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虾肉馄饨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656字

    小年这天天气并不算好,密布的浓云完全挡住了阳光,有些阴沉沉的。顾家却是十分热闹,众人忙得热火朝天,丝毫没有因为天气而影响心情。

    古传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云车风马小留连,家有杯盘丰典祀。一般家里对小年这天祭灶就十分看重,而顾家更是隆重,顾老爷一早就带着众人在家里十分郑重地拜了灶王爷,这才让大厨房准备早饭。

    “小姐,老爷说祭灶已经结束,可以去正厅用饭了。”半夏上楼来,抱起了一旁的衣架上放着的狐皮斗篷。

    顾瑶放下了手中的书站起身,任由半夏为她系上斗篷,又接过了茯苓递来的手炉,快走到院门口时,突然扭头问半夏,“你说我也算是个厨师了吧,为什么就因为我是女子,爹爹就不让我祭灶?”

    “这……自古以来,就没有女子参加祭祀的……”半夏呆愣地看着顾瑶,不知道怎么突然有此一问,顾瑶重重叹了口气,“都说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可规矩都是人定的,有什么不能改的?从前还不许女子随意出门,现在咱们大宁不也将这规矩给改了么?”

    “小姐……”半夏额头有些冒汗,从昨晚开始,小姐就闷闷不乐的,这会儿突然又说了这么一番话,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接。

    “咳,我问你这个干吗?”顾瑶反应过来,冲半夏摆了摆手,她不过是这两天心里有些不得劲,因为庆云楼的事她虽有插手,可楼里的管事明显有什么事都更信服秦天明,小年祭灶虽说往年她从不在意,可今年却让她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儿。

    前世会有秦天明入赘最后夺走家产的事发生,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是女人,而世人都说已经不介意女子出门做事,可心里依然还是会看低一等。

    “女人难道就不是人了么?”顾瑶用力踢走了一块小石子,心里有些愤愤的,眼角的余光突然瞧见一个丫鬟快要走过来了,却又突然扭头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她眉头微微一皱,“那丫鬟是谁?怎么这样没有规矩。”

    “好像……是杜姑娘?”半夏的脸沉了下来,自从上次撞见过秦天明河杜佳蓉的事,她见到这两人就一直没有好脸色,若不是顾瑶不让,她早就去老爷夫人面前揭发了。

    “她不在针线房待着,来这里做什么?”顾瑶歪了歪头,突然意识到这是去秦天明院子的路,她嘴角微弯,这都二十来天了,杜佳蓉一直老老实实的,连秦天明的面都不见,她正苦于抓不到二人的把柄,看来杜佳蓉这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想到这里,顾瑶冲半夏招了招手,示意她附耳过来,半夏听了半晌,郑重地点了点头。“小姐放心,这事一定不会有差错!”

    -

    琥珀为顾瑶打起帘子时,顾老爷正和秦天明商量一会儿去庆云楼祭灶的事,见顾瑶进来,顾老爷连忙在桌子底下冲秦天明做了个手势,示意一会儿再说。

    “爹爹这是在和秦哥哥说什么呢,怎么我一来就不说啦?”顾瑶撅起嘴,一脸的不高兴,顾老爷尴尬地咳了两声,“不过是闲聊几句。”

    “瑶瑶快来,今天可做了你爱吃的。”顾夫人怜爱地冲顾瑶招招手,她和顾老爷都知道顾瑶这两天为着祭灶的事不高兴,可自古以来的传统,即使再宠顾瑶,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还是娘亲疼我,哼,爹爹眼里只有秦哥哥,哪里还记得还有我这个女儿。”顾瑶冲顾老爷做了个鬼脸,坐下后瞧见桌上的东西,倒是扬了扬嘴角,“虾肉馄饨!”

    她很喜欢吃馄饨,尤其是虾肉馄饨,面前的这碗馄饨外皮光滑白净,隐约能瞧见里面微透着虾肉粉色的馅儿,极清的馄饨汤上飘着几粒葱花,瞧着就觉得心情愉悦了。

    顾老爷见顾瑶笑了,连忙将面前的白色小碟推到她面前,“这是爹爹昨晚特意熬的辣椒油,瑶瑶你尝尝。”

    “一碟辣椒油而已。”顾瑶重新板起脸,面色倒是比进门时略缓和了些,顾老爷和顾夫人无奈地对视一眼。

    顾瑶虽然不再笑,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她用汤匙舀了一小勺辣椒油,又用筷子夹起一个小馄饨放进汤匙里,一口下去,只觉得虾的鲜,辣椒的辣,还有芝麻的香气在嘴里完美融合,她满足的眯起眼睛,一口一个很快就将一碗馄饨都吃完了。

    “瑶瑶,能不能不生爹爹的气啦?”顾老爷见顾瑶连汤都喝完了,这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顾瑶瞧见她爹略带讨好的笑容,心中一酸,若不是因为秦天明,她真不想看见爹爹这样的表情。

    她放下筷子后,略作思索,然后扬起下巴看向秦天明,“我昨天听说临仙楼新来了一种布料,叫霞光锦,用来做裙子特别好看,二十两银子一匹,今天若是秦哥哥亲自去帮我把这料子买回来,我就不生气啦。”

    “买买买,要什么都行,一会儿去完庆云楼,我和天明一起去买。”顾老爷连忙点头,恨不得现在就把这料子变到顾瑶手上,顾瑶却又皱起了眉,“那不行,我现在就要,秦哥哥现在就去将这料子买回来我才不生气。”

    “这……”顾老爷有些为难,庆云楼的祭灶非常重要,可是顾瑶就这样一个要求,若是不答应,似乎有些太伤女儿心了。

    “这么点小事,顾伯伯您就不要犹豫了,我这就去给阿瑶买。”一直没有说话的秦天明终于开了口,他冲顾瑶温和地笑笑,眼神宠溺,顾瑶不自然的扭过头,只觉得心里阵阵发寒。

    “天明啊……那你去账上支三十两银子,快要过年了,自己也买些喜欢的。”顾老爷无奈地叹了口气,毕竟秦天明还没有入赘,严格意义上算不得顾家人,这祭灶不去也罢,还是先哄好女儿要紧。

    看着秦天明跨出门的背影,顾瑶又大声叮嘱了一句,“是望仙桥边的那家临仙楼,秦哥哥你可不要走错了!”

