了。”

    “再过几天我就及笄了,已经是大人了。”顾瑶心里一松,刚才还真以为被秦天明看出了什么,她上前两步轻扯了一下秦天明的袖子,稍微带了点撒娇的口气,“秦哥哥,我又赢了比赛又要及笄了,你有没有给我准备礼物啊?”

    “咳……当然有,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秦天明见顾瑶恢复了常态,也偷偷舒了口气,他眼角的余光看见杜佳蓉又沉下来的脸,连忙挡在顾瑶面前,示意她往马车方向走,顾瑶这次没再说什么,而是乖乖跟上了他。

    快走到马车旁边时,顾瑶趁秦天明和知味观的大厨说话,突然回头冲杜佳蓉做了个鬼脸,杜佳蓉悚然一惊,可定睛再看时,顾瑶又很正常的跟在秦天明身边笑靥如花,仿佛刚才的都是她的幻觉而已。

    不远处还未离去的沈言朝着这个方向看了看,原本在顾瑶伸手扯秦天明袖子时皱起来的眉,因为她冲杜佳蓉做的那个鬼脸又松开了,这原本是无意识的举动,一旁等着他的赵知府却看见了,赵知府了然一笑,“怪不得沈将军会喜欢木莲芯那么清淡的食物,原来……”

    “别瞎说。”沈言斜睨了他一眼,然后一甩鞭子纵马离去,骑了一小段后,微冷的风穿透他身上的衣裳,也让他冷静了下来,他自嘲地笑了笑,“周少坤这家伙,真是害人不浅,不过是一个小姑娘。”

    .

    腊月初八这天,顾府相当热闹,今天不但要祭祖敬神,还是顾瑶的及笄之日。

    顾瑶一大早就被姜妈妈和半夏从被子里拖了出来,在梳妆台前坐了足足半个时辰后,姜妈妈才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顾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从前的素颜不一样,今天的她略施薄粉,虽然还梳的双丫髻,可总觉得自己沉稳起来了。

    “先喝碗腊八粥吧,老爷和夫人现在在祠堂祭祖,等宾客都来了就要开始及笄仪式了。”姜妈妈帮顾瑶摆好碗筷,顾瑶放下礼物后刚走到桌前,就看着眼前还冒着热气的腊八粥张大了嘴,“哇,这是小狮子啊!”

    眼前这碗粥上放了两头“小狮子”,是用脆枣做的狮身,核桃仁做狮头,桃仁做狮脚,甜杏仁做尾巴,再用糖粘在一起做成的。

    “今天是小姐的生辰,所以老爷特意下厨做的,今天的腊八粥料也可足了,夫人已经让人送了两桶去城外的白云寺,给小姐祈福。”

    顾瑶拿起勺子搅了搅,“红枣、莲子、核桃、栗子、杏仁、红豆、花生、白果、桂圆、松仁、葡萄干……唔,还有这个是什么?”

    她挑起一块白白的东西咬了一口,然后满足的眯起了眼睛,“是菱角啊,最喜欢吃了。”

    前世顾瑶就很喜欢腊八,因为是她的生辰,顾老爷每次炖腊八粥都会放她最喜欢的菱角。可惜前世的笄礼那天,因为还要对外正式宣布她和秦天明的婚事,所以宾客众多,顾老爷并没有那么多精力来为她熬粥,为此她还遗憾了一阵。

    她飞快的喝完了一整碗粥,然后将空碗递给了姜妈妈,“再来一碗吧。”

    “小姐,今天的及笄仪式时间会很长,不能吃太多了。”

    “早知道就慢点喝了。”顾瑶嘟起嘴,可是眼里的笑意却怎么也遮不住。

    .

    顾府的正厅里,宾客都已到齐,因为顾老爷和顾夫人没有别的亲戚,所以笄礼的宾请了兰桂坊的王夫人,司仪则请了知味观的唐夫人。

    顾老爷和顾夫人和众人寒暄一阵后,见吉时将至,于是在主位落座,示意唐夫人准备开始。

    负责看门的小厮一路小跑着冲进了正厅,琥珀想拦却没拦住,他有些激动地大声喊,“老爷夫人,知府夫人来了!”

    “知府夫人?快请!”顾老爷猛地站起来,屋里众人也纷纷开始交头接耳,他们这些商户,除了在知府家有宴席时可能会被请去做菜以外,也没有人能和知府夫人攀上关系,怎么会来了顾家?

    一行人连忙迎了出去,还未走多远,就瞧见有小厮引着知府夫人和她的丫鬟迎面而来。

    “听说今天是顾老板女儿的及笄仪式,所以不请自来了,没有打扰到吧?”知府夫人穿着一件暗红色长袄下配一条黄色织金马面,没有太多的首饰,样子十分温婉,她笑盈盈地看着眼前被惊呆了的众人,顾老爷和顾夫人赶紧行了个礼,“夫人能来真是蓬荜生辉,快屋里请。”

    众人簇拥着知府夫人重新回到正厅后,知府夫人看了看屋里的格局,突然扭头看向顾老爷,“我还从来没给人的笄礼做过宾,不知顾老板能不能满足我这个心愿?”

