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普洱茶

    更新时间:2018-08-09 14:45:11本章字数:3102字

    秦天明身体僵硬地转过身去,一个相貌极为普通还略有些发福的男子站在那里,身上穿的赭褐色团花暗纹圆领衫洗得有些发旧,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秦天明仔细回忆了半晌也没能想起这人是谁,他暗舒了口气,方才提着的心这才略定了些,只觉得后背湿浸浸的,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知这位兄台是?”秦天明笑着冲这人拱了拱手,这人连忙笑着做了个大揖,“秦兄贵人事忙,不记得我是自然的,鄙人李富贵,在众安桥附近开了家小小的卖鱼的铺子。”

    “原来是李老板。”秦天明隐约记起去年这李富贵曾上门推荐过自家东西,可是顾老爷却一口回绝了,庆云楼要用的东西从来都只去寿安坊市采购,这众安桥市的东西虽然比起东花园市要好上不少,但和寿安坊比起来可就不够看了。

    一个和庆云楼应该不会有交集的人,他自然也不用太过担心,只是碍于杜佳蓉还在他背后站着,倒不好立刻走开,以免多生事端。

    李富贵虽说只是小店铺的老板,可毕竟是做生意的人,这秦天明的脸色变化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虽然心里有些忿忿不平,可脸上还是赔着笑。

    他去年上门推销自家东西被拒后,从前让他供货的几家竟也断了来往,后来隐约听说是因为有人问顾老爷为什么不要他家货的时候,顾老爷说他有以次充好的记录,不值得合作。

    这事他有心去闹,可以次充好之事却不是顾老爷冤枉他,加上庆云楼的地位他即使闹了只怕也讨不了好,只好捏着鼻子将这口气暂时咽了下去。今天他也是过来给家中母亲买布料,不想竟瞧见了秦天明和杜佳蓉,凭他的直觉这两人一定是他能翻身的关键所在,因此便跟了上来。

    “秦兄这是带着家眷也来买东西?”

    “不要瞎说!这是顾家的丫鬟,来跟着我提东西的罢了。”秦天明一听这问话立刻耷下脸来,几乎是立刻撇清了和杜佳蓉的关系,杜佳蓉闻言睁大了眼睛,又立刻低下头去,手里的帕子绞来绞去,不一会儿便皱巴巴了。

    李富贵瞧见二人的样子,心中更确定了几分,他抬手轻轻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瞧我这眼神,要不说顾府是大户人家,连小丫鬟的气质都这样好,我这人没什么见识,说错话了,秦公子可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

    “我还有些东西需要采买,就不陪李老板多说了,告辞。”秦天明见他倒还识趣,见惹他不痛快了立刻将方才套近乎的称呼都换了,便不再计较,李富贵连忙又弯腰作揖,目送他和杜佳蓉离开,等二人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后,这才露出一个怨毒的眼神,“呸!什么下作玩意儿,不过是顾家的一条狗,总有一天我要叫你好看!”

    -

    杜佳蓉跟着秦天明到了马车边,满心以为可以坐车回府,却不料秦天明伸手从车里拿下来她一尺料子,然后将她拉到一边,“佳蓉,你如今不过是顾府的丫鬟,我……我不好带你坐马车,这有一两银子,你去买根发簪戴吧,我先走了。”

    说罢也不看杜佳蓉的表情,径自上了马车,吩咐车夫驾车离去,杜佳蓉拿着布料和银子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她露出了一个似哭非哭的表情,喃喃自语道,“不过是顾府的丫鬟……”

    若说她之前对秦天明的不满有三分,如今已经到了五分,她是为了谁才签的卖身契,难道他不知道?何况不过是马车带她一程,他尽可以说是市集上偶遇了,毕竟她们之间还有从小长大的邻居关系在,顾老爷必定说不出什么来,不料他竟避嫌至此。

    她将银子揣进袖袋中,弯腰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腿,决定就真的用那一两银子去买根发簪,于是转身又回了人潮熙攘的街道。

    李富贵正要带上买的东西回家,一个陌生面孔的男子突然撞了他一下,他手里提着的东西顿时散落一地,他这心里原本就有火气,此时立刻发作出来,他一把抓着这人的衣襟,怒吼道,“你这人怎么走路的!”

