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腊梅花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526字

    顾老爷和知府夫人略作寒暄后,带着男宾去了前院,酒席已经备好,只等客人落座。而顾夫人则陪着知府夫人和各家女眷去了后花园的玲珑阁。

    玲珑阁是顾老爷为顾夫人在荷塘边建的用来赏花的小楼,西侧是荷塘,其他三面则种了不同季节的花草。今年天气冷的早,北面的腊梅已经全开了,小小的花蕊金黄似蜡,空气中暗香浮动。

    知府夫人站在门外看了一会儿,“枝横碧玉天然瘦,恋破金黄分外香,顾夫人这腊梅养得可真好。”

    “瑶瑶和她爹喜欢做菜,可我实在是学不会,只好侍弄些花花草草。”顾夫人跟在她身后,略有些拘谨,知府夫人见她并不是长袖善舞的人,没再多说,而是进了屋内在圆桌前坐下,等顾夫人请着众人坐定后,顾瑶一掀门帘也进了玲珑阁,身后还跟着一群端着托盘的丫鬟们。

    “夫人,这是今年新窨制的腊梅花茶,您尝尝。”顾瑶接过半夏手中的茶壶,为知府夫人倒了杯茶,茶被知府夫人笑盈盈地接过去后,她也被知府夫人一把抓住,示意丫鬟再搬把椅子过来,“我是来参加笄礼的,又不是来耍知府夫人的威风的,你这个寿星快坐下歇歇。”

    “是。”顾瑶假装害羞低下了头,脑海中在使劲回忆,究竟是什么时候和这位知府夫人有过交集?

    知府夫人随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却被茶的味道所惊艳,她闭上眼又细细品了口茶后,略有些惊喜地看向顾瑶,“这茶倒是不错,茶本身的味道一点都没影响腊梅的香气,而腊梅的清香让茶香更特别了,是你自己做的吗?”

    “前些日子腊梅刚开时做的,好在今天夫人喜欢,不然我娘还不知道要念叨到什么时候。”顾瑶冲顾夫人做了个鬼脸,顾夫人嗔怪地瞪了她一眼,“你淘气还想借夫人来堵我的嘴?”

    “我一直想要个女儿,可连生了三个都是儿子,今天瞧着顾瑶这么乖巧懂事,真是太羡慕顾夫人了,不如我认瑶瑶做干女儿,顾夫人意下如何?”知府夫人牵起顾瑶的手,笑得一脸慈爱,整个屋子顿时鸦雀无声,顾夫人更是失态地差点打翻了手里的茶杯。

    顾夫人有些呆愣地看着知府夫人,她从未想过会和知府家攀上关系,商户做得再大也是商户而已,何况顾老爷将庆云楼做起来也不过是这些年的事,一家人都很满足现在的状态。

    顾瑶则盯着知府夫人的眼睛,想看出来些什么,前世她的笄礼很平淡,这些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场自己从未参加过的比赛,带来这么多的意料之外,究竟是福还是祸?

    她不动声色地将手从知府夫人手中抽了出来,做出小女儿的娇羞状,“夫人不要和我开玩笑了。”

    “瑶瑶,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知府夫人亲昵地将顾瑶的手重新握住,“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是个好日子,顾夫人,咱们今天就把拜干亲的仪式一起举办了吧。”

    “我们顾家不过小门小户,怎么敢高攀……”

    “夫人,您别看顾妹妹现在文静听话,平时在家里可是个女霸王的性子,前些天下大雪,外面又冷又滑,她还逼着秦大哥帮她上树摘梅花,秦大哥没抓稳,摔下来扭到了腰,到今天腰上还青了一块呢。”

    顾夫人的话被十分突兀地打断了,所有人都一脸惊讶地看向坐在邻桌的那人,只见是个眼生的姑娘,长得弱柳扶风惹人怜爱的样子,可此时露出的讥讽笑容却让她看起来有些尖酸刻薄。

    .

    顾瑶微微眯了眯眼,因为不知道知府夫人的来意是好是坏,所以不敢贸然答应认干亲,不敢和不能却不一样,杜佳蓉这话是想要借机坏了她的名声,让她不能认知府夫人做干娘。

    看着杜佳蓉自以为是的嘴脸,顾瑶的嘴角微微勾起,秦天明应该万万没想到,杜佳蓉会擅自行动。

    “你是什么人?”知府夫人收起了脸上的笑,目光锐利,杜佳蓉却毫无察觉,她站起来,用自认为最好看的姿势行了个礼,“民女杜佳蓉,见过夫人。”

    “顾夫人,这也是你的客人?”知府夫人没再看她,顾夫人手里攥紧了帕子,起身回话,“夫人,瑶瑶这孩子虽说淘气,可是绝不刁蛮,杜姑娘父母双亡所以流落街头,正好被小女捡了回来,看她可怜才让她借住在府上,平日很安分守己,今天可能是高兴过了头,竟然胡言乱语起来,还请夫人不要放在心上。”

    “顾伯母,我可没有瞎说……”

    “不过一个小小的孤女,有什么资格在我和顾夫人说话时插嘴?”知府夫人冷冷地瞪向杜佳蓉,杜佳蓉只觉得眼冒金星,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这和她想象中的回应完全不一样,她面色惨白地跪下去,不住地磕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瑶瑶,刚才这个丫头说的是怎么回事?”看着杜佳蓉的举动,知府夫人面色稍缓,顾瑶眼角的余光扫了眼额头都磕红了的杜佳蓉,在心中冷笑一声,然后嘟起嘴来,满脸委屈,“那天我和娘亲说我想做腊梅花茶,娘亲没答应,谁知晚上秦哥哥就把腊梅花送来了,我还以为是娘亲让人摘给我的。”

    知府夫人伸手将顾瑶揽到怀里,示意顾夫人也坐下,然后冷笑一声,“升米恩斗米仇,这样的丫头,要是想留在府上可得签卖身契,若是不愿意签,那还是早些送出去的好。”

    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仔细看了杜佳蓉一眼,“咦?这丫头在腊八那天的比赛上,还做过瑶瑶的助手吧,莫非厨艺很好?”