    顾老爷呆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知府夫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和顾夫人对视一眼,脸上的欣喜之色显露无疑,“夫人要能给小女做宾,那可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夫人快请。”

    等知府夫人落座后,顾夫人有些抱歉的看向人群中的王夫人,王夫人笑着摆摆手,并不在意,能让知府夫人亲自登门请求做宾,顾家这是要发达了,谁会因为这种小事多计较什么?原本还有些窃窃私语的众人也安静了下来。

    .

    唐夫人行至东屋门口,清了清嗓子,“及笄仪式,现在开始。”

    早已等在里面的顾瑶有些紧张,刚才知府夫人来的场面,她在屋里偷偷看见了,此时只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前世她从未见过知府夫人,但听说她为人高冷,很少与人亲近,也不知道怎么会主动来为她做宾?

    唐夫人走进了东屋,开始为已经穿好中衣和褶裙的顾瑶梳头,她瞧见顾瑶紧张的样子,扑哧一笑,“有知府夫人为你做宾,说出去全杭州城的姑娘都要羡慕你,多大的面子啊。”

    “谢谢唐姨。”顾瑶松开了咬着的嘴唇,看着镜子里那个已经将头发梳起了一半的自己,露出了个笑脸。

    唐夫人引着她行至正厅,西向而坐,知府夫人站起身来,走到顾瑶面前站定,唐夫人北向而立,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绵鸿,以介景福。”

    半夏捧着托盘从东屋进,行至知府夫人面前,知府夫人从托盘里取了发簪,为顾瑶加簪。而后琥珀捧着件淡粉色的短袄进,为顾瑶穿上短袄。

    然后顾瑶行至醴席,向北跪坐,净手后,唐夫人祝曰:“酒醴和旨,笾豆静嘉。受尔元服,兄弟具来。与国同休,降福孔皆。”

    半夏呈上酒食,顾瑶举起酒杯饮尽,至此一加结束,唐夫人引着顾瑶再入东屋。

    为顾瑶梳了个宝塔头后,唐夫人带着顾瑶重回正厅,西向而坐,知府夫人再次起身,行至顾瑶身前,唐夫人祝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饰以威仪,淑谨尔德。眉寿永年,享受遐福。”

    语毕,知府夫人为顾瑶插上了几个小发簪,琥珀捧白色长袄进,为顾瑶更衣。然后顾瑶行至醴席,跪坐向北,半夏和琥珀为她倒上一杯酒,顾瑶净手后,唐夫人祝曰:“宾赞既戒,肴核惟旅。申加尔服,礼仪有序。允观尔成,永天之祜。”

    顾瑶再饮一杯,二加结束,唐夫人再引着她回了东屋。

    这次在东屋里,唐夫人为顾瑶描眉画唇,然后回到正厅。顾瑶继续西向而坐,唐夫人北向立,祝曰:“以岁之吉,以月之令,三加尔服,保兹永命。以终厥德,受天之庆。”

    知府夫人没有拿托盘上准备好的小发冠,而是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金色单凤冠,凤嘴处还衔着一颗红宝石,在场众人皆惊,顾瑶更是下意识地想往后退,却被知府夫人一把按住,“这是我及笄时戴过的冠,我也没有女儿,所以这就算是我的生辰贺礼了。”

    知府夫人不由分说地为顾瑶插好发冠,琥珀捧着麒麟圆领袍进来,为顾瑶更衣。顾瑶最后一次行至醴席,跪坐向北,净手后,唐夫人祝曰:“旨酒嘉荐,有飶其香。咸加尔服,眉寿无疆。永承天休,俾炽而昌。”

    祝毕,顾瑶又饮一杯。

    琥珀引着顾瑶向西而立,知府夫人致辞曰:“岁日具吉,威仪孔时。昭告厥字,令德攸宜。表尔淑美,永保受之。可字曰瑾瑜。”

    顾瑶拜谢知府夫人后,行至顾老爷跟前,然后俯身行拜礼,顾老爷看着她,之前准备的大段教诲竟忘得一干二净,他看了顾瑶半晌,才缓缓开口,“瑶瑶你今日笄礼,已经长大成人,爹爹希望你快乐健康,诚实友善,顺心顺意。”

    顾瑶连连点头,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儿虽不敏,敢不祗承!”

    再次对顾老爷行了拜礼后,她起身行至顾夫人面前行拜礼,等着聆听顾夫人教诲,顾夫人瞪了眼顾老爷,然后笑着开了口,“事亲以孝,接下以慈。和柔正顺,恭俭谦仪。不溢不骄,毋诐毋欺……”

    话还未说完,顾夫人的眼眶也红了,她伸手摸了摸顾瑶的头顶,缓了半天终于说完了最后一句,“古训是式,尔其守之。”

    顾瑶俯身再拜,声音有些哽咽,“儿虽不敏,敢不祗承!”

    过了半晌,等顾夫人将顾瑶扶起身后,唐夫人高声宣布,“及笄仪式礼成!”

    .

    宾客们纷纷上前道贺,只有角落里的杜佳蓉阴沉着脸,看向顾瑶的眼神充满嫉恨,手里的帕子都要被搅烂了。

    而站在她前面的秦天明,朝着顾瑶的方向看呆了,一身绯衣的顾瑶显得皮肤格外白皙,额间那颗红宝石衬得她面色红润,和人说话间顾盼生辉。

    他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胸口,一直以为死气沉沉的那颗心,突然就鲜活起来了,好像有什么要脱离掌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