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剑灵重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5:37:46本章字数:2512字

    “乘风,我三岁习剑,十岁领悟半步剑意,十五岁,上古灵鹤将你叼来,赠与我面前,我便知,此生与你有缘。”

    “乘风,你若能说话那该有多好,我好孤单啊。纵然修成了大帝,可这人生却有何意义?一闭眼,便是百年闭关,陷入无尽寂寞清冷。”

    “乘风,我遇到了一个男子,他……与众不同,他的笑容,让我感觉到了温暖。”

    “乘风,我好悔啊!他接近我,只是为了我的古神元阴……不,我不会让他得逞……绝不!”

    声落,剑碎。

    一阵潮水般的记忆用来,躺在病床上的少年猛然睁开双眼,这一刻泪流满面,哀伤极恸!

    那张极尽悲恸的脸孔,蓦然呆滞了许久,仿佛经历了岁月的沉淀,少年悠悠一叹,失魂落魄道:“主人,我终于可以说话了,可你,在哪?”

    “想不到,我居然重生为人了,而现在是……三千年后!”

    少年举起双臂,看着自己瘦弱的身躯,茫然的喃喃道:“我是一把神剑,更是神剑孕育出来的剑灵,月华,我的主人……我们相伴六千年,你一直想要我说话,如今我终于化而为人,可你……却已……”

    喃喃自此,少年低头流泪,片刻后,他猛地抬头露出一道滔天的愤怒之色。

    “皇一古帝!你恐怕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吧?当年你为了突破逆道境,故意接近主人,花言巧语哄骗她,最终却又背叛她!我好恨啊,若你出现在我面前,我定要撕裂你的道体,屠尽你的血脉,诛灭你的神魂,让你永世不得轮回!”

    少年咬牙泣泪,陷入久远的回忆。

    乘风剑,亘古大陆十大神器之一,一代女帝月华之执掌兵器,当月华还是孩童时,乘风剑便已伴随她一路修行,历经六千年后,月华成就女帝之位。

    如果说乘风剑只是一把神剑,是一件死物,月华肯定是不同意这个结论的。在她眼里,乘风剑便如自己最亲密的家人,知道她的一切秘密,与她一同征战搏杀,关系如水乳交融,已经化作她的另一半。

    一直到,皇一的出现。

    皇一,同样位列亘古大陆大帝之名,也是月华亲密之人,但他接触月华,不过是为了夺取月华的古神元阴,好让自己突破逆道境,迈入千万年第一无上神境,成就神尊之名!

    在最终关头,月华终于识破了皇一的阴险嘴脸,但那一天,皇一密谋了百年,早就设下了阴谋,以至于月华一身修为跌落至三成,未免受辱,月华选择了最惨烈的一条路。

    一代女帝燃烧了元神,震碎了乘风剑,最终施展无上神术引爆了大帝之躯,想要和皇一同归于尽。

    虚空湮灭,一切恢复了平静,但没想到,当年的神剑剑灵,却是在三千年后,重生到了一个名为许乘风的少年身上。

    “皇一,你图谋甚大,我绝不相信你如此就死了!可怜我那主人……不,我既能重生,或许主人也并未死去!”

    许乘风眉头轻跳,心中冥冥感应,让他无法冷静。

    “当年,我只是一尊剑灵,口不能言,更不能修炼,但如今……皇一,不管这一世你是否还贵为大帝,甚至迈入那无上神境,但我定要为主人讨回公道,等着吧,这笔账我一定会好好和你清算!”

    许乘风从床上爬起,遥望窗外天际,绚丽的晚霞染红了半边天空,如此美景,但在许乘风眼里,却是如此的凄凉!

    “月华……”

    他喃喃念着,眼眸浮现一股浓浓的思念。

    他本是一柄长剑,但与月华千年相处,心神交集,剑心通明下,这才逐渐诞生了灵智,当年的乘风渴望过,期待自己一天化生为人,对着那道风华绝代的女子,亲口喊一声:“月华!”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当看到月华那凄美的脸孔,曼妙的身姿在虚空化作万千光点,许乘风便知道,一切都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主人陨落,但她的仇人或许还活着!

