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鲜肉烧麦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126字

    顾老爷的语气还和从前一样,十分温和可亲,可秦天明却觉得冷汗直冒。

    这事顾瑶当天回家后只字未提,他还以为逃过一劫,原本准备好的说辞都被他抛之脑后,此时又突然被提起,刚才发誓时的激情澎湃瞬间消耗殆尽,只留下惶惶不安。

    他用力咽了下口水,有些干巴巴的说,“那天因为杜姑娘说没见过这样的比赛,我想着只是看看而已,没有什么妨碍,所以就带上了她。后来做菜时我实在是腹痛难忍,正好瞧见了杜姑娘,她说在家中也经常下厨,当时情急之下,我就让她去帮忙了。”

    “那杜姑娘,你都做了些什么事?”顾老爷的语气愈发温柔,杜佳蓉惶惶然看了秦天明一眼,见他没看自己,只好硬着头皮开口回话,“那天我进了顾妹妹的隔间,帮她的鸡汤加了点盐,我有些紧张,所以可能加得多了一点……”

    “你怎么知道鸡汤是阿瑶一定会用的?”顾老爷打断了她,目光锐利,杜佳蓉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她完全没想到顾老爷会有此一问,于是再次看向秦天明,可是从他那依旧跪的笔直的背影里,什么答案也看不出来。

    “这件事我本来不想和爹娘说,因为我最后还是拿冠军了嘛,没想到爹爹居然知道了,这么说来我也很好奇,那天我要做什么点心,杜姐姐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顾瑶歪着头,一副好奇的样子,可杜佳蓉分明看见了她眼中的戏谑,她心中一震,想起了那天顾瑶对她做的那个鬼脸,后来秦天明非说是她看花了眼,可现在看来,莫非……顾瑶早就知道这一切?

    这个想法在她的脑海中不停地盘旋,她渐渐想到了更早之前,顾瑶在船上的举动,还有下船以后的那番话,如果顾瑶早就知道她和秦天明之间的事情,那这些不寻常的举动就都说得通了。若是顾瑶知道,那顾老爷和顾夫人是不是也都知道了……杜佳蓉越想越害怕,她双手抱着头开始发抖,整个人陷入了恐惧之中。

    “杜姑娘,杜姑娘?快来人,去请大夫来!”顾夫人瞧着不对,连喊了好几声也没有得到杜佳蓉的回应,杜佳蓉身子一软,竟晕了过去。

    顾瑶微微眯了眯眼,前世她虽然和杜佳蓉接触次数不多,可一个心狠手辣到能请杀手将她沉塘的女人,绝不可能因为这样的问话就怕成这样,她将目光转向了秦天明。

    秦天明正好也在看她,见顾瑶看过来,他有些不自然地转开了视线,然后向顾老爷磕了个头,“顾伯父,那天杜姑娘差点害阿瑶输了比赛的事,我瞒下来没跟您和伯母说,是我错了。”

    屋内众人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秦天明身上,连扶着杜佳蓉试图将她唤醒的琥珀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秦天明一脸的追悔莫及,“那天听杜姑娘说她毁了阿瑶的菜时,我也很震惊,我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说是因为嫉妒阿瑶,所以才一时糊涂做错了事,事后她也很后悔,哭着求我不要赶她走,我一时心软,又因为阿瑶最后还是拿到了冠军,所以就将这件事瞒了下来。”

    “可她到底是怎么知道我那天一定会用到鸡汤呢?”

    “她说是无意中听到了阿瑶和顾伯父的对话……”

    “无意中?”顾老爷转向杜佳蓉,龙井问茶是为了比赛研制的新菜,这件事除了顾瑶和他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而他和顾瑶的对话也仅仅在大厨房里,所以若不是杜佳蓉特意去大厨房偷听,否则绝无可能知道,“杜姑娘的悔恨看来并不怎么货真价实。”

    秦天明还要再说,顾老爷抬手制止了他,“天明,我知道你念旧情,但此事你若是毫不知情,那就不要再说了,起来吧。”

    看着顾老爷的眼睛,秦天明顺从地站到了一边,原本早就计划将杜佳蓉送走,安排她来完全是个败笔,现在倒是个好时机。

    顾夫人见他这样,方才悬着的心踏实下来,只要这事和秦天明无关,那就好办了,“琥珀,明天一早,给杜姑娘一些盘缠,让她离开吧。”

    “咳咳……”一直昏迷着的杜佳蓉此时幽幽醒转过来,正好听到这句,她爬起来哀哀哭求,“顾伯母,我知道错了,我不该鬼迷心窍嫉妒阿瑶妹妹,但是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一定改。”

    顾夫人看了秦天明一眼,微微叹气,“看在天明的面子上,你若是愿意签卖身契那就可以留下,我也不用你做什么活,还和现在一样就行,将来只要你的家人来接你,我立刻放人,不知杜姑娘意下如何?”