    “对不住对不住,我在找个人,不小心撞了你,不是故意的。”这人倒是个软和的,连连讨饶,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李富贵倒不好再继续发火,只好放了手,这人立刻蹲下来帮他将东西都捡了起来,“实在对不住,我也是找人心急,这要是错过了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上。”

    “什么人这么重要?”这人的样子勾起了李富贵的好奇心,这人倒也不瞒着他,附在他耳边说,“我偷偷跟你说,你可别告诉别人,我也是从我一个在顾府做下人的姨婆那里听到的,听说庆云楼的秦公子带了他青梅竹马的姑娘来逛街,这姑娘对秦公子而言可不一般,我有批货想卖给庆云楼,一直苦无门路,这不是……”

    “青梅竹马?”李富贵脸色一变,他刚才竟是放过了这样一个大好机会,顿时悔得不行,等反应过来还要再问,刚才那人不知跑去哪里了,他蔫头耷脑的连连叹气,正要回去,却突然又瞧见了刚才那个姑娘。

    -

    “姑娘留步!”杜佳蓉正要进首饰铺子,突然有人过来挡在她面前,她眉头一挑,正要骂人却见这人是方才见过的李富贵,“李老板?”

    “姑娘真是好记性,居然记住了李某的名字,姑娘可是要买首饰?”

    “不知李老板……”杜佳蓉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李富贵的样子像是有求于她,可她现在不过是一个小丫鬟,能有什么需要他求的?

    “姑娘这气度那绝不是一般的小丫鬟可比的,和秦公子站一起那真是再登对没有了。”李富贵笑眯眯的恭维着,杜佳蓉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觉得眼前这个胖子倒是很有眼光,李富贵见她的表情有戏,连忙做了个请的手势,“不知李某可有这个荣幸,能陪姑娘去首饰铺子里开开眼。”

    这家首饰铺子并不算大,倒挺有些名气,因为一些小姐太太过来买完布料,瞧见首饰铺子总会进来逛一逛,因为店小二也是极有眼色的,见门口这二人的样子,赶忙出来相迎,杜佳蓉原本就要来买簪子,因此便半推半就的跟了进来。

    “不知这位小姐想要什么样子的?金的或是镶宝石的店里也有。”店小二带着杜佳蓉看了一圈银饰,见她一直犹豫不决,以为她是想要更好的,杜佳蓉下意识就要拒绝,李富贵却赶紧开口,“自然是要看好的,尽拿这些破烂出来,是瞧不上我们吗?”

    “不敢不敢,二位稍坐片刻,不如先喝上一杯普洱茶,我这就去取。”小二为二人倒上两杯茶,转身去了内间,杜佳蓉端着茶杯却犯了难,她身上只有那一两银子,怎么买得起金首饰?李富贵谄媚一笑,“姑娘只管挑,李某初次见姑娘觉得非常亲切,听说姑娘又是秦公子青梅竹马的妹子,便想送件东西给姑娘,还希望姑娘笑纳。”

    “这怎么使得……”

    杜佳蓉正要推拒,店小二一挑门帘端了个托盘出来,托盘上铺了层红布,上面放着十几样金光灿灿的首饰,正中一支蝶戏花样子的步摇一下子就将杜佳蓉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朵层层叠叠的山茶花,正中用红宝石做蕊,一只做得十分精巧的小蝴蝶颤巍巍地立在花上,蝴蝶身上还镶嵌了一些细碎的小宝石,杜佳蓉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眼神再也移不开。

    李富贵见她这个样子,顿时心花怒放,赶紧指着这支步摇问店小二,“这步摇多少钱?”

    “小姐可真有眼光,这步摇可是新到的样子,全杭州恐怕都仅此一支,也不贵,八两银子。”

    “八两?!”杜佳蓉和李富贵同时惊呼起来,李富贵瞧见杜佳蓉不舍的眼神,伸手摸了摸袖袋,咬咬牙,又看了一眼那托盘,指着一对小蝴蝶耳坠,说,“八两倒也值这个价,不过要送这对耳坠才行。”

    店小二作出为难的样子,和李富贵又讨价还价了一番,最终点了头,杜佳蓉看得心惊肉跳,见店小二要将东西包起来了,这才反应过来开口制止李富贵,“这太贵重了,要不算了吧。”

    “小姐这气质,当然只有这样的好东西才配得上。”李富贵不由分说地将银子递给店小二,拿过了包好的步摇和耳坠,递给杜佳蓉,“小小心意,小姐就当个小玩意儿收起来吧。”

    “这……”她明知道这个东西收了只怕会有后患,可又舍不得那步摇的样子,一时进退两难,李富贵见店小二在称银子的重量并未看过来,将步摇又递近了几分,“小姐若是觉得这小玩意儿好,向秦公子多说几句我们店的好话就是了,若是不能成也绝不怪小姐。”

    “那好吧,多谢李老板了。”见李老板这样说,杜佳蓉想起刚才秦天明的样子,又想到顾瑶平日里那些精巧富贵的首饰,觉得不过这样一件小事,收了也不打紧,终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伸手接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