    “啊?”顾夫人一脸茫然,见顾瑶冲她微微摇头,连忙将惊讶的表情收了起来,“我平日里只会侍弄花草,所以这些事情还真不知道,请夫人勿怪。”

    “不过突然想起来而已,不是什么大事。”知府夫人随意地摆摆手,然后有些抱歉地冲顾夫人笑了笑,“拜亲礼的事情也是我唐突了,改日再说。”

    顾夫人从善如流,立刻叫来了下人,将杜佳蓉捂着嘴半拖半扶了出去,又有丫鬟鱼贯而入,香气腾腾地饭菜瞬间摆满了桌子,顾夫人端着酒杯站起身来,“今日是小女顾瑶的及笄之日,刚才的小插曲还请各位不要放在心上,我敬诸位一杯。”

    一时间觥筹交错,席间的气氛重新活跃起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

    冬至这天,日最短,夜最长。

    虽说意味着从这天开始光明的时间会越来越长,可在这一天,依旧是寒夜漫漫。

    秦天明穿着深蓝色直裾跪在正厅门外,肩上头上覆着薄薄一层雪,身体有些微微发抖,他低下头去,看不见表情。

    顾瑶在屋里来回踱步,不时地往外看一眼,终于在第三十四回往外看时,顾夫人轻咳了一声,“让他进来吧,大冷天的穿这么单薄跪在外面,冻病了可怎么好。”

    顾老爷没有说话,只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顾瑶正要跨出门去时,跪在屋里角落处的杜佳蓉突然磕起头来,“谢伯父伯母慈悲。”

    “咳咳咳咳……”顾老爷被她的话一气,呛得满脸通红,顾夫人连忙站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背,顾瑶也收回了脚步,迅速跑回她爹面前递上了帕子。

    秦天明握紧了拳头,恶狠狠地瞪了杜佳蓉一眼,又迅速收回了视线,这个蠢女人!若不是她擅自行动,在知府夫人面前说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他又怎么会要跪在这里求顾老爷和顾夫人原谅。

    “天明,你自己进来吧。”见顾老爷恢复过来,顾夫人朝门外喊了一声,秦天明听着顾夫人平淡的声音忍不住又哆嗦了一下,他见过顾夫人生气的样子,就是这样冷冷淡淡的,他略作权衡,缓缓站起身来,因为跪的时间太长踉跄了一下才站稳,然后步履沉重的进了屋,还未走到顾老爷面前,他又踉跄了一下险些倒下。

    “琥珀,快拿件斗篷,再拿杯热茶来。”顾夫人顿时有些着急,顾瑶连忙上前将秦天明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秦哥哥,你没事吧?”

    “没事。”秦天明拢了拢身上的斗篷,又喝了口热茶,终于缓了过来,他抱歉地看着顾瑶,“阿瑶,对不起。”

    “天明啊,今天杜姑娘说瑶瑶经常强迫你做一些你愿意做的事,是真的吗?”顾瑶还没来得及说话,顾老爷抢在前面开了口,秦天明连忙站起来,跪在顾老爷脚边,“伯父,能为阿瑶做事我开心还来不及,杜姑娘恐怕是听到下人们的话,理解错了。”

    “杜姑娘,是这样吗?”

    “我……我当时看顾妹妹和顾伯母都不愿意认那位夫人做干亲的样子,想帮帮忙,所以才……我一时没想到这话会对顾妹妹的名声有损,对不起,妹妹能原谅我吗?”杜佳蓉泪光盈盈地看着顾瑶,顾瑶站在原地没有动,语气却是格外的柔和,“这也是杜姐姐一片好心,不过当时姐姐说的话,我还真以为姐姐瞧见秦哥哥腰上的伤了呢。”

    “别瞎说!”顾夫人拔高了音量,瞪了顾瑶一眼,秦天明也紧张地抬起头来,“我和杜姑娘清清白白,绝对没有任何私情。”

    “我就这么一说……”顾瑶被吓了一跳,拍拍胸口站到顾老爷身边,秦天明看顾老爷神色有些不对,连忙冲顾老爷磕了个头,“伯父伯母,我对天发誓,我对阿瑶一片真心,眼里绝不会有别人,杜姑娘家从前对我颇为照顾,我也一直拿她当小妹妹而已。”

    “秦哥哥……”顾瑶顿时满脸通红,跺了跺脚,她娇羞地低下头去,眼里一片冰冷,这样的誓言前世听过太多次,在她爹娘的坟前他也曾起誓会好好照顾她,爱她一生一世,最后又如何?

    顾夫人闻言有些动摇,这事从头到尾都是杜佳蓉折腾出来的,秦天明若是不知情也完全有可能,何况刚才他为表诚心,还在寒风中跪了那么久,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她还是不愿意相信他会有对不起顾家的举动。

    “天明,地上凉,起来说啊。”她上前两步,想扶起秦天明,秦天明心中一喜,顾老爷却轻咳一声,阻止了她去扶秦天明的举动,“听说阿瑶那天比赛,你让杜姑娘做了她的助手,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