    “……”杜佳蓉有些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她有些木呆呆的和秦天明对视了一眼,秦天明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答应。顾瑶却朝她无声地笑了笑,那抹微笑就这样将她即将出口的拒绝堵在了喉咙里。

    顾夫人等了片刻,见她还是犹豫不决,再次退了一步,“这件事情确实应该好好想想,琥珀,先送杜姑娘回去,明天一早,你带上盘缠和卖身契过去,杜姑娘,我再给你一晚上的考虑时间。”

    .

    等杜佳蓉和秦天明相继离开后,顾老爷吩咐门口的丫鬟小厮都退到院外去,屋里只留下了顾夫人和顾瑶。

    “爹,那天比赛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你不说是在帮天明吗?若不是今天知府夫人帮你,你的名声就完了!“顾老爷一拍桌子,之前还凑过来想撒娇的顾瑶吓得一哆嗦,恭恭敬敬地站好不敢吭声,顾夫人也瞪了她一眼,然后有些疑惑的问顾老爷,“知府夫人会来,莫非是因为庆云楼?”

    “这位赵知府去年才上任,我见过他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他从来不见任何商户,这和庆云楼肯定无关。”顾老爷摇了摇头,他蹙眉沉思了一阵,突然抬头,“瑶瑶,上次比赛,知府大人可有说什么?”

    “赵大人?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比赛结果出来后,他就和沈将军一起走了。”话音刚落,顾瑶突然灵光一现,莫非是因为沈将军?这个想法刚一出来她又摇头否定了,若是前世倒还有可能,可这一世她和他不过只有几面之缘,他没有任何要帮她的理由。

    顾老爷挥了挥手,“好了,今天事情这么多,瑶瑶你先回去休息吧,但是记住,以后有什么事一定不能瞒着我和你娘。”

    “知道啦,爹爹晚安,娘亲晚安。”顾瑶吐了吐舌头,行了个礼后退了出去。

    顾夫人在屋里看着顾瑶的背影,幽幽一叹,好好的一场笄礼,竟然出了这么多风波,“阿瑶这个性子也不知是像了谁,从前我觉得天明可以好好照顾她,可是杜佳蓉这事让我犹豫了,老爷,你觉得呢?”

    “唉,天明还是个好孩子,只是阅历太少又太重旧感情,所以容易受人蒙蔽,今后好好教导就是了。知府夫人今天突然提到的认干亲一事,咱们才要从长计议啊。”满面愁绪的顾老爷伸手揉了揉眉间,只觉得这一天比平日打理庆云楼都要累好几倍,顾夫人站起来走到他背后,为他捏了捏肩膀,“儿孙自有儿孙福,好了先不想了,咱们先休息吧。”

    院外,半夏提着风灯举着油纸伞等在那里,双手都冻得通红,不停地来回踱步,她见到顾瑶出来后,温柔一笑,在昏黄的灯光中,顾瑶和她对视了片刻,也笑了起来。

    方才还觉得刺骨的寒风渐渐变小,顾瑶站在伞下,抬头看了眼还在飘着小雪的夜空,“半夏,咱们走吧,等雪化了,那些脏污只会越来越明显。”

    .

    第二天一早,顾瑶坐在桌前悠闲地吃掉一只了鲜肉小烧麦,软糯的口感鲜香的味道,让她忍不住闭目回味了一番。

    茯苓就是这个时候从楼下一路小跑了上来,才刚一露头,半夏就瞪她一眼,“姜妈妈说过多少次怎么还记不住,不许这样跑,屋外的凉风全让你给带进来了。”

    “先给我杯水。”茯苓毫不客气地拿起桌上的茶杯给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后,神秘兮兮的说,“刚刚我送小姐的衣服去针线房,瞧见那新来了一个丫鬟,你们一定猜不到是谁,竟然是杜姑娘!”

    “什么?你别是看错了吧?”半夏的声音有些颤抖,茯苓撇了撇嘴,“这怎么会看错,现在家里都知道了,今天一早杜姑娘就签了卖身契,夫人把她派去针线房干活了。”

    顾瑶和半夏对视了一眼,不过是半夏毫无根据的一句话而已,杜佳蓉竟然真的上钩了。即使有着夺夫杀身之仇,顾瑶心里仍然忍不住为杜佳蓉轻叹一声,为了秦天明,好好的良家竟主动卖身为奴,也是个傻子啊。

    .

    秦天明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准备去送杜佳蓉一程时,他身边的小松面色难看的走了进来,“秦少爷……您不必去了。”

    “什么?”秦天明盯着小松,小松低下头有些战战兢兢的,“杜姑娘……杜姑娘她……签完卖身契了。”

    “啪!”秦天明用力将桌上的一个杯子摔了出去,有些气急败坏,这个蠢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