    “皇一,等我,等我亲自来杀你!”

    许乘风站起来,心中立下坚定誓言。

    “只是……我这化而为人的身体,竟是如此弱小?”

    许乘风适应了下自己的新身体,前世当了六千年的剑灵,虽不至于懵懂无知,但对于人类的身体还是有几分陌生,许乘风站起来,踉跄走了几步,磕磕碰碰的,倒也很快适应了眼下环境。

    “实力甚低,只有筑脉境一重的修为,打通了三处灵窍。”

    许乘风暗自评点自己的实力。

    好歹也是一代女帝的剑灵,许乘风对武道并不陌生,但眼下来看,此地灵气甚浓,定然不是武道文明未开化之地,而以他的年纪来看,十八岁才修炼到筑脉境一重,这具肉身绝对属于废材资质!

    “对了,这具身体,还是被人毒害而亡!却不知怎么回事,让我以剑灵元神,在三千后附身在这个少年身上!”

    许乘风回忆脑海两股不同的记忆,眼神中透出一股无奈。

    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许乘风,乃是天瑶国的七皇子,如今十八岁,一年前被送到擎天门修炼。擎天门是大陆十大武道宗门之一,招揽各代天骄,权贵子弟,而天瑶国在大陆排名最低,再加上许乘风资质泛泛,乃是皇子当中出了名的废物,因此在擎天门修炼以来,时常遭到其他弟子的打压,嘲讽。

    唯有一名女弟子苏雨薇对其另眼看待,关爱有加,相处下来,许乘风被苏雨薇迷得神魂颠倒,自然对她爱慕得很。

    三天前,天瑶国遣人送来了一枚珍贵的“天禄丹”,传闻此丹药能够改善武者的先天资质,也是许乘风有个好爹,才能获得如此珍贵之物。随后,苏雨薇得知消息,表示对天禄丹好奇,想要一观。

    许乘风这傻小子哪里多想,当天便兴高采烈的将丹药送到心上人手中。没想到,苏雨薇拿到天禄丹后,便当场自己服用掉,随后露出了真面目,嘲笑许乘风不愧是个大傻子。

    更让许乘风一口黑血喷出来的是,苏雨薇居然有个姘头,乃是擎天门内门弟子左悬,两人老早就勾搭在一起,之所以让苏雨薇接触许乘风,不过是看在其皇子身份罢了,想要从他身上蒙骗好处罢了。

    未免阴谋败露,苏雨薇和左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偷偷下毒毒杀了许乘风。

    “好一堆卑鄙无耻的狗男女!”

    纵然此刻的许乘风,乃是剑灵转世,千年道心淬炼,但也忍不住浮现一抹愤怒,咬牙切齿。

    “少爷病了,你们想干嘛。不,你们不能进去!”

    正当许乘风咬牙皱眉的时候,门外响起一个少女的惊呼声,带着些许愤怒和惶恐。

    “哈哈,许浅浅,我与许兄也是同门,听说他病了,自然得来瞧瞧。不过听说许兄乃是大病,或许不行了,待会说不定还需要我帮着准备棺材什么的。对了,你何苦再跟着一个快死的主子,不如奉我为主吧,只要你识趣,我自然保你一世富贵!”

    猥琐且又邪气的笑声传来,让许乘风一下听出来,这是同门师兄楚无争的声音。

    “啊,不……放开我,求求你们……”

    许浅浅哭着惊叫起来,显然受到了非礼,想要躲避。

    “可恶!”

    听到这,许乘风心里就急了,马上砰一声推开房门,走出去,径直站在一个面相猥琐的男子身前。

    “楚无争,放开我的侍女!”许乘风面色如墨。