    -

    望仙桥边的街道人来人往,这是杭州有名的布市,如今年关底下,往来买布料做新衣的人非常多,好几家店铺门口甚至排起了长队,顾府的马车在桥边停下,不能继续前行。

    秦天明从马车上下来,吩咐车夫去附近的空地等他,独自一人往临仙楼走去。

    “哎呀,秦公子,这大年底下的,怎么亲自来了,可是前几日送去府上的料子有什么问题?”刚一踏进临仙楼的门,临仙楼的孙老板就瞧见了他,连忙迎了上来,秦天明冲他也做了个揖,“打扰孙老板了,听说临仙楼新到了一种霞光锦,这年底下想来孙老板这里也挺忙,我正好无事,就过来看看。”

    “是为顾小姐来的吧,秦公子可真是贴心。”孙老板一副了然的表情,冲秦天明做了个请的手势,“小店后面清净些,秦公子里面请。”

    秦天明刚跟着孙老板去了后院不久,杜佳蓉也气喘吁吁地进了临仙楼。早上管着阵线房的大丫鬟翡翠突然叫她过去,说是小姐要给夫人做暖手筒的布料不小心裁坏了一块,针线房里也没那种料子了,如今众人都在为里做春节的新衣服赶时间,就她还得闲,所以派她出来采买。

    进了临仙楼以后,杜佳蓉只觉得眼花缭乱,从前在杭州时,家境不好,她从来都只能去东花园市买东西,后来去了扬州境况却更差了,再后来跟了秦天明,他手头也不太宽裕,因此竟是第一次来这样好的店里挑选布料。

    店小二瞧出来她一身丫鬟的打扮,身上的料子却也不差,应当是某位富户家的丫鬟出来为主家采买,连忙热情地过来招呼她,“这位姐姐这边请,不知要买些什么?咱们店里新到了几匹烟霞缎,您瞧瞧这颜色,还有这匹织锦料子,这图案多好看。”

    “真美啊。”杜佳蓉跟着店小二看得眼睛都有些发直,心中对顾瑶的恨意又深了一层,之前说要给她做衣裳,还以为用的料子有多好,如今和这些一比,真是被比到泥地里去了。

    她又看了半晌,最后终于想起来自己身上无钱,今天只是来为顾瑶买一尺红色五蝠织锦料子的,可瞧着店小二笑容灿烂的脸,只觉得脸上发烫,只买一尺料子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正在为难之际,突然瞧见秦天明从屋里走了出来,两人四目相对,都是微微一愣。

    “秦……公子。”杜佳蓉张口要叫,突然忆起如今两人的身份和所在的地方,连忙改口,并行了个礼,秦天明背着手略一点头,孙老板连忙凑上来,笑眯眯地看了二人一番,“秦公子这是认识?”

    “哦,她是顾府的丫鬟,也是来买料子的?”后面这句话却是对杜佳蓉说的,杜佳蓉低眉顺目地极为规矩,“是,翡翠姐姐吩咐我来为小姐买块料子回去,说要给夫人做暖手筒用。”

    “可挑好了?”

    “是,已经挑好了,麻烦小哥帮我裁一尺红色五蝠的织锦料子。”杜佳蓉就势说了出来,微松了口气,只觉得还好秦天明在这里,否则一定会被人嘲笑。

    店小二脸上依旧笑着,转身去帮她裁料子,其实杜佳蓉纯属多心,临仙楼能做到这么大,店小二的态度绝不是那些小店可比的,就算秦天明不在,这态度也不会有半分变化。

    “那就麻烦孙老板将料子一起送到马车上吧,我还要买点别的。”秦天明笑着和孙老板道别,临出门时又回头叫上了杜佳蓉,“我今天没带小厮,你跟着我去拿东西吧。”

    -

    二人直到快走到街的另一头,秦天明这才回头和杜佳蓉说话,“佳蓉,这些天你还好么?”

    “秦公子原来还记得我。”杜佳蓉看着他,红了眼眶,咬着嘴唇泫然欲泣,秦天明顿时急了,大庭广众之下却又不好太过亲密,只好偷偷递了块帕子给她,“这人来人往的,你别哭啊,我是气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要签那卖身契。”

    “我还不是怕我出了府,你就会忘了我,何况留在府里没准将来还能帮上你。”提到卖身契,杜佳蓉有些讪讪的,这些天她也后悔了,可是那天晚上她偷偷听到顾瑶的丫鬟说起秦天明对顾瑶有多好,又说秦天明发过誓,一旦两人成亲,将来绝无二心,顿时妒火中烧,只想着要留在顾府看住秦天明。

    “唉,我又何时对你食过言,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带你去前头,有家店的狮子头做得很好,时间还早,吃完再回府吧。”秦天明瞧着杜佳蓉的样子,心中终究不忍,杜佳蓉闻言抬起头冲他一笑。

    秦天明被杜佳蓉眼神里的爱意所打动,正要说话,身后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秦兄,这么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